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谢选骏文集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旃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谢选骏: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去习个人崇拜已一月 北京大街和外地疑不见习近平像》(2018年8月10日 转载法广RFI 小山)报道:
   
   直到本周三8月8日,中国官方权威的《人民日报》头版,已连续第七天未报道习近平以及其余六位政治局常委出席活动。此现象以前不可思议。中共党报如此低调处理党和国家领导人,实属罕见。北京以及全国各地去除习近平像和红色标语持续一个月,据观察者称,当局此次行动迅速而低调,或许不希望引起外界关注。


   据自由亚洲报道说,中国一些城市从七月初开始撤下习近平等国家领导人的宣传海报和有关宣传标语,至本周整一个月。据观察者称,当局此次行动迅速而低调,或许不希望引起外界关注。
   
   近一个月内,中国各大城市建筑物外墙悬挂的写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及他的头像等,包含强烈意识形态的宣传口号,基本消失。到本周三(8日),《人民日报》头版,已连续第七天未报道习近平与及其余六位政治局常委出席活动。中共党报如此低调处理党和国家领导人,近年罕见。
   
   报道引述早前已有传闻称,中国领导人正在习惯这种低调,以避免被人闲话批评。
   
   去年中共十九大之后,习近平正式成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官员和官媒对习近平的赞美,与前领导人毛泽东相提并论,称其为伟大领袖,红太阳等。在今年三月两会期间,中国修改宪法条款,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令习近平的地位更上一层楼。各地大街小巷、机关农村或学校,到处是习近平的头像或雕塑。
   
   据报道说,然而今年7月4日,湖南株洲一位年轻人董瑶琼在推特上进行了一场直播,她在上海海航大厦向习近平画像泼墨,并且控诉她自己受到了“脑控”。随后,董瑶琼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警员带走。该事件引起海内外网民及媒体关注。从此之后,各地政府下达通知,在户外“不得使用党和国家领导人头像”和海报及宣传品。
   
   本周三(8日),北京居民倪玉兰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北京街头很少见到习近平图片,但在郊区还有:“我出去不多,我的老伴出去说,有的地方还有,有的地方拆了。不是全部都拆了”。
   
   正在北京的上海居民胡建国对记者说,他未见习近平图片:“北京这边已经很难看到习近平像了,希望他早点下”。广东一网民称,当地也很少有习近平图片:“这边比较少了,偶尔在有些地方看到一些标语”。
   
   一位刚从天津回到北京的刘女士对自由亚洲说:“北京基本上看不到了习近平像,但外地还是有。上个月26日我上天津,在农村还是有习近平的照片”。
   
   据报道说,董瑶琼泼墨事件后,7月5日凌晨,天津当局率先下令撤下习近平像。次日,广东省也下达撤下习近平像的通知。东莞市政府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发通知,要求所有户外广告,不得使用“党和国家领导人头像”。12日,北京宝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西城分公司向租户发出“特别通知”称,公司接到二龙路派出所紧急通知,要求大厦内各单位立即撤下一切含有习近平照片、图像的海报及宣传品。
   
   北京一位要求匿名的学者对自由亚洲说,各地政府紧急下令撤下习近平照片和有关宣传品与泼墨事件有关。她说:“这就是网络的力量,没有网络谁能想到一个湖南妹子到大上海干这么一桩惊天动地的大事。董瑶琼的泼墨,再加上特朗普贸易战的造势,使中国人惊醒自己的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几块芯片就能把这个国家打倒”。
   
   报道引述四川乐山83岁的老人刘金华是一位毛泽东的崇拜者,他说,在任何领域,习近平都不能与毛泽东相提并论:“我可以说习近平是无法和毛主席相比的,就是中国真正强大了,也不应该这样子。习近平远远不能和毛泽东相比。第二,就是我们真正强大了,也要谦虚谨慎”。
   谢选骏指出:2013年我写下了《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2016年我写下了《再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谈的都是“戈尔巴乔夫并非自觉的改革者”,而是被形势所迫。2017年我写下了《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说的是戈尔巴乔夫并非想要苏联亡党亡国,而是救援无力,陷入了死穴。戈尔巴乔夫不是不想维护共产党统治,也不是没有勇气的“不是男儿”;而是对立面的男儿更多,所以对抗的结果是共产党没有了男儿——不是“竟无一人”,而是“剩不下一人”。就像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也不是“竟无一人是男儿”,而是男儿虽多,但都在战场上消耗完了。最后剩下的,只有自杀。难道希特勒是个女的吗?那么,问题就来了,戈尔巴乔夫是被什么样的形势所迫呢?是被“强化纪律”的失败所迫。戈尔巴乔夫的“强化纪律”,其实就是与全民的自由为敌,与全党全军的既得利益为敌。他的失败,类似上文所说的“习近平反腐失败的事实”、“立规矩不成功的事实”。如此说来,习近平是不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呢?但是,自由主义者是无法带领中国前进的。在这个问题解决以前,戈尔巴乔夫还不能走。因为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毕竟是被党内的有力人物叶利钦逼走的,不是自由主义的杰作。一个人最终成为怎样的人,不是由他自己决定的,而是由公众和形势决定的。毛泽东不是也无法把他热爱的文革进行到底吗?
   
   现在到了2018年,“去习个人崇拜已一月 北京大街和外地疑不见习近平像”的最新发展表明,形势比人强,领袖需要人民带领,只要人民努力,习近平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这是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你们看看他,迫于形势把自己的肖像都扯下来了,现在就在大家怎么对他做出进一步的反应和带领了。大家要是都在装睡甚至装死,以后可别徒呼负负,只说自己的运气不好。换而言之,要不是大家惯出来的毛病,毛泽东可能发动文革吗?后来,大家看透了毛泽东,再也没有人搭理他了,他就一个人死在游泳池里了。
   
   (【徒呼负负,源出《后汉书·张步传》。【解释】:
   徒,只是;负负,形容非常惭愧。只是叫惭愧,惭愧。原文:“茂让步,……步曰:‘负负无可言者。’”
   【用法】:
   表示内心惭愧,而又讲不出个所以然来。
   【例句】:
   无论比学识,比工作能力,他都比我强,可我却居然是他的上司。在他面前,我能讲什么呢?只有在心里徒呼负负而已。)
   

此文于2018年08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