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谢选骏文集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刘强东凶多吉少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谢选骏: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你肯定想不到,新疆是这样的》(2018-08-05 网友黑妮)报道:
   
   有朋友在新疆,一再邀请我们去玩。于是立马行动,敲定了的丝绸之路的旅行方案。


   我在二十多年前特别喜欢去远方寻求孤独,算是先锋独行侠,去过新疆,对其留下非常美好的印象,那里大山大湖,波澜壮阔,人烟稀少,去到那里,出国一般的感觉。
   然后,前方不断传来麻烦的消息。我们是加拿大籍,没有国内的身份证,说新疆之行比较麻烦,许多地方去不了。再后来,本来应该住朋友家的我俩,改住涉外酒店,说是外国人不能住新疆本地人家里。
   关乎安全问题,我上了加拿大政府网站去看旅游警告的信息,发现中国是个红色标注的国家,“具有风险”,尤其是新疆,有activists 活动,当然,加拿大的旅游部门还罗列了中国各个坑蒙拐骗的特色犯罪内容,非常详尽,翻译出来的话,绝对是一部中国行防骗招数大全。
   我是Chinese, 这些危险文字对我不起作用。我于是随机查看法国,发现法国的危险度和中国一个等级,但危险内容比较单一,一是巴黎的小偷猖狂,二是可能会遭遇恐怖份子,短短几行文字,和中国的风险大全相比,太小儿科了。
   不曾料想,阔别二十多年后的新疆,是这个样子,太触目惊心和不可思议,我不知道我这些文字会不会遭遇“禁言”,如果是那样,我会转用图片文字的形式。
   朋友一家非常热情,她家的兄弟姐妹女儿女婿全部出动了,开着车,带着我们在乌鲁木齐转。
   维吾尔族人的人种和汉人是不同的,一眼就能分辨,但街上的维族人非常少,朋友解释,这两年,乌鲁木齐市驱逐迁移了一百多万少数民族的人口。
   “他们的日子比较难过,他们随时随地可能被截停搜查,身份证必须带身上,倘若不带,那就麻烦了”。
   我入住酒店,先要安检,每个酒店都设置了机场的安检设备,我要走过安全门,个人物品全部过X 光机。
   不是说你经过一次安检就万事大吉,是每一次入酒店,每一个人,都要全套安检一次,这种情形是我从未经历的。
   朋友带我们去一个维族区,那里有一间特别好吃的羊羔肉店,她说她已经好几年没来这里,有点害怕,对于维族人的地毯式排查管制,长此以往,让汉人维人都相互害怕。
   这间餐厅没有洗手间,说对面的住宅小区有一个公共厕所,我跟着进去了,出来麻烦大了:要用人像辨识系统,身份证刷脸。
   这太不可思议了!回自己的家,每天进出大门,要电子刷脸!
   于是我们只好等在大门口,看别人刷脸后大门开后,我俩趁机溜出去。朋友也急忙从餐厅出来了,她忘记告诉我们任何一个少数民族比较多的地段,住宅小区电子刷脸的程序了。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新疆,这里俨如军事管制区,人和人是被区别对待的。”十八岁以下的青少年不允许入清真寺”,朋友说道,我一路观望,几乎不见什么清真寺。“以前学校里面是汉语维语双语教育,现在只有汉语教育了,这样不出几代,他们维族人的文字是否能保留,是个问题”。朋友对我说:”他们维族人真的蛮可怜,对汉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关起来”。“如果有一个人有嫌疑搞破坏,全家连累,刨根挖底祖宗三代,举家迁移出城”,朋友感慨。
   我听着这些话,非常震惊!想起美国曾经的黑人种族隔离。我以为少数民族都是被优待的,比如他们的高考分数较低,他们不必受计划生育政策。“是的,曾经是那样,但最近几年,他们的日子真的不好过,说穿了,他们就是二等公民”。
   ”为何这些事情我们都没听说呢?微信朋友圈也没人说起啊?”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让说,也不敢说啊,随时随地,有人揭发告密,会被抓的”,朋友说。
