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谢选骏文集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谢选骏: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档案证明历世达赖喇嘛都是经中央政府认定、册封》(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08年4月26日 新华社)报道:
   
   史实俱在不可欺——档案证明历世达赖喇嘛都经中央政府认定、册封


   新华社北京4月26日电(记者李亚杰)中国国家档案局24日公布了10件涉藏历史档案。就此,国家档案局局长杨冬权25日接受了新华社记者采访。他表示,这些历史档案和史实都充分证明,数百年来,西藏历世达赖喇嘛都是经中央政府认定、册封的,并且只有在经中央政府认定、册封后才具有政治和法律地位。
   “达赖喇嘛”一名,始于明万历年间。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藏传佛教格鲁派(俗称黄教)首领索南嘉措在传教期间,与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相会于青海湖边。俺答汗尊称他为“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达赖”是“嘉措”这一名字的对译,在蒙语中又有“大海”的意思;“喇嘛”则是藏语“大师”的意思。所以,达赖喇嘛既有“嘉措大师”之本意,又有学问渊博如海的大法师之喻意。
   “不过这时,这一称号还只是私人间的尊称,而不具有政治和法律意义。”杨冬权说。
   据《明实录》记载,万历十五年(公元1587年)十月丁卯日,“番僧答赖(今译达赖)准升‘朵儿只唱’名号,仍给敕命、国书。”
   “可见,明王朝正式对这位历史上的第一位达赖喇嘛进行了册封。”杨冬权说。
   索南嘉措得此称号后,格鲁派上层僧侣把他定为第三世达赖喇嘛,而把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大弟子根敦珠巴追认为第一世,把根敦珠巴的继任者根敦嘉措追认为第二世。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明王朝又降旨把封给三世达赖喇嘛的名号让云丹嘉措继承,他就是第四世达赖喇嘛。
   “由于历史的原因,明朝中央政府对三世、四世达赖喇嘛的册封档案原件现在没能保存下来。从五世达赖喇嘛起,中央政府敕谕、认定、册封达赖喇嘛的档案现都有所保存。”杨冬权说,“现在我们选出的几件历史档案,足以证明历世达赖喇嘛都是经中央政府册封、认定的。”
   据介绍,目前这些珍贵的档案原件多数收藏于西藏自治区档案馆。其中包括——
   顺治十四年(公元1657年)顺治皇帝派人慰问五世达赖喇嘛时颁发的敕谕;
   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雍正皇帝封赏六世达赖喇嘛的敕谕;雍正皇帝颁给达赖喇嘛的金印;
   乾隆皇帝颁给八世达赖喇嘛的玉册;
   嘉庆十四年(公元1809年)嘉庆皇帝封赏九世达赖喇嘛的敕谕;
     道光三年(公元1823年)道光皇帝封赏十世达赖喇嘛的敕谕;
   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道光皇帝册封第十一世达赖喇嘛的金册;
   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咸丰皇帝为派驻藏大臣主持坐床事给第十二世达赖喇嘛灵童的敕谕;
   光绪五年(公元1879年)光绪皇帝为派驻藏大臣主持坐床事给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灵童的敕谕;
   中华民国二十七年(公元1938年)国民政府特派蒙藏委员会主任吴忠信主持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转世事宜的令。
   清王朝建立后,清廷派遣喇嘛去拉萨延请达赖喇嘛赴京。五世达赖喇嘛于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十二月到达北京。顺治皇帝多次会见并宴请了他。不久,又用金册、金印,正式封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口旁加旦)喇达赖喇嘛”。
   “从此,‘达赖喇嘛’封号开始具有政治和法律效力。”杨冬权说,“这次我们公布的档案中就有,顺治十四年(公元1657年)六月顺治帝派人慰问五世达赖喇嘛时颁发的敕谕。”
   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六月十日,雍正皇帝下旨,把康熙皇帝册封的“阐扬释教、普度众生六世达赖喇嘛”,改封尊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口旁加旦)喇达赖喇嘛”,并赐以金册、金印。
   这次公布的有雍正当时封赏的敕谕。从谕旨中“喇嘛尔受皇考之仁恩,令尔弘扬黄教,俾土伯特众民安居,封为‘阐扬释教、普度众生六世达赖喇嘛’,赐以金印册文,送往本地坐床”的话来看,这位达赖喇嘛是由清中央政府官员主持坐床典礼、正式加以认定的。“这证明,至少从他开始,达赖喇嘛已开始由中央官员主持坐床、予以认定了。”杨冬权说。
   嘉庆十四年(公元1809年)七月,嘉庆皇帝在接到第九世达赖喇嘛于坐床后奏进的谢恩表后给他封赏的敕谕。这位达赖喇嘛因特别灵异而经中央驻藏官员及西藏僧俗官员联合奏请,由皇帝特准免予“掣签”而认定。
   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十月,咸丰皇帝为派驻藏大臣主持坐床事给第十二世达赖喇嘛灵童敕谕。之前,清廷驻藏大臣已经在布达拉宫的金瓶中掣签认定了该灵童,但须待坐床仪式举行后,才能正式称为达赖喇嘛。
   杨冬权说:“这件档案反映了当时中央政府认定达赖喇嘛的前后过程。”
   这次国家档案局还公布了中华民国二十七年(公元1938年)国民政府特派蒙藏委员会主任吴忠信主持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转世事宜的令。第二年二月,在吴忠信主持认定后经中央政府任命,青海灵童拉木登珠继任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
   杨冬权说,以上这些历史记载和档案清楚地告诉人们,现在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反对中央政府、鼓吹“西藏独立”,不仅违背了中国人民和历代中央政府的意愿,也违背了历世达赖喇嘛的意愿。
   
   谢选骏指出:上文没有指出,虽然明清都对达赖喇嘛进行了册封,但是清朝显然提高了达赖喇嘛的地位。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呢?一是出于笼络蒙古各部的需要,二是满清比明朝更喜欢喇嘛教,因为喇嘛教源于萨满教,和满洲人的习俗比较接近。换言之,明朝笼络喇嘛教纯属政治目的,而清朝笼络喇嘛教除了政治目的之外,还兼有宗教偏向。正是基于这种区别,清朝提高了达赖喇嘛的地位,同时也通过喇嘛教,增强一点满人统治中国的合法性。
(2018/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