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谢选骏文集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记杨恒均一事
·历史的桂冠往往都由窃国大盗说了算
·中国基督教化是下次转型的主轴
·川普又犯法了
·手太小的川普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
·毛泽东鬼迷心窍
·毛猪头复制了十亿猪脑
·索罗斯加冕习近平为全球首脑
·厕所也是可以吃的
·设伏陷害导致请君入瓮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共产党中国已经从内部攻破了
·总统如此剥削非法移民
·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中国人死无葬身之地
·加拿大驻华大使拍马屁还是拍马腿
·共和党变成了共产党
·沉默的羔羊都是他的母亲
·假新闻与假总统
·教会也无法免除人类的原罪
·联英制美分化五眼——中共的不归之路
·又一个古巴正在诞生
·为什么迷恋语言
·单极注定收获多极
·狗官吆喝的羊群社会
·状元的价值在于驸马
·中国人刁没有监控就不行了
·从阿奎那到马克思
·官民二元社会
·拉斯维加斯的犯罪基因
·民国斗不过党国
·反抗公司暴政的个人主义
·马崽洞里的毛泽东
·魂不守舍的古代人
·川普成功分裂北大西洋
·美国公民比皇帝还大
·美国公民比皇帝还大
·美国擦干了他的眼泪
·美丽的风景丑陋的人
·中国人发现了经济周期
·“得民心者得天下”总结了文化战争的制胜经验
·《含泪活着》为什么感动日本
·中国官员都是妖怪
·猪头们只懂利益不懂正义
·韩国什么事情都离不开中国
·共产党怎么走回头路
·后生不可畏也
·川普才是共产党中国的保护伞
·川普才是共产党中国的保护伞
·波兰女人一再破坏地球生态
·和平建设不能使用战争手段——军事共产主义的没落
·外行领导内行的又一代价
·你所不认识的NED
·中国为何产生不了名牌
·死也不要自由的中国人
·自相冲突价值观将剪断自己的命根
·皇帝与统一
·为什么中国人没有能力
·希拉里救了民主党
·川普受虐狂他的克星是老祖母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猎巫才是一个假新闻——川普是一个社会主义者
·猪有时也比人民具有尊严——杀人放火就可以删除尊严
·无神论者和异教徒都不把人当人
·虐待儿童的“家”应该回吗?
·中国军队为什么不经打
·土八路的现代化
·中国人恶贯满盈了
·南希·佩洛西伪造圣经
·南希·佩洛西伪造圣经
·国家就是抽税工具
·遇难呈祥的共产党专政
·遇难呈祥的共产党专政
·君子政治与小人政治
·川普是个龟孙子
·香港不是法治社会
·雅库特摆脱俄罗斯殖民统治就能成为世界首富
·土耳其为何追悼活人
·高出生率的非洲、印度、伊斯兰世界能否替代中国崛起
·微信和华为可以统治世界
·第三中国即将出现
·解放就是奴役,人民就是暴君
·菲律宾改名“食欧人国”
·美国成了闪族内战的战场
·美国要成为雅典帝国还是罗马帝国
·从互联网之战看义利之辩
·达赖喇嘛应该学习一点基督教原理
·为什么外国人难拿中国绿卡
·通过借债治国理政谁不会呀
·比尔·盖茨正在非洲制造人口炸弹
·纽约市的集体沉沦
·瑞典大使搞砸了政府的秘密交易
·瑞典大使搞砸了政府的秘密交易
·故宫是个假议题
·柯文哲独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谢选骏: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现在的中国就像以前的东德”,过去的东德是苏联占领区,现在的中国依然是苏联的占领区吗?似乎是这样的——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但是苏联已死,所以共产党中国就成了苏联亡灵的残余鬼蜮,成为没爹没娘的国际弃儿,呜呼哀哉。不仅如此,所引的
   “评论”,更体现了“两个中国”之间的角逐斗争,就想以前的东德和西德……穆达伟(David Missal)可能还不知道,他一离开中国,那位和他一起在内蒙古草原享受最后几天的朋友极可能被捕,只能恋恋不舍地回忆周围的景色了。他可能在铁窗里度过余生——直到中国的东德解散。
   

   《德国留学生穆达伟:我的中国故事结束了,但我不后悔》(2018年8月15日美国之音)报道:
   
