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世界各大宗教所信仰的救世主是同一人]
陈泱潮文集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4.其次才是人事安排问题
·5.“科学发展观”必须有体系化社会科学理论的支撑
·6.“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瞎马政治】应当休矣
·7.薄熙来事件充分证明了官僚特权阶级的真实存在
·8.薄熙来事件的要害:蓄谋军事政变
·9.只有确立【政改路线】才能够为中国和中共赢得尊严和荣光
·10.中共应当正视阿拉伯世界、缅甸和台湾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11.唯有此时此举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二
·1.《特权论》明确预言了一党专制独裁政体制度的周期性政治危机
·2.今日中国朝野不可忽视《特权论》作者的预见和论断
·3.一党专制政体制度难逃被其周期性政治危机彻底颠覆和埋葬的命运
·4.中共18大理应且必须确立【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
·5.支持胡锦涛-习近平牢固控制军权,实现军队国家化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就若干问题答友人
·关于组党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与匿名者争论宗教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和匿名者就政治问题争战答友人
·陈泱潮究竟是为了出名得利,还是为了干事救世救心?
●天易网争鸣
·争取中共变化不等于把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
·争取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为什么说今日中共骤然垮台后中国必然分崩离析?
·致力于救世,还是致力于谋私?
·关于公有制问题的一点意见
●坚持正确的思想政策路线,推进上下结合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在思想理论上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的价值和意义
·正大光明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积极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ZT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中国巨变在即
●對中共18大的代表性反映
·牟传珩:歌功颂德误国,批判反思兴邦
·习近平导师:最多10年,中国必有一场革命
·周瑞金:新“南方谈话”开拓改革开放新局面
●隨筆雜論
·中国处于大变革前夕不政改势将爆发革命?
·不應當將黑社会流氓化的官僚特权阶级美化稱權貴階層
·公共權力家丁化归根到底是各级党魁土皇帝化
·釣魚島這個名字叫得很玄乎
·必須正視日本現實,看清日本的真實情況
·春節將臨,向外國朋友簡介中國春聯
·中國民運何以會散沙一盤?
·我為什么要反復強調《特權論》?
·中共切勿採取兩面政策支持朝鮮擁有核武
·当代中国最需要的是宗教正信與自由精神的结合
·要正確對待清朝和與自己觀點不一致的同道
·在線與民運朋友談包容和殊途同歸
·中國民主革命必須確立救世與救心并舉的方針
·從馬克思恩格斯原著了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是正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各大宗教所信仰的救世主是同一人

http://sh.qihoo.com/pc/94b87350a6a257f32?sign=360_e39369d1
   
    时空波动论的科学革命 2018-02-18 03:18
   
    世界各大宗教所信仰的救世主——弥勒Maitreya、弥赛亚Messiah、马赫迪Mahdi、密特拉Mitra是同一人

   
    全世界几乎所有靠谱的预言都提到在我们这个时代将出现一位救世圣人,称其为末世圣人、救世主或者弥赛亚,并且圣人将来自东方中国。种种证据显示,犹太教与基督教预言的弥赛亚Messiah与佛家预言的弥勒Maitreya、道家预言的紫薇圣人、波斯袄教(拜火教)的救世主密特拉Mitra、伊斯兰教救世主马赫迪Mahdi是同一个人。
   
    弥勒Maitreya是音译。弥勒作为一个曾为古代文明世界所普遍信仰的人物形象,他最早的基本含义是两个:朋友,和平。这都跟太阳有关,弥勒是类似欧洲太阳神神话传说中阿波罗这样的神。虽然我们普遍认为弥勒信仰源于印度,但实际上,它是古代包括希腊罗马在内的所有文明世界里所共同接受的一个信仰,因而也是佛教当中的国际性极强的一个信仰分支。
   
    弥勒和弥赛亚的关系紧密。在公元前一千年左右,包括西亚、北非、小亚细亚、两河流域、埃及在内的广大地区流行着一种未来救世主的信仰,当时人们普遍相信,有这样一个神给人无穷的希望,它在未来会许诺、保证给你一种幸福。这种信仰就是基督教圣经《旧约》当中弥赛亚的信仰。
   
    据季羡林大师和其徒弟钱文忠考证,早期佛经的原本大多是“胡本”,是用中亚和古代新疆的语言文字写就的,并不是规范的梵文。因此,“弥勒” Maitreya很可能是从吐火罗语的metrak翻译过来的,这个字和梵文的maitri(慈悲,慈爱)有关.
   
    而犹太教、基督教等待的救世主名叫“弥赛亚”,英译文Messiah,是从希伯来文Masiah(有时写为mashiach)翻过来的。Maitri和Masiah二者拼法十分接近。
   
    原来东西方等待的是同一个神?
   
