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谢选骏文集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谢选骏: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义和团,又称“拳乱”。乱枪党,可称“枪乱”。
   
   《中国传教士访美 遭随机杀害 遗下美籍妻与4幼子》(记者胡玉立 2018年08月04日)报道:

   
   来自中国的基督教传教士郝新东在造访堪萨斯市时,被一名18岁吸毒男子近距离开枪打死。图为郝新东和妻子及四个孩子的合照。(取自GoFundMe网站)
   
   图为杀害郝新东的18岁凶嫌哈德森。(堪萨斯市警局照片)
   
   一名来自中国的基督教传教士在造访堪萨斯市时,被一名18岁吸毒男子近距离开枪打死,遗下妻子和四名幼子。
   
   死者郝新东(Xindong Hao,音译)上月30日才刚与妻子和四名幼子抵达密苏里州堪萨斯市,参加总部设在当地的国际祈祷团(International House of Prayer)活动。1日晚上,他在总部附近散步时,被凶嫌哈德森(Curtail Hudson)随机杀害。
   哈德森另外还射伤两人,已被警方逮捕。
   
   郝新东的朋友佩特伦(Tony Petrehn)表示,郝做为中国基督教传教士,有时会在政府不允许特定宗教的国家秘密工作,以前也曾来过堪市,与支持者会面和筹款。但佩特伦也说,郝的英语不够好,恐怕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在他散步时对他大声吼叫。
   国际祈祷团副主席拉瓜迪亚(Lenny LaGuardia)则说,「我们日夜祈祷社区暴力能够止息,但郝新东才刚将四名孩子安排去上堪市夏令营,就被枪杀了。」郝的妻子来自北卡罗来纳州,夫妇俩与四名孩子都住在中国,他们分别是两岁、四岁、六岁和八岁。
   哈德森2日被控犯下二级谋杀罪、四项持械犯罪、两项一级攻击罪和非法使用武器。根据法庭文件,警方相信他在开枪时,处于吸食毒品的亢奋状态。法庭文件显示,哈德森告诉警方,他当天稍早先和一名男子争吵过,以为郝是该男子的帮手。另外那名男人被哈德森射伤颈部和背部,由家人送医治疗。接着哈德森在路上遇到正在讲电话的郝新东。
   哈德森说,他听到郝说:「他就在这里。」哈德森随即对着郝多次开枪,还用枪托殴打他。警方表示,第三名受害者在开卡车经过时,目击哈德森枪杀郝,被哈德森射出的子弹擦伤。但哈德森告诉警方,他不记得自己有对第三名受害者开枪。哈德森对警方说,「有人对我开枪,所以我开了三枪。」但法庭文件显示,现场并没有人对哈德森开枪。
   
   谢选骏指出:我常常问一些热衷于“海外传道”的华人基督徒——“你们为何不去美国的黑人区传教,而要不远万里地去到海外呢?是不是为了顺便旅游或吸引‘支援贫困地区’捐款?”他们常常哑口无言。确实的。从基督教的角度看看,美国国内的荒地就太多了,而且美国正在兴起一股敌视福音的义和团力量,传教士们,你们何必舍近求远呢?
   
   《美国青年吸毒后持猎枪乱射 中国传教士不幸身亡》(2018年08月03日 观察者网)编译报道:
   