   
   穆达伟(David Missal)说,这篇报道请在他离开中国后再发表。
   
   说这话时,他正和一个朋友在内蒙古草原。“享受最后几天了,”他恋恋不舍地看了看周围的景色。
   
   此时,距离他离开中国的日子只剩下大约48小时。因为签证被拒,他必须在8月12号的最后期限前离境。
   
   来中国学新闻是一种体验
   
   现年24岁的穆达伟去年9月来中国留学,入读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研究生项目。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此前,他在南京当过教德语的志愿者,也在北京做过交换生,度过了两年时光。
   穆达伟讲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在德国读了本科,学的是中国研究。从小就对媒体工作感兴趣的他,理想职业是当一名驻华记者。
   为什么来中国读新闻?穆达伟说:“这是一种体验。”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记者的生存空间他当然有所耳闻,但他还是想来亲眼看一看。
   穆达伟原计划在中国学习三年,但只念了一个学年他的求学之路就被迫戛然而止。
   “我们的老师我觉得都还不错,他们的理想、他们的原则可能(和西方)没有很大的差别,但是他们很多东西做不了,” 他说。
   他眼中的中国同学各有千秋,对社会的关注度也大相径庭。
   “有的很‘红’,有的很有自己的思想,” 但是穆达伟认为,这些中国同学面对的最大问题是,没办法放开手脚做事。
   “如果他们做(我做的事),他们不会像我一样被只得离开中国,他们会被抓到,”他说。
   
   中国的黑暗面也应该关注
   
   穆达伟做的惹恼中国当局的事,是他关注中国维权律师群体和他们的家人。他以维权律师蔺其磊为主题制作了一部纪录短片《蔺律师》作为课堂作业。
   “我这几年关注了中国各个方面的东西,但是没怎么关注这些黑暗一点的地方,” 穆达伟这样解释选择这个题目的初衷,“我觉得这个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也应该关注。”
   他的选题获得了老师的首肯。
   穆达伟告诉美国之音:“我那个课程是一个美国人教的,因为我们学校也有一些外国人。我跟他说。他说,OK,没问题,你做吧,”
   但很快,问题就来了。
   “开始做之后,我的导师,中国人,把我叫过来,跟我谈话,因为好像学院的领导人发现了,他们就让我导师跟我说。我导师本来也应该没事。我们学院的领导人比较介意吧。”
   但穆达伟最终还是完成了这部纪录短片。面对镜头,蔺其磊讲述了他如何成长为一名维权律师。他的妻子没有掩饰对丈夫人身安全的担忧。
   穆达伟在解说词中说:“过去三年来,中国当局大规模打压人权律师,在‘709事件’中,数百名律师失去了他们的执照,甚至进了监狱。”
   拍摄期间,穆达伟陪着蔺其磊回了河南老家,也一起去武汉探望被拘押的知名异见人士秦永敏。
   正是那次探视,让他尝到了“进局子”的感受。
   
   
   被七八个武汉警察带进“局子”
   
   当时,蔺其磊进入武汉第二看守所与秦永敏会面。穆达伟在看守所外等候。两辆警车突然出现他面前,七八个警察、便衣从天而降。
   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区分局副局长刘胜斌走到他面前,出示了一下证件。
   “你不用拍,不要拍我的(证件),”他对举着手机拍摄的穆达伟说,“配合一下,刚才有人报警。”
   “这么多人!”画外音中,穆达伟不断地重复这句话。
   “你放心,放心,就去问个情况,” 刘胜斌安抚他。
   “就是因为你是外国人,我们会把你保护好的,”旁边一个黑衣男子加入安抚他的行列。
   “公民要配合警察的工作啊,”一个身穿粉色上衣的“便衣”一边说,一边示意穆达伟跟着他们上警车。
   “走吧,走吧,走吧,”警察们变得越发不耐烦起来,黑子男子上来拉他的胳膊。
   实在拗不过,穆达伟被迫跟随他们走向警车。他没有忘记把手机摄像头翻转过来。镜头里,他的脸上挂着笑,身后的黑衣男子一脸严肃。
   事后,穆达伟告诉美国之音:“ 肯定有一点点害怕,不过我也知道,毕竟武汉不是一个特别小的地方,所以他们应该不敢对外国人动手。”
   事实证明,武汉警方没有动他一根汗毛。
   “他们基本上没问我什么东西,让我在那边等。应该是武汉市的各种部门的人过来,给他的领导打电话,我一直等等等,等了三个小时,然后他们就让我走。”
   爸妈说,这里很像以前的东德
   另一次被警方盘查的经历是4月,穆达伟陪同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踏上徒步百里“寻夫之旅”。当时,王全璋被拘押了1000天,生死不明。
   穆达伟认为,这些事件直接影响了他的签证。
   签证到期前两个月,他提交了续签申请。处理过程一般要十天,但他等了两个月。
   “一直给他们打电话,问怎么回事,他们就说让我等一下,他们还在研究这个情况,” 穆达伟回忆。
   终于,7月底的一天,对方说可以来拿护照了,但是并没有提及签证的情况。
   8月3日,穆达伟在清华大学国际学生办公室一位老师的陪同下来到北京市出入境办事大厅。接待厅里有三个警察已经在等候他们。
   ”他们给我读了一个通知,然后说因为我做了一些不符合我学生签证的活动,他们就取消我的签证。我必须十天之内离开中国,” 穆达伟说。
   他问警方,这些活动具体是指什么,得到的回答是,“你自己都知道。”
   穆达伟对美国之音说,此前他想到过不给签证的可能性,可是当这一切发生在眼前时,他还是吃了一惊。
   “很无语,”他耸了耸肩膀,无奈地说,“没有想到真的会这样。”
   他把这一切告诉了在德国的父母。
   “他们就觉得很像以前的东德,” 穆达伟笑笑,“各种我在这儿遇到的情况都很像以前的东德。”
   
