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软禁中的我坚决支持为基督信仰牧者联署声明]
徐永海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旧稿: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7月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200910/xuyonghai/1
·基因组计划对心理学将产生的影响
·生命图纸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随着DNA变化生物进行相应演化
·人与人之间在想象力上存在极大差异
8月
·我们敬重彭明先生,再过几天他将被释放
9月
·渴望帮助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工作
·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10月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11月
·宽松的土地政策和有效的计划生育
12月
·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传唤手段阻止《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会的召开
·民主民生问题研讨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西部开发爱先行
·民族与宗教问题
·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2001年
2月
·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请求关心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3月
·希望制定《宗教法》使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基因与脑的心理活动
4月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理应为主传福音,理应关心贫穷的老百姓
·只想为老百姓说话做事的王志新
·怀念杨子立
6月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把关心老百姓的疾苦放在首位”就此问题给海内外弟兄姊妹和朋友的一封信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什么叫公平、公正、公开
·警惕不平等协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软禁中的我坚决支持为基督信仰牧者联署声明


   软禁中的我坚决支持为基督信仰牧者联署声明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9月3日
   
   
   今天9月3日,在北京召开“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为此从8月27日开始,我就遭软禁,不能出家门,即使出门买菜、看病也被跟着。
   
   作为基督徒,因为为主传福音、维护基督徒的信仰权益,在1995年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在2003年我曾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权权利2年,在2014年我曾被刑事拘留1个月。出狱后也一直不自由,如时常遭软禁。
   
   这2日,看到116名牧者为了维护基督徒的信仰权益,发表了《为基督信仰牧者联署声明》。正在被软禁中的我,表示坚决支持,而写此文。
   
   
   1、面对被逼迫,以前很多基督徒是默默忍受,今天是勇敢地站出来维护信仰权益
   
   主后2018年9月1日,116名牧者联合发表了《为基督信仰牧者联署声明》,其中说到“从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新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以来,到2018年2月该条例执行以后,中国各地的基督教会,在公共敬拜和信仰实践上受到了来自政府部门的程度不一的逼迫、藐视和误解,甚至包括各种企图改造和扭曲基督教信仰的行政措施。其中一些粗暴的举动,是文革结束以来前所未有的。如拆毁教会建筑的十字架,粗暴干涉基督徒家庭悬挂、张贴的十字架和春联等信仰表达,强迫和威胁教会加入官方控制的宗教组织,强迫教会悬挂国旗或歌颂世俗国家、政党,禁止基督徒的未成年子女进入教会和接受信仰教育,剥夺和取缔教会和信徒的自由聚会等。”
   
   面对这些逼迫,为了维护基督信仰权益,先是29名牧者(牧师、长老、传道)联署发表了这个《声明》。第2天,9月1日的第二版,已有116名牧者参与联署了这个《声明》。(以后,应当会有更多的牧者联署这个《声明》)。
   
   面对基督信仰遭到逼迫,如此多的牧者联合发表声明,这应当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
   
   在以前,面对逼迫,很多基督徒采取的多是默默忍受、退缩忍让。而且,反而,对那些勇于维护基督信仰权益并为此坐牢的肢体,给予排斥、攻击。
   
   如,在十五年前的2003年9月23日刘凤钢弟兄所写的《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一文中就说到:
   
   “我曾在国际互联网上、国外煤体、国外基督教刊物上发表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文章,其中有:《布什访华期间47名基督徒曾被抓现养老院面临被关老年人生活艰难就此事致美国布什总统的一封信》、《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和经过》、《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等文章。为此我曾入狱和多次关押、警告、跟踪、殴打。……。某些弟兄姊妹、有些还是家庭教会的负责人,他们对受逼迫的弟兄姊妹没有肢体之痛,对我所做的事情不理解、不支持,甚至说一些让人痛心的话。……。前不久我与一位史姓主内弟兄到北京郊区传道,被当地的警方和宗教部门传唤了十几小时。几天后,在某一个基督教家庭聚会上,聚会负责人董姓弟兄说,刘凤钢是搞政治的,……。”
   
