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点滴人生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2018/9/17

   昨天暴風‘山竹’肆虐香港,天文臺大部份時間掛起十號風球。由前一個晚上開始,風力逐步加強,在筆者晚上睡覺到凌晨那一段時間,由於四週清靜,風聲虎虎,更覺令人驚心。山竹是中午時分最迫近香港,這個時候,筆者從住所高處 (筆者住頂樓,超過五十層高) 望下街中,只見闃無一人,也無車輛,如死城一般。窗外橫風橫雨,雨並非直下,而是在空中飛舞,時而撲擊窗戶。近處一條私家道路的更亭已被風吹倒,橫臥路中。

   我雖已做了防禦措施,主要是在所有玻璃窗上貼了膠紙,但卻不能防避風力壓迫雨水透過窗縫泄入家中,於是整個風暴期間,都要忙於倒水。僥倖的是,這是山竹給我唯一的威脅了。算起來,以我的經驗,這風的猛烈,在香港可說數一數二。

   昨天晚上颱風過去,還在掛三號風球的時候,我便在所住的屋苑四週蹓躂,看看損失。只見黑暗中,樹木倒下不少。有一座樓宇的大堂一塊大玻璃破碎了,而停車場好幾部電梯也失了靈。本來還想到附近的一個商場看看,但因為仍是大風雨,未必能夠走出屋苑,於是放棄了。

   今天星期一,政府已一早宣佈學校停課,但上班一族照常。我的女兒在中環上班,她八點便坐地鐵出發,據報一切正常。但是其他方面卻很差,因為樹木倒下太多,許多道路封閉或只能部份通車,而東鐵,即沙田、大埔那一線的鐵路,卻因為電纜墮下影響行車而致乘客極度擁擠,要等候一兩小時才能上車。

   我住調景嶺,由住所走往將軍澳,這是從一個地鐵站到另一個地鐵站。沿途所見,雖然好像滿目瘡痍,但都是被風打下的樹木而已,不見有冷氣機或招牌之類跌落地上。不過,樹木的遭凌夷卻是慘不忍睹,只見有些地方兩三個人高度的樹連根拔起,倒在行人道上,也有一條街道旁邊的樹全數被掃倒。

   我走到將軍澳海旁,那是平時人們散步、大媽歌舞的地方。這裡本來樹木齊整,行人路上鋪了美觀的磚石,有碼頭給船停泊,而碼頭廣場有長凳供遊人閑坐,欣賞海景。可是颱風過後,這裡是一片‘戰後’景色﹕好幾處大片的磚石被翻起,露出下面的三合土﹔所有的長椅沒有一張沒有受損,許多被翻倒,有些被風浪打掉,臥在幾十尺以外的地方﹔海濱旁一排都是破浪石,每塊的重量以噸計,也竟然有幾塊被風浪推上來,打爛了欄杆,滾到行人路的另一方去。這要多大的力量﹗

   恰巧筆者正讀著一本關於牛頓的閑書。牛頓是力學大家,他的蘋果跌落頭上令他發現萬有引力的故事膾炙人口。牛頓是大科學家,也是大思想家。他要解決一切他碰到或想到的問題。他研究力學,各方面的力學,也研究光學和煉金術。可惜他沒有注意到風力,否則他必然會研究風學。

   風學不是很有趣嗎﹖空氣流動是為風。風和空氣不是硬物,它雖然佔領空間,但它的質量很輕,你要走進一個房間,風和空氣便讓位,不會擋著你。但它的力量怎樣來呢﹖在打風的時候,它展現不同程度的力量,小而把人推動,大而從老遠的海洋把浪拍打到岸上,造成幾十尺高的海嘯。如果發生龍卷風,所產生的力量更是不得了。究竟這輕如無物的東西 -- 空氣,怎樣變成風,又怎樣聚積成颶風甚或龍卷風﹖這都是筆者想認識的問題。

(2018/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