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警察借保安《警证》开房]
郑恩宠
·十九大前被传唤20日提前会上海
·国家信访局长十九大前接见访民
·十九大前被刑事传唤20日提前回上海
·习近平接班人梯队李克强等四人
·教训:35冤案26件未听取律师辩护
·外媒:韩正明升暗降被调虎离山
·李强接替韩正将打多少上海老虎苍蝇?
·党章淡化“三代表”姜维平论江家出事
·没有中国律师郭文贵必然失败!
·中共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
·中国无罪判决万分之八西方20%
·向10万党员律师要免费法律援助?
·李强主政上海是合适人选
·习近平与韩国人权律师总统达成和解
·十九大后祝圣武律师行政复议公开
·中国律师权益关注网办的好!
·习近平将推出律师调查令制度
·文东海是不怕丢饭碗的人权律师
·地方文革史交流网办的好!
·王宇等70律师709家属等15人联名信
·台湾四人权律师
·越南废除户籍制度欢迎习近平
·十九大后各地老虎相继落马
·关注上海律师欲跳黄浦江暴司法黑幕
·上海法院丢失起诉人诉状黑幕重重
·十九大后黑龙江6厅官同日被捕
·美国是律师谈出来而非打出来的
·网络禁不住翻墙并不难
·上帝拣选律师缔造了美国
·不修订《国家赔偿法》难得人心
·中共高层论亡党和被历史淘汰
·民众期盼中共虚心学习越南改革
·有关台湾《政党法》信息
·在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被没收
·李昱函律师被捕人权律师成政敌
·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警察借保安《警证》开房

   
   
    2018年9月14日20许,上海警察方建鸣借《警察证》给他人开房,胆子够大,就看上海公安局系统如何给予处分?
   
    方警系上海公安局静安分局北站派出所的警察,据知将于明年9月退休。据他本人告诉其他人,他原系退伍军人,退伍后到上海公安局原闸北分局各个派出所工作。据几个派出所警察透露,曾经打过几个派出所的所长或副所长。当他与工作的第一个所长发生争执时,就可对其所长大打出手。然后被调离第二个派出所工作时,又重犯上述行为,据知已有三次以上。


   
    我于2003年6月5日出狱后,就每天被12个警方人员监管、被软禁至今。方警于2008年之后才调入监管我的队伍,经常违纪并作恶多端。
   
    9月14日凌晨4时45分,我和妻子蒋美丽就离开家门,两个保安就找了一辆出租车将我们送往上海瑞金医院,因我的一个亲属住院,需要我们值班作为亲友家属来照顾她。
   当天上午7时,,方警带了陆雅中、韩其荣、徐姓三个保安,在瑞金医院10号楼1405病房外坐着,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我去打水时三个人就几乎贴身地跟着我。
   
    显然是上海公安静安分局向上海市公安局报告后,经黄浦分局同意并得到医院配合后才可执行此任务,他们四人才可在病房外的走道上监视我。今年6-7月的30 天中,我的弟弟郑恩泽同样在瑞金医院住院,12个警方人员,一律在底楼大厅坐者,不得上三楼病房。我每天在病房14到24小时值班。当时静安分局在医院附近先后找了两家宾馆,让我和这些保安人员休息。
   
    9月14日,方警带了另三个保安,在病房外监视我,其中只有韩其荣属于老人,其他两人属新人。徐姓保安只来了第三天,另陆雅中在过去十年间来过几次,临时接替请假的保安人员。当天,方警坐到约下午15时许就走了。另三个保安看今天要在病房外过夜了,衣物都没带好,又不像上次能到附近的宾馆轮流休息,就不断去电要方警来解决问题,方警于当晚8时许赶到,就将自己的《警察证》让新来三天的徐保安外出开房,自己却躲到我家住宅小区的门卫房中,睡到天亮7 时回家。
   
    当时方警并没给三个保安哪怕是一天的住宿费。据徐保安告知另两保安,凭静安区号码的《警察证》,在黄埔区地界的宾馆不能开房入住,况且人家一看《警察证》上的照片,与徐保安明就明显属于不同的人。
   