   穆达伟:必须十天内离开中国
   
   我很珍惜这段经历
   
   穆达伟说,回到德国后,他计划休息几天,和高中同学去玩一玩,然后可能会去柏林继续读硕士,希望明年能去台湾做交换生。
   尽管这次离开中国后,他日后成为一名驻华记者的可能性少了很多,但是穆达伟说,他不后悔。
   北京时间星期天(8月12日)早上,首都国际机场,穆达伟把一张手拿护照和登机牌的照片发到推特上,并写道:
   “很快我的中国故事就将结束。一个小时后就要离开中国。很难过被迫离开这个我依然喜爱的国家,因为所有那些留在那里的美好的人们。”
   “我还是挺珍惜这个经历,” 穆达伟对美国之音说,“因为我觉得我认识的这些律师和他们的亲戚都很勇敢。我很佩服他们这么做。”
   “这一年里了解中国的各个方面都有它的价值,”他思考了片刻,接着说,“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所有评论 (161)
   
   德国老鹰
   2018年8月15日 3:47
   小穆自己心里明白,趟水趟错了。
   709是超级混水,一团糟。作为一个学生,没必要去自找麻烦。
   中国的国安系统,已经够仁义了。只不过签证停了, 也没有其他的为难。
   在西方,言论自由,新闻采访,也不是100%的安全可靠。美国假新闻泛滥还是轻的。欧盟二个国家都有记者被杀的事。甚至于用了汽车炸弹。
   回德国后可以去DW 找事了。
   
   中国像东德 更像北韩
   2018年8月15日 3:26
   习近平像老毛,更像金三
   
   中国百姓
   2018年8月15日 3:25
   你是德国民主自由年轻一代的楷模!你关注中国人民的自由!我们为你的国家和你的父母感到自豪!
   
   人类学
   2018年8月15日 2:48
   穆达伟的遭遇证明了:A、709律师遭非法迫害、反人类罪是维稳的总纲。B、对外国人的“国际礼貌”非法让你离开。
   C.特色社会主义本质特征的公开暴露。
   赵岩同志的遭遇由德国媒体采访发表,就可以看到【中外有别】的血腥场景。
   
   不具名
   2018年8月15日 2:32
   很抱歉穆达伟,为他们所做的野蛮行为。希望你仍然能回来中国,而专制不再。
   
   不具名
   2018年8月15日 3:28
   回不来了,中文算是白学了
   
   书单博士
   2018年8月15日 2:31
   哈哈哈。一个德国小朋友,就可以牵制若干维稳力量,这种消耗战真不错。可惜大部分洋人来中国主要是圈钱的,罕有把道义摆中间的。希望有道义的外国朋友来中国参加我们倒习、倒中共的民主斗争,尽早把这些坏分子清除干净,也让这里及那里的五毛畜生们进教习所好好改造。
   
   不具名
   2018年8月15日 3:26
   说得对!
   
   不具名
   2018年8月15日 2:28
   铲除共匪倒计时 500天
   从今天开始,亿民敲响共匪灭亡的丧钟。
   向共匪邪恶组织发起冲击的主要力量。1、50岁以上被共匪严重剥削的农民群体(人数:约7000-9000万)。与共匪猿们几十倍、一百倍、甚至更多的养老福利差别,已经不是人与人的差别,而是人与狗的差别!2、社保退保群体(人数:约1000万)。近十多年来,好多人因为年龄、身体、家庭、户籍、失业、转行等等原因而中断社保,于是选择退保,但共匪只允许拿回个人缴纳部份,单位缴纳部份充公。这显然是没道理的,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代缴部份,理所当然都应该归个人所有。3、毒奶粉受害人及家庭群体(人数:约100万)。因为共匪症腐的包庇和打压,毒奶粉事件受害者家庭绝大多数没有得到也有的赔偿,令民众愤怒难以得到平息;4、假疫苗受害家庭群体(人数:约300万)。假疫苗事件已经多次发生,可以说,共匪邪恶组织对人民生命的藐视,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5、被强拆户、律师、记者、文艺工作者等群体(人数:约100万)。6、有良知、有思想、有独立人格的清醒者觉醒者群体(人数:约1000—1500万,包括香港台湾自由派民众)。
   
   跟帖出不来,上帝不自由
   2018年8月15日 2:26
   遗憾太多,孩子当炮灰,煽情也没煽对地方。
   
   不具名
   2018年8月15日 2:25
   民运人士和自由人士,五毛畜生群体出动,目的无非是为了继续对那些看不清事实的中国人洗脑而已。五毛也许可以天天拿工资死皮赖脸的赖在这儿,但无论五毛如何满嘴喷粪,真正有思想,有头脑的人仍然能够看清中共的本来面目,站在中共的对立面。所以我们要继续努力,让更多的大陆人和世界华人看清中共是个什么东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