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班农谈白宫“内鬼”:这就是对特朗普的“政变]
shenmecaishiminzhu
·俄罗斯胜利日阅兵式现一支"中国军团" 他们是谁?
·俄副外长:俄不打算同中国建立联盟
·萨达姆的“暴君乐园”——独裁者如何操控历史遗迹
·普京四度就任俄罗斯总统 “终身制”悬念未解
·外媒分析中国对其治下新疆与西藏的惧怕
·美国学者:新疆问题是“煤矿里的金丝雀”—— 危险将至的信号
·澳反对党承诺联手邻国 对抗中共在太平洋扩张
·专家:中共2025计划注定失败 美国不必担忧
·伊利夏提:全球维吾尔人“同一个步伐,共同的呼声”
·美国驻印度大使访问藏人行政中央
·俄罗斯学者与流亡藏人对话达兰萨拉
·瑞典反对党在中国使馆门前示威声援桂民海
·瑞典起诉一男子,称其为中国监视藏人难民
·忧间谍活动,白宫或限制中国人在美从事敏感研究
·写给国际刑警组织的紧急声明(上文)序言部分
·小布什借丘吉尔名言暗批特朗普:不合则万般皆输
· 美众议院军委员会通过法案 强化台湾防卫能力
· 前国务卿赖斯提醒特朗普对朝要步步小心
· 法国:欧盟不承担美制裁伊朗带来的后果
· 特朗普撕伊核协议 欧洲如何自救?
·巴黎恐袭作案者为车臣裔法国人 没有犯罪前科
·加泰议会普伊格德蒙特钦点接班人:不放弃独立
·172名美国议员联名敦促世卫组织邀请台湾参加世卫大会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美国副总统“通俄门”调查已到该收尾时(请不要误导形势)
·特朗普律师警告“通俄门”检察官:离总统女儿远点
·朱利安尼:穆勒要求约谈总统 企图诱使他做伪证
·朱利安尼警告特检:别碰伊凡卡 可“随便处置”库许纳
· 特朗普的谎言与麻烦
· 特朗普表示愿意接受特别检察官的约谈但其律师团队持反对意见
· 特朗普称只有公平才愿接受“通俄门”面谈:我没做错
· 川普怒轰穆勒团队 威胁要13民主党人吃官司
·美联邦法官拒绝撤销对前川普竞选团队主席的刑事指控
·川普律师:总统不能被起诉
·美媒揭女人为何会与不喜欢的男人上床
·麻烦大了 川普可能触犯了法律
· 朱利安尼放话:川普傻了才会出庭 他可引用宪法自保
· 帮川普还是害川普? 朱利安尼被讥“史上最差辩护”
· 5大案缠身 总统官司之多 前所未见
· 川普总统称通俄门调查正在失去信誉
·美国副总统:“通俄门”调查已到该收尾时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川普阵营选前与俄律师密会 双方均败兴
· 告密者爆料 剑桥分析与俄国共享FB资料
· 传向卡达尔要100万美元 川普律师敛财风波延烧
· 美特别检察官对“通俄门”提出新指控
·川普抨击通俄门特别检察官“政治偏见”
·科米备忘录称川普对”通俄门“调查感到担心
·美总统怒了!FBI被曝在特朗普竞选团队安插"间谍"
·川普要总统求调查FBI是否因政治目的渗透竞选团队
· 美司法部对FBI是否监视川普竞选启动调查
·两大调查 影响期中选举
· 特朗普向司法部“宣战” 称FBI或因政治目的监视自己
·通俄门调查是否违规?司法部将查FBI 拒交国会机密文件
·特朗普正出卖国家安全,以换取中国的贿赂?
·FBI间谍门再爆新料 川普斥早遭绝密线人监视
·川普顾问私下索要希拉里的黑材料
·川普称遭FBI线民对付 美议员将听取机密简报
·撒谎逾3000次 提勒森点破川普道德危机
·这场“间谍门”已经挑起美国的政治内战
·美参议院国防授权法案指中国为威胁
·川普顾问私下索要希拉里的黑材料
·俄罗斯学者与流亡藏人对话达兰萨拉
·中国不满俄石油与越南在南中国海联合开发油田
·反恐还是对付中国?俄新军事基地计划离新疆不远
·俄警方在蔬菜大棚内抓获多名中国非法劳工
·北京公开批评俄罗斯在南海开采石油
· 王岐山透露中俄2国正在实施73个大项目
·俄专家:俄中友好没有使俄方得到好处
·普京:俄中贸易额将达到1000亿美元
·外交部:德国总理默克尔24日至25日将第11次访华
·默克尔和奥朗德分别出访中国发生给中共当局出鬼点子阴谋
· 犯罪历史凶手奥朗德出访中国舔习特勒的臭屁股
· 调查称击落MH17导弹发射系统来自俄防空旅
· 马来西亚MH370客机和MH17客机发生分别由中共和俄罗斯策划制造的阴谋
· 美国取消邀请中国参加2018环太平洋演习 中国官媒:无所谓
· 美国空军新财年申请1563亿美元 “应对中俄挑战”
· 美参议院国防授权法案指中国为威胁
·60议员怀疑川普 收了“中国的贿赂”
·参议员佛莱克:指控FBI“间谍门”是分裂策略
·川普轰检方13名“愤怒的民主党人” 未查克林顿
·参议员佛莱克:指控FBI“间谍门”是分裂策略
·60议员怀疑川普 收了“中国的贿赂”
·川普称涉俄调查特检官将“干涉”中期选举
·朱利安尼要求穆勒提供調查資料
·柯米電郵門調查 司法部完成報告草案
·川普是否干預司法?朱利安尼:穆勒9月1日前結案
·伊万卡在华注册13个商标 美国人不干了
·中国速准伊凡卡商标 川普就放过中兴
·通俄门延烧 川普称后悔提塞申斯任司法部长
·特朗普总统解决中兴方案受到美国议员质疑
·美国法官禁特朗普拉黑Twitter评论 中国网民叹不可思议
·伊万卡再赢中国商标权,白宫被指利益冲突
·特朗普被指“通中”:老爸救中兴 女儿赢商标
·川普称涉俄调查特检官将“干涉”中期选举
·伊万卡在华注册13个商标 美国人不干了
·参议员佛莱克:指控FBI“间谍门”是分裂策略
·60议员怀疑川普 收了“中国的贿赂”
·中国速准伊凡卡商标 川普就放过中兴
·川普长子绯闻女主曾是白宫发言人人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班农谈白宫“内鬼”:这就是对特朗普的“政变