    三个保安非常愤怒,表示要向上反映方警一贯的恶行。次日,9月15日凌晨三点,我去打水,病房外的徐保安,正趴在椅子上睡着了,等我打完水,另两个保安也在医院14楼的电梯大厅睡着了。我去喊醒这两人,他们与我聊了约一小时,后来徐保安发现我不见了,才赶到电梯大厅,一起又聊了约15分钟。徐保安与我再一起回病房,并经其她女病人家属的同意,才使用了病房的卫生间。
   
    方警刚被受处分,9月5日也是方警带班。上午七时,我和妻子蒋美丽外出到上海朱家角游玩,方不去,就叫另三个保安紧跟我们。当我们找了一辆出租车,保安韩其荣看车坐不下,就不去了,并马上向方警报告。上车后有朋友先约我们到宝山,后又约我们到南翔,上午八时我们在南翔一家公园门口下车。
   
    由周保安付了车费115元,两个保安已经在过去几个月,自己垫付了约800多元的费用。方警就不让报销。9月2日,是我的生日,凭身份证可免费登上海最高楼世贸中心,周保安也垫付了约400元的费用,而他们的工资每月才2600元左右。尽管周保安属退休返聘人员,为了30岁还无房结婚的儿子,支付购房首期费用。另一保安沙缪弟,还有一年半退休,他与30岁儿子住在只有10 平房没有窗户的房内,靠搭上下铺床睡觉。沙保安在儿子10岁时,其妻子就已经去世,仅仅靠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过日子。
   
    9月5日的当天是周三,是市民的上访日,市公安局来查岗,发现方警不在岗位,就要求处分方。从上海到南翔的车费是65元许,当天两个保安为了能顺利报销车费,所以向警方瞒报了到南翔的事实,而坚持报到了朱家角。
   
    次日,9月6日和7日,我们照常可以每天外出,但是到了8日上午7时,方警就不让我外出。于是,我妻蒋美丽在8时30分许,到北站派出所找分管的副所长薛文龙。薛先称不在,后过了45分钟才露面,告知对方建鸣警察的处分决定,并告知这是市公安局的决定,可能是薛与区公安局已经通过电话。
   
    9 日和10日,我们照常外出,但是到了11日又是方警不让我外出;于是蒋美丽到了静安分局信访办并用书面形式反映:“我是郑恩宠的妻子,不让郑恩宠外出,是警察方建鸣的个人决定?还是派出所的决定?还是分局的决定?还是市局的决定?我们想知道真相。”
   
    11日,方警仍然不让我外出。12日、13日我们照样外出。14日和15日凌晨,就发生了方警借新来徐保安《警察证》开房的违法事故。事前,5日与我们一起到南翔的两个保安被派出所除名。方警对新来的两个保安训话;“你们要明白,你们是吃谁的饭?就要为谁服务,以前两个保安拎不清!”。后来,这两个新保安,就认为我们吃的是共产党的饭,不是吃你方建鸣的饭。
   
    15日当天,16日,我仍然可正常外出。17日凌晨5时30分,警察何康才以我们要到朱家角为名,不让我们外出,其实我们是到瑞金医院值班照顾亲友。我这个亲友昨天又发烧到38度,我昨天还到过医院看望过她。她是比我大三个月的亲友,终身未婚的孤老,属于上海社区重点照顾的老人。她是我弟媳的姐姐,若我弟媳全天候去照顾她,我重病的弟弟就没人照顾了。十多年来,我弟是属靠现代医疗维持生命的人,不能脱离他人的看护,哪怕是离开一小时都不行。
   
    我们两家的父亲是广东的世交,他们家生了4个女孩,我父母生了三个男孩,从小双方的父母就希望其中的三个女孩,嫁给我家的三个男孩。其结果,我弟弟和他们家最小的女孩结婚了。
   
    我亲历了中国人权的个案,上海警察方建鸣刚受到处分,就借《警察证》给他人开房,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去年,静安分局国保处两个警官在六四前到我家,要我在六四期间不要发声,我同意10天不发声,但第11天不保证;到了第11天,警察何康才就带陈彪等人用一米长的电器砸我头部。区局告知我们要对陈彪作除名处分,对警察何康才作其他处分,看来都是骗人的。
   
    一个基层警察的权力有如此之大,还受不到真正有效的监督,那么中国有那么多级别更高的警察,不知还要胆大妄为多少倍?中共如何才真正赢得人心?或许就看一下上海公安能给方警如何处置?或许方警掌握了派出所领导许多违纪、违法之事?那就另当别论了。
(2018/09/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