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自由空间
[主页]->[新会员区]->[自由空间]->[“法轮功”反华信息战手法]
自由空间
·刘晓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刘晓波以撰写并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煽动性文章
·刘晓波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经检察机关批准后依法逮捕
·刘晓波曾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
·开封中院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审理直播
·youtube 直播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
·审判长宣布庭前会议已明确的事项。
·郭文贵实际控制又一公司及高管职员骗贷等案开庭
·债主到郭文贵纽约住处讨债 高呼“郭文贵还钱”
·谢建生在郭文贵楼下:高呼“郭文贵还钱”示威(视频)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三)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二)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一)
·郭文贵涉180亿债务纠纷 遭债主堵门
·郭文贵控制河南裕达骗贷及票据案一审宣判 罚金1.5亿
·纽约市民聚集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控制的公司被罚3.95亿 可能破产
·郭文贵公司骗贷20亿 被判有罪
·郭文贵收买民运人士证据曝光
·林志玲怒斥郭文贵 :爆料“子虚乌有、离谱至极”
·美国之音代表官方致信海航 与郭文贵撇清关系
·再揭“疯王”郭文贵底牌
·林志玲范冰冰许晴等女星起诉郭文贵
·纽约市民要求酒店驱赶通缉犯郭文贵
·纽约华人8月19日继续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欠债还钱,8月25日,纽约华人继续声讨郭文贵
·“菩提功”害了他们
·邪教人员教育子女的奇葩事
·“法轮功”让爱情枯萎
·轻信“全能神”拒医把命丢
·这些钱“全能神”也不会放过
·女星范冰冰许晴杨澜围攻郭文贵
·郭文贵说假话的铁证
·郭文贵侵犯公民隐私权
·郭文贵将接受法律审判
·美国遣返郭文贵的十个理由
·郭文贵被制成通缉令扑克牌
·郭文贵:美国人全是骗子
·美国司法部长:政治庇护欺诈现象猖獗
·开“杂货店”的“金菩提上师”
·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背后的真相
·李洪志就是只“变色虫”
·被邪教扭曲的家庭关系
·李洪志要手机干啥
·从“三书”看“全能神”邪教的危害
·郭文贵爆料漏洞百出 所谓情妇照片竟取自台湾网红
·郭文贵“蓝金黄”之洗钱:如何把老板的钱变成自己的钱和豪车豪宅
·郭文贵蓝金黄之裕达四黄:层层设套俘获官员控制伙伴
·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郭文贵的“蓝金黄”之第二桶金:自肥,设局,黑社会,赶走港商台商巧抢占有
·郭文贵“蓝金黄”之裕达征地骗迁
·郭文贵推特账号被禁言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6天(1204ship)
·“超级低俗屠夫”吴淦骗术揭秘
·海外华人必上的六个海外中文网站(转)
·郭文贵虽在逃,又一罪行在大连被起诉
·全能神邪教如何反侦察
·“全能神”邪教活动之隐蔽性
·透过“保证书”看“全能神”的精神控制
·“全能神”邪教如此控制参与者
·惟愿幸福回家——邪教“全能神”破坏家庭实录
·邪教“心灵法门”疯狂敛财 头目自称观音菩萨
·心灵法门是假佛教真敛财
·面对法律制裁邪教“神功”屡屡失效
·面对法律制裁邪教“神功”屡屡失效
·“全能神”杜撰“性情”邪说
·揭开全能神邪教真面目:创始人以“神”的名义敛财 潜逃美国4个月向境外转移
·起底邪教“全能神”丨对信徒精神控制,信徒要舍弃家人“尽本分”
·起底邪教“全能神”丨对信徒精神控制,信徒要舍弃家人“尽本分”
·六招帮你快速识别邪教“全能神”
·“全能神”让多数痴迷者情绪失常
·戳穿全能神的荒谬言论
·全能神邪教控制信徒的邪说
·全能神“三不”后面的话语
·全能神拿灾难套牢信徒
·全能神颠覆公认的道德
·全能神管理体系揭秘
·全能神有哪些现实危害?
