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谢选骏文集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IQ、EQ之后的“VQ”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美国两大奸商
·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中国人不如机器人
·中国式的创新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式的骗局是怎样形成的
·俄罗斯牛肉多多益善
·邓小平家族沦为劳改犯家属
· 川普成为金正恩的同志+兄弟
·无神论与欢乐颂
·言论自由与沉默自由
·《经济学人》不通人性
·《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自拍——自恋——自杀
·最遥远就是最接近的鬼辩证法
·巴黎会有蒙娜丽莎吗
·动物世界也有黄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谢选骏: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再来闲说王沪宁:是师爷不是帝师》(lancaser2018-08-16)报道:
   
   中美关税大战以来,海外中文网站纷纷关心起王沪宁来,有人说他应该对中共误判特朗普负责,有人说他掌控的宣传系统要对挑动美国的神经负责,还有人兴冲冲地揣测王沪宁会作为贸易战的牺牲品,甚至煞有介事编出王沪宁已经失宠的“核爆”。我要说的是,这些人想多了,王沪宁和中美之间的关税大战无关,更不会因此被用来当做牺牲品。共产党历来伟光正,习主席英明睿智几百年未见的统帅,怎么会犯错——被妖言迷惑也是错,所以王沪宁铁定没事。北戴河王沪宁没去看望专家,是因为他不分管组织工作;近段时间没在媒体露面,是因为没有需要他露面的场合。不懂中共的政治规矩,瞎猜只会被打脸。不过很多所谓的“中共政治问题专家”并不在乎被打脸,他们其实跟中共的宣传部门是一路货,都是以煽动、抹黑对手为己任的。

   
   我在上一篇关于王沪宁的文章中说过,认为王沪宁是习近平背后“扯袖子、咬耳朵”的高参,是高看了王沪宁,或者低看了习近平。王沪宁这个上山下乡的逃兵、一天基层工作经验都没有的秀才,在曾经“扛两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的习近平眼里,就是一个废物。而且中共的干部政策,历来讲究的是“宰相必起于州郡,猛将必发于卒伍”,培养干部苗子的第一步,就是下放到县市“挂职”实习,习近平本人也是这么走过来的。王沪宁以复旦大学法学院院长的身份直入中直机关,从江泽民起就没有放他到地方“挂职”,说明其实江泽民也不把他当回事,没有要重用他的意思,只不过看重他会包装“理论”的本事,留他在身边当师爷罢了。后来的胡锦涛是个佛系领导人,反正萧规曹随,不嫌王沪宁是先帝旧臣,人事一概照旧,王沪宁也不在乎“贰臣”名分、不谋封疆伟业,继续干师爷行当。到了习近平,他身边有的是三老四少出主意,自己当年也是个写“之江新语”豆腐块文章的高产写手,并不把王沪宁当回事,但是这个人已经到了这个位置,还真不好安置,好在他看王沪宁的“不争”是优点,刘云山让他头疼,王沪宁不会,所以王沪宁顺势就上了位。王沪宁上位名正言顺,各系人马都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说,习近平多了一个打酱油的人帮他卡位,算是意外收获,所以习近平和王沪宁,内在没什么共同语言,实质没什么利益关联,就是东家和师爷的关系。所谓“三代帝师”之说,明显溢美,也只当是个特征概括而已。
   
   当然既然身处高位,王沪宁不可能一点影响力没有,作为“班子成员”,习近平还是要和他单独谈话,就国家大事听取他的意见。王沪宁会在哪些方面影响到习近平?不多,两个:一是称帝,二是要当世界领袖。
   
