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中国战略分析
[主页]->[大家]->[中国战略分析]->[彭濤 : 民主與威權的再較量:析“民主衰败”]
中国战略分析
·丁毅:中国转型之“民国宪政方案”可行性研究
·欧阳楚荃:防火墙之外:中国的全球信息战略
·构建中国民主转型的高端智力平台 ——《中国战略分析》发刊词
·李凡 :《倒退:析当下中国的“晚期极权主义”》
·黎安友、张博树对话:如何评估近年来中国外交走向?
·乔木:“赵家人”流行的背后
·列宁的中国传人
·张千帆:极权主义的建构与解构
·吴祚来 : 《党内有党: 评中共党内的老人党》
·冯建维 :《改革的污名化:中国水务“改革”乱象》
·吴子良: 聚焦南中国海仲裁
·慕容雪村:花开时节醒来
·张小山述介:《中国崛起的终结? 》
·裴敏欣 /王天成 比你所想的更可能:关于中国民主转型前景与方式的对话
·张博树:重回丛林时代?——川普上任后世界格局的可能演变
·苏星河:分化的时代
·吴强 通向革命:中国新中产阶级的两种运动
·陈一鸣 述介: “普京主义”的背后
·前苏联人80后迪马谈俄罗斯
·黎安友:中国中产阶级谜题(陈万龙 译)
·郭于华:马克思社会思想再思考
·降英缤纷:当代中国的劳工运动
·边巴次仁、李伟东 : 中间道路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好途径---与达赖喇嘛驻北美
·张小山 述介:TPP已死,现在该怎么办
·彭濤:世界秩序分崩離析與威權固化下的中國民主化前景
· 程晓农 繁荣缘何而去?——中国经济现状和趋势的分析
·欧阳楚荃 述介:续写中国的未来
·邓聿文:平壤的崩溃及北京的了断
·秦晖 关于民族主义:合理的、极端的和假的——以前南斯拉夫内战、大屠杀和
·罗宇:对《如何评估近年来中美外交走向》的不同看法
·周舵 共产主义:理想,还是幻想?
·黄晨:民族主义:现代化的陷阱
·吴子良:中国民族主义对美国校园言论自由的影响:评杨舒平事件
·欧阳楚荃:墙之外:中国的全球信息战略
·何清涟:溃而不崩:对中国前景的一种分析
·张 钢:中国版“门罗主义”与“位移三角”时代
·郑 林:中俄邪恶轴心的形成 ——评2017年7月4日习-普两个联合声明
·夏明 李伟东:“通俄门”面面观
·丁毅:中国转型之“民国宪政方案”可行性研究
·张博树:红色帝国的政治经济学 ——兼论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
·霍莉·斯内普等 : 新法之下的中国NGO ( 杨子立 述介)
·王康:血腥烏托邦與紅色帝國的啟示 ——俄國十月革命100週年祭
·黎安友(Andrew J. Nathan): 中国的世界秩序 (徐 伟 译)
·滕 彪: 德性、政治与民主运动 ——郭粉现象的意蕴
·荣剑:朝鲜拥核下的东亚再平衡
·张 杰:习近平新极权主义时代
·郑宇硕 王天成:香港对民主的渴望:三周年之后谈“占中运动”
·李伟东:“六四”反思:十大分歧新解及今日中国之路
·程晓农:社会主义国家转型模式比较 (上)
·矢吹晋 : 此消彼长?中美两国政经走向的若干分析 ( 殷志强 译)
·彭濤:”一帶一路“與中印巴三國關係
·关于中国军力和台湾统独问题的辩论
·邓聿文: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及中国的立场
·石井知章 、 张博树:日本学者如何看中国?
·程晓农:社会主义国家转型模式比较(下)
·本刊编辑部: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2017年11月4日
·“中国政治转变的可能前景”研讨会纪要
·欧阳楚荃 (述介) : 不战而胜的贸易战
·迈克尔·D·斯温 (徐行健 译 ) : 川普时代的亚洲安全威胁应对
·季毅( 述介): 中国接待金正恩能得到什么
·李劼 : 對當今中國的強國梦之分析
·洪深 (述介) : 习近平恢复终身制的可能后果
·冯崇义、王天成 : 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过程
·王维洛 : 为了GDP 滇池水污染治理和滇中引水工程严重的生态环境后果
·周舵 : 围堵民粹,升级民主
·裴毅然 : 民主轉型的艱難與希望
·欧阳楚荃 (述介) : 意识形态输出——中国的称雄计划
·洪 深 (述介) : 世界如何应对新疆的镇压升级?
·邓聿文 : 政治谣言与政治现实
·蔡慎坤 : 中美何曾在一条船上:析中美贸易战
·李酉潭 : 借鑒臺灣經驗,推動中國和平民主轉型
·曾建元 、张杰 : 两岸关系与台湾未来
·彭濤 : 民主與威權的再較量:析“民主衰败”
·谭降英 : 析2018年上半年三起行业性劳工维权事件 ——兼论中国劳工运动和宪
·张博树 : 新极权、新冷战、新丛林 ——21世纪的中国与世界
·秦晖:关于“黄宗羲定律”的一些思考 (转载文章)
·张千帆:美国立宪时刻的制度之争 (转载文章)
·丛日云:精英民主、大众民主到民粹化民主 ——论西方民主的民粹化趋向 (转
·马勇 : 被忽视的历史拐点——德国占领“胶州湾” (转载文章)
·雷 颐 : “国进民退”引爆辛亥革命 (转载文章)
·许小年 : 成功的改革和失败的改革 (转载文章)
·任剑涛:英格兰文明对现代文明的贡献在于其“原创性” (转载文章)
·胡泳:戊戌变法与明治维新何以迥异 (转载文章)
·钱满素:三千年文明,为何培育不出一株自由之花 (转载文章)
·马建标:从“臣民”到“国民”——清末民初袁世凯的身份认同 (转载文章)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濤 : 民主與威權的再較量:析“民主衰败”

