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徐永海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这是一篇十多年前刘弟兄写的旧文,面对目前宗教信仰的状况,我将此文在此重发。徐永海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
   
   2003年9月23日
   
   孩子四岁生日时,我带他去动物园,路上儿子看见一辆警车,儿子大叫:“爸爸!警车!是抓您的吧?”我的眼睛里立刻充满了泪水,为了不让乘客看到我的眼泪,我紧紧的把脸贴在孩子的身体上,把脸朝向车窗外……
   
   圣经中明明教导信徒要到普天下去传福,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明文规定:“公民是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可是地方性法规中却规定:“政府指定宗教场所以外的宗教活动是非法的”。结果时,时常发生基督教家庭聚会遭受逼迫的事情。
   
   由于各种原因,我时常接待一些被逼的弟兄姊妹,每当我看到一座座被拆毁的教堂和被殴打的弟兄,我的眼在流泪,心在流血。我曾在国际互联网上、国外煤体、国外基督教刊物上发表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文章,其中有:《布什访华期间47名基督徒曾被抓现养老院面临被关老年人生活艰难就此事致美国布什总统的一封信》、《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和经过》、《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等文章。为此我曾入狱和多次关押、警告、跟踪、殴打。圣经上说:“为主受逼迫的有福了”,我因为主做工,而受逼迫,我感受到主给的的喜乐。
   
   在北京等大城市,由于相对宽松,一些家庭教会未曾受过逼迫,或者由于这些教会规模不大经常换聚会地点而未曾受过打压。其中的某些弟兄姊妹、有些还是家庭教会的负责人,他们对受逼迫的弟兄姊妹没有肢体之痛,对我所做的事情不理解、不支持,甚至说一些让人痛心的话。
   
   前不久我与一位史姓主内弟兄到北京郊区传道,被当地的警方和宗教部门传唤了十几小时。几天后,在某一个基督教家庭聚会上,聚会负责人董姓弟兄说,刘凤钢是搞政治的,史姓弟兄是受了我的牵连。对此我感到很痛心,做为基督徒我们深深的晓得,我们永远的家是在天上,我们在地上只是寄居的、是客旅。我们在地上只是传福音、做见证,我从来没搞过政治,如果说关心遭受逼迫的主内弟兄姊妹,写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受逼迫的文章,并因此被关押、警告、跟踪、殴打,就是搞政治的,那我就是搞政治的,并且我还认为,这样的政治每个主内弟兄姊妹都应该搞。
   
   董姓弟兄所以说我是搞政治的,主要是受中国几千年传统思想的影响,认为作为老百姓只能是老老实实,不能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否则就是大逆不道;认为作为基督徒只能无条件地顺服当权者,即使主内弟兄姊妹被打被杀,也只能心中默默祷告,不能说出来。
   现将此事写给主内弟兄姊妹,望主内弟兄姊妹们为我,为董姓弟兄、为中国教会在主面前献上祷告。阿们!
   
   刘凤钢
   2003年9月23日
(2018/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