   习近平刚上台的时候,或者说第一届任期的前半段,走的是亲民路线。“两会”闭幕,习近平谦逊地等到李克强一起离场,曾让很多媒体交口称赞,习近平破天荒地挽着老婆到农村看望老乡,排队吃包子,容许媒体出现他的卡通形象,这些都让人耳目一新,以为中共领导人也重视个人形象包装了。可是后来画风变了,习近平突然变得英明伟大,除了出国访问还牵着老婆之外,原先的亲民形象一扫而空。这是什么原因?那就是王沪宁进言了,他认为中国需要威权领袖,“集体总统”各怀鬼胎,耽误事。王沪宁在89风波以后被上海帮看上,就是因为当时中国社科院被一帮自由派占据,垮掉了,所以需要他这个没有沾染自由化、内心推崇威权主义的上海人来挑理论大梁。习近平其实是个没主意,容易听信谗言的人,身居高位当然从感情上很容易接受威权主义的理论。在王沪宁看来,“美国反对美国”是体制上的弊端,像中共这样高度组织化的政党,当然不能走“中共反对中共”的危险道路,所谓“一锤定音,定于一尊”,虽然从栗战书口里说出,但是王沪宁的潜移默化不可低估。于是,修宪延长任期,学俄罗斯、德国,领导人干上二三十年更有利于国家稳定发展的理论立马成型。王沪宁这个师爷,出这个主意当然正合上意,理所当然被采纳并付诸实施。
   
   至于中国突然厉害起来,要和美的分庭抗礼,则是习近平身边国防大学、清华大学一帮智库的主意,王沪宁充其量起到的只是方案的修饰完善作用。王沪宁虽然并不了解美国,但他在别人眼里还是美国和国际政治问题专家。美国没什么了不起,国内一盘散沙,政党互相拆台干不成大事,是王沪宁坚定的认识。中国应当和美国瓜分世界,形成中国领导“一带一路”的地缘格局,王沪宁也起到了重要的参谋作用。至于讲述中国故事、推广中国模式,虽然是清华大学一帮“鹰派”的鼓噪,也深合王沪宁的胃口,他掌控的宣传系统除了被动实现领袖意图意外,也有主动推广的动机。后来中美关税战开打,中共昏招迭出,进退失据,很明显是习近平已经把专业人士排除在外,由他领衔的外事委员会根据“智库”出的主意在瞎整。王沪宁不是外贸专业人士,也不分管这一块,外事有习近平亲自做主,他才懒得多嘴。所以把中美关税大战的帐记到王沪宁身上是不对的,如果说王沪宁要对此负什么责任,就是他的地缘政治格局理念促成了习近平要当世界领袖的雄心,如此而已。
   
   谢选骏指出:作者不懂,现代中国没有皇帝,哪来帝师可用?皇帝地位稳定,可以拜师求学;首长朝不保夕,只能唯我独尊,还要创作理论系统,证明自己堪当大任,吃力而不讨好,相当辛苦。
   
   《闲言碎语漫谈王沪宁》(lancaser2018-07-13)则说:
   
