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计生的思考]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计生的思考

东海附言:罪孽深重、危害深重的计生终于停止。以前常被删除的批判计生的文章,现在应该可以公开了吧?特发旧作二篇聊作纪念。2018-9-12余东海

   关于计生的思考

   计生反儒家反传统。“庶之富之教之”是孔子纲领性主张之一,“庶之”即主张人口繁茂和发展。将人口众多与物质富裕和文化教育并列,这意味着,一定的人口密度,可以与富裕度和文化程度成正比。历史上,人数越多的王朝,人口密度越大的地方,文明程度也水涨船高。

   人口众多是国家富强的表现。叶适说:“民之众寡为国之强弱,自古而然矣。”管仲说:“地大国富,人众兵强,此霸王之本也。”墨翟以的政治理想为“国家之富,人民之众,刑政之治”。连商鞅都知道:“人众兵强,此帝王之大资也。”日本冈山县高粱市政府推出“生第三胎奖50万,生第四胎奖100万”的政策。(日本新闻网微博)日本人口密度远高于中国,尚且鼓励生育,颇有儒政遗风。

   亚当斯密说过:“国家繁荣最关键的因素是其居民数量的增长。”卢梭指出:“政治结合的目的是什么?是其成员的存续和繁荣。存续和繁荣的标志就是人口数量。假定其他一切情况都相等,在没有外援、没有外来移民、没有殖民地的情形下,哪个政府治下的人口数量增长最多,毫无疑问就是最好的政府。”(《社会契约论》)这些观点与孔子不谋而合。

   就家庭和家族而言,人丁兴旺是幸福的象征。中华传统以子孙昌盛为福祉。传说螽斯之虫,能生九十九子,故古人常用以比喻多子多福。《诗经-螽斯》就是祝福子孙繁昌的歌谣。诗曰:“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麟之趾》说:“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也是赞美子孙众多的。马瑞辰通释:“振振,盛也。振振与下章绳绳蛰蛰皆为众盛,故序但以子孙众多统之…”

   同时,生育率的高低和家庭伦理的强弱成正比。生育率低下和家庭伦理低弱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甚至没有未来的。我很赞同刘仲敬先生的一段话:“生育率的高低和家庭伦理的强弱就是对未来的信任投票,拥有希望的人类终将继承世界。”(《经与史》)

   将人口数量与人口素质及经济发展对立起来观点,是小农思维乃至暴君思维。事实恰恰相反,一定的人口数量,有助于经济的持续发展、资源的良性开发和文化教育的深入开展。

   暴君才恐惧“人众”。杨玄感造反被扑灭后,隋炀帝对御史大夫裴蕴说:“玄感一呼而从者十万,益知天下人不欲多,多即相聚为盗耳,不尽加诛,无以惩后。”于是大开杀戒。后炀帝被突厥包围,在李世民帮助下突围回到长安,顾眄街衢,对侍臣说:“犹大有人在”,意思是杀的少了。(《资治通鉴》)把暴政造成的动乱造反和各种社会问题归咎于人多,堪称“隋炀帝思想”。卢梭说:“人口稀少的国家最适合专制,凶猛的野兽只有在沙漠里称王。”(《社会契约论》)

   人多浪费资源的观念,是毁人害族的一大邪说。其实,只要正确和科学地进行开发,维生资源发之不竭,越开发越丰富。宇宙资源无穷尽,人类智慧无穷尽,科技发展无穷尽,不用担心人多“将需要两个地球才能满足需要”。

   哈耶克早就指出:“人口增长会让全球陷入贫困,这一近代观念完全是错误的。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过于简单化的马尔萨斯人口论造成的;马尔萨斯的理论在他那个时代,为认识这一问题提供了合理的第一步,但是现代条件已使它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劳动不再是同质的生产要素(即工资劳动者全有着相同的性质,他们全都从事农业,有着相同的工具和机会),马尔萨斯的结论就不再适用。相反,由于进一步的分化,人口的增加现在可以导致人口进一步增加,不仅会在一个无法确定的时期内自我加速,而且是提高物质文明和(由于个性化)精神文明的前提。”

   哈耶克又说:“人口增长呈现某种连锁反应的方式。土地居住密度越大,就越能给专业化提供新的机会,从而导致个人生产率的提高,反过来又引起人口的进一步增长。如此往复不已,便产生一个不断进步的累积过程,直到地球上所有肥沃丰饶的地区被同样密集的人口占用为止。”(《致命的自负》)

   造成资源最大浪费、导致国民普遍贫困的根本因,是政治和制度的恶劣。前苏联殷鉴不远,现中国更是触目惊心。虽然三十年来经济有所发展,其成果并未普惠大众。这种发展极度劣质和恶性,是断子绝孙式的,对各种资源的浪费、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和对人性道德的败坏无不空前严重。

   更为严重的是,计生让很多人不明子孙对于家庭和人类生命延续的重大意义,彻底丧失了生儿育女的愿望,导致无数人家主动绝了后。生儿育女从来都是一件美好的事,可喜可贺的大喜事,多多益善。子孙昌盛,瓜瓞绵绵,是家庭幸福的象征。到了马邦,多生一两个,就成了违法犯罪。论制度性灾难,前三十年以阶级斗争和计划经济为最,后三十年以计划生育为大。

   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东海曰,不幸有七,无后第一。拜计生所赐,无数人家遭到了这一大不幸。计生对中华民族的危害,比大规模的战争和饥馑更大。由于计生的宣传,国人不以堕胎为大罪,不以绝户为不幸。呜呼哀哉!