   当地时间8月1日晚间,美国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城南部发生一起恶性枪击事件,一名18岁青年疑因吸毒后出现幻觉,持猎枪当街乱射,致一名38岁的中国籍男子死亡,另有2人受伤。死者是一名天主教传教士,刚刚到达当地不久。
   美国当地媒体《堪萨斯城星报》网站8月2日报道,当地警方称,1日晚间7点到8点,当地青年科特拉?哈德森(Curtrail Hudson)疑因服用致幻类的毒品(PCP),在堪萨斯城南部长达两个街区的范围内持猎枪乱射。
   受害者郝信东(音译)今年38岁,系中国公民。他是一名天主教传教士,持旅游签证携妻子和四个孩子前往美国,参加宗教暑期培训项目。
   受害者郝先生(左)及其妻子(《堪萨斯城星报》网站图)
   郝信东的好友托尼?帕特恩(Tony Petrehn)表示,事发时可能有其他人用英语向郝先生发出警告,但他的英语不够好,不明白为什么人们在他散步时对他大喊大叫。
   郝信东周一(7月30日)刚刚携妻子和四个孩子抵达堪萨斯城,参加堪萨斯城国际祈祷之家(Kansas City’s International House of Prayer)举办的宗教活动。
   郝信东所在的天主教福音派总部就设在堪萨斯城红桥路(Red Bridge Road),距案发现场不远。该机构事工副主席莱尼?拉瓜迪亚(Lenny LaGuardia)表示,郝先生的4个孩子都是从该机构收养的。
   郝先生的妻子劳拉来自北卡罗来纳州,他们的四个孩子分别为2岁、4岁、6岁、8岁,此前这家人一起在中国居住。
   枪击案嫌疑人哈德逊8月2日被控二级谋杀罪。
   嫌疑人哈德逊(《堪萨斯城星报》网站图)
   法庭文件称,警方认为,8月1日间7点左右,哈德逊在服用致幻毒品(PCP)后开始向人开枪。
   哈德逊陈述,自己有一把猎枪,当时有其他人向他开枪,自己开枪还击。法庭记录显示,当时没有人向他开枪。
   哈德逊称,他认为郝信东是另一名男子的伙伴,而那名男子跟自己有过争吵。该男子被警方确认为“第二受害者”。
   哈德逊称,他以为上述男子和郝信东当时是在追他,他向郝信东开了三枪,并目击他倒地。还有目击者称,郝信东倒地后还遭到哈德逊用枪托重击。
   “第二受害者”颈部和背部受枪伤,被送往医院。
   哈德逊称,自己不记得向第三人开枪。但目击者称,当时哈德逊追着一辆卡车,边跑边开枪。
   堪萨斯城中美州及亚洲文化协会主席桓伟(Huan Wei音译)表示,郝信东一家是天主教徒,堪萨斯城的许多教堂经常邀请中国学生参加暑期培训项目。她说,在过去的18个月里,我们亚洲社区发生了非常悲惨的事情,除了郝信东被杀,还有两名印度人也遭到杀害,“枪支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谢选骏指出:非法枪支到处作乱,形成了“乱枪党”。美国的乱枪党就像清朝的义和团一样,不是让美国再度强大的力量,而正在和毒品勾结起来,逐渐瓦解美国——就像鸦片和义和团互相作用,最后瓦解了清朝而不是振兴了清朝。
   
   《义和团事变期间被杀新教传教士列表》:
   
   本表列出义和团事变期间在大清国被杀的基督教新教传教士。
   
   瑞典圣洁会
   Natannael Carlesson 牧师,1900年6月29日,山西右玉
   Sven A.Persson 夫妇,1900年6月29日,山西右玉
   O.A.Larsson 牧师,1900年6月29日,山西右玉
   Edvard Kavlbery 牧师,1900年6月29日,山西右玉
   Ernst Pettersson 牧师,1900年6月29日,山西右玉
   Mina Hedlund 小姐,1900年6月29日,山西右玉
   Anna Johansson 小姐,1900年6月29日,山西右玉
   Justina Engvall 小姐,1900年6月29日,山西右玉
   Jenny Lundell 小姐,1900年6月29日,山西右玉
   
   英国圣公会
   H. V. Norman 牧师,1900年6月1日,直隶永清
   C. Robinson 牧师,1900年6月1日,直隶永清
   
   英国浸礼会
   怀德豪(F. S. Whitehouse)牧师夫妇,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华新(G. B. Farthing)牧师夫妇,儿子佳(Guy)、女儿Ruth和蓓蒂(Betty),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施特华小姐(E. M. Stewart),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何道先生(A. Hoddle),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邸牧师(Herbert Dixon)夫妇,1900年8月9日[1],山西忻州
   马牧师(Willian Adam M. M’Currach)夫妇[2],1900年8月9日,山西忻州
   恩牧师(T. J. Underwood)夫妇,1900年8月9日,山西忻州
   燕牧师(S. W. Ennals),1900年8月9日,山西忻州
   任小姐(B. C. Renaut),1900年8月9日,山西忻州
   
