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谢选骏文集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谢选骏: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习近平绝对权威遭遇空前挑战》(2018-08-05 美国之音)报道:
   
   中国国家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上台之后不久就开始了他的大权独揽的努力。他控制下的中国媒体也一直在打造和宣扬他的敢想敢作、无所不能的形象。然而,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给这种形象造成了极大的损害甚至毁坏。


   
   在过去的7年里,执掌中国党政军大权的习近平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将习近平塑造以为一个知识全才,精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外交、军事、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科学、技术、法律、工业、农业、航天、以及厕所建造等等人们可以想象到的一切知识。
   与此同时,习近平及其手下的官员也以有言和无言的行动来展示习近平的权力和权威之大。在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看来,其中最令人惊骇的例子包括:
   ——习近平所任用的的爱将、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隆冬时节的黑夜将成千上万的移民工及其妻子幼儿从他们合法租住的北京住所中驱赶到大街上以加强所谓的防火安全,在蔡奇的暴虐行为震惊世界、酿成当今世界首屈一指的大规模排华案、导致中国公众和网民强烈谴责之后,习近平一言不发,从而间接地显示了他对蔡奇的支持;
   ——习近平上台以来对互联网舆论表现出极大大的兴趣并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其中包括直接抓捕和强迫电视认罪羞辱的方式控制互联网舆论,使本来一度相对自由的网民信息和政见交流平台微博如今奄奄一息;习近平当局推出二十一世纪的连坐制,对微信群群主发出威胁:假如微信群中有人发布了当局不喜欢的言论,当局将惩罚群主;网民强烈抗议说,这种规定不公平,假如群主要为群中的人言论负责,习近平为什么不为中共官场无官不贪的局面负责?尽管网民提出这种抗议,习近平当局置若罔闻;
   ——作为当今世界唯一的监禁诺贝尔奖得主的国家,中国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被查出患有肝癌之后,习近平当局坚决拒绝接受世界许多国家政府和全世界10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释放刘晓波准许他出国就医的强烈呼吁,以及刘晓波本人所明确表达的出国就医的意愿,坚持继续羁押刘晓波,刘晓波很快在中共当局的羁押中死去;
   
   ——习近平上台以来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来对全世界展示他的法治理念,其中包括大力打压和抓捕人权律师,甚至展开全国性大抓捕,一次抓捕上百人,然后强迫其中一些人在电视上认罪,并以国际社会所认为的不公平的方式对其他人进行审判判和刑,或进行超期羁押,羁押期间与外界断绝一切联系,被羁押者的亲属不知其亲人人在何处以及是否还在人世;习近平当局把这众做法称作中国法治建设的重大成就并予以公开宣扬;
   
