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止谤的两种办法]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止谤的两种办法

   止谤的两种办法

   为政者无论好坏,都可能受到毁谤。止谤办法有两种:一种是周厉王式的,令人监控,禁止国人谈论国事,违者严惩;一种是孔子、子产式的,任其自然,只尽责尽力做好该做的事,让谤言自动消失。

   子产相郑,郑国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有同事劝子产毁乡校,子产答话中有这么一句:“我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周厉王是作威以防怨,子产是忠善以损怨。《左传》记载:

   “(子产)从政一年,舆人诵之曰:“取我衣冠而褚之,取我田畴而伍之。孰杀子产,吾其与之!”及三年,又诵之曰:“我有子弟,子产诲之。我有田畴,子产殖之。子产而死,谁其嗣之?”

   子产为政一年,民众歌唱道:“计算我的家产而收财物税,丈量我的耕地而征收田税。谁杀死子产,我就支持他。”到了三年,民众又歌唱道:“我有子弟,子产教诲他们;我有土田,子产让它们增产。万一子产逝世,谁能接替他?”

   《史记循吏列传》记载:

   “子产者,郑之列大夫也。郑昭君之时,以所爱徐挚为相,国乱,上下不亲,父子不和。大宫子期言之君,以子产为相。为相一年,竖子不戏狎,斑白不提挈,僮子不犁畔。二年,市不豫贾。三年,门不夜关,道不拾遗。四年,田器不归。五年,士无尺籍,丧期不令而治。治郑二十六年而死,丁壮号哭,老人儿啼,曰:“子产去我死乎!民将安归?”

   孔子六世孙子顺说,孔子相鲁,也曾被谤。战国晚期,魏王曾拜子顺为相。子顺执政后,“改嬖宠之官以事贤才,夺无任之禄以赐有功。”罢掉宠臣,革除弊政,任用贤才,奖励功勋。于是受到毁谤。《资治通鉴》记载:

   “文咨以告子顺。子顺曰:民之不可与虑始久矣!古之善为政者,其初不能无谤。子产相郑,三年而后谤止;吾先君之相鲁,三月而后谤止。今吾为政日新,虽不能及贤,庸知谤乎!文咨曰:未识先君之谤何也?子顺曰:先君相鲁,人诵之曰:麛裘而芾,投之无戾;芾而麛裘,投之无邮。及三月,政化既成,民又诵曰:裘衣章甫,实获我所;章甫裘衣,惠我无私。”

   子顺介绍,孔子出任鲁相,人们唱道:“穿鹿皮袍的权贵,抓起来没有罪;权贵穿着鹿皮袍,抓起来都叫好。”三个月以后,政治教化有成,人民又唱道:‘穿皮衣戴殷帽,实在获得我们的心;戴殷帽穿皮衣,惠爱我们无私心。’”

   子产孔子相鲁都能通过好政治止谤,但所需要的时间大不同,这里有环境条件的原因,更源于两人德智生平的差异。孔子推王道,三月谤止;子产行霸道,三年谤止。三年后谤不止,意味着不如霸道。如果越到后来民怨越深、谤言越盛,那就是为政者的责任和问题了。

   “古之善为政者,其初不能无谤”这句话值得深长思。反过来,其初就无谤,一开始就受到高度一致的赞扬,往往大有问题和猫腻。民众往往利益主义和现实主义,有短视的一面,故“民不可与虑始”,否则只能搞短期行为迎合民众甚至逢民之恶。商鞅也对秦孝公也说过“民不可与虑始”的话,但这个看法本身没错,儒家也是这样认为的,并非受法家影响。2018-9-4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9/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