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谢选骏文集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洪秀柱“一中同表”把球踢给了习近平
·中共主张洪秀柱退居二线当副总统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一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二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现代南北朝的曙光(目录)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2011年电子版前言)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导论)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三章)
·教皇来了,全城戒严:天主教与偶像崇拜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四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五章)
·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新神学
·中国统一的文明基础
·纪念胡耀邦不给六四平反不妥当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欧洲超人来自印度魔鬼
·政教分离的适用范围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谢选骏: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金砖国家与脆弱国家,也许只有一步之遥。因为那不是金砖,而只是普通的砖头(BRICS)!中国完成重建,还有相当距离。
   
   《惨烈:20世纪来人类社会最大规模的崩溃》(2018-08-14 假装在纽约)报道:  

   
   1、
   关于委内瑞拉的现状,媒体上已经有很多的报道了,大致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
   第一,多年恶性通货膨胀,货币严重贬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计是到今年年底通胀率将会高达1,000,000%,逼近人类通胀史的最高水平。
   过去四年,委内瑞拉的GDP大跌35%,比美国大萧条时期还要恐怖。
   委内瑞拉官方已经不对外公布任何经济数据,但彭博做了一个“咖啡指数”,通过比较咖啡零售价格的变动,可以得到比较直观的感受。
   在首都加拉加斯,12个月前一杯咖啡的价格是2300玻利瓦尔币,现在的最新价格则是200万,一年涨了86857%。
   一块肥皂的价格则是490万玻利瓦尔币。
   《华盛顿邮报》采访了一个30岁的家庭主妇,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是做清洁工的丈夫,他每个月挣的最低工资519万玻利瓦尔币,相当于3美元。这点钱只够买两磅米和一块芝士,全家靠政府发放的少量大豆和面粉维持生计。
   钞票失去了原本的价值,成为最不值钱的废纸。有人把街上人们随意丢弃的纸币收集起来做成折纸工艺品卖给游客,因为纸币的质量比杂志或者报纸更好,而且大小一样,不用裁剪。
   第二,除了物价高,更可怕的是有钱也买不到东西。
   食品和药品严重短缺,超市和药店的货架上空空荡荡,连卫生纸和洗发水都要到黑市才能买到。饥不择食的人们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
   《纽约客》有个记者悄悄溜进一家医院,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不管是抗生素、止疼药、生理盐水,还是做手术用的绷带、镊子、手套、缝伤口用的线,统统奇缺。原本可以治愈的病人因为没有药而只能等死。报道是两年前登的,现在的情况估计只会更严重。
   第三,治安状况急剧恶化,暴力犯罪极度猖獗,伴随经济崩溃而来的是社会秩序的全面崩塌。
   政府发放救济粮的货车、学校给孩子们发放的免费午餐,都会遭到哄抢。
   把守医院的警察和士兵,到晚上就成了劫匪,埋伏在病房的楼道里抢劫病人家属。
   委内瑞拉的犯罪率已经是全世界最高,报案也没有用,只有2%的案件会得到处理。警察要么本来就是劫匪的同党,要么自己也没少被抢过。
   以上三个方面综合在一起,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我们正在目睹的,是一个失败国家的典型,是20世纪以来非战乱条件所造成的人类社会最大规模的崩溃。
   
