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谢选骏文集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谢选骏: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毛泽东大女儿李敏已在朝鲜车祸事件中遇难》(博讯2018年8月2日 综合)报道:
   
   据最新中文推特疯传:毛泽东大女儿李敏已去世。

   
   去年那次造成32名中国游客遇难、2人重伤的朝鲜重大车祸,大陆官方一直未对外公布遇难者名单。当时有消息称,赴朝团中多数成员是当年赴朝作战将军的子女,甚至有传,伤亡者中包括毛泽东嫡孙毛新宇。在中共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记者曾一再追问这次事故的原因,以及遇难者的身份,但外交部发言人陆慷都未有正面回应,仅表示如果有进一步消息,会及时公布。
   李敏是去年在朝鲜遇车祸去世的,那次没有公布死亡人员名单,大家都觉得蹊跷,金正恩当时又给予高规格礼遇,这张照片解开了当时的谜底。
   
   网民评论:
   
   1
   FG • 2小时前
   追隨毛岸英。
   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2
   Wayne Fung • 2小时前
   博讯也不靠谱了,这是位东北抗联老战士,七月才去世的
   
   3
   梁家河天降伟人 • 3小时前
   普天同庆
   
   
   谢选骏指出:为何人说李敏死亡的消息是“追隨毛岸英。因果報應絲毫不爽”?因为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就用他一儿一女来意思意思了。那么又为何说“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因为抗美援朝不是自卫反击,不是民族战争,甚至不是国家战争——而是一场意识形态战争,是汉奸毛泽东追随他的干爹斯大林杂种集团(共产国际)与联合国军的无谓厮杀。可见抗美援朝是毛泽东集团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而且毛泽东这个忘八,脑子还不好使,竟然让斯大林这个杂碎真身事外,还可以事后通过其继承人向中国讨要军费!因此,毛泽东集团不仅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而且抗美援朝对中国人欠下了巨额金债——金家简直就是中国的吸金。
   
   附录
   
   李敏(1936年-),原名毛娇娇,生于陕西省保安县(今志丹县),籍贯湖南省湘潭县,毛泽东与贺子珍的女儿。曾任国防科委、总政治部干部,按副军职待遇离休。分别于2003年及2008年当选第十及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都是以“特别邀请人士”身份加入。
   
   从苏联到中国
   1936年冬,蒋介石命令东北军进攻瓦窑堡,中共中央和军委决定主动撤出瓦窑堡,以争取东北军。中央机关遂全部迁至保安县,将临产的贺子珍比毛泽东提前几天到达了保安县。二人住在小石山的一个破旧的窑洞内,孩子便出生在这里。孩子出生后,邓颖超、康克清等人闻讯赶来,邓颖超抱着孩子说,“真是个小娇娇呀!”毛泽东听后,取《西京杂记》中的诗句“文君娇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如芙蓉”之意,为孩子取名“毛娇娇”。
   娇娇生下四个月左右时,贺子珍入延安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将娇娇送到老乡家寄养。由于与贺子珍之前所生的所有孩子都已遗失或夭折,所以毛泽东非常喜欢娇娇。不久,因母亲贺子珍和父亲毛泽东发生家庭矛盾,贺子珍决定出走,准备经西安赴上海动手术取出身上的弹片。毛泽东极力挽留,但贺子珍还是走了,后来辗转来到苏联学习。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4岁的娇娇被送往苏联,与母亲团聚。不久,苏德战争爆发,留在苏联的各国共产党人全都被疏散到苏联东部的伊万诺沃,先于娇娇来到苏联的毛泽东之子毛岸英、毛岸青所在的国际儿童院也转到伊万诺沃。娇娇进入伊万诺沃的国际儿童院。由于国际儿童院食物匮乏,娇娇患上了急性脑膜炎,苏联医生认为没救了,要将娇娇送入太平间。但是贺子珍坚持把娇娇接回了家,用自己种的土豆换来牛奶和白糖,每天给娇娇喂半杯加糖的牛奶,娇娇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其后,多病的贺子珍病情更重,并且与所在之处的苏联官员关系变得十分紧张。贺子珍不太懂俄语,行为又使人莫名其妙,最后被当作“疯子”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娇娇由此同母亲贺子珍分离,被送回了国际儿童院。直到1947年,王稼祥赴苏联,经多方交涉才得知贺子珍母女的下落。随后,王稼祥和娇娇一同去接贺子珍离开精神病院。王稼祥将贺子珍母女的情况以及她们要求回国的请求转告毛泽东,毛泽东很快回电报:“同意回国”。1947年,冬,贺子珍和娇娇一道回到中国,起初住在哈尔滨。
   当时,毛泽东早已同江青结婚,并生有女儿李讷。娇娇当时不会汉语和中文,只懂得俄语和俄文。母亲贺子珍让娇娇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娇娇在信中用俄文汇报了自己的现状。毛泽东未回信,而是给娇娇发了一封电报:“娇娇我的女儿,你的信我收到了,你好好学习,做一个中国的好女孩。爸爸很好。”过了大约一个月,毛泽东派来一位警卫员找到贺子珍说:“毛主席想念娇娇和岸青,想把他们接到身边,让他们在那里读书,征求你的意见,同意不同意?”贺子珍没有犹豫便说:“既然主席想念孩子,希望他们到他的身边去,我完全同意,没有意见。”这位警卫员又到学校找到娇娇和岸青,征求他们的意见,二人均愿意到父亲身边去。于是二人被带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毛泽东的身边,在那里学习。因为娇娇不会中文,所以毛泽东特意请了一位老师教她学中文,娇娇很快就学会了。
   
