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中国战略分析
[主页]->[大家]->[中国战略分析]->[李酉潭 : 借鑒臺灣經驗,推動中國和平民主轉型]
中国战略分析
·丁毅:中国转型之“民国宪政方案”可行性研究
·欧阳楚荃:防火墙之外:中国的全球信息战略
·构建中国民主转型的高端智力平台 ——《中国战略分析》发刊词
·李凡 :《倒退:析当下中国的“晚期极权主义”》
·黎安友、张博树对话:如何评估近年来中国外交走向?
·乔木:“赵家人”流行的背后
·列宁的中国传人
·张千帆:极权主义的建构与解构
·吴祚来 : 《党内有党: 评中共党内的老人党》
·冯建维 :《改革的污名化:中国水务“改革”乱象》
·吴子良: 聚焦南中国海仲裁
·慕容雪村:花开时节醒来
·张小山述介:《中国崛起的终结? 》
·裴敏欣 /王天成 比你所想的更可能:关于中国民主转型前景与方式的对话
·张博树:重回丛林时代?——川普上任后世界格局的可能演变
·苏星河:分化的时代
·吴强 通向革命:中国新中产阶级的两种运动
·陈一鸣 述介: “普京主义”的背后
·前苏联人80后迪马谈俄罗斯
·黎安友:中国中产阶级谜题(陈万龙 译)
·郭于华:马克思社会思想再思考
·降英缤纷:当代中国的劳工运动
·边巴次仁、李伟东 : 中间道路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好途径---与达赖喇嘛驻北美
·张小山 述介:TPP已死,现在该怎么办
·彭濤:世界秩序分崩離析與威權固化下的中國民主化前景
· 程晓农 繁荣缘何而去?——中国经济现状和趋势的分析
·欧阳楚荃 述介:续写中国的未来
·邓聿文:平壤的崩溃及北京的了断
·秦晖 关于民族主义:合理的、极端的和假的——以前南斯拉夫内战、大屠杀和
·罗宇:对《如何评估近年来中美外交走向》的不同看法
·周舵 共产主义:理想,还是幻想?
·黄晨:民族主义:现代化的陷阱
·吴子良:中国民族主义对美国校园言论自由的影响:评杨舒平事件
·欧阳楚荃:墙之外:中国的全球信息战略
·何清涟:溃而不崩:对中国前景的一种分析
·张 钢:中国版“门罗主义”与“位移三角”时代
·郑 林:中俄邪恶轴心的形成 ——评2017年7月4日习-普两个联合声明
·夏明 李伟东:“通俄门”面面观
·丁毅:中国转型之“民国宪政方案”可行性研究
·张博树:红色帝国的政治经济学 ——兼论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
·霍莉·斯内普等 : 新法之下的中国NGO ( 杨子立 述介)
·王康:血腥烏托邦與紅色帝國的啟示 ——俄國十月革命100週年祭
·黎安友(Andrew J. Nathan): 中国的世界秩序 (徐 伟 译)
·滕 彪: 德性、政治与民主运动 ——郭粉现象的意蕴
·荣剑:朝鲜拥核下的东亚再平衡
·张 杰:习近平新极权主义时代
·郑宇硕 王天成:香港对民主的渴望:三周年之后谈“占中运动”
·李伟东:“六四”反思:十大分歧新解及今日中国之路
·程晓农:社会主义国家转型模式比较 (上)
·矢吹晋 : 此消彼长?中美两国政经走向的若干分析 ( 殷志强 译)
·彭濤:”一帶一路“與中印巴三國關係
·关于中国军力和台湾统独问题的辩论
·邓聿文: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及中国的立场
·石井知章 、 张博树:日本学者如何看中国?
·程晓农:社会主义国家转型模式比较(下)
·本刊编辑部: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2017年11月4日
·“中国政治转变的可能前景”研讨会纪要
·欧阳楚荃 (述介) : 不战而胜的贸易战
·迈克尔·D·斯温 (徐行健 译 ) : 川普时代的亚洲安全威胁应对
·季毅( 述介): 中国接待金正恩能得到什么
·李劼 : 對當今中國的強國梦之分析
·洪深 (述介) : 习近平恢复终身制的可能后果
·冯崇义、王天成 : 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过程
·王维洛 : 为了GDP 滇池水污染治理和滇中引水工程严重的生态环境后果
·周舵 : 围堵民粹,升级民主
·裴毅然 : 民主轉型的艱難與希望
·欧阳楚荃 (述介) : 意识形态输出——中国的称雄计划
·洪 深 (述介) : 世界如何应对新疆的镇压升级?
·邓聿文 : 政治谣言与政治现实
·蔡慎坤 : 中美何曾在一条船上:析中美贸易战
·李酉潭 : 借鑒臺灣經驗,推動中國和平民主轉型
·曾建元 、张杰 : 两岸关系与台湾未来
·彭濤 : 民主與威權的再較量:析“民主衰败”
·谭降英 : 析2018年上半年三起行业性劳工维权事件 ——兼论中国劳工运动和宪
·张博树 : 新极权、新冷战、新丛林 ——21世纪的中国与世界
·秦晖:关于“黄宗羲定律”的一些思考 (转载文章)
·张千帆:美国立宪时刻的制度之争 (转载文章)
·丛日云:精英民主、大众民主到民粹化民主 ——论西方民主的民粹化趋向 (转
·马勇 : 被忽视的历史拐点——德国占领“胶州湾” (转载文章)
·雷 颐 : “国进民退”引爆辛亥革命 (转载文章)
·许小年 : 成功的改革和失败的改革 (转载文章)
·任剑涛:英格兰文明对现代文明的贡献在于其“原创性” (转载文章)
·胡泳:戊戌变法与明治维新何以迥异 (转载文章)
·钱满素:三千年文明,为何培育不出一株自由之花 (转载文章)
·马建标:从“臣民”到“国民”——清末民初袁世凯的身份认同 (转载文章)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酉潭 : 借鑒臺灣經驗,推動中國和平民主轉型