    季羡林大师和其徒弟钱文忠教授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发现了佛家与基督教之间的联系,那就是“佛家的未来佛弥勒佛和基督教的救世主弥赛亚是同一个人”。
   
    公元前300年 左右开始盛行的弥勒信仰,实际上就是汇聚了当时文明世界所有善良美好的东西。弥勒的几种精神内涵:一是慈悲,所以弥勒也叫慈氏,是慈氏菩萨,这个取的是意译;二是光明;三是希望。所以弥勒信仰从一开始就是人类整个文明世界的一个优秀文化凝聚体,在佛教当中找不到除此之外的第二个菩萨或者佛具有如此广阔而深厚的国际文化背景。
   
    还有一个比较大的误区,就是人们认为弥勒菩萨只在大乘佛教才有。他们认为小乘佛教是没有菩萨的,小乘只有罗汉,菩萨是大乘佛教一个特殊的佛教思想。但实际上,弥勒信仰牵扯到整个一部佛教文化史。小乘佛教里就有弥勒,大乘佛教里当然有弥勒,在密宗佛教里面也有弥勒。在巴利文的最早的经典当中,就已经有关于弥勒佛的大量记载。
   
    从小乘到大乘,弥勒佛逐渐地丰满和发展起来,实际上弥勒佛在佛教发展史上大概跟观世音的信仰一样,基本上是处在小乘和大乘转变的关键,他的成佛象征着佛教进入大乘阶段。可以说,弥勒佛吸取了当时文明世界,包括印度在内所有关于希望、未来、友谊、和平、光明这样的多种含义,通过中亚传入中国内地。传入后,它马 上就在中国文化中拥有了自己非常特殊的生命。
   
    弥赛亚、弥勒发音相似,同为至尊。
   
    弥赛亚即Messiah,是天的主神,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弥勒佛是梵文Maitreya的音译,弥勒是姓,译作慈氏,他的名字是阿逸多,译作无能胜,乃众王之王、众王之尊。
   
    佛经与圣经都描写了救主降世拯救众生之后,人类会迎来新天新地。
   
    《弥勒下生经》:“ 国土咸富盛,无罚无灾厄;彼诸男女等,皆由善业生。地无诸棘剌,唯生青草,履践随足,喻若睹罗绵。自然出香稻,美味皆充足。诸树生衣服,众彩共庄严;树高三拘舍,花果常充实。时彼国中人,皆寿八万岁,无有诸疾苦,离恼常安乐”。
   
    《圣经》《以赛亚书》(65:19-20):“其中必不再听见哭泣的声音和哀号的声音。其中必没有数夭亡的婴孩,也没有寿数不满的老者;因为百岁死的仍算孩童,有百岁死的罪人算被咒诅。”《以赛亚书》(65:23-25):“他们必不徒然劳碌, 所生产的,也不遭灾害,因为都是蒙耶和华赐福的后裔,他们的子孙也是如此。他们尚未求告,我就应允;正说话的时候,我就垂听。豺狼必与羊羔同食,狮子必吃草与牛羊一样,尘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圣山的遍,这一切都不伤、不害物。这是耶和华说的。”《圣经》《启示录》22:2这样描写新天新地:“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注:“样”或作“回”),每月都结果子,树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
   
    佛经与圣经对新天新地的描写都提到进入新天新地的人长寿,常安乐,无罚无灾,花果充实,美味充足,物与物之间极为和谐,没有争斗。
   
    复活节在西方叫“Easter”,其真正的含义是“东方人”,其实就是上帝在启示人们,神再来时将在“东方(East)”的国度“复活”。复活节之所以为是“东方人”,就是指基督徒都在等待着神自东方中国复活而成长为末劫的救世主。东、西方人苦苦等待神的回来,其实他们等待的是同一个人。这场涉及整个人类的大救度将超越一切人类的文化与宗教,是神在兑现自己的承诺。神承诺,在末劫来临之时,会有神下凡救世,帮助人类逃脱劫难,迈向全新的时代。
   
    公元前一世纪波斯袄教在中东传播。在早期的原始社会,处于神灵多元化时期,没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的概念。在众神中逐渐发展出了“主神”。密特拉神象征着太阳,被敬拜为太阳神。密特拉(Mitra)原意是“契约”,也被视为“契约之神”。
   
    众所周知,基督教(包括犹太教),佛教和伊斯兰教是现今世界的主要宗教,这些宗教都以不同的方式阐述了我们世界的起源。有许多人认为,这三大宗教是人类的最初始信仰的宗教。但是事实上,曾经有一个风行一时的宗教-密特拉教。密特拉教对这三种宗教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波斯袄教与密特拉教崇拜的密特拉神是史前文明社会-雅利安人曾信拜的神。后来随着雅利安人分化为伊朗和印度两个支派,对密特拉神的崇拜得到了不同特征的发展。密特拉教起源于波斯(今伊朗),在公元前一世纪至五世纪期间曾鼎盛一时。在早期的原始社会,处于神灵多元化时期,没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的概念。在众神中逐渐发展出了“主神”。密特拉神象征着太阳,被敬拜为太阳神。它是较早具有一神论萌芽的宗教崇拜。密特拉(Mitra)原意是“契约”,在万物有灵的原始人类思维中,人需要和各种事物的“灵”订立契约,也被视为“契约之神”。
   