·全能神揭秘:我所知道的赵维山
·专家告诉你什么是全能神”邪教
·搞笑动漫让你看清楚郭文贵的强迫交易罪
·流氓大亨郭文贵发家史
·郭文贵控股公司强迫交易、挪用资金案庭审纪实
·“全能神”:古怪显邪恶
·“全能神”如此利用人性弱点
·卸磨杀驴的“全能神”邪教
·“全能神”精神控制路径和奥秘的心理探源
·“全能神”教主的“邪性”剖析
·无处不在的骚扰 ——法轮功引发的侵害公共利益问题
·被淡忘的生命 ——法轮功引发的死亡问题
·法轮功的由来
·邪教,如影随行
·俄反邪教专家德沃尔金谈邪教与法轮功
·全能神具有黑社会特征
·全能神暴力倾向分析
·浅析全能神组织的极端暴力倾向
·全能神充斥着血腥、暴力和恐怖
·如何识别全能神邪教 ?
·如何识别全能神邪教 ?
·日本网民:全能神最终目的究竟为何?
·被利用的全能神信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轮功”反华信息战手法


    【核心提示】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成员、知名反邪教专家格雷戈里·格洛巴通过对“法轮功”宣传活动的透析,揭示“法轮功”宣传的“双重性”特征,揭露“法轮功”反华信息战的手法、目的及其与西方反华势力同流合污的政治邪教实质。
     【摘要】“法轮功”自21世纪初开始兴办各种文字的媒体。其中一半以上媒体发布的信息都是指责和抹黑中国政府的负面信息,相当一部分“法轮功”人员无偿参与媒体工作以及散发宣传资料。一个教派组织在运作跨国媒体,这种怪异现象值得我们关注。
     笔者通过深入研究才发现“法轮功”组织的这个双重性特征,但尚未成为专门研究课题。
     对“法轮功”大规模宣传活动的研究及困境

     大多数研究人士把“法轮功”视作具有宗教背景的组织,仅限于宗教术语的范畴去研究“法轮功”,“法轮功”的世俗活动还没有引起他们的关注。Л.克拉夫丘克虽然注意到了“法轮功”的网上信息战、其可疑的外来资金以及大量中文报纸在居俄华侨中散发等情况,但他把这些活动归结为邪教传播活动,其实是十足的世俗宣传。Е.佩留夫叶也把“法轮功”信徒活跃的网上活动、媒体宣传、示威抗议等视作“法轮功”的“传教战略”。
     研究“法轮功”信息宣传活动的困难在于需要多领域的知识,如大众传媒,国际法,医学,宗教学,汉学等。不然,法学人士写“法轮功”问题医学人士可能会感觉怪怪的,而不懂汉语的欧洲宗教研究专家在研究“法轮功”的早期活动时,其部分资料只能依赖于“法轮功”的自我宣传,对“法轮功”的种种神迹宣传不能持批评性的态度去研究。
     因此,加拿大“人权卫士”乔高和麦塔斯可以信口雌黄,称(中国)之所以无麻醉摘取“法轮功”囚犯的器官是为了保证器官的“新鲜度和功能”,岂不知,活摘的剧烈疼痛可导致休克以及因此对被摘器官造成严重影响。还有很多荒唐的例子,如心血管科大夫做眼角膜摘取手术,把取出脑髓的死尸作为黑幕移植的证据等等。欧洲议会和美国国会还把两个大卫的报告作为反华议案的依据。
     出于同样的原因,专家们甚至《维基百科》把“法轮功”(创建于1992年)定义为“有一亿信徒的传统功法”。
     “法轮功”信徒以及西方作者相互引用这个数据,称此数据来自中国某政府研究机构,却没有相关资料来源。而据中国官方来源,1999年“法轮功”人数约200万,取缔后大部分习练者脱离了“法轮功”。“法轮功”成员的数据不仅引起了研究人士的兴趣,也是构成中国黑幕移植和“灭绝人性”指控的关键要素之一。如果真实数据是200万,其中还包括大量年老患、为治病练功的习练者,自1999年这个数字大大缩减,那么,一眼就能看出“150万“法轮功”信徒遭器官活摘”的指控是不符合事实的。
     不过那种情况对“法轮功”很有利,使“法轮功”自我历史神化及信息宣传垄断变得轻而易举,但要对其宣传信息进行验证和批评却很困难。