一。臺灣民主化
   
   
   杭亭頓在《第三波民主化》所分析的民主轉型有三種類型:一黨體制、軍事政權與個人獨裁政權,而臺灣正是一黨體制的民主轉型,但是相較於蘇聯等共產國家又有些差異,臺灣被列為「準列寧主義黨國體制」,但不是純粹列寧主義黨國體制的極權政體,而是類似擁有列寧主義黨國體制性質的威權政體。所以國民黨在臺灣所從事的民主化,沒辦法完全跟俄國與東歐一些國家來做比較,也無法將臺灣經驗完全提供給未來中國民主化作參考。
   

   1. 民主化的過程
   
   國民黨雖從1949年開始在臺灣實施戒嚴,直到1987年才解嚴,並取消黨禁與報禁等措施。然而,另一方面,臺灣從1949年以來,一直都從不間斷地實施「地方自治」性質的選舉,這些選舉包含村里長、鄉鎮長、縣市長,乃至於省議員、直轄市議員等。至於中央民代部份,當時有許多從中國敗退而來的各省代表,這些代表一直都沒有改選,1972年增額選舉後縱然僅十餘席需改選,可是為政者也可藉此了解民意向背。1979年美麗島事件後的選舉,受刑人家屬幾乎都以最高票當選時,蔣經國原來重用王昇等強硬派,最終也知道必須開放與改弦易辙。再者,國民黨遵守孫中山所提出的建國三程序—軍政、訓政與憲政,它的戒嚴或訓政都是為了以後憲政、為了民主化而設計的,所以臺灣走向民主化沒有任何懸念。
   
   臺灣在1987年解嚴開始從事自由化,1991、1992國會全面改選,1996首次總統直選,李登輝代表國民黨參選,獲得過半數的支持而當選,這樣一來就使臺灣被歸類為民主轉型過程中的「變革模式」;執政黨被推著走,大選的時候執政黨就下臺,這是「替換模式」(如菲律賓的馬可仕下臺);還有一個叫「移轉模式」,如南非,白人政權覺得不應該再壟斷政權時便民主化。臺灣雖然列入變革模式,但也可以說執政黨跟反對黨有合作的模式,若執政黨主動改革,有可能走變革模式是最和平的。
   
   從1996年完成民主轉型到現在,臺灣一直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評為自由民主的國家。2000、2008政黨年連續兩次發生行政權政黨輪替,許多人已經將台灣評為民主鞏固的國家。而2016年連國會都全面輪替以後,臺灣的自由程度被評為第一等級,2018年的分數為93分,高於美國與法國等先進民主國家。從臺灣準列寧主義黨國體制的性質來看東歐與俄國,其民主發展的確有所不同,或許臺灣經驗與未來中國民主化不同的地方也在這裡。
   
    2.民主化的因素
   
   杭亭頓所歸類的民主化原因中包含五個客觀因素、一個主觀因素,五個客觀因素裡面包括合法統治權威的衰弱、經濟發展、宗教文化變遷、外來勢力影響與滾雪球效應。而一個主觀因素就是:政治領導。
   
