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群和马族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群和马族微论

   儒群和马族微论

   多次遇到两个问题:一是民族有没有优劣之别,二是中华民族是优是劣。

   民族有没有优劣之别?既没有又有,就像“人”,论本性,人皆可以为尧舜,因为人人皆有良知,人人良知平等;论习性,人与人千殊万异,有君子与小人、圣贤与盗贼之别。民族也一样,论本质,各族平等;论素质,优劣有别。

   民族之优劣根源于政治、制度和文化,归根结底取决于文化之优劣。主体文化优秀,政治制度优良,文明程度较高,就是优等民族;主体文化低劣,政治制度恶劣,文明程度低下,就是劣等民族,劣族。

   中华民族是优是劣?当然是优,是古今中西之最优。然而,所谓中国早已不中不国,多数人已非中国人甚至非人。我说过,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族群是汉族儒群,最纯正的中国人;最恶劣的族群是汉族马群,比所有的蛮夷更野蛮,比所有的邪教更邪恶。

   暴秦邪恶,然恶制恶法,恶在明处,恶得无遮无掩,坦坦荡荡。“敢有偶语诗书,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坦坦荡荡地防民之口,坦坦荡荡地以民为奴。马帮的恶则是阴恶,恶在暗处,恶得偷偷摸摸。一边巧言令色足恭,以宪法许诺各种权利自由,一边又通过各种手段愚民弱民罔民殃民和防民之口。

   元士总结了马族四招:红黄白黑,红是洗脑,黄是收买,白是恐吓,黑是抹黑。马族轻而易举的成功,东方不败的维持,就有赖于这四招的威力。这四招用之于小人,无往而不利,无人不可服,唯对君子毫无作用。大智不受洗,大德不能买,大勇无所惧,大明不怕黑。

   这是马族流行的政治正确话语:“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特征是生产资料实行公有制,按劳分配,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全民地位平等。”其中唯公有制才是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公有制最方便极权主义和权力私有化,最容易产生极端不平等和按权分配现象。

   马族批判自由主义,是因为盗贼听不懂人话;特色自由派反孔反儒,是因为市井小人听不懂圣贤君子的话。小人盗贼都不懂圣贤君子,误解误读误判是必然的。即使偶尔假惺惺赞几句,也是不靠谱的。然小人盗贼有别,小人只是愚氓,或犹可训;马族犹如鬼蜮,必然成灾。

   正常人都知道,有史以来最不平等、最不自由的现象和制度,就是马学导出来的。北大马会至今还在自欺欺人地声称:“同一切不平等、不自由的现象和制度做斗争,坚持底层群体的立场。”可怜可笑,可悲可耻,愚不可及,不可救药。这不仅是北大之耻而已,实乃中国之耻,人类之耻!

   传北大马会的指导教师、原北大团委书记表示不再担任社团的指导教师,北大团委也不再担任社团的指导单位。马会为此发出公开寻求指导老师的紧急求助。无论什么原因,是政治的还是道德的,与马学隔离和切割都是正确的选择,是避邪、避险、避厄运的必须。

   马族和儒群在现中国混杂着,虽然都是汉族,但性质、品质截然不同,正邪善恶不可调和。论数量,儒家刚刚劫后来复,是非常弱小的极少数;马族猖獗将近百年,是非常庞大的大多数。只不过,马族虽然人多势众,却是一人一心,“惟亿万心”,早已内力衰弱,苟延残喘而已;儒家则内力雄厚,“三千一心”,长势良好,代表着中国的希望和未来。

   古今诸子中西百家混杂,儒马混杂,这就是杂时代的特征。

   从尊马反孔到尊马尊孔,无疑是一种进步,从完全颠倒进步到正邪混淆,从极端反常进步到鱼龙混杂。从孔马并尊到尊孔去马,还有一个艰难而又必须的过程。唯有彻底去马,社会才能正常;唯有高度尊孔,中华才能重光。也唯有儒群,才能胜任弘儒辟马这一历史性的责任。

   马族也在继续改革。但在马学马制框架内,一般改革已经不值得期待。所谓的改革,改恶容易改良难,纵有所改良,也是局部性、表层性和一时性的,极易反弹回去,甚至变本加厉。真正的改革,必须从文化、制度入手,革去马学之命,改掉马制之根。否则,任何改革都是耍流氓。2018-9-22余东海首发于北京之春

(2018/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