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谢选骏文集
·17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谢选骏: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你肯定想不到,新疆是这样的》(2018-08-05 网友黑妮)报道:
   
   有朋友在新疆,一再邀请我们去玩。于是立马行动,敲定了的丝绸之路的旅行方案。


   我在二十多年前特别喜欢去远方寻求孤独,算是先锋独行侠,去过新疆,对其留下非常美好的印象,那里大山大湖,波澜壮阔,人烟稀少,去到那里,出国一般的感觉。
   然后,前方不断传来麻烦的消息。我们是加拿大籍,没有国内的身份证,说新疆之行比较麻烦,许多地方去不了。再后来,本来应该住朋友家的我俩,改住涉外酒店,说是外国人不能住新疆本地人家里。
   关乎安全问题,我上了加拿大政府网站去看旅游警告的信息,发现中国是个红色标注的国家,“具有风险”,尤其是新疆,有activists 活动,当然,加拿大的旅游部门还罗列了中国各个坑蒙拐骗的特色犯罪内容,非常详尽,翻译出来的话,绝对是一部中国行防骗招数大全。
   我是Chinese, 这些危险文字对我不起作用。我于是随机查看法国,发现法国的危险度和中国一个等级,但危险内容比较单一,一是巴黎的小偷猖狂,二是可能会遭遇恐怖份子,短短几行文字,和中国的风险大全相比,太小儿科了。
   不曾料想,阔别二十多年后的新疆,是这个样子,太触目惊心和不可思议,我不知道我这些文字会不会遭遇“禁言”,如果是那样,我会转用图片文字的形式。
   朋友一家非常热情,她家的兄弟姐妹女儿女婿全部出动了,开着车,带着我们在乌鲁木齐转。
   维吾尔族人的人种和汉人是不同的,一眼就能分辨,但街上的维族人非常少,朋友解释,这两年,乌鲁木齐市驱逐迁移了一百多万少数民族的人口。
   “他们的日子比较难过,他们随时随地可能被截停搜查,身份证必须带身上,倘若不带,那就麻烦了”。
   我入住酒店,先要安检,每个酒店都设置了机场的安检设备,我要走过安全门,个人物品全部过X 光机。
   不是说你经过一次安检就万事大吉,是每一次入酒店,每一个人,都要全套安检一次,这种情形是我从未经历的。
   朋友带我们去一个维族区,那里有一间特别好吃的羊羔肉店,她说她已经好几年没来这里,有点害怕,对于维族人的地毯式排查管制,长此以往,让汉人维人都相互害怕。
   这间餐厅没有洗手间,说对面的住宅小区有一个公共厕所,我跟着进去了,出来麻烦大了:要用人像辨识系统,身份证刷脸。
   这太不可思议了!回自己的家,每天进出大门,要电子刷脸!
   于是我们只好等在大门口,看别人刷脸后大门开后,我俩趁机溜出去。朋友也急忙从餐厅出来了,她忘记告诉我们任何一个少数民族比较多的地段,住宅小区电子刷脸的程序了。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新疆,这里俨如军事管制区,人和人是被区别对待的。”十八岁以下的青少年不允许入清真寺”,朋友说道,我一路观望,几乎不见什么清真寺。“以前学校里面是汉语维语双语教育,现在只有汉语教育了,这样不出几代,他们维族人的文字是否能保留,是个问题”。朋友对我说:”他们维族人真的蛮可怜,对汉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关起来”。“如果有一个人有嫌疑搞破坏,全家连累,刨根挖底祖宗三代,举家迁移出城”,朋友感慨。
   我听着这些话,非常震惊!想起美国曾经的黑人种族隔离。我以为少数民族都是被优待的,比如他们的高考分数较低,他们不必受计划生育政策。“是的,曾经是那样,但最近几年,他们的日子真的不好过,说穿了,他们就是二等公民”。
   ”为何这些事情我们都没听说呢?微信朋友圈也没人说起啊?”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让说,也不敢说啊,随时随地,有人揭发告密,会被抓的”,朋友说。
