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马经】或谓贪官恶吏为“害群之马”,认为整个群是好的;或谓马经是好经正经,只是被歪嘴和尚念坏念歪了,列斯毛波们无非歪嘴和尚。这意味着说它们都是“害马之群”。东海认为,应该说它们是“马害之群”。所有马党马国马家官民都是受害者,被马经所害。马经不愧为古今中西第一邪经也。

   【马毒】马毒不一而足,是全方位、多层次的,包括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包括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都是剧毒。某些人戒了阶级斗争计划经济、无产阶级革命和专政等毒,就自以为戒毒了,殊不知还有社会主义和唯物主义两大核毒在。认为唯物主义社会主义正确,就是深度中毒者。

   【儒马】真正读通了儒家经典,就会尊儒,绝对不会反儒;真正读通了马列著作,就会反马,绝对不会信马。传里根总统说过:“谁是共产主义者,你如何判断?那是研读马克思和列宁作品的人。谁是反共产主义者,你如何判断?那是读懂了马克思和列宁的人。”读懂了马列依旧尊马,必是断绝善根者。

   【脏活】曾有马学专家自豪地宣称一辈子没干过脏活。殊不知,传播马学就是天下最脏的活,第一脏活。那是给读者下毒,毁人不倦,戕人慧命;那是作思想帮凶,恶导政治,误导社会。不教而诛谓之虐。马帮更虐,对于官民,不是不教而是恶教,往坏里教,往愚昧和罪恶的泥沼里带。马学专家就是负责恶教的。

   【贱官】马家社会,民未必贵,官普遍贱。马官之贱,是文化性、制度性、普遍性的。其下贱表现有三:一是拜物,信仰物质第一性;二是拜物,坚持物质第一位;三是拜权,坚持党主极权制。因此马官多不值得尊重,越是位高权重,越不值得尊重。像找一个不那么无知无畏无耻不那么贱的官员,无异大海捞针。

   【资本】常有人将现中国的问题栽到“资本”头上,认为是资本把人变成鬼,把社会主义变成资本主义,纯属栽赃。事实恰相反,是社会主义把人和资本变坏了。在良制良法之下,资本有助于提升个人和社会幸福度;在无法无天的社会主义社会,资本才会寡廉鲜耻地与特权勾搭成奸。

   【中西】或问:你说西方邪说很多,为何西方文明度远高于中国?答:道理很简单,在西方,邪说仅流荡于学术界,影响有限;在中国,最邪的马学却成了指导思想和第一学科,导出一系列恶政恶法和无数极权主义、物质主义恶人。所谓中国,实非中国,非正常国家,早已沦为盗贼纵横的马邦。

   【左右】有教授言,中华民族未来政治意识形态以儒家道统为主,向左吸收马列主义,向右吸收自由主义;宗教信仰层面以儒教信仰为主,儒释道传统主流,向左吸收伊斯兰文化,向右吸收基督教文化。(大意)两个“向左”和一个“向基”,尤其是“向马”说,让这个教授的思想含金量大幅度降低。

   【马伊】亨廷顿关于儒家文明会和伊斯兰文明联合起来对抗西方文明的预测,是完全昧于儒家文明的混扯。亨廷顿应该是错认马家为儒家了。马克思和伊斯兰倒有可能联合,不过它们的联合也只能是暂时性的苟合。物本主义仁本主义背道而驰,与神本主义同样格格不入。

   【太极】一个国家不能没有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也不能两种和多种。两种多种主体文化主导思想,就会混乱,导致官民无所适从,国家轻则精神混乱,重则精神分裂。汉初儒道并尊,精神混乱,贾谊为之痛哭;现在则是儒马同在(马高儒低,儒家尚未能与马家并尊),国家精神分裂,乾坤错乱,东海为之流涕。

   【敬畏】没有敬畏或敬畏邪恶,是百年来知识群体的通病。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衡以此言,知识群体中,君子罕见。反孔反儒即沦为无畏小人,尊崇马列则无异于敬畏邪恶。凡是马列之国,无不豺狼当道,灾难深重,民不聊生。

   【独尊】独尊儒术和独尊马术,性质和后果天悬地殊,截然相反。独尊儒术是以儒立国,以民为本,以仁本主义为指导思想,导出来的是王道,即仁政德治,政治礼制,经济民有制(近乎西方私有制);独尊马术即以马列主义为意识形态,导出来的是极权主义政治,是党主制和公有制。

   【去马】马学的错误是原则性、全方位和不可修正的。社会主义理论、政治经济学和哲学,无不错误。前两种错误已有不少西方学者指出,哲学错误则罕见批评。而唯物主义之错误才最为根本和致命。世界观错误必然导致人生观、价值观、道德标准错误,进而导致政治制度理想追求统统差之千里不可收拾。

   【去马】唯物主义即物本主义,错在以物质为本体、本位、第一性。这样一来,无论是鬼是神、是心是佛还是坤元乾元,统统丧失了第一性的资格。故物本主义既与西方宗教的神本主义、政治的人本主义格格不入,又与佛教的佛本主义、道家的道本主义背道而驰,更与儒家的仁本主义南辕北辙。

   【人生】东海主张去马尊儒,实属救世心切。因为我深深地认识到儒家文化普适天下万世的无与伦比的优秀,唯有儒家才能从根本上救民救国,道援天下,最终实现太平大同理想。故知其不可而为之。这里的不可有二意:一指不利于现世之个人,二指不适宜现实之社会。救民不惜蹈危地,弘道何妨屈自身。

