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民報》:激情托起的彩虹—《自由在落日中》]
藏人主张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众论西藏著名学者学懂(东)被拘捕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報》:激情托起的彩虹—《自由在落日中》

   轉載自《民報》的聯結
   
   【《民報》:激情托起的彩虹——《自由在落日中》】
   
   《自由在落日中》是當代蒙古人反抗中共暴政文化性種族滅絕政策的英雄史詩。「心靈的痛苦是文學的永恆主題」,作者袁紅冰用他的筆使當代蒙古人心靈的痛苦昇華為生命的哲理和不朽的文學魅力、、、、、、


   ──BY安樂業(藏漢雙語詩人、獨立藏學研究者,著有《殺佛》(與袁紅冰合著)、《國際藏學史導論》、《十世班禪大師七萬言書》)
   
   撰寫小說《自由在落日中》,為當年袁紅冰被中國起訴的「企圖顛覆社會主義制度」具體十八項「罪行」之一。
   
   已完稿的手稿遭中共公安部沒收,袁紅冰出獄後,再度重寫,完成後稱為「B稿」,將被扣押之原稿稱「A稿」;並於正式出版之際,向當時專制中國的國家元首胡錦濤正式行文,索還被秘密警察沒收的該書「A稿」。
   
   二○一八年九月本社出版重新編校直排典藏版,以表對袁紅冰教授「獻給我魂牽夢縈的內蒙古高原」的敬意。
   
   「相信,當每個民族都能把別的民族的心靈苦難當作自己的苦難時,自由的理想就將實現。」
   
   http://www.peoplenews.tw/news/fe0e2be7-eb8d-4772-8601-0941c10caf25
   自由在落日中(Sunset on Freedom)
   
   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激情托起的彩虹——《自由在落日中》序
   
   文/安樂業(藏漢雙語詩人、獨立藏學研究者,著有《殺佛》(與袁紅冰合著)、《國際藏學史導論》、《十世班禪大師七萬言書》)
   
   
   《自由在落日中》是當代蒙古人反抗中共暴政文化性種族滅絕政策的英雄史詩。「心靈的痛苦是文學的永恆主題」,作者袁紅冰用他的筆使當代蒙古人心靈的痛苦昇華為生命的哲理和不朽的文學魅力。
   
   《自由在落日中》做為一部 「文史結合」的小說巨著,可與東方文豪泰戈爾的長篇小說《戈拉》(一九一○)相媲美。二十世紀初葉的印度命運和二十世紀中葉的內(東)蒙古命運比較相近,同樣處於外來統治者的掌控之中。統治者的手段雖有溫和(民主)和極端(專制)的區別,不過兩個民族的文化都一樣在弱肉強食的壓制下苟延殘喘。
   
   第一代中共高層在權力鬥爭以及重新洗牌的過程中,對內(東)蒙古實施了鐵幕下血腥的種族性滅絕政策,具體表現為在「反右」、「大躍進」、「文革」等重大政治運動中,使十透餘萬名蒙古族精英被迫害致死,自由勇敢的蒙古之魂至此消逝於千里草原。《自由在落日中》這部巨著透過描寫中共專制之下蒙古人的心靈苦難,舉起血洗的內(東)蒙古高原為蒙古英雄男女獻祭。注視著蒙古高原的落日,作者袁紅冰在書中刻畫出古老蒙古英雄用戰刀劃破茫茫星空的壯美和蒙古美女眼裡永不褪色的殷紅落日,為蒙古尋魂,塑魂。
   
   
   做為遊牧民族的蒙古人,向來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與風賽跑,熱情好客,馬背是蒙古人夢和想像成長的搖籃。但是,中共控制內(東)蒙古之後,實行大規模盲目墾荒,把水草豐美的草原在短短幾年中改成農田,農田逐步變成寸草不生的沙漠。從此昔日生機勃勃的內(東)蒙古高原步入萬里沙漠的深淵—駿馬不再奔馳,牛羊不再肥壯;蒙古人眼裡只剩下燃燒的落日和蒼白「無色的虛無」。
   
   《自由在落日中》以激情的高度,在當代歷史的深處,用唯獨歷代文豪才具有的雄烈筆觸,托起一個馬背上的民族的悲愴命運,為內蒙古高原劃下一道絢麗的彩虹。自屈原以來的中文華美之風在《自由在落日中》達到一個新的意境。這既是一部「後超現實主義」之作(此概念從這部巨著開始誕生),又是照亮蒙古人戰無不勝的民族精神之作。她承載著內(東)蒙古高原的輝煌與悲愴,美麗與蒼涼,向世人張開了柔情萬丈的雙臂,傲視懦弱者的眼神。
   
   在文學語境中,「誇張手法」是注入通篇著作的「激情」,是帶動「靈魂」(主題)起舞的節奏。傳統藏蒙文學對「誇張手法」的運用達到了巔峰。蒙藏獨特的廣袤壯闊的人文環境,長年累月與生存競賽的現實需要,使高原人「想像中插上了翅膀」,賦予高原人「性格上烙印了長風」的豪邁,所以,他們能夠創作出一代又一代不朽的佳作(多半為口頭文學)。不過,由於地域的界限,語種的制約,藏蒙文學未能跨出高原,走向世界,從而使很多人難以欣賞其超前語言風格的魅力。《自由在落日中》不僅超越了這些局限,而且提煉出「激情」的精華,使「激情」本身跨出了物性的邏輯,在華語文壇和世界文壇上,搭建了一座史無前例的金塔。
   

此文于2018年09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