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止谤的两种办法]
东海一枭(余樟法)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止谤的两种办法

   止谤的两种办法

   为政者无论好坏,都可能受到毁谤。止谤办法有两种:一种是周厉王式的,令人监控,禁止国人谈论国事,违者严惩;一种是孔子、子产式的,任其自然,只尽责尽力做好该做的事,让谤言自动消失。

   子产相郑,郑国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有同事劝子产毁乡校,子产答话中有这么一句:“我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周厉王是作威以防怨,子产是忠善以损怨。《左传》记载:

   “(子产)从政一年,舆人诵之曰:“取我衣冠而褚之,取我田畴而伍之。孰杀子产,吾其与之!”及三年,又诵之曰:“我有子弟,子产诲之。我有田畴,子产殖之。子产而死,谁其嗣之?”

   子产为政一年,民众歌唱道:“计算我的家产而收财物税,丈量我的耕地而征收田税。谁杀死子产,我就支持他。”到了三年,民众又歌唱道:“我有子弟,子产教诲他们;我有土田,子产让它们增产。万一子产逝世,谁能接替他?”

   《史记循吏列传》记载:

   “子产者,郑之列大夫也。郑昭君之时,以所爱徐挚为相,国乱,上下不亲,父子不和。大宫子期言之君,以子产为相。为相一年,竖子不戏狎,斑白不提挈,僮子不犁畔。二年,市不豫贾。三年,门不夜关,道不拾遗。四年,田器不归。五年,士无尺籍,丧期不令而治。治郑二十六年而死,丁壮号哭,老人儿啼,曰:“子产去我死乎!民将安归?”

   孔子六世孙子顺说,孔子相鲁,也曾被谤。战国晚期,魏王曾拜子顺为相。子顺执政后,“改嬖宠之官以事贤才,夺无任之禄以赐有功。”罢掉宠臣,革除弊政,任用贤才,奖励功勋。于是受到毁谤。《资治通鉴》记载:

   “文咨以告子顺。子顺曰:民之不可与虑始久矣!古之善为政者,其初不能无谤。子产相郑,三年而后谤止;吾先君之相鲁,三月而后谤止。今吾为政日新,虽不能及贤,庸知谤乎!文咨曰:未识先君之谤何也?子顺曰:先君相鲁,人诵之曰:麛裘而芾,投之无戾;芾而麛裘,投之无邮。及三月,政化既成,民又诵曰:裘衣章甫,实获我所;章甫裘衣,惠我无私。”

   子顺介绍,孔子出任鲁相,人们唱道:“穿鹿皮袍的权贵,抓起来没有罪;权贵穿着鹿皮袍,抓起来都叫好。”三个月以后,政治教化有成,人民又唱道:‘穿皮衣戴殷帽,实在获得我们的心;戴殷帽穿皮衣,惠爱我们无私心。’”

   子产孔子相鲁都能通过好政治止谤,但所需要的时间大不同,这里有环境条件的原因,更源于两人德智生平的差异。孔子推王道,三月谤止;子产行霸道,三年谤止。三年后谤不止,意味着不如霸道。如果越到后来民怨越深、谤言越盛,那就是为政者的责任和问题了。

   “古之善为政者,其初不能无谤”这句话值得深长思。反过来,其初就无谤,一开始就受到高度一致的赞扬,往往大有问题和猫腻。民众往往利益主义和现实主义,有短视的一面,故“民不可与虑始”,否则只能搞短期行为迎合民众甚至逢民之恶。商鞅也对秦孝公也说过“民不可与虑始”的话,但这个看法本身没错,儒家也是这样认为的,并非受法家影响。2018-9-4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9/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