   2、
   世界上穷国很多,但委内瑞拉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穷国,恰恰相反,它们曾经是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国家。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委内瑞拉就已经跨入了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中产阶层的生活悠闲富足,首都加拉加斯飞往欧洲的飞机上坐满了出国度假的人们。
   和其他麻烦不断的拉美邻国相比,那时的委内瑞拉是一个模范国家。而从模范堕落到失败的典型,这一切变化就发生在短短的几十年间。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委内瑞拉是如何一步一步从天堂跌进地狱的呢?
   经济学上有一个理论叫“资源诅咒”,意思是那些得到上天垂爱、拥有丰厚自然资源的国家,往往会因为过度依赖资源开采而忽视了其他领域的发展,从而造成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系列问题。委内如拉就是一个教科书级别的资源诅咒案例。
   委内瑞拉位于加勒比海南岸,南美大陆的最北端。国土面积92万平方公里,差不多相当于9个浙江省,这个面积不算大,但也不小,全球国家里排名第32。
   原本委内瑞拉是一个贫穷的农业国,主要的出口产品是咖啡和可可。他们命运的转折点发生在1922年。
   这年的12月,壳牌公司在在委内瑞拉西北部马拉开波湖(Lake Maracaibo)的一口探井突然井喷,巨大的油柱足足喷到空中几十米高,在四五十公里以外都能看到。
   石油连续喷了九天,每天喷出10万桶,世界轰动。
   到1970年,委内瑞拉全国一共发现57个油田,探明储量高居世界第一,石油产量则居世界的10%。
   委内瑞拉人从此依靠石油过上了好日子,原油产量占全世界10%,人均GDP是邻国巴西和哥伦比亚的很多倍,和美国也没有太大的差距。
   但与此同时石油也带来了两个问题:
   首先,委内瑞拉的经济对石油产生了严重的依赖,石油为委内瑞拉提供了出口收入的76%和财政收入的一半。
   其次,石油带来了腐败,催生了一批权贵阶级,拉大了贫富差距。
   住在首都加拉加斯郊外贫民窟里的大批底层百姓,没有能够分享到经济成长所带来的成果,他们是心怀怨恨的。
   委内瑞拉今天所有乱象的根源,其实都是没有解决好这两个问题。
   经济好的时候,这些问题被掩盖了。
   但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墨西哥债务危机席卷拉美各个国家,再加上国际油价连续下跌,所有的问题就开始集中爆发,收入状况恶化,失业人口激增,社会冲突频频爆发。
   那时委内瑞拉发生的一切,有点像是今天所遭遇危机的预演,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个警告。因为那时的委内瑞拉虽然已经生了病,但并非无可救药,如果能够纠正暴露出来的错误,不至于发展到今天这样病入膏肓的地步。
   
   3、
   可惜的是在这个历史的关口,天降伟人查韦斯上台了。
   出身底层的查韦斯从小看够了腐败和不平等,他也最知道穷人需要的是什么。他发誓要根除腐败和不平等,改变国家让人失望的现状,让穷人能够真正当家做主,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
   他向委内瑞拉人许诺下超级福利,提出一系列类似社会主义的福利措施,获得了穷人压倒性的支持,在1998年的总统大选里以16个百分点的优势碾压竞争对手。
   当时CNN网站上讲选举结果的这篇报道(见下),标题就点明了查韦斯身上最重要的两个标签,左翼和民粹。
   上台以后,查韦斯对内开始兑现竞选承诺,宣称要在委内瑞拉建设“21世纪的社会主义”,包括提供免费医疗、免费教育,造了200万套免费住房给穷人住,甚至连石油都近乎免费。
   这些政策的出发点是为了改善民生,也确实降低了贫困人口。
   但是,它们过于激进,违反了经济规律。委内瑞拉人以为他们将要得到的是瑞典式的社会主义,其实得到的却是古巴式的社会主义。
   查韦斯的极左政策,是对之前委内瑞拉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的反弹和矫枉过正。
   自由和平等,是一个永恒的课题。过于重视其中任何一个而忽视另外一个,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有一句话,“一个社会如果把平等置于自由之上,就既不会有自由也不会有平等;如果把自由置于平等之上,就能同时得到更高程度的自由和平等。”
   但是,查韦斯的运气很好,他上台以后国际油价就开始涨,一直涨了十年,到2008年时一度攀升到每桶150美元以上。
   于是,委内瑞拉又有了钱,国营的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成了查韦斯的金母鸡。
   其他石油公司在这段时间里用赚来的钱进行技术改造,而PDVSA赚来的钱则全部被查韦斯任性地用来进行他的社会主义实验。
   当PDVSA提出反对的时候,换来的却是残酷的清洗。查韦斯宣布要改变PDVSA“国中之国”的局面,撤换了CEO和所有管理层成员,换上了一批自己的亲信,从此把PDVSA牢牢地攥在了自己的手里。
   但是,这些新换上来的人完全没有石油行业的经验,除了听查韦斯的话以外没有其他优点,查韦斯自己同样对石油行业一无所知。
   2002年,PDVSA爆发大罢工,查韦斯没有手软,一口气解雇了18000人,占PDVSA工人总数的40%。
   这么折腾了一番之后,原本运转高效良好的PDVSA很快就被搞垮了,在国际市场上失去了竞争力,生产能力不断地衰退。
   让情况更严重的是,查韦斯不但放弃了对PDVSA的技术投入,也放弃了其他工业行业的发展。委内瑞拉经济对石油的依存度越来越高,到最后PDVSA已经占到了整个国家外汇收入的95%。
   查韦斯还疯狂地推行国有化,把私营和外资大企业收归国有,于是委内瑞拉的国家信用也破产了,再没有跨国公司敢去投资。
   2007年,委内瑞拉已经开始出现了部分的商品短缺。一筹莫展的查韦斯甚至荒唐到要求PDVSA生产牛奶、食用油、面包等基本的民生用品,进一步损害了原本是PDVSA正业的石油生产。
   得益于油价的高涨,委内瑞拉勉强还能维持表面的繁荣局面,但盛景之下已经危机四伏。
   
