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走向大自然
·心的挣扎page 47 智慧, 道德和理性在人类历史中对力量, 竞争和利益的平衡
·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
·心的挣扎page 31 怀念父母parent
·对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3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34专制无为民主
·心的挣扎page35 为什么 Why?
·心的挣扎p36永恒黑暗great night
·心的挣扎p37人之罪 Sin of Human
·两分法思维是中国思想叶子的茎和枝
·心的挣扎p38人类的官能
·心的挣扎p39爱与恨
·心的挣扎p40文革与人性
·心的挣扎 P41生命的动力
·心的挣扎 P42政治的悲哀
·心的挣扎 P43科学与宗教
·心的挣扎p44 异国的思念
·心的挣扎p45 给中国矿工弟兄
·心的挣扎p46 母亲的母亲
·心的挣扎p47 中国作家
·p50心的挣扎 洋娃娃为谁美
·p48心的挣扎生命和世界
·p51心的挣扎可悲的一代人
·p52心的挣扎 真与假
·p53 心的挣扎 生命无价
·心的挣扎p54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
·答《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评论
·p61 心的挣扎不可超越的界限
·p62 心的挣扎生存, 死亡, 性快感和解脱
·p65心的挣扎 扛起命运
·就扛起命运一文答路三歌君
·秋日驾车高山
·异国黄昏的歌声
·P68生命只属于 现在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六)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一九八七年我第二次赴美,这次不是公费。
   
   当时北京的大学都在筹建博士点,解放后,中国取消了学位制,学校的教授有博士学位的都是海外留洋回来的,这些人大部分已经白发苍苍,到退休的时候了,而解放后提升教授的又都没有学位,所以学校很希望有几个具有学位的教授来筹建博士点,在这种情况下我提议去美国攻博士,而且我已经是付教授,是有希望批准的。后来学校批准了我去美国读书,我一直以为学校批准我出国正是基于上面的考虑,直到十多年后我在美国定居后,回学校见张校长,当时他已经退休,并且中了风,支了拐杖颠颠簸簸请我到饭馆吃饭,他一句都没有问我不回来的事情,只是问我在美国的情况,对我的关切溢于言表,我才发现自己错了,我是以小人之心在度君子啊,我这辈子被人陷害的残忍,与受人恩之重如泰山是同样让人震撼啊。我欠张校长的情何止此事,还有很多事,有一件事写出来,定会令人热泪盈眶,我过去不认识张校长,也没有给他送过礼,为什么他对我这么好呢?我现在有些懂得了,他们可能是在为我年轻时学校对我的迫害感到负疚,尽管这些迫害是另外一批人做的。我记得我刚调到学校去时,有一次杨校长专门将我约到办公室去,其实没有什么事,好像只是为了见我一下,见时问我有什么困难,充满了对我的怜惜,这些事现在慢慢回忆起来,才有些清楚。
   
   到了美国,既然是自费,靠学校批给我的那点钱是不够的,就必须申请奖学金,否则以我囊中那些资金不用多久就空了。
   
   我申请奖学金碰到了巨大的困难,只有我自己不明白为什么,满以为以副教授的职称,应该不难。实际我当时已经四十五岁,比学校中大部分教授年纪都大,怎么可能给我钱呢?不断碰钉子,我当时已经从信心满满掉到了忧心如焚的境界。就在我完全绝望的时候,我走进了KEITH 博士的办公室。
   
   KEITH 博士是学校的“杰出教授”(Distinguished Professor),同时在NASA 兼职。
   
   KEITH 博士非常友好的接待我,他对于我为什么这么大年龄还来念书感到兴趣,他指着我的自传中那段在农场改造问这是怎么回事,我说被定成反动学生去劳动改造了。他更有兴趣了,问我能不能讲一件在农场改造的事情给他听。
   
   我就讲了下面的故事给他听。
   
   这件事发生在我到农场的前二个月中,我住在队部会议室旁边的一个小房中, 与地主姜明道住在一起。我作为一个去改造的反动分子一般说是不准参加会议的。那天突然通知我去农场礼堂参加会议,我有些吃惊,到了那里才知道这是一个计划生育的会议,没有政治性,所以才让我参加。
   