内容提要:21世紀以來,世界範圍內普遍呈現出「民主衰敗」的趨勢,不僅體現在民主的受挫,也表現於威權主義的回潮。國家能力滯後於民主問責的普遍要求,未能實現國家現代化和良好治理目標,是民主衰退的主因。全球化強度的增加需要民族國家在治理方式和能力上不斷適應全球化帶來的各種變化,且在決策理念上堅持面向民主問責。國家能力下降越大,以及決策理念越遠離民主規範,全球化對民主的損害就越顯著,反之則越有利於民主的維護與提升。
   
   关键词:民主 民主衰败 国家治理 全球化
   
   

   一、序言
   
   
   (一)全球「民主衰退」現象
   
    近年來,在世界範圍內,不管在東方新興民主國家,還是在西方老牌民主國家,普遍呈現出一種「民主衰敗」的趨勢。這與全球第三波民主浪潮時期的發展狀況,形成鮮明對比。21世紀初世界政治的發展,不僅表現了民主的受挫,也凸顯威權主義的回潮。近10多年來,民主在全世界範圍內呈現變化的趨勢。有關公民權利、選舉進程、民間團體和價值觀等數據表明,全世界正出現「威權主義趨勢」。
   
    在東方世界和新興民主國家,民主化進程遭遇很大挫折。中東和西亞的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埃及等因為外力干預和受「阿拉伯之春」影響而進入民主轉型的國家,均由於戰爭、族群衝突和恐怖主義而處於長期動亂、非秩序化或威權復辟的狀態。例如:埃及出現獨裁統治,其專制程度超過了2011年被推翻的穆巴拉克 (Mubarak)政府;在東歐地區,在1989年贏得的一些自由也受到了威脅。從經歷「顏色革命」的喬治亞、烏克蘭、吉爾吉斯,到歐盟成員國的匈牙利、波蘭(包括羅馬利亞、保加利亞等),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遭到了削弱,其民主的質量和層級均有向後和向下發展的趨勢。與歐盟接壤的土耳其,個人自由正在喪失,記者和法官在一場未遂政變之後遭到逮捕。[1]在亞洲部分地區,民主也發生了倒退。菲律賓圖特爾總統上任以來,人權狀況急劇惡化。在緝毒掃毒的名義下,政府動用警察暴力以非法律手濫殺公民。泰國2014年發生軍事政變後,軍方對政局的控制正經由新憲法的投票通過而得到強化。在馬來西亞,著名反對派領袖安瓦爾•易蔔拉欣(Anwar Ibrahim)被再度投入監獄。在拉丁美洲,1998年查韋斯借助民粹主義者的支持當選總統後,民主迅速倒退,政府打擊異見人士,監禁政治上的反對者,以一系列計劃不周的經濟改革破壞了該國經濟。而在俄羅斯和中國這兩個最大的威權國家,政府正加大對於膽敢挑戰現政權的自由主義者的打擊力度。時下,「半民主」、「半威權」[2]或「假民主」(Pseudo-Democracy)的「混合政體」[3],似乎已經成為一些東方和新興民主國家共同的制度特徵。
   