   对生育进行适当的“政策性调整”,当然没问题,如人口少了则鼓励多生,多生多奖;人丁过盛则鼓励少生,少生多奖。但马帮计生诉诸于暴力强制,甚至给了计生系统以谋财害命的特权,让计生系统沦为“光明正大”的犯罪集团。反文明反人道,莫此为甚!

   中国人多是一个假象和错觉。“改开”以来,国人越来越向城市尤其是大城市流动,导致各大城市人满为患,畸形繁荣,容易给人以“中国人太多”的观感,人口负增长的严重性和危害性易被忽略。其实广大农村人口越来越萧条,人少为患,陷入越穷越少、越少越穷的恶性循环。大量农村早已空心化,死村越来越多。

   以人为物的计划经济饿死人,以人僭天的计划生育害死人,都体现了极权主义的愚昧狂妄。这种强制性一刀切的“计划”,在具体落实和执行中必然恶果累累,掠夺民财、剥夺民权、积累民怨和败坏民心,都成了这一“计划”的衍生品。

   西方阴谋论大多不靠谱。但在计划生育问题上,我非常怀疑西方某些势力居心叵测,是有预谋有计划地推动这项工作,从大幅度减少非西方、非白种人口入手,永久维持并且强化西方政治文化经济科技各个领域的优势。

   高额罚款等于劫财,强制打胎更是害命。无论初衷如何,计生早已成为背天逆理、天怒人怨的一大暴政。呼吁习王团队尽快下大决心切割毒瘤,终结暴政,为民除害。同时呼吁有识有志之士奋起抵制抗争,通过各种方式把这一暴政的危害性降到最低!2015-4-17余东海作于南宁(注:本文是几年来关于计生的微博的综合)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计生】哈耶克说:“人口增长呈现某种连锁反应的方式。土地居住密度越大,就越能给专业化提供新的机会,从而导致个人生产率的提高,反过来又引起人口的进一步增长。如此往复不已,便产生一个不断进步的累积过程,直到地球上所有肥沃丰饶的地区被同样密集的人口占用为止。”

   【计生】亚当斯密说:“国家繁荣最关键的因素是其居民数量的增长。”哈耶克说:“人口增长会让全球陷入贫困,这一近代观念完全是错误的。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过于简单化的马尔萨斯人口论造成的。”(致命的自负)c【计生】将人口数量与人口素质及经济发展对立起来的观点,是小农思维乃至暴君思维。事实恰恰相反,一定的人口数量,有助于经济的持续发展、资源的良性开发和文化教育的深入开展。孔子说,为政之道要庶之富之教之,将提高人口数量放在第一位,良有以也。

   【计生】或担忧人口数量多了,人均财富就少了,资源耗费过多,地球不堪重负。这是以僵化、停滞、唯物的眼光看问题,忽略了人类的创造性和科学发展的加速度性,故杞人忧天。天地之大德曰生,宇宙生命生生不息,人类开发利用天地资源的智慧能力亦新新不已。计生才是导致落后愚昧萧条贫穷的捷径。

   【计生】计划生育和计划经济一样都是在错误思想指导下实践起来的暴政。计生之恶果后患远大于贪腐。贪官虽坏犹有限,计生之恶不可饶,盖贪腐谋财不害命,计生谋财兼害命。除了以收取社会抚养费的名义劫夺民财,还强制堕胎剥夺人命,导致大量人家断子绝孙,祸我民族至深。此罪若不清算,天怒民愤难化解!

   【计生】剥夺生育权是反人权,强制堕胎是反人道,计生理由反科学,“地球资源有限,人口不能太多”的观点不成立。宇宙生命生生不息新新不已,宇宙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人类格物致知、利用厚生(利物之用,厚人之生)的科技开发能力也是与时俱进、永无止境的。

   【人口】有学者说:“人口过剩是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这种观点给计生犯罪提供了很好的理由,也遮蔽了真正的根源。中国的政治制度、指导思想和最高信仰都姓马,马主义才是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也是制造劣质人口的最佳土壤。换言之,中国劣人特别多,就是拜马主义所赐。

   【计生】恶性开发、恶性事故和危化品爆炸,都具有极大的破坏性、污染性和危害性,所造成的资源浪费破坏之严重,非人口增长所能比拟。三大恶事频繁发生,如果持续下去,中国会越来越不适合人类居住,甚至招致亡国灭种之祸。政府应该致力于减少人祸而不是减少人口。

   【计生】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东海曰,不幸有七,无后第一。拜计生所赐,无数人家遭到了这一大不幸。计生最大的罪恶不是以收取社会抚养费的名义劫财,而是堕胎害命和绝人之后,导致无数人家断子绝孙。更可怕的是,由于计生的宣传,国人不以堕胎为罪为耻,不以绝户为不幸。呜呼哀哉!

   【计生】在城市或许不觉得,到了农村,那种缺人气、缺活力的萧条感空寂感会特别强烈。同时,“计生文化”深入人心,那种多子多福的观念和重视传宗接代的传统已基本消失。与城市一样,农村人生育意愿也普遍寡淡。人们变得特别短视、现实和物质主义。

   【看日本】日本冈山县高粱市政府推出了“生第三胎奖50万,生第四胎奖100万”的政策。(日本新闻网微博)日本人口密度远高于中国,尚且鼓励生育,颇有儒政遗风,值得当局三思。废除计生已是当务之急。孔子说“庶之富之教之”,将提高生育率视为政三要素之首。计划生育倒行逆施,贻害深重。

   【看中国】计生祸害无数家庭,祸我民族至深,恶果异常严重。按照佛理和儒理,计生的主倡者和参与者,必然后患深重。孔子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计生之恶,比作俑何止亿万倍。希望将来有人对计生队伍中的官员、学者和骨干之状况和命运做一个调查统计,看看这些人都什么结果和下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