   合法統治權威是指,在威權專制政府執政績效不佳時,就會一直受到質疑、挑戰其統治的權威;另外,杭亭頓強調經濟發展為民主化最重要的原因,亦即經濟發展的成果會帶來中產階級的提升、識字率的提高、都市化的產生,容易使該國走向民主化,相關研究稱之為「現代化模式」。臺灣在經濟發展成功以後,隨著執政黨主動改革並配合反對黨慢慢形成的強大力量,攜手推動走向民主化。然而,杭亭頓認為經濟發展乃是雙面刃,倘若經濟發展後執政黨不願意改革,等到經濟走下坡甚至於長期不振時,原來威權體制的執政黨就容易被推翻,亦即前述的替換模式;宗教文化變遷這部分,很多國家民主化很順利就是因為基督教文化(如韓國)的影響,而臺灣卻一直都是儒家思想的影響,後來也慢慢吸收西方自由民主的養分,從民本轉向民主;外來勢力影響部分,主要是美國對臺灣的影響,美國在與中華民國斷交後制定《臺灣關係法》,並要求國民黨政府必須在台灣推動民主化;滾雪球效應則是因為當時的鄰國如韓國、菲律賓等國皆已經民主化,臺灣也會受到影響。
   
    3.臺灣民主化的特有因素
   
   一般而言,民主化的特徵有三個,即選舉、妥協與非暴力。第三波民主化很重要的特徵就是和平、非暴力,臺灣從1987年以來自由化與民主化的歷程來觀察,嚴格說起來就只有一個鄭南榕自焚而死,所以臺灣民主化過程中,是相當和平的,議會或街頭暴力皆是媒體藉由鏡頭所展現出來對臺灣誇張的描述,也是中共藉由媒體控制對人民的渲染。
   
   除此之外,臺灣民主化有些特有的因素,是他國民主化所沒有的。如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其背景是1945年國民政府來台灣接收時,帶著一群中國人到臺灣實施統治,因摩擦而產生的暴力事件。誠然臺灣歷史是不斷被殖民,從荷西、明鄭、清帝國、日本都是外來統治。但即使是清帝國派任的文官,也不是太多人來這邊統治。早期漢人到臺灣來是接受統治的,是臺灣本來就有政府,移民潮不斷的過來是來接受統治的。在1947年產生的衝突對後來的影響真的很大,1949年國民政府敗退來到台灣,蔣中正帶一百多萬軍民到臺灣來,外省人在軍公教占據統治階級更延伸省籍對立與衝突。臺灣民主化的確伴隨著「省籍衝突」,這是臺灣民主化的特色。就二二八事件對於臺灣的政治發展來說,必須承認省籍情結在民主化過程中有其阻力與助力,這是臺灣民主化特有的因素。
   
   臺灣選舉即使在戒嚴時期不允許組黨,但仍具備競爭的性質,進而生成反對勢力,其中民進黨即本土勢力,自然結合原來臺灣的地方勢力,這個地方菁英慢慢集結出來的力量與省籍情結有關係。但從黨外到後來的民進黨成立,也有許多外省人參與,如雷震、黃爾璇、鄭南榕與陳師孟等。陳師孟甚至於是最激進的民進黨人, 2018年開始擔任監察委員,宣示正要積極處理馬英九任內司法不公平所遺留下來的問題。因此,現在臺灣的省籍情結已經不再是政黨競爭的因素了,不會因為省籍因素不加入國民黨或不加入民進黨,省籍情節的影響力已經隨著民主化的推演而愈來愈不明顯了。
   
   4.臺灣民主化後的問題
   
   臺灣透過民主化轉型成為自由民主國家以後,最大的問題不再是經濟成長,而是貧富不均開始逐漸拉大、階級流動部分沒辦法像以前那樣通暢。過去白手起家的臺灣經驗不復存在,華人企業長期保有家族經營的制度,例如各級私立學校(除了教會學校以外),以及大眾傳媒(如聯合報與中國時報),幾乎都由家族所控制,台灣主要的大型企業(如王永慶家族與新光的吳家)也是一樣,幾乎都變成父親傳給子女的家族企業。這點與外國傳賢不傳子的企業文化並不相同,台灣傳子不傳賢的文化嚴重阻礙社會階級的流動。
   
   另外一個問題在於,臺灣的資源稀缺,以致於必須依賴各個國家的貿易往來,這並不只是依賴美國、中國與日本等經濟大國而已。蔡英文政府所推動的新南向政策,也就是要避免依賴特定的國家才推動。
   