   中美贸易战打响,中共对局势大失水准的误判和拙劣应对让人大跌眼镜。中共自改革开放以来,薅全世界羊毛得心应手,从无败绩,这次被特朗普搞得狼狈不堪,史所未有。眼下事务部门放风,坚决不背锅,导致对中共智库的质疑声四起,而“三朝帝师”王沪宁立刻也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其实,把王沪宁视为习近平背后“扯袖子、咬耳朵”的军师,那是高看了王沪宁,或者说低看了习近平。王沪宁在党内作为政治局常委、委员,书记处书记,一杆子下来,掌管的是党内事务系统,相当于地方上的专职副书记,但管事显然没有地方上的副书记具体,大约和秘书长或者军队里面的参谋长相近,对党务以外的事务性工作基本上不能过问,最多也就是在政治局会议或者政治局常委会上发表点意见。按习近平和王沪宁的风格,我们都可以猜到,王沪宁在会上肯定是不顾不问,不会主动揽事,何况对外贸易本来也不是王沪宁的专业,更不是他的分管领域,所以中美贸易战局势的演变,应该和王沪宁没什么关系。
   我和王沪宁只有过两次交道,一次是他还在复旦大学当系主任的时候,一次是他已经到了中央政研室当主任。我感觉王沪宁是那种典型的上海小知识分子的作派,表情冷漠,沉默寡言,握手无力,互动敷衍。这种冷淡不是学者那种沉稳,而是心机很重那种阴森。而且这个人内心很傲慢,因为一般来讲,像王沪宁这种纯文科出身、资历很浅、履历简单的官员,在和理工科出身、有丰富业务工作经历的人打交道的时候,多少会有一种尊重,但是在王沪宁身上看不到他有丝毫敬畏的表现。我想这种傲慢应该和他的人生履历、学历缺陷所带来的自卑有深刻的关系。王沪宁当年为逃避上山下乡,从上海跑回山东老家,连高中都放弃了,后来以学徒工的身份,通过家庭的运作成了工农兵学员。这个事虽然在官方履历上回避了,但就和在美国逃避服兵役又竞选总统一样,是政敌可以用来攻击其人生的一大污点。习近平以他知青生涯自豪,“梁家河大学问”都成了显学,他对王沪宁这个上山下乡运动的逃兵,内心一定是很不以为然,所以不可能视他为知己,而王沪宁还要推动“梁家河大学问”的深化,也是非常尴尬的任务。
   王沪宁的专业是政治学,这是一门死学科。借用《围城》中赵辛楣的说法,在我们这些工程师出身的人看来,就相当于什么都没学。一个文革中的初中生,加上一个相当于没专业的外语专业、一个大而无当的政治学专业,其知识体系的完整程度可想而知。我不搞政治学,所以王沪宁的书,我只是翻了翻他送我的那本《美国反对美国》。这是他在美国做完访问学者,用课题经费出版的一部札记类图书,谈不上学术性。但由于是札记,反而更能体现他的思想组织和文字表达能力。从这本书我感觉王沪宁是一个看事情很表面、很刻板的人。“美国反对美国”这个他自己为得意的充满辩证法的书名,刚好表达了他对多元化的无知和无感,他不认为“美国反对美国”是美国活力的机制保证,反而认为这是一种混乱,所以必然会被败给中共这样的高度组织化的政党。当然这本走马观花的作品,对美国的认识即使在现象层面都有许多错误,更别说深入到文化、传统的层面了。书是会上发的,搬了几次家,现在也不知哪儿去了。
   复旦大学是中共建国以后从一个野鸡大学成长为江南名校的暴发户,毛泽东培植的学术打手。当年,复旦大学是批判《海瑞罢官》文章写作组的骨干力量,直接点燃了“文革”的导火索;“文革”当中,北有“梁效”,南有“罗思鼎”,简直就是毛泽东的代言人。复旦大学和中共政治有此渊源,政治学系当然足以雄霸一方。王沪宁虽然学养不咋样,但是内裤改乳罩,位置很重要,处在复旦大学政治学系主任这个位置上,就决定了他在政治学界有出头露面的许多机会,这就是他学问不咋样人却有名的原因。
   那么学样平平的王沪宁为什么会成为“三代帝师”?难道真是中共党内无人,或者是学者不屑于和中共合污?都不是。王沪宁有他的强项,就是“造词”。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谈过,中共的历代领导人都很重视提炼自己的政治遗产,以便后人“断代”。毛主席说,“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这在中共是不能动摇的,那么领导人之间的思想怎么区别呢?造词!用不同的关键词来区分不同领导人的治国理念,给领导人莫名其妙的治理思路披上马列主义的理论外衣。从我跟王沪宁的接触,发现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造词的能力很强,他可以把一些很寻常的的想法“升华”为理论体系,把同一只的鸡蛋贴上不同的标签出售。一般的学者受制于学术思维框架,不擅长做这样的事,所以难出新意,而这刚好是王沪宁的强项。遗憾的是,王沪宁由于自身缺乏理论深度,其全部能耐仅限于整理包装,所以中共自胡锦涛以来口号层出不穷而理论日渐苍白,王沪宁其实要负很大责任。
   中共近百年来,以幕僚而进常委的,王沪宁是陈伯达、曾庆红之后的第三人(张春桥、姚文元是打手不算幕僚)。曾庆红本来有“红色基因”,是合伙人身份,王沪宁不能引为同类,比较相似的就只有陈伯达了,而陈伯达因为称“天才”站错了队,被毛泽东遗弃,“批陈批孔”成为“批林批孔”的先声,下场凄惨,但愿王沪宁不要步其后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