     因此,研究“法轮功”宣传活动及其手法最好要有多领域的专家合作。2008年乌克兰师范学院政治心理学系出版的邪教研讨论文集接近这种合作。不过,参会的医学人士、社会学家、法学家等研究的问题基本上是本地邪教以及俄语国家(主要是乌克兰境内)的“法轮功”媒体针对中国的“抹黑”宣传。关于“法轮功”俄文媒体活动的文章仅有3篇。据研究结果,“法轮功”网络媒体80%都是针对中国政府的批评和负面信息。
     一些医学人士和心理学家对“法轮功”的特别宣传手法进行了研究,如,在公共场所展示死尸图片,模拟表演酷刑和杀戮等。
     有关中美关系的研究中指出,“法轮功”及其《大纪元时报》参与反华运动,当地“法轮功”组织以及“法轮功”媒体得到美国财政支持。
     以宗教运动达到政治目的教派活动在远东国家已屡见不鲜了,如,中世纪的中国就有“白莲教”以及其他邪教暴动,二十世纪韩国的“统一教”等等。教派研究专家、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В.科洛托夫指出研究新兴政治教派的一系列方法。
     1、用正统宗教批驳邪教教义的方法很少奏效。任何学说或教义的历史都可以包装或篡改,都要用批评性眼光来看待。重点应放在研究教派的现实活动上。2、不能孤立地研究邪教,而要综合其与政治制度、对立面的关系及其历史、政治背景等因素来研究。3、新兴教派问题具有跨学科性。
     同样,对“法轮功”宣传活动的研究也要综合“法轮功”的国际背景、其与北京的冲突以及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复杂关系等因素来研究。以下对“法轮功”的典型活动进行研究。
     “法轮功”宣传在其邪活动中的作用
     尽管“法轮功”宣称“不参与政治”,标榜“真善忍”,但在中国已作为邪教被取缔,在俄联邦一系列“法轮功”资料(包括人权卫士乔高和麦塔斯合著的报告)被认定为极端主义宣传品并被列入俄联邦极端主义宣传品名单,在摩尔多瓦、吉尔吉斯禁止“法轮功”组织登记注册。据媒体报道,乌克兰“法轮功”人员只有一百多人,在俄罗斯经常参加全俄罗斯法轮大法研讨会有250 至300人,其中包括外国信徒。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摩尔多瓦和立陶宛等国家的“法轮功”信徒也不多。但这个不起眼的邪教拥有四种大印量的报纸,其中《世界法轮大法》达20万份,圣彼得堡和基辅印发的《大纪元》(俄、乌、中三种版本)达4万份;还有“新唐人电视台”俄文节目《认识法轮大法》,近十家网站,很多社交群。
     在研究“法轮功”各种宣传内容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到其针对目标受众的宣传栏目以及其发起组织的签名活动栏,不定期出版的刊物《认识法轮大法》以及相应的小册子和传单。纯属自我吹捧。
     为研究“法轮功”教义笔者更多看的是“明慧网”。“明慧网”有很多资料,旨在对全世界各国的信徒进行传教、指导和“修炼”经验交流。在此,“传统功法”的宣传很少,多半是赤裸裸地描绘幻觉或声讨信徒的“病业”——死亡原因。
     《大纪元》和“新唐人”的功能定位是“常人媒体”,发布世界各国新闻,常有“法轮功”攻击中国的信息资料。
     “法轮功”在社交网页上的常人宣传也很专业。直接宣传“法轮功”的网页以及各地“法轮功”社交群的人数其实不多。然而,表面看来与“法轮功”无关却受“法轮功”管理的信徒却有4万人,每个社交群平均有20至30人从事“妖魔化中国”宣传。
     “法轮功”针对常人的宣传活动有:收集电子邮箱群发信息,在热闹的公共场所组织示威活动,打着“人权”幌子在各大媒体、电视上、地铁里、街头上进行宣传等等。据观察,俄语国家有数百个“法轮功”积极分子从事宣传工作,包括街头散发人员、管理人员、编辑人员、设计人员、记者等。从事“法轮功”宣传工作的人员大部分人都是无偿的,不过近年来地方《大纪元报》可以登载广告得到一些补偿。