   寿阳宣教会
   毕翰道牧师(Thomas Wellesley Pigott)、毕夫人(Jessie Pigott)和儿子毕天保(Wellesley),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施多克(George Stokes)夫妇,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鲁宾逊先生(John Robinson),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罗维特医生(Arnold E. Lovitt)、夫人和1个孩子 ,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辛普生(James Simpson)夫妇,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杜娃姑娘(Emily Duval),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顾姑娘(Edith Coombs),1900年6月27日,山西太原
   
   英国圣经会
   W. T. Beynon 牧师夫妇及其3个孩子
   
   瑞蒙宣教会
   Helleberg 夫妇和1个孩子
   Wahlstedt 先生
   
   宣道会
   艾礼舜(Emil C. Olssen)、艾师母(Anna Olson)及其3个孩子Samuel、Joseph、Edith,1900年8月23日,归化城铁圪旦沟天主堂
   林白(Carl L. Lundberg,1867-1900)、林师母(卜姑娘,Augusta Brolin)及其2个孩子Axelina、Ebba,1900年8月23日,归化城铁圪旦沟天主堂
   安牧师(Edwin Anderson,1871-1900)、安师母(贺姑娘,Emma Hasselberg)及其2个孩子Clarence,1900年8月23日,归化城铁圪旦沟天主堂
   聂姑娘(Emelie Erickson,1862-1900)小姐,1900年8月23日,归化城铁圪旦沟天主堂
   W. Noren 夫妇和2个孩子
   O. Bingmark 夫妇和2个孩子
   C. Blomberg 夫妇和2个孩子
   O. Forsberg 夫妇和1个孩子
   M. Nystrom 夫妇和1个孩子
   A. Gustafson 小姐
   C. Hall小姐
   Mr. A. E. Palm
   K. Orn 小姐(失踪)
   
   北美瑞挪会
   斯教士(David W. Sternberg)
   H. Lund 小姐
   C. Suber 先生
   Clara Anderson 小姐
   Hilda Anderson 小姐
   
   美国公理会
   Susan Rowena Bird 小姐,1900年7月31日,山西太谷
   Mary Louise Partridge 小姐,1900年7月31日,山西太谷
   Dwight Howard Clapp 牧师,夫人 Mary Jane "Jennie" Clapp,1900年7月31日,山西太谷
   Francis W. Davis 牧师 ,1900年7月31日,山西太谷
   George L. Williams 牧师,1900年7月31日,山西太谷
   Ernest R. Atwater 牧师,夫人Elizabeth Graham Atwater 和2个女儿(Celia和Bertha),1900年8月15日,山西汾州;另外2个女儿Mary,Ernestine,1900年7月9日,山西太原
   Charles Wesley 牧师,夫人Eva Jane Price ,女儿Florence,1900年8月15日,山西汾州
   毕得经 牧师(Horace Tracy Pitkin),1900年7月1日,直隶保定
   Annie Allender Gould 小姐
   Mary Susan Morrill 小姐
   
   美北长老会
   F. E. S. Simcox 牧师夫妇及3个孩子,1900年6月30日,直隶保定
   C. V. R. Hodge 医生夫妇,1900年6月30日,直隶保定
   G. Y. Taylor 医生,1900年6月30日,直隶保定
   
   谢选骏指出:中国的义和团,又称“拳乱”。美国的乱枪党,可称“枪乱”。我相信,仅仅二十一世纪,被无神论者和异教徒的乱枪党给杀害了的美国基督徒,一定大大多于上面的列表。所以可说,美国急需传教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