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在民主阵营中宣扬“没有敌人”,本质上是背叛民主、帮助专制敌人的叛徒或奸]
徐水良文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2011年
2011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民主阵营中宣扬“没有敌人”,本质上是背叛民主、帮助专制敌人的叛徒或奸


(本人批判“无敌论”的部分文章)


   

徐水良


   

2018-9-25日


   
   
   又有一些人重新宣扬“没有敌人”的谬论。
   
   本人写过许多批判“没有敌人”论的文章。下面是其中一部分。
   
   无敌论者,例如茅于轼说:“在一个法治社会里是没有敌人的,也没有敌对势力,更没有阶级敌人。只可能有犯法的嫌疑人。所谓的敌人是统治者制造出来,用作专政对象,恫吓老百姓的。现在不跟中央保持一致的都属于敌对势力或敌对势力的嫌疑犯。逼得大家都要跟党中央保持一致,全社会只能听到一个声音。这种现象极不正常,迟早要犯错误。”“这个观点我是从周孝正教授那里学来的。感谢周孝正教授。”
   
   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美国通过独立革命及独立战争取得独立,美国宪法多次规定敌人概念。美国的许多法律和誓词,都规定了敌人和反对敌人的概念,规定必须站在美国一边,对抗和反对敌人。美国的战争和实践,无数次以武力和法律打击和惩罚敌人。其他民主国家当然都一样。在民主阵营中宣扬没有敌人,毫无疑问是违反民主国家法律,混淆敌我界限,背叛民主社会,帮助文明敌人的行为。因此,这种行为,在民主阵营中宣扬“没有敌人”,实质上是背叛自由民主、帮助专制敌人的叛徒或奸细行为。
   
   
   

刘晓波把08宪章的大戏演砸了


   

——小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徐水良


   

2010-1-20


   
   
   看了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感到很不是滋味。因为刘晓波先生被判11年,大家正在营救中。有很多看法,暂时不好讲,或者不好细讲。然而,有些问题,牵涉到极其重大的原则问题,不得不讲。因此,看了文章,我立刻加了几个跟帖。这里把这几个跟帖放在一起,做了一些修改,放在后面,供大家参考。
   
   现代社会,还没有到马克思主义者空想的世界大同社会,未来世界能不能达到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儒家的想象的大同社会?我不反对他们这些理论中,理想主义的合理一面,但至少在这里,只能存而不议。至少到目前为止的当代世界上,还有坏人,还有敌人,不可能没有敌人。当代中国在中共一党极权专制迫害和统治下的中国人,尤其政治人物,更不可能没有敌人。没有敌人等说法,非常虚假,非常错误。
   
   有人说,上帝还有敌人,那就是魔鬼。刘晓波倒没有敌人?
   
   我个人感觉,这《最后陈述》,刘晓波太假太做作,把他们花瓶民运这一年演08宪章的戏,最后全演砸了。当然,这也可能是导演太蹩脚,导得太差;编剧不行,最后编得太离谱。
   
   联系64以后刘晓波的表现,以及这些年的一贯表现,很值得人们深思。
   
   有人说要掌握斗争大方向,但是,中国人,中国民主力量的斗争大方向,就是反对中共法西斯及其极权专制制度。对声称“没有敌人”这一类抹杀和转移斗争大方向的谬论进行批评,正是为了维护斗争大方向。
   
   下面是我对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的最早几个跟帖:
   
   
                 一、
   
   
   所跟帖: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徐水良:人类有敌人:如二战时法西斯和现在的恐怖主义;中国人有敌人:如中共法西斯。
   
   宣称没有敌人的人,不知道是向强权献媚,还是麻痹反抗的弱者?还是其它?
   
   这个最后陈述对中共的献媚和美化,让人难以忍受。
   
   大家在呼吁放人的同时,也不能不搞清现在的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这种简单的、但非常重要的道理。
   
   政治人物不是牧师,政治人物必须面对现实。即使是牧师,也不能完全不顾现实,闭着眼睛布道。
   
   
                二、
   
   
   所跟帖:老灯:感人啊。请高智勇同志研读一下,好好写篇读后感。
   
   徐水良:佛教僧侣说没敌人我相信。刘晓波说没敌人匪夷所思。我就感动不起来。
   
   想想刘晓波那些文章和个人行事风格。
   
   这篇陈述,完全是角色的错位,08宪章和这个案件中,刘想当的是反对派政治人物,却没把自己演成反对派政治人物,演成佛教徒或牧师了。
   
   作秀,刘晓波功夫火候还不到家。
   
   但中共确实是法西斯,希望中共在刘晓波声称没有敌人的分上,给与释放,起码大大减刑。
   
   铁矿石再跟帖:是啊,他陷害自己同党心狠手辣。现在装模作样说什么没有敌人。
   
   徐水良:红小兵呀,我与你可不是一个意思。我认为刘晓波无罪,你认为刘要重判。
   
   
                 三、
   
   
   所跟帖:刘路:晓波的自我辩护和最后陈述最能体现他的思想和胸怀。
   
   徐水良:人还是真实一点好,别太虚。有敌人比声称没敌人更让人感到真实。
   
   请你们将上面这些帖子的意见转告刘晓波。
   
   
   附: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略)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徐水良


   

2010-1-23


   
   