    在西方老牌民主國家,以英國脫歐和美國唐納德·川普(Donald J.Trump)當選總統以及法國、英國、荷蘭、德國、意大利等國家內部「另類右翼」黨派及思潮的風起雲湧為標誌,「民粹式民族主義」(populist nationalism)開始侵蝕政治,正將西方世界推入一個「民主衰敗」的動盪時代,民主「鞏固度減損」跡像凸顯。[4] 在法國,極右黨派國民陣線在2017年總統大選中成為法國第二大黨,震撼全歐洲。在德國2017年的全國大選中,另類右翼黨派德國選項黨(AfD)破天荒成為德國第三大黨,令歐洲其他國家和德國人矘目結舌。在美國,川普的勝利,被認為標志著昔日人們所謂的「西方世界」的終結。這一政治自由程度降低、民主被削弱、西方鍾愛的理念遭到損壞的發展態勢,讓很多西方國家的民眾羨慕中國和俄國的強人政治和制度模式。土耳其的傑普·塔依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匈牙利的歐爾班·維克多(Viktor Orban)和美國的川普等民粹民族主義者在政治上的勝出,則是這些民主國家中威權主義勢頭上升的標示。「民主的困境」已經蔓延到了美国和西歐這些「自由世界的领袖之邦」。「经济学人」信息社编制的2016年的民主指数(Democracy Index)排名顯示,美國首次由完全民主國家降級為「部分民主國家」。「經濟學人」(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稱,雖然這不完全是由於川普的當選,但川普的當選卻是美國民主劣化的其中一個結果。據美國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佈,過去十年裡,政治自由一直處於全球性衰退中,2015年「當年自由程度降低的國家數量——72個——是這輪十年衰退開始以來最多的一次」(吉迪恩•拉赫 2016)。自進入新千年以來,尤其是過去10年,全球不下25個民主國家出現了倒退,其中有3個國家位於歐洲(如俄羅斯、土耳其和匈牙利,波蘭也為時不遠了)。[5]
   
   (二)研討目的與任務
   
    本論文的目的,是嘗試著通過對全球民主衰退現象(較為)系統的研究,建構或發展出一個更為貼近現實發展狀況且(相對)具普遍適用性(通則性)的論式或理論方案,來描摹和解釋民主化退潮(或民主崩壞)的特徵、原因、後果、發展趨勢,並嘗試找到得以反映真實的解決方案和途徑(方式、條件)。
   
    換句話來說,本文的基本任務是,回答下列提出的一些問題:東方和新興民主國家的「民主失敗」和西方民主國家的「民主困境」究竟表現在哪些方面?它們是以何種形式和特徵呈現的?東方和新興民主國家民主退潮的主要背景和原因是什麼?導致西方老牌民主國家(特別是美國和歐盟的東歐成員國家)陷入民主困境的基本因素有哪些?世界範圍內民主退潮和民主衰敗將會出現何種發展趨勢?民主和專制的博弈將呈現什麼樣的局面?歷史是否最後終結?民主會否讓位於威權?或兩者將平分秋色?什麼路徑和解決方案得以有效地阻止民主的衰退和杜絕民粹與獨裁的進逼?到底有沒有這樣的方案可尋?等等。
   
   (三)論解讀與取捨
   
    針對全球民主衰退特別是西方民主國家面臨的民主困境這一問題,本文將對法蘭西斯·福山(Fukuyama 2014)的「國家治理能力論」(強力政府與弱政府與民主政治發展的關係)[6]、塞缪尔·菲利普斯·亨廷顿(Huntington 1965, 1968)的「政治穩定理論」和「政治發展理論」等理論進行梳理, [7] 找出其中的合理及不完全確切或值得商榷之處,並從政治、經濟、歷史、哲學(人性自私並追求道德與財富的平等)、倫理學和社會學等視角和層面對研究對象進行剖析,進而構建出筆者自己的一套(個)理論範式或論式來解釋西方國家民主退化的現象、原因、後果與防止的途徑等。
   
    同時,本文還將對民主化理論、轉型理論(transition to democracy)以及國際關係理論中的一些方案和分析工具作一個梳理和篩選,對歷史決定論、經濟與階級決定論(結構理論、政治現代化理論)、理性選擇理論(政治精英抉擇理論)、「過程論」以及文化決定論等進行取捨 [8],看哪些理論方案(以及其中的哪些論點)更適合用來解釋「民主失敗」的現象、原因、影響與解決的方式和條件等。[9]
   