   刘凤钢弟兄在此文中还说到:
   
   “对此我感到很痛心,做为基督徒我们深深的晓得,我们永远的家是在天上,我们在地上只是寄居的、是客旅。我们在地上只是传福音、做见证,我从来没搞过政治,如果说关心遭受逼迫的主内弟兄姊妹,写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受逼迫的文章,并因此被关押、警告、跟踪、殴打,就是搞政治的,那我就是搞政治的,并且我还认为,这样的政治每个主内弟兄姊妹都应该搞。……。董姓弟兄所以说我是搞政治的,主要是受中国几千年传统思想的影响,认为作为老百姓只能是老老实实,不能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否则就是大逆不道;认为作为基督徒只能无条件地顺服当权者,即使主内弟兄姊妹被打被杀,也只能心中默默祷告,不能说出来。……。现将此事写给主内弟兄姊妹,望主内弟兄姊妹们为我,为董姓弟兄、为中国教会在主面前献上祷告。阿们!”
   
   今天,面对基督信仰受逼迫,有如此多的基督徒,并且是教会带领人——牧者,起来维护我们的基督信仰权益,我感到非常高兴。对《为基督信仰牧者联署声明》,我是坚决支持。
   
   
   2、我们是为主受苦,为基督信仰受苦,为维护宗教信仰权益受苦,我们心里充满喜乐
   
   因为我们是基督徒,因为我们为主传福音,因为我们维护基督徒的信仰权益。在1995年,我(徐永海)和刘凤钢弟兄、高峰弟兄被劳动教养,高峰弟兄2年半,我和刘凤钢弟兄各2年。在2003年,我和刘凤钢弟兄、张胜其弟兄被判有期徒刑,刘凤钢弟兄3年,我(徐永海)2年,张胜其弟兄1年。
   
   在监狱中,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如刘凤钢弟兄在劳教期间,患上了低血钾,肌肉无力,迈不动步,还要干活;在判刑坐牢时,刘凤钢弟兄患上了严重心脏病,一走路就心慌,也得不到有效治疗。(出狱后才做的心脏手术)。
   
   如张胜其在被抓到牢里后,遭到其他犯人殴打。身受伤痛的张胜其弟兄还时常被强迫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地上泼着冰冷的凉水。那时已是冬天,天气已经很冷。张胜其弟兄被抓时,没有穿多少衣服,冻得实在受不了,不得不给母亲写信:“这里实在太冷,我又没有保暖的衣服,尽快给我寄棉衣来”。
   
   张胜其的母亲——李明芝老姊妹,身患肝炎,得知张胜其被抓,血压升高,头晕目眩。张胜其是在东北吉林被抓的,李明芝老姊妹从亲友那里借了钱,带着给张胜其的棉衣,去了东北吉林。一路上,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想给儿子多留下点。到了看守所,没有张胜其。在我们被抓3个月后,才知道我们都被关在浙江省杭州市的萧山看守所,李明芝老姊妹又到杭州萧山看守所。衣服被收下,食物不给收,钱只能留下5百,经李明芝老姊妹百般要求,才多留下1百。
   
   2004年3月16日,我们第一次开庭。李明芝姊妹再次来到了杭州,可是法庭不让进,说是秘密开庭。李明芝老姊妹在法院门口冲着法庭大声喊到:“张胜其,妈妈来看你来了,妈妈知道你是无罪的,妈妈支持你”。
   
   8月6日,第二次开庭,是公开开庭,李明芝老姊妹是提前二天来到杭州。开庭了,刘凤钢、我、张胜其,我们依次地被押着进来。当看到自己儿子,被剃着光头,双手被拷在身后,李明芝老姊妹非常痛苦,她刚喊出:“小其……”,后来的话还没有喊出来,就被后边的便衣警察给压了下去。在法庭上,李明芝老姊妹心里就难受的不得了。从杭州回老家的路上,李明芝老姊妹心慌、憋气、气短。回家后,李明芝老姊妹就病到了。1年不到,李明芝老姊妹的头发全白了。
   