   八点左右,会散了,我从礼堂出来走回我住的地方。
   
   五月的夜晚,小雨绵绵,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泥泞和布满水洼的土路上什么也看不到。那个路是泥路,铺上了一层石子,平时是走拖拉机的。 一下雨后,污泥浊水,每一步踩下去,都进入一个泥坑,鞋给泥黏住了,要费力才能拔起来。
   
   雨愈下愈大了,我全身都湿透了,我开始担心路旁的两个排水沟起来。这两个排水沟是为了保护路,让路上的水流进去的,有一人深,里面的积水有半人高,由于路上什么灯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到,真正是伸手不见五指,我非常怕掉进去,就不敢跨步,而是用脚摸索着向前挪动。
   
   尽管这样,我几乎是试探着在走每一步,我最后还是滚到路旁的排水沟中去了。沟中的存水到我胸部,最糟糕的是我的眼镜飞到了水里,我吓坏了,这个地方是没有配眼镜的地方的,如果没有眼镜我明天怎么劳动呢?他们一定会说我为了抗拒劳动改造,将眼镜毁了,要开我的斗争会,我不敢想象后面的日子,我必须找到眼镜。
   
   我在水沟里不知摸了多长时间,可能几个小时,都找不到眼镜,经常摸上的是树杈,或者石头一样的东西,我看不到是什么,但我知道我的手已经割破了,很痛,可能在出血。
   
   最后我竟然能从污泥里摸到了眼镜,这不能不是一个奇迹。今天想起来,上帝还是不想让我死去啊,他让我受苦,可是每到绝境的时候,他又会给我机会。
   
   下一步是怎样爬出水沟去?我抓住了沟上面的乱草,用脚顶住沟壁想爬出去,但不是草断了,就是手从草上滑脱,摔回沟里去。就这样,爬,摔,爬,摔,爬,摔,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我放弃了。
   
   我沿着水沟往前慢慢走去,终于找到一处沟壁较矮的地方,沟壁上有一棵长满刺的小灌木,我抓住了它爬了出去,手像刺心的痛,血可能出了不少。
   
   爬出沟里,雨变成了倾盆大雨,我忘了自己在水沟的哪一边,不敢走,走错了方向,北大荒几百里内都不会有人烟,只有狼。
   
   这时天是黑的,地是黑的,整个世界都是黑的,倾盆大雨从我头上浇下来。我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在黑暗和水中站着,时间和空间对我已经完全没有意义,我睁着眼睛看着这个完全漆黑的世界,我觉得我已经在死亡里,与人类的世界完全隔离,我终身不会忘记那种在完全黑暗中的死亡之感。
   
   不知过了多长,我突然发现远处亮起了一个灯,现在这个灯变成了这个黑暗世界中我的唯一希望,我猜想这一定是一个农工起夜上厕所,我必须在这首灯灭去前赶到那里,我拼命的跑,不顾一切的向那个灯光跑去,我每跑几十步就要摔到地上去一次,因为脚下都是高低不平的田埂地,我爬起来,再跑。
   
   我终于跑到了那个房子,灯还亮着,但是我害怕了,我不敢敲门,在那一刻前,我只是一个自然的人,孤单的人,与大自然在搏斗,而当我到达这个房子时,我又回到了人的社会,我记起来我是反动学生,一个被人人鄙视,被人唾弃,一个人们怕惹火上身,像躲麻风病一样躲着的人,一个这样的人,一个反动学生能够半夜去敲工人的门吗?不能,肯定不能。
   
   但是我敲了,我不知道怎么去敲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敲的。
   
   里面一个声音问道: “是谁啊?”
   
   “我是反动学生,来劳动改造的反动学生,我开完会后,迷路了,回不去了”
   
   “什么,开会?是礼堂的会吗?”
   