   4、
   2013年,查韦斯身患癌症去世,他死的非常是时候,因为仅仅一年以后,国际油价就暴跌了。
   原本委内瑞拉人已经习惯了依靠进口商品和免费福利的生活,有钱的时候可以任性,现在钱突然没有了,积攒了几十年的问题就开始集中爆发。
   于是,就出现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20世纪以来非战乱条件所造成的人类社会最大规模的崩溃”。
   雪上加霜的是,查韦斯死前钦点的接班人马杜罗,没有查韦斯的个人魅力,但和查韦斯一样独裁、一样腐败、一样无能。
   有民意调查显示,马杜罗的反对率高达80%。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马杜罗还是有办法让自己在今年5月获得连任,如果没有意外情况,他要一直在台上呆到2024年。
   马杜罗独裁到什么程度呢?2015年12月,反对派在议会选举里获得多数席位,马杜罗一看着急了,以后议会要和自己作对。于是他干脆耍手腕逼迫最高法院的法官们下台,换上自己的亲信,然后再让最高法院判决议会不合法。
   明明国家已经崩溃了,马杜罗却拒绝接受国际社会的援助,还宣称委内瑞拉的经济问题是国内反对派和美帝国主义的阴谋。
   这样一个政府,根本没有能力带领委内瑞拉走出地狱。
   可以想见的是,最基本的生存和人身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随之而来的一定是人口外逃的浪潮。
   委内瑞拉全国总人口只有3000万多一点,但是从2016年以来已经有380万人逃离。
   教育程度高的人选择通过正规渠道移民到欧洲和美国,教育程度低的则干脆偷渡到其他拉美国家,其中邻国哥伦比亚就接收了100万人。
   无力外逃的人们,则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游行抗议。
   他们最常用的一句口号是“Sí, hay futuro”,意思是,“是的,我们还有未来”。
   可是,这个国家真的还有未来吗?只能祝他们好运。
   
   谢选骏指出:委内瑞拉的版图只有中国大陆的十分之一,人口只有中国的四五十分之一,它的崩溃怎么可能是20世纪来人类社会最大规模的崩溃呢?因为中国大陆在1949年以来的社会崩溃,不论在规模上还是深度上,you远远超过了它——而且他要是在和平环境下、以社会主义的方式进行的!
   
   《新脆弱五国出炉,下一个未爆弹竟然是》(2018-08-14 联合新闻)报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