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马恩批判]
东海一枭(余樟法)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恩批判

   马恩批判

   赞颂和学习马恩,在中国早已习以为常。不仅学界、政界、教育界“三界精英”,国学乃至儒学界也有一些人对马恩苟同苟誉。

   或认为马恩“思考和回答了人类向何处去那样宏大深刻的命题”云云。确实,马恩思考的问题很宏大,但与深刻无缘,对各种哲学、政治、经济问题和人类向何处去的问题,都提供了偏激错误的答案,误导天下,遗祸人类,莫其为甚。

   《中庸》学习五法:“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马恩博学,然无缘于中华文化,所学非正学正道,对于人类种种问题问之不审,思之不慎,辨之不明,提供的答案、得出的结论都是错误的,思想理论错漏百出,实践结果尸山血海,罪恶累累。

   不仅政治经济学和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都是谬论,马恩的唯物主义信仰及唯物主义辩证法、共产主义理想、民主平等主义等等,无不错误。

   唯物主义世界观,势必导致物质主义人生观和价值观,陷入物质迷思而不能自拔。物本主义者最容易物化非人化,最容易堕落为利益主义、利己主义、极权主义、极端主义和道德虚无主义。称物本主义者为拜物教徒,既形象又如实。姑不论拜天拜佛拜父母,就是拜神拜鬼拜明星,也比拜物强啊。

   将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比附混同,是持续百余年的一大误会。两者指导思想、基本原则、追求宗旨、价值标准、道德要求、制度路径皆格格不入,毫无可比性。共产主义及社会主义依托于物本哲学、党本政治、公有经济;大同理想建基于仁本原则、民本政治、民有经济。前者共有于产后者同归于仁,前者空幻后者真实。

   共产主义只是昧心人的空想。包括马恩列斯在内的马家都是昧心人,昧于性与天道,昧了天理良知,故错把现象看成本质,错把物质当作第一性,陷在物质的迷思里,一切围绕着物和产转。以无产有产分阶级和敌我,以打土豪分田地为号召,以共产为理想,无不散发着昧心人低劣伧俗的臭味。

   唯物主义辩证法并非真正的辩证法(详见《仁本主义论集》一书《仁本主义辩证法》一篇)它不仅方便乡愿和折中主义者折中是非善恶,而且方便邪恶势力施展乾坤大挪移功夫,颠倒正邪黑白。

   最典型的观点是,把恶当成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这样一来,罪恶就获得了正面的价值和功能。这等于为各种反正义、反人道、反人类恶行发放了通行证,一切不可收拾。关此,我有《马恩,给罪恶披上了华丽的外衣》一文予以批判。

   马恩所谓的的民主平等,是民粹化的民主平等,没有人权法治的保障,没有自由挂帅,与自由主义的民主平等价值观格格不入。因此,马家倡导、强调民主平等,建设起来的制度确是最不平等、最极权的。民主平等有其适用范畴,不能扩大化,不能一切诉诸于民主和民意,不能追求结果的平等、财富的平均及无差等的爱,否则就会沦为民主主义平等主义,与民主平等背道而驰,与极权暴政相反相成。

   儒家爱有差等,马家害有差等。它害家人害亲属害战友害部属害信徒害国民,其危害性和暴恐性,自亲及疏、自近及远、无孔不入地扩散,笼罩其政治势力及思想影响所及之范围。

   或谓马主义的灵魂是捍卫自由。这是巨大的误读,彻底的颠倒。马克思确实反对过普鲁士政府的书报检查令,说过几句关于自由的好话。然复须知,自由需要相应的哲学背景、政治道德的支持和政治经济制度的保障,马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都是与自由相悖的。

   马家的政治经济学和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极权暴政提供了最好的理论武器;马家辩证法则为现代乡愿和邪恶辩护士提供了最好的思想工具。马家知识分子即使偶尔支持正确、正义,也会同时为谬误、邪恶辩护。比如,支持儒学时又为马学辩护,支持废除计生时为计生的正当性辩护。

   古来邪说灾祸天下,根本原因不外乎二:既让愚人获得一时方便和眼前利益,又为奸恶之徒、野心之家提供堂皇的理论冠冕和道义旗帜,外以欺人,煽愚民之情;内以自欺,安自己之心。马恩思想集民粹主义与极权主义之大成,极其反常却颇有号召力欺骗性,原因在此。

   王船山说:“无一时之宜,不足以陷愚人;无大义之托,不足以成忍人。是以君子恶佞,恐其乱义也。”论一时之宜和大义之托,没有比马恩思想更厉害的了。所谓的共产主义运动和无产阶级革命,既有利益诱惑,又有荣誉刺激,还有大义号召,让大多数知识分子都情不自禁,何况广大愚民,故特别合乎那个民粹主义高涨时代的社会需求。于是,从打土豪分田地到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恶行暴行,都能得到大量国民如疯似狂的支持和参与。

   王船山又说:“仁非博爱之谓也。微言绝,大义隐,以博爱言仁,而儒乱于墨。墨氏之仁,妇姑之仁也。于是而宋钘、惠施之徒,炫之而为止攻善救之说,以狐媚愚氓而益其乱。”在狐媚愚氓方面,马恩列斯们岂是宋钘惠施辈所能望尘的。马列不仅狐媚愚民,且最善于逢民之恶,深度激发民之恶习,高度逢迎民之邪欲。

   因此,在建立正知正见和君子人格之前读马家著作,很容易思想污染、头脑中毒。东海当年就颇中马恩的毒。好在我颇有国学根基又深受西学影响,终于自我去毒,归正皈儒。注意,佛道和西学固非中道,但有一定的道德真理性和政治正义性, 对于我消除马恩毛鲁之毒大有帮助。

   盗贼都是灾星,极权主义文化、政治巨头都是大盗大灾星,都是以害人始、以害己终的。恶必愚,恶必苦,这是因果的必然。马恩列斯及其集团中人,绝大多数命运恶劣、下场悲惨,足以证明因果不昧;大恶天诛,大恶无后,快则即身而绝,慢则三代必绝。马恩列斯波们全都绝后,此亦足以反证它们的邪恶。

   马恩虽无缘于政治实践,却是马家极权主义理论的大宗师和暴君暴政的培训师,逢君之恶其罪大,故亦享受与暴君一样的待遇。 或谓罪恶分子也有人丁兴旺的。没错,但罪恶深重者,必然兴旺不久,生养最多也没用。秦始皇子女三十多,儿子二十多,全部死于胡亥、赵高合谋,胡亥与所有皇族又灭于项羽之手。罪恶分子而子孙绵绵,只有两种原因:一是世人看朱成碧、看善成恶了,二是其人必有不为世俗所知的大阴德。

   知识分子最容易祸从口出。诋毁正理正义,或与正人为敌;鼓吹邪说谬论,或者为之辩护,都是有恶业和恶果恶报的,不仅无知无耻而已。反儒派和马列派,个人和家庭命运特别恶劣,根本原因在此。即使本来命运不错,也会迅速恶化,毁家绝后。马恩就是典型的例子。

   从善如流,善恶有别;海纳百川,清浊有别。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又说:“鸟兽不可与同群。”孟子说:“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距谈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我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比起鸟兽杨墨来,马列邪恶万倍,岂止道不同而已?

   唯仁者能恶人。在现中国,马恩应该成为仁者第一憎恶、批判的对象。能言距马恩者,圣人之徒也。东海在《儒钟响起----我的中国梦》一书(待出版)的《辟邪篇》中对马恩们有严厉深入的批判。作为孔孟之徒,这是我当仁不让、不可推卸的文化责任和历史责任。2018-9-25余东海

(2018/09/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