   “是的,师傅”
   
   “天啦,现在是清晨五点钟,你从晚上八点钟一直在外面? ”
   
   “是的,师傅”
   
   “你等一会儿,我穿上衣服送你回去”
   
   过了几分钟,他开了门,拿了伞和手电,将我送了回去。
   
   将我送到住处,已经是五点半,这时我完全回到了人的社会,我想起了我作为一个社会的人马上要做的事情。
   
   那时候农场没有自来水,用水和吃水必须到井上去打。邵兰新指导员要我每天上班前去挑水,回来后在两个大铁锅里烧热,这样单身工人起来就可以洗脸。我新去农场,本来就属于文弱书生,加上来农场前半年的运动折磨,已经半死不活,每次去挑水,只能挑半桶,而且一挑上去走路,桶里的水不断晃动,有些就泼了出来,到家就剩了小半桶。回到家中,我不知道怎么能够点燃柴木,加了很多引火的草,柴就是不着,常常烧不热水,被指责。
   
   现在我一夜没有睡,已经精疲力尽,哪里还有力气去做这些事呢?
   
   我不敢再去想下面等着我要做的那一大堆事,我实在太累了,太累了,我要休息,要睡觉,我想到了解脱,这个世界对我太难了,我应该离去。
   
   我挑起了空桶,向井走去。脑子里充满了解脱的诱惑,充满了死的快乐,比较起这后面等着我的种种的不可承受之重,还有什么比解脱和死更轻松?
   
   我挑着空桶向井继续走去,这时我将重来的旋律从我心中慢慢的流了出来。
   
   请息去我的火
   如春风一样轻轻
   请灭去我的灯
   如天空隐去的晨星
   我从不知处来
   带著纯洁热情的心
   来时是黑夜的沉
   挂著冰凉的泪
   请息去我的火
   如春风一样轻轻
   请灭去我的灯
   如天空隐去的晨星
   我向天外去
   那悲沉的我的灵魂
   我在天内跑
   那无知的我的微粒
   请息去我的火
   如春风一样轻轻
   请灭去我的灯
   如天空隐去的晨星
   有一日我将重来
   那是我不知的人
   有一日我将重来
   他就是我的再现
   
   我不知道是怎么到井边的,一切都在茫然之中,我在潜意识中可能要向井里跳下去,就在这个时候我被一个声音震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轰然掉入井里,井里发生了巨大的声响,溅起了高高的水花,是我碰了石头,或者碰了井旁的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我突然醒了:
   
   如果刚才掉下去的不是石头,而是我,那么我不就死了吗?
   
   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我已经死了,而站在井旁的是一块石头?
   
   如果是我死了我就没有痛苦了,让一块石头去受苦受难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从此,我就以这样的理念活了下来,我已经死了,活着的是石头。我有时甚至会看着这块石头受到痛苦幸灾乐祸,看看这块倒霉的石头还能承受多少灾难?
   
   我非常详细的对KEITH 博士讲了除了那首诗以外的全部故事。我讲完时才发现KEITH 博士泪流满面。他沉默了好久才说话,他也没有再问我什么问题,只是平淡的说:我给你奖学金。
   
   在我与KEITH 博士相处的五年中,我总是每年年底最后一个收到来年奖学金的信。KEITH 博士总是将其他学生的资助发完后,再给我,就这样我的奖学金总是比别人多。
   
   五年过去了,有一天KEITH 博士突然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然后我像通常与他谈工作那样坐在他的办公桌的对面,他说NO,NO,搬了一张凳子让我坐到他的身边。然后他说:
   “ JIAN,是你要离开我的时候了,在你离开前,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接着他将我五年前给他讲的农场的事情,几乎情节不漏的给我讲了出来,他讲的时候对故事中的人用的是他,没有说是谁。
   
   他是这样结尾的:
   
   这个故事中的人,就是坐在我对面的这个人,这个人能够从中国的荒原和苦难走到今天,走到这个办公室,他还有什么路走不过去的,我相信你离开我后也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阻挡住你,我祝贺你毕业。
   
   这时我泪流满面。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在亚马逊购买格丘山的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