   二十多年,我就没去南疆,说那里不安全,但我是可以去的。而这次,我纵使有千万个胆,却再也去不了。“那里三分二的青壮年都被抓了,这一招够狠,没人闹事了”,朋友说,“我们还要开展帮帮亲,每个事业机关的工作人员都要认亲一个南疆的少数民族,去那里生活工作帮助他们,一对一配对,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工作” “这不是洗脑吗?” “是的,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一样,现在和文革时代很象。” 我看到街上的大幅标语,那醒目的团结在党中央啥周围。
   我们去伊宁,买的夜班卧铺火车,和去机场一样,因为安检,我们需要提前两个小时出发,到了乌鲁木齐新站,我们差点没赶上火车。
   火车站一路都是持枪的特警公安,每过一个关口,我们因为汉人面孔,被放行,无需下车,但后尾箱接受检查。终于来到了火车站,大批的公安干警把守着各个门口,我们没有身份证,不能进去,这下急死我了,我说我们是外籍,哪来的身份证?“找公安放行”“你们不就是公安吗?”我反问,“我们是警察,你们要找衣服上有公安两字的”。
   我在人群里找公安,逮住一个衣服上有公安字样的,仿佛找到救命稻草。眼看离火车的出发时间越来越近,如果这趟没赶上,下面所有已经安排的行程,包车酒店将全部泡汤。
   我们被来回指点奔跑穿梭于公安特警之间,终于有一个公安接过了我们的护照,允许我们进入了火车站大厅。我们已经购买火车票,如果有身份证,只需在机器前自动换票,我们持护照,只好在人工售票窗口再次排队。
   谢天谢地,我们拿到了票,终于顺利登上了火车。
   清晨六点,到达伊宁,汉人小李把我们接上,这几天我们包了这辆丰田吉普,小李跟随我们五天,司机兼导游。他说,没有人愿意接我们这“外国华侨”的单,一路带着我们俩外国人出行,太不方便了。他和我们约法三章,过每一个关卡,都要保持沉默,绝不出声,眼睛不要四处滴溜溜张望,要表现得漫不经心,更不要玩手机,倘若要检查我们,拿出来的是护照,光是一个“去公安局注册备案”的命令就够我们受的,行程将全部毁于一旦。
   清晨伊宁的天空,美丽极了!一抹淡淡的粉红,濡染天际,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我们习惯于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看日出,你看过大地的日出吗?不,这里不是无以阻挡视线的山顶,这里是平坦的大地,没有一个人,没有一辆车,除了我们。
   当我看到那一轮红日,光芒万丈,在东方,如此靠近,君临天下,傲视一切,升起来,所有的千辛万苦,霎那间,得以最高的救赎。
   汽车穿行在盘山公路,我们翻越天山,四周群山环绕,开阔极了,我仿佛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家园:加拿大。
   但这里是新疆,是天山。落基山上只有峻拔的松树,没有稠密的草原,而这里,绿色缎子般的草坪,铺设在绵延的大山,牛儿马儿,密密麻麻的羊群,天地间,如此和谐安宁,那些关卡哨卡,荷枪实弹的特警,他们的身影渐渐退出我的脑海,我终于找到了心中的绿洲:这才是美好的新疆。
   
   谢选骏指出: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曾几何时,新疆人在内地大城都享有特权——当地人不能摆摊,他们可以,不仅可以,还可以烤卖未经检疫的羊肉串,甚至可以骂人。在云南,回民地摊更加厉害,问了价格不能还价,否则必须购买,不买就会遭到威胁,甚至殴打、抢劫。他们为何如何猖狂?因为那符合当时的“政治正确”,优待少数民族,落实少数民族政策。但是在发生了恐怖袭击以后,政治正确的内容改变了。所以说,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纳粹分子和日本天皇如何向其本国国民交代,是一个难为情的问题。
(2018/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