   總而言之,臺灣民主化後出現的許多問題是因為本身地理與文化因素所延伸而來,並不是因為民主運作而產生。
   
   5.臺灣的民主運作
   
   臺灣很多學者將臺灣定位為類似法國的雙首長制,民主國家的制度裡面最重要的就是總統制、內閣制、雙首長制,前兩者最大的差異即行政權跟立法權是否融合。行政與立法權分開即三權分立的美國式總統制、融合即英國議會內閣制;法國則結合前兩個制度而成雙首長制,這包含「換軌制度」,但法國是由內閣制轉型成為雙首長制,臺灣與法國的不同在於臺灣從行憲以後一直是「總統有權」的總統制性質,進而讓行政院長變成核心幕僚,類似於古代「皇帝—宰相」制度的民主化。
   
   過去臺灣的五權是行政、立法、司法、考試與監察權,以致美國總統的三權分立,或英國的議會內閣制,或法國的雙首長制,都沒辦法適用到臺灣。依我個人之見解,臺灣的現行制度即古代「皇帝—宰相」制度的民主化,古代即皇帝有權、宰相有能,這套民主化制度在臺灣並未出現問題,因為總統最終仍須面對每四年直接民選的「政治責任」。
   
   我的觀點同政大政治系盛杏湲主任一樣,現在中華民國憲法及增修條款所規定的這套制度可以先運作看看,並非修憲不可。而當代的五權是行政、立法、司法之外加上媒體權力、公民社會權力,自由民主國家不是透過政府在運作而已,它還有更重要的媒體第四權,還有公民社會運動在監督,形成一種不能讓行政權、立法權專制的一個制度體系。另外,所有民主國家的共同特色即「司法獨立」,福山提到法治最重要的即統治者權力是否受到限制,因為他講說一個國家政治秩序要穩定,就是要三個支柱−國家強大、民主問責、法治,中國僅有國家強大,臺灣三者兼具但不夠完善。臺灣的問題在於自由程度很高,但是我們道德跟法律沒有跟上,這一點也是我覺得2016年民進黨上臺後在處理轉型正義問題,2020年若民進黨繼續當選,希望他們立刻處理法治的建立和道德提升的問題,臺灣自由程度被評為全世界第一等級了,但是我們的法治和道德還沒有完全提升,這裡面還包括整個公民素養需要再提升的問題。
   
   6.民主的核心價值
   
   民主的核心價值就是:「民主只是手段,自由、人權的保障才是目的」。民主只是一個制度,民主還沒建立的時候你可以當作一個目標去追尋,追尋到了以後最重要的是維護自由、人權。可是自由、人權的尊重與民主的運作都需要和平的環境,所以為什麼聯合國在二戰後標舉出人權,然後聯合國存在的目的就是捍衛和平?因為和平環境的存在才有辦法維護自由、人權,並讓民主運作順暢,更不能讓民主變成多數專制或多數暴力。這些方面都可從台灣是否能夠維持最高程度的自由來做判斷。
   
   
   二。中國民主化
   
   
   1.臺灣民主化經驗的借鑑
   
   臺灣民主化經驗可以被中國借鑑的地方即在於同樣是「華人社會」,民主既然可以在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台灣社會正常運作,同樣是華人社會的中國大陸當然就有機會走向民主化。至於一黨專制的體制,就如前述所說中國跟臺灣是不一樣的,是沒辦法完全借鑑的,但如果中國要借鑑的話,那中國現在就要做兩件事情:第一個即開放地方自治,開放一些地級市具有競爭性的選舉,而非早期村里長那些為了加強統治的選舉。第二個就是某種程度自由的開放,完善規劃讓人民知道未來的政治要怎麼走。若中國無法立即進行這兩項改變,將會面臨一些瓶頸。
   
   2. 中共體制的瓶頸
   
   中共揭舉的社會主義十二個核心價值觀裡面有自由、民主、法治、平等、正義,但是缺乏憲政與人權,其他價值觀全部都會走樣,因為民主是為了維護自由與人權,沒有人權的自由那是國家自由、集體自由。極權專制國家有什麼樣的自由?是有權力統治的人擁有更多自由,而被統治的人沒有個人自由,所以缺憲政與人權的中國,就是中國大陸現在要不要跟世界文明相接軌。不必強調太艱深的普世價值,只要強調政治是價值的權威性分配,而權力是什麼?絕對權力絕對腐化。你有辦法打破這個政治學的鐵律、定義嗎?擁有絕對的權力就絕對的腐化,共產黨的專制政權能夠突破這個鐵律嗎?民主國家誰擁有鈔票是由選票來決定的,是由選票決定誰來分配鈔票,如果讓一個政黨永遠決定誰擁有更多鈔票,那政黨不腐化才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