   上学与结婚
   娇娇要上中学了,毛泽东决定给娇娇起个学名,乃采用《论语·里仁》中的“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为娇娇取名“李敏”,采用李姓是因为1947年3月蒋介石重点进攻延安时,中共中央撤离延安,转战陕北,其间毛泽东化名“李德胜”。
   贺子珍自回国之后,先后住在哈尔滨、沈阳。贺子珍不许李敏叫江青“妈妈”。每年放暑假,毛泽东都派人将李敏送到贺子珍那里住一段时间,并且每次都让李敏给贺子珍捎去许多食物,其中包括很多水果。
   北平和平解放之后,李敏来到北京,先入八一小学,毕业后,又入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高中毕业后,1958年李敏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李敏原来的男朋友是中共高干陈伯达的儿子陈小达,他们在苏联期间认识相知。李敏后同北京航空学院的孔令华恋爱。孔令华的父亲、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孔从周得知后大惊,觉得自己是国军西北军降将,严令儿子不得与李敏来往。李敏将恋爱之事告诉了父亲毛泽东,毛泽东乃将孔从周一家请到家中吃饭,并说:“儿女的婚事由他们自己去办,长辈不必干涉。”由此成全了李敏和孔令华。
   1959年8月29日,李敏和孔令华在中南海丰泽园举行婚礼,后育有儿子孔继宁,女儿孔东梅。1964年,李敏夫妇因受江青迫害而搬到兵马司胡同,毛泽东叹气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李敏搬出中南海时,中南海的出入证也被收走。由于江青阻扰,李敏搬出中南海之后,只见过父亲毛泽东三次。
   1964年,李敏入伍,此后历任国防科委八局参谋,政治部副主任。
   
