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谁是抗日战争中的千古罪人]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抗日战争中的千古罪人

    一,国军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每年的九月三号,是抗日战争的纪念日。此时的中共,必定开动所有的宣传机器,把一个旷古未有的卖国贼,再次塑造成领导抗战的民族英雄。虽然1949年之后所有的大陆教材里都写着:“中共领导了八年抗战”,但是墨写的谎言越来越掩盖不了血写的历史,于是黔驴技穷的中共,把“八年抗战史”篡改成“十四年抗战史”。
    八年抗战中,中共躲在大后方,靠抢劫买军火,靠种鸦片而发展。而国军则牺牲殉职了271位国民党将领(上将19人,中将81人,少将171人),陆军总共阵亡、负伤、失踪三百二十一万一千四百一十九人,空军阵亡四千三百二十一人,毁机二千四百六十八架,海军舰艇几乎全部损失。
    1945年8月15日,裕仁天皇发表《终战诏书》,宣布日本政府愿意遵从同盟国提出的无条件投降之要求;1945 年9 月2 日,日本外务大臣重光葵在密苏里号上 签署《降伏文书》 ;麦克阿瑟将军代表同盟国签署《降伏文书》;中华民国的徐永昌将军代表中华民国签署《降伏文书》。至此,谁是抗日的中流砥柱,一目了然。


   
    二,中共在抗战中媾和日寇
   
    抗战爆发后,毛泽东密派中共华中局联络部长潘汉年,代表中国共产党与侵华日寇达成“互不侵犯”的默契;1937年8月,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说:“坚持不打硬仗的原则,避免与日军发生正面冲突”。其后,毛泽东派遣潘汉年前往上海出任实际上的延安政府驻南京政府代表。1942年2月开始,潘汉年多次秘密会见李士群并在其安排下,代表中共中央与汪精卫会面并会见了汪精卫的军事顾问、日本华中派遣军谋略课长都甲大佐。会见中,就日军与共产党军队之间的和平共存、互不侵犯达成口头协议,内容共四条: (1) 日军与八路军、新四军互不攻击,和平共存; (2) 中共部队不再破坏铁路,保证交通顺畅; (3) 中共可到日占区采购战略物资(药品和通讯器材等),不受查禁; (4) 中共人员物资可通过汪精卫政府管理的长江封锁线,不予阻挠查扣。
    2015年日本福祉大学教授远藤誉撰写的《毛泽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一书,全面揭示了中共军队苟合日本轴心国的事实。至今,中国外交部没有就这本书发表“严正声明”。
   
    三,中共在国军背后连连捅刀
   
    一九四一年一月 ,发生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一月二十九日,当时著名的民营报纸《大公报》对皖南事变的真相进行了公正、平实的报导:拿着国民党军饷的新四军却听命于毛泽东的命令。在抗日最关键的时候,新四军不仅不听从调遣,反而袭击国民党抗日部队,终于导致国民党军队的迎头痛击。中共藉口抗日以扩张,藉口抗日以反蒋。皖南的老百姓都说:“哪里是国民党打共产党,是共产党把国民党打火了,国民党才开的火。”
    1940年的春天,毛泽东写了一封信给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领导人季米特洛夫:“我们正在考虑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就是动用我军精兵十五万,从背后抄到重庆,对重庆进行一次大战。如果苏联愿意支持的话,那么苏联就可以支持我们占领中国的西部,日本支持汪伪政府占领了中国的东部,将来我们再从西部往东打,消灭汪伪政权。这样,我们共产党就夺取政权了。”
    信发出去后一直没有下落。在毛泽东不断的催促下,八个月后斯大林表态:“暂且不宜采此战略方针”。表态后,斯大林又让苏联政府又给中共送来一百万美元安抚他们。现在这些文件,都躺在俄罗斯的国家档案馆里。
   
    四,中共屠杀抗日将领,优抚日本战犯
   
    中共建政后于1950年代初发动“镇反”运动。逾两百名国军高级将领在“镇反”运动中惨遭杀害,他们的家属都受到株连。据不完全统计,其中至少有44名国军中将与41名国军少将都曾参加或指挥过对日抗战、会战。可是他们未死于日军枪炮之下,却惨死在中共的屠刀下。
    周恩来在1955年末听取最高人民检察院侦讯工作汇报时作出明确指示:日本战犯的处理,不判处一个死刑,也不判一个无期徒刑,判有期徒刑的也要极少数。
    1956年4月25日,一届全国人大第34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处理在押日本侵略中国战争中战争犯罪分子的决定》,并由毛泽东当天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向全世界公布。最高人民检察院根据《决定》于当年分三批释放了免予起诉的1017名日本战犯。另外45名从宽判处有期徒刑的,后来或服满刑期、或获得减刑、或因病释放,至1964年3月6日最后3名战犯获释回国,日本战犯全部释放完毕。
    中共对国家功勋大开杀戒,对杀人战犯却网开一面。中共的卖国嘴脸一览无余。
   
    五,拒绝接受战争赔款,六次感谢侵略者
   
    自中共1949年窃取政权后,为了争取外国对其红色政权的承认,中共早就有了放弃对日战争索赔的意图。1956年11月,日中友好协会第一任会长、原参议院副议长松本治一郎前往北京参加孙中山诞辰90周年纪念活动时,周恩来就向松本治一郎讨好的表示:〝日本人是无罪的,中国丝毫无意要求日本进行战争赔偿〞。
    1956年,毛泽东与访华的前日军中将远藤三郎谈话时说:“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真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1998年由王俊彦著的《大外交家周恩来》第210页)
    1960年6月21日,毛泽东接见日本文学代表团与左派文学家野间宏等人时说:“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讲过这段事情,其中一部分人说日本侵略中国不好,我说侵略当然不好,但不能单看这坏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不会觉醒起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日本皇军。”(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丶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第438页)
    根据中共官方刊物记载,毛泽东至少六次感谢日本侵华。
     大规模的日本侵华战争,使大量中国军人战死沙场。在侵华战争中,日军制造了南京、旅顺等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在华北地区制造了100多起惨案;实施细菌战、化学战、毒气战,导致中国军民大量死亡;实施“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还强掳迫害中国劳工等。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民伤亡达3500万之多。
     还有大量人口间接死于日本侵华战争。战争使中国的自然生态遭到严重破坏,旱灾、水灾、蝗虫灾害连续不断。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赤地千里、白骨遍野。华北地区、华中一带瘟疫流行,霍乱、伤寒、天花、鼠疫、痢疾肆虐各地。按1972年价格计算,在日本侵华14年期间,中国直接损失1,200亿美元,间接损失5,000亿美元。可是万恶的毛贼,却六次感谢日本侵略者,并一口拒绝了日本的战争赔款。铁证如山,岂容抵赖。
   
    中共这个卖国贼,已经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等待中共的,一定是纽伦堡大审判。每一个中国人 都应该明白,谁是抗战的英雄,谁是中华的千古罪人。
   
   

此文于2018年09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