   
   班农谈白宫“内鬼”:这就是对特朗普的“政变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9月10日 转载)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8/09/201809101256.shtml
   


    上周中,自称是特朗普政府高官的匿名作者在《纽约时报》爆料,猛烈抨击特朗普的执政方式,称政府高层存在反抗特朗普的势力,当初曾密谋援引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要求国会罢免总统。
   
    已经和特朗普分道扬镳的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评论称,这就是对特朗普的“政变”,“有一群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不适合担任美国总统,这是一场危机”。
   
   
   
   
   
    班农9日接受了路透社的专访,班农说,上次有美国总统遭到如此挑战,是在美国内战期间,当时麦克莱伦将军(George B. McClellan)与林肯总统发生了冲突。
   
    班农表示:“这是一场危机。美国只曾在1862年的夏天面临过这样的危机,当时麦克莱伦将军和其他高级将领都认为,林肯不适合担任最高统帅。”
   
    班农警告民主党内左派人士,即使他们上台,也会遭遇和特朗普相同的命运。
   
    班农也是美国政坛激烈斗争的受害者。班农曾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立下汗马功劳,2017年1月特朗普上台后,出任白宫首席战略师,一时风光无限。
   
    但好景不长,由于班农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治经济政策,和特朗普政府内“建制派”顾问的立场格格不入,班农当年8月即被扫地出门。班农当时也表示,“共和党建制派”试图架空特朗普,使其无人可用。今年1月,因班农在《火与怒》书中,爆料特朗普阵营“通俄叛国”等诸多内幕,导致特朗普与班农彻底决裂。
   
