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江孔殷和張大千的友誼鉤沉]
半空堂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畫 魂 乃 似
·買雞蛋時的聯想
·林 沖 爆 料
·十月革命和中共的關係
·通姦古今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除 毛
·娘的绝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張大千和孟小冬
·李志绥和熊丸
·寫王若望先生的一件小事
·一封張大千的長信和墨荷
·開苞今昔談
·不能忘記齊如山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孔殷和張大千的友誼鉤沉

   
   
    ——王亞法
   
   


   十餘年前,我從張大千後人眇翁處,看到從簡琴齋家中流出的一批信札。
   這些信札計有:陸丹林、鄧散木、馬公愚、陳運彰、楊雲史、王師子、易大庵、陳定山、謝無量、李鐵夫、夏承濤……十餘位名家,其中特別是江孔殷給楊雲史的“袖海堂清宴詩”三通,和江孔殷致詩函八封十通。
   研讀這些信札時,鉤沉出一段江孔殷和張大千的友誼,揭開了我多年探求,張大千為何如此精於美食的疑點。
   江孔殷何許人也?
    如今七十歲以下的廣東人,可能知道江孔殷的不多,如知道些許的,也只是從老一輩的口中聽到的片言只語,至於七十歲以後的讀者,我敢說除專業研究者以外,就沒幾個人知道這位紅極一時的廣東名宿。若如告訴你,他是廣東飲茶的創始人,他是“太史五蛇羹”、“龍虎斗”、“太史鷄”、“太史豆腐”等廣東名菜的發明者,他更是大名鼎鼎的影星——“南海十三郎”的尊人,你就會肅然起敬了。
   江孔殷是廣東近代史上一個不容抹殺的重要人物。
    江孔殷,廣東南海人,別號霞公,人稱蝦公,康有為“萬木草堂”的門生,晚清的最后一屆進士,一八九五年曾參與康有為的“公車上書”,其時在北京做翰林院編修,故又號江太史。
    江孔殷解甲歸第時,慈禧賜其蘭花一百二十盆,回廣州後,建造宅第,取名“蘭齋”,又號“百二蘭主”。
    江孔殷解甲歸第後,在廣州建筑了一座氣派非凡的“太史第”。
   太史第位於河南同德里6—10號一帶,三面環路,一面傍河,約佔地五千餘平方米。據後人迴憶,走進同德里,右面整排都是房舍,左面大約五六間房,人們稱它為大屋,門楣上高懸金字“太史第”橫匾,屋內奇石名畫,酸枝臺椅,鼎彝銅器,琳瑯滿目,“蘭齋”正廳掛有“福”、“夀”匾額,乃宣統親筆,墻上陳設彩色玻璃的滿洲窗。園中古木珍禽,奇花異草,廊腰縵迴,簷牙高啄,中央設有蘭圃,供奉慈禧賜賞的一百二十盆蘭花。
    江孔殷共有十二房太太,輝煌時的太史第,整日高朋滿座,絃歌不絕,各路英雄豪傑,名人雅士,穿梭其間,當年孫中山先生偕宋慶齡曾來太史第做客,感謝他為收殮黃花崗烈士的功德,常來太史第的作客的,還有廖仲愷、何香凝夫婦,他倆的獨子廖承志曾拜江孔殷為乾爹,胡漢民的女兒胡木蘭,譚延凱的女兒也是這裡的常客。據傳,蔣介石在發跡前也來太史第送過帖子,拜倒在江孔殷門下。
    一九一一年,廣州起義失敗後,烈士遺骸無人收殮,義士潘達微四處奔走,呼籲收殮後事。各處鄉紳,迫於清廷淫威,無人敢襄助,渠遂向江孔殷求助,江氏慨然允諾, 首先出資,并簽署擔保,倘有風險,一人承擋,遂使烈士遺骸安然落葬,修建了“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陵園。呼應上文孫中山偕宋慶齡去太史第向江孔殷拜謝,也就順利順章了。