   【人生】大政治家不能脱离现实,大文化人不能不脱离现实。即使正常社会乃至儒家社会,文化人于现实也应该道德有所超脱,思想有所超前,成为民族和国家的指路明灯。在据乱世和恶社会,更应该坚定文化道德立场,坚持正道正理正义,独立独行,孤冷孤往,虽千万人吾往矣。

   【杂时代】西方是神本主义与人本主义分裂,现中国更是精神分裂。把某些儒家仁本主义和西方人本主义的价值观,强行嫁接到马家物本主义之下,善恶正邪同一床,是非黑白大杂烩。指导思想杂乱无章,国家精神四分五裂。官不知怎么办,民无所措手足。

   【杂时代】儒学马家化,马学儒家化,都是伪学术,都是徒劳。就像圣贤不可能堕落成盗贼一样,儒学不可能马家化。儒学如果马家化,必因违反仁义原则而脱离儒学范围。盗贼变成圣贤倒有可能,但马学不可能儒家化。马学如果儒家化,必然抛弃哲学物本、政治党本、经济公有之三大原则而脱离马学范围。

   【杂时代】文化自信的前提是文化正确,包括立场正确,原则正确,思想观点正确。立场正确最为根本。立足于马学是极端错误,因为马学之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一无是处;立足于西学也不够正确,因为西学真理性、正义性不高,道德资源不足。唯有立足于儒学,才是立场中正,大中至正。

   【杂时代】立国思想仍是马家,政策则在不断变化和进步。从斗争主义到经济主义是一大进步,从经济实用主义再到综合性实用主义,又是一大进步。但仍非正常,更非正义,距仁本主义仍远。所谓综合性实用主义,就是什么东西只要有用就拿一点来,传统和西方的某些价值观,名义上已进入社核观。

   【答客】关于本朝,前三十年、后三十年和习时代,要区别看待。前三十年是马左,马加法,比单纯法家的暴秦有过之而无不及。后三十年是马右,马家修正主义,略收西方文明,相对正常化。习时代是马加儒,用方克立的话说,马魂儒体西用。进一步正常化。随着儒家复兴加速,中国终将重新走上正道和中道。

   【辟马】独评有坛友说马家政治:“无所谓真假,只有原教旨主义和修正主义之分。”此言甚是。马左就是原教旨主义,马右就是修正主义。马右于马学有所架空,但实质未变。唯物论,党主制,公有制,这是马学三要素和马政三支柱。很多人以为改革开放是叛马,其实是不明马学马政之真相。

   【态度】去马立儒,需要一个过程,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培养一定的文化氛围,成熟相应的政治条件。具体地说,精英群体对马学的错误要有一定的认识,要有一批正人君子成为三界精英。同时,儒家拥有一定的社会基础。那时,去马立儒,水到渠成。去马立儒当然越快越好,但条件不成熟,欲速则不达。

   【直播】看到一台直播:一个湖南老爷爷,在养老院每年要交一万多元,对于他来说是天文数字,交不起,为了吃上牢饭,故意持刀抢劫。台上嘉宾批评老爷爷:无论什么原因,也不能犯法。看得我气不打一处来。如果还残存一点羞耻心,这个嘉宾该羞死,当地政府官员该集体辞职谢罪,当局该下罪己诏!

   【直播】古往今来,最无知无畏无耻、最为背天逆理欺世盗名、对中国最凶狠对人民最毒辣的政权,非马帮莫属。马帮的点滴进步都是被迫的,形势所迫。迫其进步的力量,一来自国内各界,尤其是底层的抗争;二来自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的逼迫。

   【直播】恨其马家,为政太恶;哀我民胞,苦难实多。抢劫为了吃牢饭,主动入狱为养老,宁入监狱不去养老院。把老人逼到这个地步,政府可耻之极;把中国搞成这般榜样,当局罪责焉遁。政治无道至此,任何手援都已微不足道。唯有彻底去马尊儒,改革马政马制,才有望改邪归正,救民救国。

   【辟马】或谓党人没几个真信仰和懂得马主义,只是利用马主义进行政权之争、权力之争和利益之争。答以两点:一、方便被利用来进行政权、权力和利益之争,正是马主义可怕可恶之处;二、党人不全信、不真懂马主义,并不影响它们被唯物主义洗脑,纷纷堕落为物质主义、权力主义者。

   【辟马】或谓马克思主义的灵魂是捍卫自由。这是巨大的误读,彻底的颠倒。马克思确实反对过普鲁士政府的书报检查令,说过几句关于自由的好话。然复须知,自由需要相应的哲学背景、政治道德的支持和政治经济制度的保障,马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都是与自由相悖的。

   【马中】佛教、道家和伊斯兰教都自称中道,其实都不是。马家中道就更不是了。唯有儒家才是真正的、唯一的中道。道理我在《欲求中道只儒门》已讲清楚。马中比马右好,比马左更好,但是,这种好只是比较而言,不是真正的好。马学之邪具有不可修正性,马家中道依然是邪道。

   【看世界】共产之父的雕像引起不少德国人争论,争论的焦点是:共产极权害人无数,马克思有责任否?接受这座雕像和拥有大批中国游客收入的特里尔市议员路德维格(Andreas Ludwig)认为应该将马克思与共产制度区分开来。两者分得开吗?看来德国官民中蠢人不少也。

   【辟马】《共产党宣言》结尾说共产党人的观点和意图是:“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仅此一句,足以让马克思主义体系中所有的自由追求、共产理想和美好承诺灰飞烟灭。以暴力为唯一手段,以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为革命对象,所谓的革命必然草菅人命,制造尸山血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