    《纽约时报》发布的这篇题为《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反抗者》的匿名文章,已经引起特朗普政府高层人人自危。
   
    文章称,白宫高层对特朗普反复无常、不分是非黑白的行为深感惊讶并暗中反抗。
   
    文中描述,特朗普性格急躁小气,缺乏道德信仰,没有首要原则来指导决策,因此他的领导风格冲动且琐碎,使得白宫官员经常要面对其导致的混乱。
   
    文中称,白宫高层还曾讨论过援引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要求国会弹劾总统,但最终因担忧会引发“宪政危机”而放弃,只能努力“阻止他的一部分议程和他最糟糕的爱好”。
   
    特朗普7日表示,未经选举产生的国家工作人员无视选民,秘密动摇民选政府,这实际上是威胁民主。特朗普称,此事事关国家安全,司法部应该查出为《纽约时报》撰文的人,并要求《纽约时报》立刻公布作者名字。 (博讯 boxun.com)
   
   
   
   
   观点:起诉还是弹劾——特朗普或遭遇最大法律危机
   王昶 美国金理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 2018年 8月 23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5279625
   •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
   2018年8月21日注定要被载入史册,这一天是特朗普终结的开始:特朗普多年的私人律师和“白手套”科恩 (Michael Cohen) 与联邦纽约南区检察官达成认罪协议,承认八项罪名;特朗普竞选团队主席马纳福特 (Paul Manafort)在联邦弗吉尼亚东区法院被陪审团判决八项罪名成立;特朗普在众议院的主要盟友、加州众议员邓肯•亨特(Duncan Hunter)在联邦加州南区法院被大陪审团起诉滥用竞选基金。
    亨特是2016年第二位公开支持特朗普竞选的众议员。第一位公开支持特朗普的众议员是纽约的克里斯•考林斯(Chris Collin),他已于两周前因内幕交易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
   “法律日”
   前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普里特•巴拉拉(Preet Bharara)称8月21日这一天是“法律日”,因为这一天再次证明了“真相就是真相;腐败就是腐败;法律就是法律。”
    就在几天之前,特朗普的新律师朱利亚尼扬言“真相不是真相”(Truth is not the truth)。几天之后,法律给了他和特朗普一个明白无误的回应。
   同时,8月21日也是一个令美国自省的日子。当被问到新建立的美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的时候,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回答说:“一个共和国,如果你们能保持下去的话。”国父们在《独立宣言》和《合众国宪法》里所设想的一个三权分立、公平正义的社会是否还存在于现实?当犯罪嫌疑人占据白宫,国家最高行政权力被腐败所侵蚀;当总统高级幕僚和议员一个个被揭露是犯罪分子,政府高层如同黑帮团伙; 当民主的最根本的原则——言论自由可以被外国势力所利用,民主最根本的机制——选举可以被外国特工所操纵,我们如何确保法治的正常运行,如何重新树立对民主的信心?
   比“水门事件”更恶劣
   前《华盛顿邮报》记者,1972年“水门事件”主要调查者之一卡尔•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指出:特朗普的政治丑闻比“水门事件”更严重,当前美国政治的生态也比“水门事件”时期更恶劣。
   保守派作家乔治•威尔(George Will)称特朗普与俄国是"光天化日下的串通"(Collusion in plain sight), 但是几乎没有任何共和党议员敢于质疑和批评特朗普,共和党控制的议会完全放弃"平衡与制约"的功能,不但不能制止特朗普的各种妨害司法公正和滥用权力的行为,反而助纣为虐,协助特朗普攻击独立的司法体系和国家安全情报机构。
   科恩在认罪协议中明确说明他所犯下的违反竞选经费法的罪行都是在特朗普直接授意下进行的。认罪协议由科恩宣誓签署,美国联邦南区检察官承认其所述均为事实。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二次在正式法律文书中指认在职总统犯下联邦重罪。唯一前例是1974年“水门事件”调查完成之后,联邦大陪审团起诉尼克松主要助手的起诉状中,指认尼克松本人为“不予起诉的共同犯罪合谋者”(unindicted co-conspirator)。如果特朗普不是在职总统的话,他将会立即被起诉和被逮捕。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最晚在离职之后会被起诉。
