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曾节明文集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独立不等于自由,自由不等于独立
·汉族就是汉字族,汉字是中华复兴的绝世珍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辨别中共特务、线人的不二法门之一,就是观察其价值观,因为人的言论虽然可以一时伪装,但其有意无意流露出来的长期价值观,是很难伪装的:
    那种价值观与毛共、邓共如出一辙,却冒充反对派人士、异议人士、“独评人士”、拼命搅合于反对派阵营的人,十有八、九是中共特线。
   
   
    以螺杆、胡安宁为代表的中共特务、线人,虽然长期冒充反对派人士,长袖善舞、乔装打扮,但因其遮掩不住的邓共“计划生育”反人类次品法西斯价值观,始终如坟地鬼火般地时时闪现,终于令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其中共特务线人的鬼脸。
    螺杆、胡安宁之流所持有的反普世价值(美其名曰“反政治正确”、“反白左”)价值观,就是其与共产党共灵魂的典型特征,由此派生出来的反“垃圾人口”、反“低端人口”观念,与邓小平、陈云和当今次品法西斯的中国共产党,如出一辙,毫厘不爽,实事求是地说,网特螺杆骨子里就是邓小平,胡安宁骨子里就是陈云,请看他们歧视和反对“低端人口”和“垃圾人口”的那种次品法西斯新种族主义的张狂,恨不能以计生手术刀把“低端人口”从地球上灭绝抹去的嚣张态,活脱脱两个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习共法西斯暴徒小队长,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此,网特螺杆堕落为“邓计生”的铁杆拥护者,沦为中共队伍中最死心塌地、丧心病狂反人类的最劣类,与鼓吹“奖励无胎”的上海瘪三党棍、社科院马列学院院长程恩富同丑,决不是偶然的,而是他那脑残反人类的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螺杆、胡安宁之流“反垃圾人口”、“反低端人口”不仅道德上是极端可耻的,理论上也是极端荒谬的,真真正正是“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
   
    因为世界上并不存在所谓“低端人口”、“垃圾人口”,在道德和法律的范畴类,所有自食其力的人口,都不是低端人口,而是对社会有价值的人口,并是社会不可或缺的人口,不管其从事的职业多么“低贱”。
    比如,很多人看不起垃圾清运工,但若没有收垃圾工,不消三天,整个香港将变成臭港!
    螺杆等黑心烂肝的邓共分子,大骂送外卖工是“低端人口”,唾沫横飞,恨不得亲手挥舞计生手术刀,将送外卖“低端”群体断子绝孙,或者象纳粹对付犹太人那样送进毒气室方罢休。
   
   
    但无论中国、日本、香港、欧美、、.都有送外卖的群体,这就证明送外卖工,是社会的需要,对社会有价值,因为他们为工厂、商场、写字楼、保安、、.等各行各业的人节省了时间。
    修鞋的、洗车的、回收的、开车接送的、修管子通厨房、厕所下水的、、.这些共特们蔑视的“低端人口”都有其价值,因为他们便利了人们的生活
    虽然在道德上有争议,妓女其实也有价值,也是一个正常社会的需要,因为妓女以其商业性性行为,自食其力,且为社会提供了润滑剂式的服务,减轻了特定群体的痛苦:因为经济、生理、心理、夫妻不和谐等等原因,总有部分男人群体无法结婚,或者难以在配偶那里得到慰藉,这就需要商业性性服务来缓解。所以妓女也不是“垃圾人口”或“低端人口”,当然,色情业危害人类生育,在道德上不能提倡,需要有所限制。
    这就是古今中外,历朝历代(只在共产、伊斯兰极权下短暂消失)总是存在卖春买春群体的根本原因。
   
   
   
    螺杆、胡安宁之流反“低端人口”、“反垃圾人口”的观念之所以极端荒谬,根本原因是人类社会是一个有机的生态系统,需要各种不同社会分工的群体来搭建,就是所谓的“三教九流”、“三六九等”,哪一个分工群体都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社会,没有精英“高端”群体固然无法进步,但若只有科学家群体,那么谁来提供衣、食、住、行等方面的服务呢?谁来服侍科学家呢?没有了所谓的“低端”,“高端”无法生存。
    去年年底习共次品法西斯拍脑瓜决策,习近平爱将蔡奇,悍然指挥军警,将数十万低收入、低学历、从事“低端产业”的群体暴力逐出北京市,结果导致北京垃圾成堆无人收,服务业哀鸿遍野、商铺关门、大街小巷空空荡荡、、.物价腾贵,北京市民苦不堪言,没多久,连中共北京统治团伙自己也觉得不舒服了、、.蔡奇不得不灰溜溜悄悄收起“驱逐低端”那一套,任由“低端人口”回流北京。
   
    九十年代,新加坡皇帝李光耀曾大肆鼓吹新加坡要曾为全世界素质最高的国家,鼓吹新加坡人人都来做IT人才,一度只准电脑高技术的“高端人口”移民,结果没几年就傻了眼,IT人口过剩而诸多行业劳力缺口大开、、.李光耀只得收起新加坡“只要高端”的那一套,灰溜溜地悄悄不吱声了。
   
    事实一再证明:一个正常而充满生机的社会,需要林林总总各行各业的人群,“高端”人才固然需要鼓励,“低端”不可或缺,不能歧视、、.这样的社会才有生气、才会和谐。
   
   
    而以螺杆、胡安宁为代表的中共特线,人口社会问题上总是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不是如毛共那样反知识分子群体,就是如邓共、习共次品法西斯那些反底层工薪大众、歧视“低端人口”——总之就是反对反对自由、平等,或曰“白左”、伪普世”(胡安宁对普世价值的蔑称),就是不把人当作人(当作“盲流”、垃圾、地球负担),此种反自由、反平等、反人类的价值观,就是他们充当中共特线的思想根源。
   
   
   
   
   
   
   
   曾节明 2018.8.13戊戌庚申戊寅晚于闷热纽约州
(2018/08/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