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神职的邪恶]
谢选骏文集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职的邪恶

   谢选骏:神职的邪恶
   
   《天主教性侵案 狼神父奸污小男孩、小女孩 千余受害者身分确认》(编译陈韵涵 2018年08月15日)报道:
   
   曾经是神父的法鲁兹札克(James Faluszczak)14日受访表示他幼时曾遭神父性侵。


   
   宾州天主教匹兹堡教区朱必克(David Zubik)14日在教区记者会上表示遗憾道歉。
   
   宾州最高法院14日公布大陪审团汇整六个主教辖区性侵案的报告,揭露天主教70年来系统性掩盖神职人员奸污青少年男女的恶行。
   这份近1400页的报告写道,超过300名神父在匹兹堡和格林斯堡等六个教区,性侵至少1000名男女,「实际受害人数可能更多,因为部分教堂的资料遗失且受害者害怕出面指认」。
   报告中指出,至少三名受害者在1977年到1979年间遭教士甘斯特(Edward George Gangster)性侵。
   第一名受害者说,1979年、14岁的他在宾州弗拉克维尔镇(Frackville)圣若瑟教堂当辅祭,却常被甘斯特触碰抚摸,甚至拽着内裤拖过客厅并以金属十字架殴打,施暴时间长达一年半;他2004年3月向教区举报,但教区官员2007年向北安普顿郡(Northampton)地区检察长报告后就不了了之。
   第二名受害者的母亲2005年挺身而出,称儿子13岁时(1997年)陪同甘斯特在海边出游过夜时,与他同床而被伤害。
   受害人将此事告诉家长,他的母亲向教区牧师康奈利(Monsignor Connelly)反映;康奈利允诺赔偿并将甘斯特调职,但受害人在那之后承受无法弥合的痛楚。
   2015年,第三名受害者的母亲向教区申诉,称甘斯特1997年欺负她12岁的儿子,但未说明细节。
   甘斯特1987年请病假,后因计画结婚而还俗。
   报告指出,甘斯特还俗后到迪士尼乐园工作,遂请教区官员替他写推荐函;教区官员芒彤(Monsignor Muntone)明知甘斯特是性侵加害人,仍在推荐函中力荐甘斯特;甘斯特在迪士尼乐园工作18年,2014年死于心脏疾病。
   总检察长夏皮罗(Josh Shapiro)14日在哈里斯堡召开记者会时说:「教堂官员惯常且蓄意地形容这些性侵事件为恶作剧、摔角与不恰当的行为。根本不是这样,这是孩童性侵,包括强暴。」
   大陪审团写道,「我们对所有施暴者未受惩处,且受害者未得到补偿感到厌恶」。
   在14日的宾州检察长记者会上,受害者与受害者家属,哭成一团。
   今年47岁的米兹克(Robert Mizic)14日观见电视记者会时难忍泪水,他称35年前他在费城的教堂遭到神职人员性侵。
   
   谢选骏指出:神职的邪恶和信众的纵容似乎密不可分,为何不早点报案?而要拖到十几年之后呢?这也许就是个人崇拜的结果,把这些酒肉和尚当做了神圣的器皿。
   
   《70年秘密曝光!宾州天主教会300人性侵逾千童》(编译张玉琴 2018年08月15日)报道:
   
   宾州检察长夏皮若(中)14日在记者会上宣布大陪审团调查结果,天主教宾州教区有上千男孩女孩,遭到神职人员狼侵,前后70年,更被教堂高层掩饰包庇。
   
   宾州最高法院14日公布天主教会性侵的大陪审团报告,列出70年来被控性侵的逾300人神职人员姓名,并详述教会领导阶层如何「联手」(systematic)掩饰罪行。
   宾州检察长夏匹诺在记者会表示。报告中指名道姓的受害儿童超过1000人,而大陪审团认为,受害人可能远不止此数。
   这是关于美国天主教会涉及性侵的最全面调查。
   这项18个月调查,涵盖宾州哈利斯堡、匹兹堡、艾伦城、斯克兰顿、伊利和格林斯堡等六个天主教区,是在其他大陪审团报告指称,另两个天主教区被指有天主教神职人员涉及性侵和罪行遭掩饰之后的追踪调查。
   夏匹诺说,报告中详述了宾州和梵蒂冈高层教会人士联手掩饰罪行的细节。
   这份近1400页报告引言指出,因这项广泛调查遭受刑事诉讼的案件可能寥寥可数。报告说:「由于罪行被教会掩饰,我们发掘的性侵案几乎每一宗都距今太久,以致无法予以起诉。 」报告指出,实际受害儿童可能多达数千人。
   报告也指出,多数受害者被性侵时都还是儿童,有些还没进入青春期,其中部分受害者被酒精或不雅照控制;至少有两名神职人员在过去10年间性侵儿童。
   宾州大陪审团报告指出,避免爆发丑闻、用词委婉、提问不当问题、将投诉锁入「秘密档案」,最重要的是绝不报警,这些是宾天主教会领导阶层70年来用来隐匿神职人员性侵儿童投诉的部分伎俩。
   大陪审团说:「它就像隐匿真相的一本攻略手册。」报告说:「各教区虽作风不同,但因应模式大致相同。他们主要的做法不是帮助受害儿童,而是设法避免爆发‘丑闻’,这不是我们的用词,而是他们自己这么说。」
   报告中描述教会掩饰性侵行为、包庇神职人员的对策如下:首先确保在教区文件中,使用委婉说法,而非据实描绘性侵行为,绝不用「强暴」一词,改用「不当接触」(inappropriate contact)或「交流问题」(boundary issue)来描述。
   其次,切勿让受过正规训练人员进行真正的调查,而是指派其他神职人员提问不当问题,然后采用与他们同住和共事同僚看起来更可信的说词。
   第三是为了表示诚正廉明,将神职人员送到教会的心理治疗中心接受「评估」,让专家诊断被控神职人员是否有娈童癖,但依据的主要是该神职人员自己供词。
   第四,当神职人员被撤职,不要解释原因,而是告诉教友他请病假,或有精神衰弱问题。
   第五,即使神职人员强暴儿童,仍继续供应他吃住用度,即使他可能利用这些资源,增加性侵的机会。
   第六,神职人员性侵罪行若已为社区所知,不是将他撤职,而是将他调到其他没有人知道他是娈童癖的地方。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绝不报警。不把性侵儿童视为犯罪,而是把它当个人问题处理。
   这份报告的出炉,可能使天主教会因性侵丑闻引发的危机死灰复燃;最近从智利到澳洲传出的教会性侵丑闻,已令人质疑教会高层是否继续在遮掩罪行。
   在此报告公布前,上月美国教会标竿人物和前华府主教麦卡瑞克因被控性侵儿童和成人长达数十年而辞职。这些事件使得教会内部对同性恋、禁欲和一般信徒是否应拥有更大权力的立场,更为两极化,也引发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是否应该延长的辩论。
   教会高层已开始准备面对此报告带来的冲击,华盛顿总主教乌尔(Donald Wuerl)枢机主教13日致函该教区神职人员,他说,此调查报告将「令人极端不安」;乌尔曾任匹兹堡教区主教很长一段时间。
   
   谢选骏指出:神职人员为什么邪恶?因为他们冒充上帝的代言人。其实他们只是以此为生的宗教从业者。这种角色冲突,就使得他们的原罪膨胀了起来。基本上,这些打着耶稣基督旗号的神职人员和当初杀害耶稣基督的那批神职人员,本性上相差无几。所以,神的审判总是先从神的家里开始的。基督徒,要小心,犹太人就是前车之鉴!
(2018/08/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