   认罪协议签署之后,科恩通过律师拉尼•戴维斯(Lanny Davis)向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承认:特朗普事先就知道2016年大选前俄国特工侵入民主党总部的电脑系统,后由维基解密发布。科恩称他掌握的一些证据与特别检查官调查的特朗普阵营通俄叛国案直接相关,科恩愿意与特别检察官合作,并向国会作证。
   至今为止,通俄叛国案被特别检察官穆勒和其他联邦检察官起诉的共有: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已认罪并与检方合作;竞选团队主席马纳福特,已被判决有罪;竞选团队高级助手盖茨 (Rick Gates),已认罪并与检方合作;特朗普外交顾问帕巴达博里斯(George Papadopoulos),已认罪并与检方合作;荷兰律师茨万(Alex van der Zwaan),已认罪并服刑; 加州居民皮奈多(Richard Pinedo), 已认罪;13名俄国公民和3家俄国公司,和12名俄国军方情报人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总统特朗普
   俄国特工入侵政府电脑系统违反《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等联邦刑律,特朗普阵营与入侵者串通、利用非法所得属于“协助”(aiding and abetting) 犯罪,与犯罪者同案;如果界定入侵政府电脑属于战争行为,协助外国入侵本国政府电脑系统则构成叛国罪。利用非法所得帮助竞选违反禁止外国干涉美国大选的联邦刑律;掩盖犯罪事实、开除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和其他调查人员涉及妨碍司法公正罪;威胁、利诱证人涉及“操纵证人罪” ,特朗普和其助手涉嫌触犯的联邦刑律已经高于尼克松几倍。
   起诉还是弹劾
   在职总统可以不可以被刑事起诉?美国宪法中没有提及,历史上也没有先例。美国司法部官员对此问题先后撰写了四份备忘录:一份认为在职总统可以被刑事起诉;三份认为不可以。这些内部备忘录都没有法律效力。特别检察官穆勒可以直接起诉特朗普,特朗普的律师团队会挑战刑事起诉在职总统的合宪性,案件最终必然由联邦最高法院决断。这解释了共和党议员为什么急于通过布莱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接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空缺的听证程序。卡瓦诺不认为在职总统可以被刑事起诉。
   特别检察官也可能遵循“水门事件”案模式,在对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起诉书中明确指认特朗普为“不予起诉的共同犯罪合谋者”。在这种情况下,众议院迫于压力,很有可能启动弹劾程序。《合众国宪法》第一条第二款和第三款中规定了弹劾总统的程序。弹劾总统由众议院启动,参议院“审理”,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担任象征性的主审。所以弹劾程序是政治程序,不是法律程序。《合众国宪法》第二条第四款规定的弹劾总统的门槛实际上不是很高,如果总统犯下“叛国、受贿、重罪或者轻罪”四种情况之一, 则可以被弹劾。
   如果特别检察官最后选择保守的方式,只是在调查报告中列举特朗普涉嫌犯下的罪行,把决定权完全交给国会。那么,如果共和党继续占据国会两院多数席位,其启动弹劾程序的可能性不大。如果11月中期选举民主党获得众议院多数席位,众议院启动弹劾程序不会有太大悬念。参议院会如何表决、是否定罪,将取决于当时的政治气候和公开出来的罪行证据数量。
   特别检察官的调查还在不断深入,法学界普遍估计小特朗普和库什纳将是下一波被起诉的对象。随着情势的迅速恶化,特朗普的反应也日益歇斯底里。他几次试图解除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职务,攻击知晓他底细的前高级情报官员,打压揭露真相的新闻媒体,同时不断挑动国际贸易争端。
   在可预见的将来,闹剧还将持续,法治还会被挑战,真相还会被质疑。但是诚如美国废奴运动先驱西奥多罗•帕克(Theodore Parker)和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博士所说过的:“道德宇宙的弧线是漫长的,但它终究会偏向正义。”
   (本文不代表BBC立场和观点)
(2018/09/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