   ——习近平在中共当局废除给中国和中共反复造成大灾难的最高领导人职务终身制40年之后,在今年3月操控中国名义上的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修改宪法,取消他目前担任的中国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从而再度恢复了最高领导人终身制。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普遍认为,习近平能够不理会强烈的批评和反对做到上述这些令中国民众反感和厌恶、令国际社会吃惊和担心的事情,显示了他确实是权力巨大,足以压倒来自中国国内外的反对并得以无行我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然而,在观察家们看来,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以及习近平当局所做出的反应,凸显出看似大权在握无所不能的习近平的软肋。这些事件包括:
   ——习近平掌控的中共江西省委日前像是突然发狂,抢夺和捣毁/焚烧当地老人的棺材,扒开被埋葬的死者的尸体当众焚烧,这种野蛮的举措在中国引起了普遍的公愤,受到公众的强烈谴责,江西省当局很快改弦易辙,宣布民众可以领会被抢走的棺材,棺材被毁坏可以获得赔偿;有观察家认为,习近平和中共江西当局之所以如此迅速变脸,是因为有中国人提出倡议,既然扒坟墓是合法的也是应当受鼓励的,那么,公民就应当把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占地2700木的坟墓平掉,把北京天安门广场中央的毛泽东陵墓平掉,把毛泽东尸体烧掉;这一倡议使习近平感到恐惧,导致他掌控的中共江西当局迅速改弦更张;
   ——今年7月,中国再度爆发假疫苗丑闻并引起公愤和强烈谴责和担忧一个多星期之后,习近平做出了“有关地方和部门要高度重视,立即调查事实真相,一查到底,严肃问责,依法从严处理。要及时公布调查进展,切实回应群众关切”的批示,但在丑闻暴露出更多的惊人细节、以及2008年毒奶粉丑闻中被罢免的官员孙咸泽在他的治于2015年下升任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安全总监的消息广为流传之后,习近平又陷入沉默,拒绝回应公众的关切;
   ——在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批评习近平最近出访再次大撒币、不管不问中国还很穷的时候,孙教授住所所在的济南当局人员强行破门而入,尽管孙教授抗议说,发表批评言论是他的个人自由,中共济南当局依然是抓走了孙教授;眼下中共跟拒绝对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说明孙教授的言论有什么不当,也拒绝透露孙教授现在人在哪里;这种局面似乎显示,孙文广教授对习近平的批评让他感到难以对付;
   ——在美国川普政府力图迫使中共当局改正不公平的贸易做法的美中贸易战酝酿期间和打响之后,习近平当局一度跟美国摆出决一雌雄打到底的架势;有报道说,习近平甚至对到访的外国来宾说,他领导的中国当局要跟美国以牙还牙;然而,过去几个星期来,习近平当局悄悄收回了先前的强硬调门,转而强调要跟美国协商;在美国宣布计划把来自中国的2000亿美元的商品关税由10%再增加到25%之后,习近平当局宣布对来自美国的600亿美元的商品采取报复措施。
   
   习近平当局的这一举措受到了川普总统的经济顾问库德洛的公开嘲笑。库德洛星期五(7月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600亿美元对2000亿美元,这种反应比较弱。” 他接着说,中国“经济形势不妙。投资者在出走,中国国币币值在下跌,…“外国投资者不愿意在中国。我今天注意,到日本股市的市值超过了中国。”
   与此同时,习近平当局美国宣布的最新一轮的对中国贸易战措施的反应也引起了中国网民的嘲笑。
   在美国宣布计划对提升对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惩罚措施之后,中国商务部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发言人8月2日在北京做出了一番令中国网民感到非常有趣的反应:
   “美方不仅不顾全世界的利益,甚至也不顾美国普通农民、企业家和消费者的利益,对中方玩弄软硬兼施的两手策略,这种做法对中方不会有任何作用,也使世界上反对贸易战的国家和地区感到失望。我们奉劝美方回归理性,不要一味意气用事,这样最终会伤害他们自己。”
   对习近平当局对美国采取的这种奇特应对,有许多中国网民讽刺:美国川普政府公开说,跟中国打贸易战是为了维护美国的利益,中国政府劝美国不要再打贸易战也是为了美国的利益,怎么中美两国政府都是在为美国谋利益?
   一位网名为“草祭”的网民通过不受中共网关当局控制的推特发表的一则评论,似乎是反映了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的观点:
   “中美贸易战,让习输到脱裤而无力反击。习目前的困境,除了他自己的无知无德无能和自大傲慢刚愎外,更多地则是来自其团队那些马屁精和智囊们的无底线的吹捧、神话和推波助澜,让习只能伟大下去而一条黑道走到底。”
   
   谢选骏指出:美国之音似乎认为在“绝对权威”、“大权独揽”、“敢想敢作、无所不能”、“一个知识全才,精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外交、军事、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科学、技术、法律、工业、农业、航天、以及厕所建造等等人们可以想象到的一切知识”之间具有逻辑关系。其实不然。“一个知识全才,精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外交、军事、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科学、技术、法律、工业、农业、航天、以及厕所建造等等人们可以想象到的一切知识”——这样的人往往无权,最好的就是想达芬奇那样充当别人的工具,其次就只能当当万精油了。“绝对权威”、“大权独揽”、“敢想敢作、无所不能”,那就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只能讲究天命了。而且即使同一个人,即使最了不起的人,在其一生中,也只有不多的几年可以达到如此状态,其后就是不忍卒读了。要知道,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万精油可以人造,绝对权威却只是一种偶然的幸运,所以都是无法持久的,这就是他的悲哀,也是人的希望。
(2018/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