    密特拉教主张的二元论对世界各个宗教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其二元论指“主神”是对立的两方,光明神阿胡拉.马兹达和黑暗神安格拉.曼纽,世界成为善与恶,正与邪不断争斗的场所。这也正是佛教的“因缘所生”,基督教的神耶和华,耶稣与撒坦和中国太极中的阴与阳。
   
    有学者认为,在犹太教中神选定的救世主-弥赛亚一词-也是源于密特拉神的名字‘Mitra’,基督则是“弥赛亚”的希腊语对应词。雅利安人的密特拉神对佛教的影响也颇深,佛教中弥勒(Maitri)和弥陀(Amita)名称都源自密特拉(Mitra)。在基督教和密特拉教中都直接地提到了“逻格斯”(英文Logos,中译为道,道成肉身的意思)。两者都在等待宇宙大火灾之后的最后审判和再生。
   
    天极崇拜世界观的成熟形式就是帝制。“基督”是希伯莱文“弥赛亚”的希腊文对语,“弥赛亚”直译之义是“受膏者”,原义是指尊贵的王或大祭师配享的香膏抹身之礼。而“弥赛亚”之“救世主降临”内涵,追其根,则是来自波斯祆教的教义:琐罗亚斯德的第三个儿子将于末世降生,成为“救世主”。在居鲁士大帝解放巴比伦之囚后,犹太人中就开始有了“救世主”信仰,“弥赛亚”也开始具有“神指定的救世主”之涵义。
   
    “伯利恒之星”很可能就是当时新的北极星,“东方三博士”是波斯的占星士,他们依据自己的天文知识,推算出有一颗星将运行至“天极”方位,成为新的“帝星”,便追踪此星数年,直至“帝星入位”。在天人合一观及天极崇拜观下,“帝星入位”预示“万王之王”将降生,而这恰对应了伯利恒的一名婴儿降生,遂有马槽之拜。
   
    耶稣时代的犹太人早已不复大卫、所罗门时代的显赫荣光,只是罗马帝国的一个殖民地,受原先波斯帝国的影响,期盼伟大复兴的“弥赛亚”信仰大兴。犹太王和大祭师们本就享有“受膏者”身份,但老百姓想必并不认那些与罗马帝国勾结的统治者是“救世主”。《圣经》中则记述:伯大尼的马利亚因为耶稣让其兄弟拉撒路起死回生,便拿出家中珍藏的“真哪哒膏”,给正在法利赛人家中作客的耶稣抹脚,认其为真正的“弥赛亚”。这种“民间加冕”,致使耶稣也惹来了杀身之祸。法利赛人先是将信将疑,而进入耶路撒冷的耶稣,最后还是被犹太人当成“伪弥赛亚”送上了十字架。
   
    法利赛人保罗创立基督教时提出:耶稣肉身是大卫的子孙,灵则是来自上帝。福音书中耶稣反问法利赛人关于“基督是谁的子孙”的记录,则成了最重要的神学证据之一。福音书中耶稣其实从未自称“基督”,提到“基督”的几条记录都是类似的反问和模棱两可的话。但不管怎样,耶稣和法利赛人的讨论,反映出了“弥赛亚”概念从受命上帝的世俗之王向道成肉身的上帝之子的转变。保罗后来的解释是:因为耶稣显示了一系列的神迹乃至复活之类的“大能”,故既是大卫的子孙,又是上帝之子。
   
    公元前后的救世主信仰大兴,其主阵地应该也是在前老大帝国波斯疆域,最后在中亚形成大乘佛教弥勒崇拜,以色列这个小国只是搭便车,但因罗马帝国皇帝后来皈依了天主教,“基督”遂成西方文明主流话语。
   
    波斯占星士在西方找到了“弥赛亚”和“转轮王”。
   
    在东方,则形成了早期大乘佛教的“弥勒崇拜”。季羡林先生考证“弥勒”的发音是来自吐火罗语对Maitri的转译。“弥勒”(Maitri)和“弥陀”(Amitā)名字都源自密特拉(mitra),都来自佛教对远古雅利安神话的吸收改造。 波斯语的“慈爱”与《奥义书》的“慈氏”为同一个词“Maitri”即“弥勒”。精通梵文的玄奘曾坚持把Maitri译作“梅旦利耶”。古老的密特拉神在佛教中被改造成了具有“弥赛亚”性质的“未来佛”。 光明兄曾作一诗:地火祆成密特拉,羔羊西祀弥赛亚,摩尼广播光明使,大乘东传弥勒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