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群和马族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群和马族微论

   儒群和马族微论

   多次遇到两个问题:一是民族有没有优劣之别,二是中华民族是优是劣。

   民族有没有优劣之别?既没有又有,就像“人”,论本性,人皆可以为尧舜,因为人人皆有良知,人人良知平等;论习性,人与人千殊万异,有君子与小人、圣贤与盗贼之别。民族也一样,论本质,各族平等;论素质,优劣有别。

   民族之优劣根源于政治、制度和文化,归根结底取决于文化之优劣。主体文化优秀,政治制度优良,文明程度较高,就是优等民族;主体文化低劣,政治制度恶劣,文明程度低下,就是劣等民族,劣族。

   中华民族是优是劣?当然是优,是古今中西之最优。然而,所谓中国早已不中不国,多数人已非中国人甚至非人。我说过,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族群是汉族儒群,最纯正的中国人;最恶劣的族群是汉族马群,比所有的蛮夷更野蛮,比所有的邪教更邪恶。

   暴秦邪恶,然恶制恶法,恶在明处,恶得无遮无掩,坦坦荡荡。“敢有偶语诗书,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坦坦荡荡地防民之口,坦坦荡荡地以民为奴。马帮的恶则是阴恶,恶在暗处,恶得偷偷摸摸。一边巧言令色足恭,以宪法许诺各种权利自由,一边又通过各种手段愚民弱民罔民殃民和防民之口。

   元士总结了马族四招:红黄白黑,红是洗脑,黄是收买,白是恐吓,黑是抹黑。马族轻而易举的成功,东方不败的维持,就有赖于这四招的威力。这四招用之于小人,无往而不利,无人不可服,唯对君子毫无作用。大智不受洗,大德不能买,大勇无所惧,大明不怕黑。

   这是马族流行的政治正确话语:“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特征是生产资料实行公有制,按劳分配,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全民地位平等。”其中唯公有制才是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公有制最方便极权主义和权力私有化,最容易产生极端不平等和按权分配现象。

   马族批判自由主义,是因为盗贼听不懂人话;特色自由派反孔反儒,是因为市井小人听不懂圣贤君子的话。小人盗贼都不懂圣贤君子,误解误读误判是必然的。即使偶尔假惺惺赞几句,也是不靠谱的。然小人盗贼有别,小人只是愚氓,或犹可训;马族犹如鬼蜮,必然成灾。

   正常人都知道,有史以来最不平等、最不自由的现象和制度,就是马学导出来的。北大马会至今还在自欺欺人地声称:“同一切不平等、不自由的现象和制度做斗争,坚持底层群体的立场。”可怜可笑,可悲可耻,愚不可及,不可救药。这不仅是北大之耻而已,实乃中国之耻,人类之耻!

   传北大马会的指导教师、原北大团委书记表示不再担任社团的指导教师,北大团委也不再担任社团的指导单位。马会为此发出公开寻求指导老师的紧急求助。无论什么原因,是政治的还是道德的,与马学隔离和切割都是正确的选择,是避邪、避险、避厄运的必须。

   马族和儒群在现中国混杂着,虽然都是汉族,但性质、品质截然不同,正邪善恶不可调和。论数量,儒家刚刚劫后来复,是非常弱小的极少数;马族猖獗将近百年,是非常庞大的大多数。只不过,马族虽然人多势众,却是一人一心,“惟亿万心”,早已内力衰弱,苟延残喘而已;儒家则内力雄厚,“三千一心”,长势良好,代表着中国的希望和未来。

   古今诸子中西百家混杂,儒马混杂,这就是杂时代的特征。

   从尊马反孔到尊马尊孔,无疑是一种进步,从完全颠倒进步到正邪混淆,从极端反常进步到鱼龙混杂。从孔马并尊到尊孔去马,还有一个艰难而又必须的过程。唯有彻底去马,社会才能正常;唯有高度尊孔,中华才能重光。也唯有儒群,才能胜任弘儒辟马这一历史性的责任。

   马族也在继续改革。但在马学马制框架内,一般改革已经不值得期待。所谓的改革,改恶容易改良难,纵有所改良,也是局部性、表层性和一时性的,极易反弹回去,甚至变本加厉。真正的改革,必须从文化、制度入手,革去马学之命,改掉马制之根。否则,任何改革都是耍流氓。2018-9-22余东海首发于北京之春

(2018/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