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4)]
平宽译室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40) -- 军阀政治
·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1)
·关于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 (45) -- 毛泽东出场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50) -- 蒋介石的早期「革命」活动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5) -- 宋查理逝世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0) -- 烦恼和欢乐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5) -- 苦闷和心事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0) -- 共产党打入国民党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5) -- 蒋介石血战陈炯明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0) -- 北伐路上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2) --武汉的纷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5) -- 蒋介石清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8) -- 宋庆龄印象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9) -- 对宋子文的争夺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友寒 (一)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友寒 (二)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0) -- 宋子文最后的抉择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2) -- 共党在武汉的末日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3) -- 宋庆龄的坚持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5) -- 自述与蒋情愫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6) -- 陈洁如的烦恼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7) -- 宋蔼龄居中策划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8) -- 宋蔼龄开列条件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8) -- 宋蔼龄开列条件(重发)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0) -- 摆脱陈洁如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1) -- 陈洁如回忆录的故事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2) -- 蒋宋联姻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3) -- 文化冲突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4) -- 怪梦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05)--总司令怕流氓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7)--励志社、济南惨案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8)--北京在望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9)--张作霖之死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0)--少帅张学良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11)--中共武装叛乱的开始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12)--北伐后的问题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3)--桂系的作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4)--农民的困境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15)--蒋冯相争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6)--南京新气象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7)--遗族学校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9)--孙中山安葬南京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0)--引导蒋介石信教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1)--基督徒蒋介石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2)--宋子文险被刺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3)--蓝衣社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4)--蒋介石拥抱法西斯主义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5)--日本侵华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6)--九一八事变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7)--蒋介石辞职复职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8)--上海一二八战事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9)--塘沽协定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0)--新生活运动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1)--另类文化大革命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2)--禁烟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3)--剿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4)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 其情況和關係的研究 (1907)

   但另一方面,在密西西比河上自由航行的權利,對在這大河及其支流河谷生活的人十分重要,他們必要時會用武力維護。“在一個衝動的時刻,拿破侖找住了機會對英國來個反擊﹕增加了英國殖民地的反叛力量。無論真實的情況怎樣,令人注目的是,聯邦政府毫不猶疑地負起責任照顧這片廣大的土地,連同這土地上為數不多的五萬白人,以及同樣數目的黑色和其他有色人種。這些都在北方各州反對的情形下進行。”

   無論這擴土的結果當時帶來怎樣的欣喜,一百年前在這裡生活的人,恐怕沒有人能夠充份感到這事最終的重要性﹕它的百週年紀念以一個盛大的工商業博覽會來慶祝。

   接著而來的另一個領土擴充,是佛羅里達,其過程頗為特別。佛羅里達本是西班牙的殖民地,1776年以古巴和菲律賓群島交換讓給英國。二十年之後,英國退還佛羅里達給西班牙,大部份的英國人也隨之離開這個地方。而直至1819年,佛羅里達都是西班牙的屬地。這之後,美國購買了它,在以後的七十九年裡這地被用作軍事和海軍演習基地。之後,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這些軍隊和海軍把西班牙人趕出了後者有份發現,而且在長達四個世紀內在那裡濫用權力的新世界。

   我們對無助的墨西哥的不合理的侵略,並透過雙方簽訂的條約,把我們的邊界從大河伸延至哥倫比亞,而在與英國解決了長期的糾紛後,我們與加拿大的邊界亦已永久穩定下來。

   二十年後另一環節的擴張,對許多美國人來說,是一個意外,也是一個謎。這很明顯是透過兩個人,查爾斯•薩姆納 (Charles Sumner) 和 威廉•塞沃德 (William Seward) 的堅持和靈巧手法而完成。這其中塞沃德更是美國迄今為止最有遠見的政治家。阿拉斯加廣大的領土之所以成為我們國土的一部分,其理由並不難推論,因為俄羅斯急於要賣,而我們願意去買。這領土轉手的高度重要性到最近的西班牙戰爭中才讓人們充份了解,在這一役中,美國取代了西班牙,成為菲律賓和關島的宗主,同時也吞併了夏威夷群島。

   “當我們考慮所有這些情況時,”柯衢漢(Colquhoun) 先生說,“令人奇怪的是,美國從一開始便對它的擴張之路沒有懷疑。要知道,這政策沒有一個有分量的政治人物是贊成的。”他還說﹕“當我們停下來檢視這前所未有的擴展的背景時,我們便馬上驚愕於這堅定持續的目的有意無意地主宰著這裡的人民和領導者。無論是好景或困難,無論是維護或反對奴隸制,聯邦主義者和民主主義者都一致向這個方向努力。、、、、、、、、 簡要地說,美國精神從一開始便是信心滿滿、不可逆轉的擴張,這不是因為國內缺乏土地或機會,而純粹是因為它充滿著力量和迸發著進取心 -- 這些特點是多元的美國民族尤為強烈的。”

   事實上,在本國的早期歷史中,沒有什麼比我們的種族的複雜更為囑目了。英國人、西班牙人、法國人、荷蘭人、瑞典人,攙和一起,成為一個新族裔。雖然用了四個世紀才趕走了西班牙人,但最後還是成功了。逐出法國人,其意義更加重大,因為英法在美洲土地上的戰爭,只是一場廣闊和複雜的,從印度半島到的阿伯拉罕高地的全球爭奪中的個別情節。這些衝突的結果是一些刻了字的銅板件被埋葬在重要河流的交匯處,(這多是由法國人發現和撈起) 證明所有由這些河流灌溉的土地都是法王路易四世的屬地。在北美以及在孟加拉灣邊上的朋地治里市小住民區仍可見到的法國名字,便是好夢成空的法蘭西全球大帝國所遺下的痕跡。

   假如在美洲大陸上各州之間的戰爭使美國逐漸自覺本身的國家意識的話,那麼和西班牙的戰爭則使美國衍生了一個世界意識。在任一的情況下,正如在每一個重大的衝突中,其意義的深遠都是當時最有智慧的人所不能預見的。西班牙戰爭之後過了九年的多事之秋,好也好壞也好,美國已經成為真實的,而不是可能的,世界一霸。這導致了它一部分的下一代,以及它一些鄰國的下一代的不安,而當時大家都不十分清楚這新的關係意味什麼和涉及什麼。門羅主義可以容許許多的詮釋,但沒有一個是全世界有共識的。無論它是否對其他國家警告不要干涉美洲大陸的事宜,還是作為美國一個有條件的允諾,涉及的責任是重大而嚴肅的。(4)

(2018/09/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