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三本”开宗明义,仁旗高展,定乾坤而清環宇也,吾言“仁本主义”一立,功不下禹稷,绝无任何虚妄之意。当今之世,马为官学而西为显学,儒家之徒汲汲于浮名虚礼者有之,沉浸于章句帖括者有之,迷醉于鸡汤脂粉者有之。唯倡真理而求正义者,先生之前未曾见也。吾此前对儒家尊而不崇,对儒者敬而不服者以此!

   吾一直以为若不能从思想的高度拨乱反正,若不能在民生的层面主持正义,漂泊在半空之中,俯首于极权之下,弄一点风雅文章,吟一吟风花雪月,谈一些心性玄理,却敢诵古人立心立命之言,无疑是痴人之梦呓也!

   先生发此狮吼,至少将我彻底震醒,余浸润推特中文圈近十年,为国学爱好者亦有七八年,自认为于时事知之颇深,可以说当今中国能称得上仁人志士者,尽在此二处矣。自由派真诚,正直,有勇气,然其文化立场让我失望;传统派善良,厚道,有情怀,然其见识与胆略让我无语。故吾一度对中国之前景绝望之极,遂生“教好孩子,独善其身,若有机会,一走了之”之念。

   若未读先生之书,吾之心力,止在此一水平也。虽圣道煌煌,然解之无方,对同胞之苦难,对国族之悲哀,无能为力,无以相助,唯有麻痹与逃避而已。曾有同仁说,在当今之中国,要么无知无痛,要么麻木至不仁也可无痛。吾哀而许之!

   读先生之书,映在眼中,非文字也,字里行间带血带泪,犹有见焉。先生辟马斥毛击鲁,每一段文字背后都是无数惨剧悲剧的叠加。不知者以为仅是文人激愤之言,其知者才知那乃杜鹃啼春之血!先生嘻笑怒骂当中有深沉之悲悯,慷慨疾呼当中含巨大之生机,吾确确以为“仁本主义”便是兴国救世之唯一良方也。

   同仁莫笑我痴,其实,吾这些年久浸于海外论坛网站,虽涉之不深,然各路真、伪英雄,各方真、假圣人亦见之颇多,早已炼就不动之心,数年前入私塾圈虽大为赞赏,而不为所动便是一例。今日所言皆由感性而发,待全书读毕再依理据义为一论文,详证斯意!――翼之随笔2017.9.27」

   【附言】东海辟马击鲁,“不知者以为仅是文人激愤之言,其知者才知那乃杜鹃啼春之血!”然哉,知我者,元士也。东海曾言:我是以自己的血和造经的态度来写作的。不能援天下以道,姑且造后世之经,字字句句皆从良知心流出。世人视为文人偏激怨愤之言,辜负我矣。有朋友笑我以救世主自居。不敢亦无意为主,救世之心确勃勃不容已,救世之道亦当仁不敢让也。顺及,年来不断有人咨询《儒门狮子吼》一书,在此一并答复:此书首版早已售罄,因故未能再版,我无能为力也。2018-9-11余东海于南宁

(2018/09/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