   我被抓后,妻子为了到远离北京的杭州监狱看我,到单位领导那里去请假,不批准,说要去看徐永海,就辞职吧,为此我妻子不得不辞职,失去了护士工作。我出狱后,因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一直无法恢复医生工作,不能正常生活、工作,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需要做手术也不能及时住院治疗。
   
   不论是在坐牢期间,还是在出狱后,我们和我们的家人都经历了很多苦难,但是一想到我们是为主受苦,是为基督信仰受苦,是为维护宗教信仰权益受苦,我们心里还是充满喜乐的。
   
   只是,当我们听到一些肢体排斥我们、攻击我们时,如说我们是搞政治时,如说我们不按圣经说的不来顺服在上掌权者时,我们的心里还是痛痛的。为此,一位傅姓弟兄说到,就算我们是搞政治的,我们也是你的弟兄,也应当得到你的支持。是的,还有很多这样的主内弟兄姊妹,在声援着我们,在支持着我们,在关心着我们。是这些声援、支持、关心,在温暖着我们的心,使我们看到主耶稣的爱。
   
   今天,面对我们基督信仰受逼迫,如此多的主内肢体不再退缩了,而是勇敢地站出来,来维护信仰权益,来联合发表《为基督信仰牧者联署声明》。对此,我们感到很是高兴。在十字架道路上,有越来越的中国新一代基督徒,在逐渐走向成熟,在逐渐长成耶稣那样的身量。
   
   
   3、面对逼迫,我们要为基督信仰竭力争辩;同时我们更要告诉人们,为什么要信仰耶稣
   
   面对逼迫,面对我们基督信仰权益受到侵害,我们应当勇敢地维护自己的基督信仰权益,来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
   
   同时,我们更应当来告诉人们,我们为什么信仰耶稣基督,信仰耶稣基督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尤其是在我们中国,很多人是真的不了解基督信仰,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我们基督信仰也像其他宗教、迷信那样,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如我们的很多亲戚朋友、同学同事、街坊邻居等,多数人都不了解基督信仰,更不是基督徒。其中就有不少人,是极力反对基督教,攻击基督教。他们不是坏人,他们就是这样认为。
   
   在《慕道友胡适因何错失基督信仰》一文中,开头就说到:“胡适是中国著名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他受西方文化影响很深,甚至主张全盘西化,但对西方文化的重要源头基督信仰非但不接受,反而常常持批评态度。”
   
   “胡适频频流露出对基督信仰的质疑。他不相信祷告,不管是天旱时求上帝降雨,还是人得病时求上帝医治,他统统的不信,归入迷信之列。他不相信灵魂不朽,不相信人死后有审判。有一个卫理公会的牧师曾和他提起末日的审判,他讥讽说:‘其言荒谬迷惑,大似我国村妪说地狱事。’”
   
   我们中国,在1百多年前,就已经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在《什么是科学》一书中说到:“1895年甲午海战一败涂地,洋务运动宣告破产之时,人们终于认识到,中国的落后不只是‘技不如人’,而是全方位的落后,包括政治制度、人民素质、思想传统,都需要来一场革命性的转变才行。……。中国传统文化价值体系全盘破产之后,产生了一个巨大的价值真空,客观上要求一个新的价值体系加以替代,‘科学’作为西学中为国人最钦佩、也相对最熟悉的部分,就由‘用’转为‘体’、由‘器’进为‘道’。……。”(引自:一书)。
   
   1923年,胡适在为《科学与人生观》一书写的序这样说:“这三十年来,有一个名词在国内几乎做到了无上尊严的地位;无论懂与不懂的人,无论守旧和维新的人,都不敢公然对他表示轻视或戏侮的态度。那个名词就是‘科学’。……。”
   
   我们中国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很多人只能通过科学的方式,才能来了解基督教,才能来接受耶稣。为此,作为基督徒,我们有责任,通过科学的方式来告诉人们,为什么说是真的存在上帝(耶稣),为什么说人人都应当来信仰(仰信)耶稣。
   
   
   4、科学将告诉我们,耶稣一定就是上帝,是道成肉身,我们都应当来信仰耶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