    據筆者研究,張大千結識江孔殷,是由他的好友簡琴齋介紹的,張大千和簡琴齋相識甚早,佐證是張大千早年所用的印章,許多由簡琴齋所刻,且都有邊款,最著名的是鈐在青城山天師洞的“花蕊夫人畫像”和“鴛鴦井”上的陽文“大千”篆字章,筆者曾親把玩過。 張大千抗戰時住青城山期間,曾數度從雲南折越南,去淪陷區的廣州和上海。大風堂的早期門生,有章姐之稱(大風堂門人都這樣稱呼她)的章述亭女士,曾跟我談起抗戰時善子和張大千倆位老師,在昆明住在他家中的舊事。章述亭是章西爰的女兒。章西爰曾襄助張謇在南通籌辦大生紗廠,張謇特地為他建造“五松別業”厚待。章述亭的先生吳肖園,是“中南銀行”的創辦人之一(勝利後任上海交通銀行副理),抗戰時去昆明避難。善子和大千昆仲去昆明,就住在她府上,筆者多年前從拍賣行購得張善子畫龍虎象豹四幀鏡片,上有借居昆明住吳府舊事的題跋。
    憑最近幾年拍賣行出現的張大千寫給簡琴齋的信函,以及在海外負有盛名的女畫家簡文舒女士是張大千的女弟子來看,可見張簡兩家交往之深,由此推測張大千去廣州必找簡琴齋,而經過簡琴齋的介紹,張大千成為太史第的常客,也屬必然。
    傳說張大千是猿猴投胎,無獨有偶,江孔殷信札中有一首詩,説他也是猿猴投胎。江孔殷比張大千大三十五歲,雖有年齡差距,但兩人的才氣和性格相似,惺惺相惜,相處頗為投契。
   江孔殷出身於茶葉富商,在鄉里有“張百萬”之稱,他自小生長在鐘鼎美食之家,對美食頗有講究,曾有“百粵美食第一人”的雅號。太史第的菜餚,從進料到烹煮,道道講究。為此,太史第在廣州市郊自設農場,種植荔枝瓜果,養殖雞鴨豬羊……我主管判斷,張大千的善於美食,精於烹調,在一定程度受到江孔殷的影響。
   辛亥革命時,江孔殷对广东的和平独立運動,居功至偉。是他的巧妙斡旋,最终促成清廷將汪精卫和陈景华获赦。廣州起義的時候,是他把青天白日旗交給一位青年,指使插上諮詢局的屋頂。宣佈廣州獨立。對此,史學界對他有相當高的評價。
    民國建立後,江孔殷退出政壇,成為在歷史上繼清朝小倉山房袁枚後的另一位鄉紳名賢。
    抗戰肇始,江孔殷舉家避難香港,臨行前責成十二房太太把首飾箱交出來,捐作抗日資金。并將太史第無償給抗日志士作活動據點,
    江孔殷避難香港時,一時斷了經濟來源,僕從星散,幾十口家人屈居在同一層樓面上,無奈之下,他把鴉片也戒了,汪精衛知道後,為感前恩,派人游說,請他回廣州當“廣州維持會長”,江孔殷嚴詞拒絕,將來人怒斥回去。
    一九五一年,江孔殷八十八歲。那年春天不幸跌跤,大腿骨折,接著又適逢廣東土改,他被劃為“逃亡地主”成分,佛山農會派人去廣州將他押回原籍批鬥,其時江孔殷已經半身偏癱,在醫院治療。農會人員強行把他塞進竹籮, 一路從廣州扛到佛山。批斗時,江孔殷不能站立,農會就逼迫他寫認罪書,江孔殷氣衰力竭,閉目不語,堅決拒絕。
   可憐一代豪傑,生於安樂,死於亂世,在被抬到批鬥場後的第四十一天,受盡折磨,絕食而盡,卒年八十八歲。臨死的前兩天,他留下意味深長的絕筆:“今日你是我非,明日我是你非,是是非非,他日方知。”臨終讖語,頗耐人尋味。
   江孔殷的死,在香港引起很大震動,一時傳說紛紛,有的說他被槍斃了,有的說他被折磨死了……一九五一年七月,張大千從印度回到香港,聽到這個消息,不由老淚橫流,泣不成聲,說了許多對共產黨激憤的話。筆者在寫《張大千演義》的時候,曾寫下這段情節,由於該話難入某些左派的耳朵,所以出版時被刪掉了。
   歷史滄桑,乾坤否泰,太史第的輝煌,已經漸漸被人遺忘,而給歷史留下的,只是遍播華人世界的廣東飲茶和許多以“太史公”命名的廣東美餚……
   最后還是以江太史的臨終遺言,作文本文的結束——“今日你是我非,明日我是你非,是是非非,他日方知。”
   哈哈,你知我知,何須他日方知,聽到“guo、guo、guo”的公雞報曉聲,就離天下人皆知的時辰不遠了!
   
   二〇一八年九月五日於食薇齋北窗下
   
   
   
   
   
   
   
   
   
   
   
   
   
   
   
   
   
   
   
   
   
   
   
   
   
   
   
   
   
   
   
   
   

此文于2018年09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