   文革初期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之时,李敏正在国防部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简称“国防科委”,直属中共中央军委领导,主任先后为聂荣臻(1956年-1973年)、陶鲁笳(1973年-1975年)、张爱萍(1975年-1982年),1968年2月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1982年7月撤销,与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科学技术装备委员会合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八局工作。文革初期,刘少奇、邓小平决定向各单位派出工作组。李敏被聂荣臻领导下的国防科委派往下属的北京航空学院(简称“北航”)任工作组成员。工作组在包括北航在内的北京各高校大抓“右派”学生、“反革命”教师,引发师生愤怒。不久,毛泽东严厉批评刘少奇、邓小平派工作组镇压群众的决定。北航师生掀起了批判“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风潮。1967年4月,北航学生韩爱晶率领一、二百人到国防部南门(即国防科委大门)外,要求国防科委领导出面澄清问题。国防科委领导几昼夜不接见,影响越来越大。毛泽东明确表示“派工作组是错误的,工作组犯了方向路线错误。”聂荣臻先后将国防科委副主任钟赤兵、罗舜初推出来,交北航师生批判。北航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除了批罗舜初及工作组外,北航文革筹委会负责人孔令华(李敏的丈夫)也被批斗并戴高帽。曾任北航工作组成员的李敏也被批判。孔令华、李敏回中南海的家时,江青说“保皇派”回来了,毛泽东则问有没有戴高帽游街。孔令华、李敏夫妇后来都成了“造反派”。
   1967年5月13日,北京为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25周年,原本安排陆海空三军文艺团体两派联合演出,但最后却酿成了严重武斗流血的五一三事件。此后林彪通过观看演出等活动支持李作鹏、吴法宪、邱会作所支持的一派。从此,由总参谋长黄永胜、空军司令吴法宪、海军政委李作鹏、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等组成军委办事组,取代了中共中央军委。下属各总部、国防科委、军兵种等分别成立了“三军无产阶级革命派”(简称“三军无革派”)“总勤务站”,领导本单位的文革运动。[9]:38-39国防科委在聂荣臻领导下,也成立了“科委三军无革派总勤务站”。总勤务站打倒并迫害大批国防科委和国防科委司令部中高级干部,还揪斗在同一座大楼办公的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罗瑞卿。总勤务站将文革前夕已因自杀未遂而摔断腿的罗瑞卿放在箩筐里抬到台上批斗,李敏等人当即退出了会场。总勤务站还参与揪斗杨勇、彭德怀、赵尔陆、陈再道等外单位军队老干部,将国防科委副主任以上干部迫害到国防科委党委常委仅剩聂荣臻本人,砸烂了国防科委政治部。同时总勤务站积极插手国防科委管辖的各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在七机部镇压反对聂荣臻的一派。
   李敏对聂荣臻操纵的总勤务站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1968年1月,科委系统“学习毛泽东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以下简称“学代会”)召开,代表资格的核心内容是“拥护以聂副主席为核心的国防科委党委常委的正确领导。”这在国防科委机关及七机部遭到相当一部分工人、干部、知识分子的反对。3月底,杨、余、傅事件发生后,聂荣臻给毛泽东主席、林彪副主席写有一封信,也抄送一封给周恩来,毛泽东加了批语。随后4月16日聂荣臻写出一份检讨,交给周恩来。4月20日,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来国防科委处理上述“学代会”问题,批评了聂荣臻。不久,李敏和国防科委八局的一些人员贴出“炮轰聂荣臻”的大字报,随后成立了群众组织“卫东革命造反派”。周恩来表示支持并赞扬。毛泽东说:“炮轰是客气的。”从此,国防科委机关才真正开始有了敢“炮轰聂荣臻”的造反派,揭开了国防科委机关内造反的序幕。此后,国防科委机关又传达了毛泽东对“聂核心”的批评:“核心是在斗争中自然形成的,不是自封的。”从此国防科委系统开始批判聂荣臻的“多中心,即无中心论”。1968年10月13日,周恩来在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上又批评了聂荣臻的许多问题。1966年底,中央批准了聂荣臻设18个研究院的“体制调整报告”,但到1968年初聂荣臻在国防科委搞“独立王国”的企图暴露,中央乃决定将全部国防科研院所并入国务院相关工业部,并决定第二炮兵独立为一个兵种。聂荣臻不得不退居二线,1968年12月由其心腹王秉璋出任国防科委第一副主任,作为一线负责人。1969年1月,中央为解决国防科委的问题,举办了中央国防科研系统学习班(称“中央学习班”),其间中央将上述聂荣臻的检讨书发给中央学习班人手一份,掀起了批“聂氏山头”的高潮。原先拥护“聂核心”的部分人转而贴出“打倒聂荣臻”的大标语。李敏组织人员对他们做工作,将“打倒聂荣臻”的大标语撕下,坚持只“炮轰”不“打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