     与此同时,“法轮功”信徒人数没有明显增多。看来,扩大队伍不是“法轮功”的主要任务。其主要任务是扩大对非“法轮功”受众的宣传。
     在其他国家的情况也是这样。“法轮功”官方网站有32种文字的网页。“大纪元”网站有21中文字的网页,“新唐人”电视台租用3个卫星向欧洲、亚洲、澳洲以及北美洲免费转播《新唐人》节目,“法轮功”还在70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
     “法轮功”当今的政治活动与其修炼活动相比更加引人关注。笔者从乌克兰“法轮功”信徒得到信息,“大纪元”出版的系列政治文章《九评共产党》(俄译本)与李洪志的经文一样,列入“大法”研讨会内容,而在分支机构的活动中,像培训媒体编辑那样,专门开设“讲真相”速成班,培训对VIP会员的公关、谈判技巧。
     然而,“法轮功”媒体及其信徒却口口声声宣称“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这真是一个非常荒诞的现象。
     “法轮功”信徒与笔者交流的时候,对“法轮功”参与的上述政治活动进行辩解,称“这是信徒们的自发活动,与“法轮功”组织无关”。但李洪志“大师”在经文中要求信徒们做那些事。“法轮功”对外或对新人宣传称,“法轮大法”没有祈祷、没有仪式、没有组织等宗教特征,只要做五节动功、看李洪志的书就行了。
     但是,李洪志以及追随他的各级“协调人”经常对学员强调,要做真修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即学法、练功、讲真相。所谓讲真相,就是积极参与“法轮功”宣传活动,这是最重要的事。可见,“法轮功”教义存在严重的“内外有别”。
     “法轮功”的这些特征是逐步形成的。上世纪90年代,“法轮功”只是中国“气功热”大潮中兴起的一个功法,尽管李洪志在作者自传中提到了玄奥的修炼,但重点在习练功法上。1999年“法轮功”与中国政府发生对抗之后,其活动中心转移到纽约,相继建立《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众多网站以及其他媒体。
     不妨提一下韩国邪教“统一教”,在建立大量“掩护”社会组织方面富有经验,其创建的《华盛顿时报》在新闻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再来看“法轮功”,出于时代需求考虑,与媒体打交道成为其活动的主要方式。
     数百万“信仰囚犯”从何而来?
     2016年“独立人权卫士”的《更新报告》抛出惊世消息,称中国杀戮150万信仰囚犯,活摘他们的器官。于是,数十家俄文媒体纷纷转载此消息。
     两个加拿大人大卫·乔和大卫·麦塔斯在十年前就信口雌雄称,中国有秘密集中营,在那里活摘信仰囚犯的器官,主要活摘“法轮功”人员的器官。2017年美国政客伊森·古特曼也加进了他们的行列。加拿大政客、前议员大卫·乔高是多个冠以响亮国际组织名头的头领,如自由越南国际委员会、加拿大民主伊朗友协、西藏友好议员联盟、华盛顿民主联盟委员会。美国人伊森·古特曼曾在“民主保卫基金”工作(名义上是社会组织、实际上有财政拨款),经常在“The Weekly Standard”杂志(亲新保守党)发表反华评论。其评论专栏有“中国观察”、“北京研究”等,类似于以前的“苏联问题专家”,但又不同于汉学家,这个专门热衷于批评主题的职业非同寻常。
     古特曼的研究著作有《大屠杀·器官活摘·中国对异己者密决》、《中国纳粹》等。
     10年前的2006年,两个大卫的第一个报告炮制出炉。尽管“法轮功”媒体对其大肆渲染,但其专业性受到种种质疑。澳大利亚难民庭在2007年1月17日宣布:“该报告缺乏论据”,“没有一个权威专家支持其关于杀戮、摘取“法轮功”信徒器官的结论,报告中的说法至今未得到证实和支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