   二十多年,我就没去南疆,说那里不安全,但我是可以去的。而这次,我纵使有千万个胆,却再也去不了。“那里三分二的青壮年都被抓了,这一招够狠,没人闹事了”,朋友说,“我们还要开展帮帮亲,每个事业机关的工作人员都要认亲一个南疆的少数民族,去那里生活工作帮助他们,一对一配对,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工作” “这不是洗脑吗?” “是的,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一样,现在和文革时代很象。” 我看到街上的大幅标语,那醒目的团结在党中央啥周围。
   我们去伊宁,买的夜班卧铺火车,和去机场一样,因为安检,我们需要提前两个小时出发,到了乌鲁木齐新站,我们差点没赶上火车。
   火车站一路都是持枪的特警公安,每过一个关口,我们因为汉人面孔,被放行,无需下车,但后尾箱接受检查。终于来到了火车站,大批的公安干警把守着各个门口,我们没有身份证,不能进去,这下急死我了,我说我们是外籍,哪来的身份证?“找公安放行”“你们不就是公安吗?”我反问,“我们是警察,你们要找衣服上有公安两字的”。
   我在人群里找公安,逮住一个衣服上有公安字样的,仿佛找到救命稻草。眼看离火车的出发时间越来越近,如果这趟没赶上,下面所有已经安排的行程,包车酒店将全部泡汤。
   我们被来回指点奔跑穿梭于公安特警之间,终于有一个公安接过了我们的护照,允许我们进入了火车站大厅。我们已经购买火车票,如果有身份证,只需在机器前自动换票,我们持护照,只好在人工售票窗口再次排队。
   谢天谢地,我们拿到了票,终于顺利登上了火车。
   清晨六点,到达伊宁,汉人小李把我们接上,这几天我们包了这辆丰田吉普,小李跟随我们五天,司机兼导游。他说,没有人愿意接我们这“外国华侨”的单,一路带着我们俩外国人出行,太不方便了。他和我们约法三章,过每一个关卡,都要保持沉默,绝不出声,眼睛不要四处滴溜溜张望,要表现得漫不经心,更不要玩手机,倘若要检查我们,拿出来的是护照,光是一个“去公安局注册备案”的命令就够我们受的,行程将全部毁于一旦。
   清晨伊宁的天空,美丽极了!一抹淡淡的粉红,濡染天际,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我们习惯于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看日出,你看过大地的日出吗?不,这里不是无以阻挡视线的山顶,这里是平坦的大地,没有一个人,没有一辆车,除了我们。
   当我看到那一轮红日,光芒万丈,在东方,如此靠近,君临天下,傲视一切,升起来,所有的千辛万苦,霎那间,得以最高的救赎。
   汽车穿行在盘山公路,我们翻越天山,四周群山环绕,开阔极了,我仿佛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家园:加拿大。
   但这里是新疆,是天山。落基山上只有峻拔的松树,没有稠密的草原,而这里,绿色缎子般的草坪,铺设在绵延的大山,牛儿马儿,密密麻麻的羊群,天地间,如此和谐安宁,那些关卡哨卡,荷枪实弹的特警,他们的身影渐渐退出我的脑海,我终于找到了心中的绿洲:这才是美好的新疆。
   
   谢选骏指出: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曾几何时,新疆人在内地大城都享有特权——当地人不能摆摊,他们可以,不仅可以,还可以烤卖未经检疫的羊肉串,甚至可以骂人。在云南,回民地摊更加厉害,问了价格不能还价,否则必须购买,不买就会遭到威胁,甚至殴打、抢劫。他们为何如何猖狂?因为那符合当时的“政治正确”,优待少数民族,落实少数民族政策。但是在发生了恐怖袭击以后,政治正确的内容改变了。所以说,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纳粹分子和日本天皇如何向其本国国民交代,是一个难为情的问题。
(2018/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