   一年多以前,08宪章出炉,“和解的宪章、合作的宪章”甚嚣尘上。海内外“和解”人物纷纷出动,到处开会,游说呼吁,要被镇压、被迫害、被打入另册、没有与中共和解能力的反对派,单方面单相思地去与顽固拒绝和解合作、坚持镇压迫害的中共和解合作。08宪章的主要参与者,如张祖桦,余杰和其它主要人物,也纷纷撰文,声称08宪章是和解的宪章,合作的宪章。08宪章的正式代表徐友渔,也在捷克正式代表08宪章,表示了这个意见。
   
   当时,这些观点受到不少朋友的纷纷批评。有的朋友,还认为余杰那些观点,把08宪章的名声完全败坏了,但认为余杰观点,不代表刘晓波。
   
   现在,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出来了,人们发现,上面这些人的观点,不仅代表刘晓波,而且刘晓波的观点,比其它08宪章的主要人物,还要更进一步。他声称没有敌人,他大赞中共的各种“进步”,“改革开放带来了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国内外环境”,“为恢复人与人之间的互爱,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中共“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大赞中共“人权”和“执政理念”的“进步”,“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这些宏观方面的进步,也能从我被捕以来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另外还大赞中共监狱对人的“尊重”,“人性化管理”、“平和、理性”、“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等等等等。
   
   在刘晓波那里,没有敌人,当然也没有敌我和解的问题。他们与中共法西斯极权专制之间,不是敌我关系,不是敌我对立,不需要敌我之间的和解,因为这本来就不是敌我对立,本来就是和解的。所以,他们理所当然要反对敌对思维,不再需要“敌人意识”。中国反对派和中国人民痛恨中共的法西斯专制,把斗争大方向指向这个顽固作恶、怙恶不悛的敌人,是完全错误的,是“狼奶”思维。看来,在刘晓波那里,未来的问题,只是进一步与这个不是敌人的中共,怎样实现亲密无间的合作问题。其中包括纠正中国反对派顽固坚持反对中共的大方向这个错误。
   
   看完这篇向强权献媚、媚态可掬的文字;看完这篇学牧师说教,要弱者放弃“敌对思维”,不要把中共当敌人,用心良苦的文字;大家对08宪章和刘晓波要被压迫被侵害的弱者,不要去反抗继续作恶、坚决拒绝和解的中共,要他们在受中共迫害的同时,对中共本着“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的思维,在已经是和解的“和谐社会”基础上,走向亲密无间,那样一种说教,还有什么疑问吗?
   
   至于这种说教的动机,有多少真实性,是否绝对虚假,我想读者自会判断。而与刘晓波多少年来的文章和行事风格相对照;与他64以后的悔过和忏悔,包括为中共天安门没死一个人的谎言背书相对照;与这些年来他的一贯言行相对照;与这一年海内、海外,官方和反对派的互动相对照,与一贯打压反对派的中文媒体破例大规模造势相对照,与花瓶民运和正义党的帮忙造势相对照,究竟说明了什么?人们自然也有广阔的想象空间。
   
   我们当然要谴责和揭露中共极权专制和对刘晓波的判刑,强烈要求和呼吁释放刘晓波。但在这同时,上面提到的这些重大问题,我们不能不有所思考。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徐水良


   

2010-1-25日


   
   
   五毛原来指中共网评员,早的时候,在互联网上,贴一个帖子,给五毛钱奖励,所以称为五毛。后来设立专职的网评员,早已远超过这个标准了。
   
   现在的五毛一词,往往泛指中共线人特务。
   
   中国的五毛有一个特点。就是迷信“谎言重复一千遍、一万遍,就是真理”。因此,他们总是闭眼睛撒谎,以为只要不断重复谎言,别人就会相信。
   
   过去,他们制造一个谎言,就是不顾人类历史的无数客观事实,编造出“革命只能产生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的谎言。并且一遍又一遍,无数遍重复这个谎言,搞得经过文化大革命,缺乏历史知识的人们,纷纷信以为真。
   
   后来,别人反复驳斥他们,说英国民主制度,就是通过一次流血的暴力革命——即1640年开始的清教革命,一次不流血的暴力革命——即光荣革命建立起来的;美国的民主制度,也是经过暴力的美国革命——即独立战争建立起来,又通过暴力改良——即南北战争,以及20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才得到完善。其它世界上的极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大国,民主制度也是由革命或者战争建立起来,例如德国、日本、阿富汗、伊拉克的民主制度,由国际战争战胜独裁统治,才得以建立起来。第三次浪潮的葡萄牙等许多国家,也是由革命建立起来。东欧国家的民主制度,由天鹅绒革命建立。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的民主制度,也由革命建立。
   
   他们的谎言被揭穿,无法反驳铁的历史事实,于是,只好闭起眼睛,好像听不到别人的反驳,继续撒谎,千万遍地重复他们过去的谎言。
   
   这一次,当他们没有敌人的谎言被戳穿以后,他们仍然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他们的谎言,说“民主制度没有敌人”、或“民主政治没有敌人”。
   
   如果民主制度没有敌人,那么,那些仇视民主制度的专制暴君,又是什么?建立民主制度的革命,流血牺牲,反对的又是什么人?
   
   如果民主制度没有敌人,那么,第二次色界大战反对墨索里尼法西斯、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军国主义的大规模流血战争,无数人为此牺牲生命,难道都是闹着玩的?难道罗斯福总统和西方民主国家总统,一次又一次号召人民抗击法西斯敌人,都是骗人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