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在臺北出洋相]
徐沛文集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徐沛推荐:4.25引导我重回神的怀抱
·徐沛推荐: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推薦:鲁迅是伟大的思想家吗?
·“伊斯蘭教”也是極權主義,不信請看: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还未归类
·网海拾遗
·为自由而歌-邓丽君与彭丽媛的区别
·让亲友自豪 -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区别
·宁眼盲勿心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臺北出洋相

   
   
   三十年前,聽著鄧麗君的歌,向自由飛翔,我從四川飛到西德留學;三十年後,心懷鄧麗君的中國夢,我持德國護照首旅臺北,調研三月。
   
   飛抵臺北後,頗多驚喜,鄧麗君歌唱的夜來香像中央研究院的桂花一樣沁人心脾,令人陶醉,我人還在中研院的學人招待所中,就已開始琢磨下一次如何才能從德國再來。臺灣已不是鄧麗君歌中的復興基地,但依然是可以為自由奮鬥,把人權伸張的好地方。


   
   我去臺北前人生地不熟,三個月中結識了百樣自由人,長了不少見識,而我帶著在德國養成的習慣去臺北,免不了出洋相。
   
   乘公車
   
   在臺北,地鐵被稱為捷運,堪稱名符其實。臺北的地鐵便捷準時,也簡單易懂,但為了坐車觀景,我選擇乘公車。
   
   本來我熱衷以步代車,但從臺大走到國家圖書館後,發現臺北的車輛太多,尤其是摩托車群污染了空氣,敗壞了徒步觀景的環境。此後,只要時間允許,我都坐公車,雖然與捷運相比,乘公車比較麻煩,因為公車五花八門,數目龐大,一般人不清楚,既容易混淆,還容易錯過。
   
   下榻中研院後,第一次外出,到院門口上公車後,我告知司機目的地,得知需要30臺幣,我便將錢包裡的50臺幣投進售票機,以為面前的售票機會像德國的售票機一樣既出票又找零,等了一會兒,我驚奇地問司機,才知臺北的售票機只收錢。
   
   可喜的是,有位乘客見我站在原地呆若木雞,便走上前來,掏出錢包想彌補我的損失,我才笑著答謝,告訴她我不在乎交20臺幣的學費,否則,我不明白為何一再聽說,到臺北後要買張100臺幣的卡以便乘車,尤其是搭乘捷運。
   
   我對數字過目即忘,買卡來刷後就不清楚車費了,但有次我坐306路公車去益群書店買書,坐車觀人,好不開心,估計有一小時,刷卡才扣15臺幣,這次我過目不忘。也是在這路車上我發現一個主動關心每個乘客的司機,讓我深感行行出狀元。
   
   一般的公車司機不是狀元,但也友善,豈知在快離開臺北時,卻碰到德國人所說的黑羊。那晚在我搭乘的212路公車中的乘客見司機態度惡劣,使我不知所措,便七嘴八舌地告訴我如何抵達南昌路,最後我聽從一對夫婦的建議,先與他們一起乘212路抵達終點站青年公園,再換乘630路,如願及時抵達目的地。
   
   過安檢
   
   本來坐飛機外出旅行是一件很愜意的事,但自2001年恐怖份子劫機撞毀紐約的世貿中心,發生911恐怖襲擊後,機場上的安檢加強,並逐漸異化成對乘客的困擾,甚至刁難。以安檢為名,收繳乘客的用品已司空見慣。我在加拿大溫哥華機場過安檢時,就被迫交出剛買的一瓶護膚液。因安檢發生的荒謬事情層出不窮。
   
   為了避免有損尊嚴的安檢,拒絕被當作潛在的恐怖份子,我2009年從紐約飛回德國後,就寧可不飛行,甚至不旅行。可為了中國夢,我只好豁出去了,但我還是避免法蘭克福機場,寧可到杜拜轉機,從熟悉的杜塞爾朵夫機場起飛。
   
   果然在杜塞爾朵夫機場過安檢時,一切順利,愉悅上機。
   可是在臺北機場我卻不得安寧,只因一個只有我的小拇指粗的日用品。這個瑞士用品很精緻,含小剪刀與小刀,已跟隨我多年,人見人愛,這次在臺北有位大姐也表示喜愛,我還打算送她,可她不要,我覺得也不是新的,就沒多說。
   
   當臺北安檢員要我拿出他們發現的威脅品後,我表示可以送人,但安檢員說只能拋棄。我於是據理力爭,當我無法說服面前的安檢員向德國的同行學習,不必把我的袖珍物件視為恐怖份子的作案工具後,我選擇從新趕向行李托運處,請航班工作人員解難。
   
   在阿聯酋航班的托運處,我碰上一位聰明的臺灣小姐,她見我身帶一提一掛的兩個肉紅色包,便建議我騰一個出來給小刀當包裝,然後像大箱子一樣把小包交給她辦托運。
   
   當一個肉紅色的小掛包出現在載滿各種大件行李的傳送帶上時,站在杜塞爾朵夫機場的我頓時心花怒發。不在臺北機場為了珍惜物品而奔走折騰,豈能獲得這份快樂?
(2018/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