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公德
·1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2018/9/26

   不想知道,也希望不是事實,我敬愛的周老師竟然是汪精衛政權的高級大員,換句不好聽的說話說,便是‘漢奸’。

   這是一個很意外的發現,我以前也曾發表過文章懷念他和感謝他,而逢有機會說到他,我都向人說多謝他,因為他曾經幫助過我,然而想不到他的歷史是這樣。

   周老師已經物故了,而且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過的世,我以下所說也不必忌諱,就用實名好了。

   周老師全名是周億孚。我認識他的時候是在香港島筲箕灣的聖馬可中學。當時是1964年,我剛考過中學會考,因為成績還可以,決計繼續讀香港大學預科課程。因為我的家在筲箕灣,於是報讀聖馬可,幸獲錄取。周老師是中六的中史科教師。他這人屬於溫柔敦厚一類,說話和動作都十分緩慢。上課時,他聲音十分響亮,但是不怎樣望學生,也不管學生,所以一般情況是他有他講書,學生有學生各自的活動,我是少數留意聽他講書的學生。亦可能因為這樣,他注意到我,並對我有好感。

   在學校,我和周老師是一般的關係,並不親密。和他熟絡起來,是我離開了聖馬可之後。香港大學預科課程,是兩年制的,但聖馬可只開一年,第二年學生便需轉往他校繼續。至於我,因為嫌麻煩再找學校,改為自修,反正讀的是文科,是可以自己料理的。在這期間,我基本上沒有和周老師來往,師生情很可能便這樣完結了。但為什麼又連起來呢﹖這便關係到聖馬可我的另一個老師,陳國強老師。陳老師教授國文科,因為同是中文老師,所以和周老師很熟稔。

   事情是這樣﹕我1966年考港大預科試,雖然及格,但成績不夠好,沒有被錄取。我的一個朋友說,可以用相同資格報中文大學。於是我往中大聯合書院報名,被取錄了。但接著一個很大的問題,便是交學費,要180元之多。我哪裡有這樣多的錢﹖於是想到陳老師。陳老師家住北角,我那時也在北角租了一個房間居住,方便上班。有一次在街上碰到了陳老師,於是恢復了聯絡。此時我找到他家,問他商借180元交學費,他以為是800元,到銀行提款,完全不問我一個問題,十分難得。

   大概他把我的艱苦情況告訴了周老師,他們都很同情我,想給我援手。周老師想出了一個方法,藉口一個出版社找他寫一套會考用的教科書,他說想和我合作,由我擬寫初稿,他作最後定稿,稿費和我平分。我自然十分樂意,於是我在大學一年級,每月除了兼職教書的收入外,還多了百餘元的稿費收入。這幫補很大,因為當時一個房間的月租只是50元而已。後來我問他這書的出版情況,他說出版社改變計劃,不出了。許多年後,我才意識到這是他接濟我的一個籍口。

   周老師和陳老師兩位老師對我的恩惠,我是永誌不忘的。也因為這樣,我意外地發現了周老師過去的為我們學生所不知道的一段歷史。這發現十分離奇。事緣我到圖書館去借一本柏楊的書,這書的鄰近有羅香林的<中國民族史>,於是我一併借下了。羅香林的名字勾起了我一些回憶,因為他的另一部著作<中國通史>,正是我當年為周老師寫‘教科書’時的重要參考書之一。因為懷念周老師,也因為好奇,我上網查閱‘周億孚’這個名字,看看有沒有這個詞條,如果有的話,會有什麼的內容。一查之下,讓我大吃一驚。它說周億孚,也叫周化人,汪精衛政權大員,曾和女風流作家蘇青同居,後來港任教中學,晚年在珠海書院任教授。

   這有些和我所認識的周老師的晚年經歷接近,但其他我怎樣也對不起號來。周老師謙謙君子,完全不像頤指氣使、發號施令的大官,更不可能是玩名女人的人。不服氣之下,我再查‘周化人’的詞條。這一查,慘了,我再無疑問了,因為有周老師的相片,這相片雖是一幅中年照片,但輪廓俱在,是他了! 據介紹﹕周化人,即我的周老師,“1939年9月就任汪精衛的中國國民党組織部副部長。以後,他奉汪之命在北平、上海、香港從事政治工作。1940年2月,他任中央秘書處宣傳組組長。同年3月,汪精衛政權成立,周化人任鐵道部常務次長。1941年8月,他任社會行動委員會委員。10月,他被任命為廣東省政府委員兼廣州特別市市長。”

   據此,周老師不止是汪精衛的政府大員,也是黨務大員,如果汪精衛不塌台,他會是“前途無限”。日本曾經長期慘烈地侵略中國,香港亦曾在它的的鐵蹄之下。戰敗後,日本一直沒有向中國認錯道歉,我曾經在博訊為文批評,題目是﹕<不能原諒日本>。然而,周老師卻是日本傀儡汪精衛手下的鷹犬。唉,我怎樣說呢﹖

   不過,這是很長久以前的歷史了,如果周老師還在,他已是115歲的人了。無論如何,在我的心中,他永遠是一個曾經在我需要時幫過我的一個人。

(2018/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