    具體來講,本文試圖研討,在國家建構論或強國論、國家發展理論等理論的框架下,民主衰退國家(包括西方老牌民主國家)所面臨和存在的問題和弱點,以及在這些理論看來民主如何才能保持不敗之地或得以有效地建立。
   
   (四)預設之論點為(Hypotheses)
   
    西方國家民主衰退最危險的地方在於,選民(特別是中低階層的民眾)在思想和價值判斷力上的轉變,對現存的建制體系不再給予信任,使反自由民主主義的思潮抬頭和氾濫。這有三個層面的來源:一是統治精英行為與道德的問題(富人政治、政府「重分配」的失敗),二是民眾生活經驗的改變(工作位置與福利得不到保障),三是民眾對未來失去信心和產生不完全感。這即是說,西方國家的「民主失敗」,是基於其制度和結構性的問題,其原因出自多個層面與背景,比如:國家治理能力的降低(如政黨『否決制』對政府限制過度)、政黨惡鬥(不擇手段)、政客言行失去道德支撐(價值觀出問題)、政府績效低下及政策失敗(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和敘利亞戰爭和金融危機等)、經濟發展乏力、中下階層生活水準降低(科技和全球化讓極少數人變巨富而多數人生活下降)、恐怖主義猖獗、難民潮威脅、社會共識的失落、族群分裂、社交媒體意見失控(假新聞、信息誤導成災)、極右勢力及其言論影響日升、俄國等外來政治勢力的參與(對選舉的干預和傳媒信息的影響等)、政府陷入所謂「塔西陀陷阱」(不論政府的政策是好的還是壞的,民眾都不信任政府,都認為是壞的)等等。其後果則是,民主被濫用和曲解,「民主開始報復」(福山2017),即以民主選舉的方式敗壞民主自身,如川普、埃爾多安和歐爾班等人在民選中的勝出,以及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主席勒龐(Marine Le Pen)得以參選總統大選、德國極右翼黨派選項黨獲得聯邦大選13%的選票等。
   
    因此,如何阻止這一趨勢發展,即如何找到形塑人們思想方向與內質的渠道和方法,如何讓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理念在社會各個階層得到維護與鞏固,是西方世界走出民主困境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沒有西方自由民主傳統理念(人的尊嚴神聖不可侵犯、人生來平等)的支撐,民主就失去了內核,民主就有可能(以民主的方式)將自己廢除掉。而要完成這一艱鉅任務,西方國家就得解決政府績效低下、政策失誤、精英主義、經濟不景氣和政府「重分配」(不放任經濟自由)失敗等(代議制中)結構性和(全球化)時代性的問題。
   
    而東方和新興民主國家「民主的崩潰」,則與西方國家的民主輸出手段有直接關聯,如在中東地區和烏克蘭等國家推行的「顏色革命」和「民主化戰爭」等方式。這些方案在一些新興國家民主化進程中的失敗或不盡人意,有其地緣政治(西方國家與東方專制國家如俄國的博弈)、政府治理狀況(腐敗、法治和政府績效的低下)、歷史文化(宗教信仰、風俗習慣、族群衝突、反殖民心態和民族主義)、經濟和社會結構(反市場化、貧富差距和種姓制度)等多種背景和原因。
   
    因此,僅僅從某個單一的理論方案或分析模式(如經濟發展和階級決定論、歷史和文化決定論等)出發,去解釋新興民主國家的民主失敗,是不能全面和精準地反映其真實的,(如運用不當)甚至會誤導學術,將問題簡單化和主觀臆斷化,這正如民主化理論領域裡一些思想和觀點(政治現代化理論等)所代表的那樣。
   
   與激進和急速式的民主化方案(如通過「顏色革命」和「民主化戰爭」等方式,在短期內建構一種民主制度)相比,主張針對不同社會形態而採用不同方式並從各方面緩緩而穩健地推進民主的模式(如「漸進論」),即:逐步而循序漸進地建立治理能力強的政府、發展穩健的經濟、培育公民社會及公民意識成長、增進言論、集會與結社自由和提升公民的政治參與等,則或可是一個更理性、合理與可行的民主踐行路徑。固然,按照這種漸進式的民主化方案,很可能需要極其長久(甚至長達百年)的時間去探索和培育,才能建構一個社會適合的民主,才得以完成民主的鞏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