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文集
·2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人们把凯撒叫做大帝,其实,这个混世魔王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他像秦始皇一样发起了帝制革命,其影响贯透此后的两千年历史。尽管他也是一个自我神化的歹徒,但历史往往由这样的恶棍所创造,正如普鲁士奴才黑格尔所悲叹的那样。但是,凯撒毕竟像秦始皇一样,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一般认为,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1(拉丁文:Gaius Julius Caesar,前100年7月-前44年3月15日),罗马共和国末期的军事统帅、政治家,是罗马共和国体制转向罗马帝国的关键人物,欧洲史称凯撒大帝,及罗马共和国的独裁者。他也是拉丁文散文的作者。

   凯撒出身贵族,历任财务官、大祭司、大法官、执政官、监察官、独裁官等职。前60年与庞培、克拉苏秘密结成前三头同盟,随后出任高卢总督,用了8年时间征服高卢全境(现在的法国),亦袭击了日耳曼和不列颠。西元前49年,他率军占领罗马,打败庞培,集大权于一身,实行独裁统治,制定了《儒略历》。
   前44年,凯撒遭以布鲁图所领导的元老院成员暗杀身亡。凯撒身后,其甥孙及养子屋大维击败安东尼开创罗马帝国并且成为独裁者。
   
   凯撒公元前100年7月出生于罗马,他的父亲和母亲两边都为纯粹的贵族家庭,由此获得了很好的庇荫。
   
   父亲血缘
   其父在前100年前后担任过财政官、大法官等职务,还曾出任过小亚细亚的总督。显赫的身世使得了凯撒将来较容易获得类似行政官的职务。
   其叔父塞克斯图斯·儒略(Sextus Julius)公元前91年晋升到执政官的职位。
   姑母茱莉娅嫁给了赫赫有名的马略。其姑父马略是元老院民众派领袖,公元前86年过世。
   
   母亲血缘
   外祖父卢西乌斯·奥莱利乌斯·科塔,曾在前119年担任过执政官。特别是在凯撒事业的开始阶段,外祖父始终如一的支持和有求必应,使凯撒获得了强有力的支持。
   凯撒的母亲奥莱莉娅,来自权势很大的奥莱利·科塔家族。
   
   家谱
   凯撒为了营造自己的神格,为自己创造了一个神圣的家谱:根据传说,罗马城的创造者罗穆卢斯的祖先是特洛伊英雄安喀塞斯与女神维纳斯(希腊人的阿芙萝黛蒂)生下的特洛伊王子埃涅阿斯。而埃涅阿斯之子阿斯卡尼又名Julus,凯撒利用词源学的相似,将其作为自己氏族Julius的祖先,并说自己是维纳斯的后裔。
   
   早期教育
   凯撒早年的情况,特别是他接受教育的情况,由于缺少资料,一直不甚清楚。和那个时代任何一个年青的罗马贵族一样,直到7岁为止,凯撒一直受其母亲的影响。此外按照传统,在学习完字母和数字以及拉丁文的入门知识之后(另外,我们也知道,凯撒精通希腊文),凯撒应当师从雄辩术教师,学习演讲辩论;此外,他还要学习哲学和法律等基础知识;最后,如同所有贵族子弟,接受军事技术方面的教育,包括阅读各种历史、攻城术和战术等方面的著作,参加各种各样军事体育训练。
   7岁时,凯撒被送进了专门培养贵族子弟的学校。在校内,凯撒的文学、历史、地理等科目总是得到老师的夸奖。他活泼开朗,脑子灵敏,而且令老师惊奇的是他有问不完的问题,而且总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凯撒小时候最崇拜的就是他的姑父——马略,他常常缠着姑父给他讲他在外出征打仗的故事。凯撒的母亲相信自己的儿子不是凡夫俗子,便加强了对他的教育。凯撒也不辜负母亲的期望,博览群书,学业日益长进,文章写得非常好,十几岁就发表了《赫库力斯的功勋》和悲剧《俄狄浦斯》。他酷爱古希腊文化,特别是希腊的古典文学。除文学外,凯撒还喜欢体育运动,他精通骑马、剑术等,肌肉发达,体魄非常强健。
   15岁时,按照罗马的习俗,凯撒开始穿成人的白长袍。
   
   初出茅庐
   公元前86年和前84年,元老院民众派领袖马略和秦纳先后去世,前者是凯撒的姑父,后者曾提名凯撒为朱庇特神祭司,而凯撒则由于亲缘等原因被视为马略的当然支持者。虽然凯撒一下子失去了两个保护人,但是也同时获得了从事某种职业并取得巨大成就的自由。前84年,凯撒娶秦纳之女科涅莉亚为妻。这桩婚姻不仅给他带来了一个女儿——尤莉娅,而且还使其获得了元老院民众派成员的支持。
   前82年,在内战中取胜,并得到元老院精英派成员支持的独裁官苏拉要求凯撒同科涅莉亚离婚。但是,凯撒选择了拒绝并谨慎地离开了罗马。在亲友的帮助下,凯撒躲过了放逐和死亡的威胁。虽然后来苏拉屈服于对年青的凯撒之各种有利的强大压力而宽恕了后者(传说,苏拉在同意宽恕凯撒时曾向为凯撒说情的属下言道:“汝等当知,这个年轻人将比马略可怕百倍!”),但凯撒仍然认为远离罗马更为审慎。
   
   首次前往东方
   公元前82年至前79年间,凯撒旅居东方,并在前81年随马尔库斯·泰尔穆斯(Marcus Terentius Varro Lucullus)前往小亚细亚。他到达小亚细亚之后,很快便接受了一项使命:前往比提尼亚寻找船只。比提尼亚国王尼科美德已经答应了向罗马供应船只,却迟迟不肯履约。初出茅庐的凯撒圆满地完成了这个任务。也许是完成得太圆满了,他的对手开始传言正是这位罗马使者不同寻常的魅力,才使得狡猾的国王唯命是从。虽然这仅是一个插曲,却给人们留下了凯撒是同性恋的印象,而且这一影响是长远的,以至于他的士兵(根据苏维托尼乌斯的说法)在很久以后的一次凯旋式中称其统帅为“所有女人的男人,所有男人的女人”。
   前80年,凯撒随军前往米蒂莱,在战斗中,凯撒显示出了非凡的军事和外交才能,并因为表现英勇而获得桂冠。前79年至前78年,他还参加了清剿奇里乞亚海盗的战斗。
   
   返回罗马
   前78年,苏拉去世,凯撒回到了阔别数载的家乡。在罗马的家中赋闲期间,凯撒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极少关心政治,仅仅是以律师的身份在法庭等处为自己和支持者辩护或起诉。例如:前78年在执政官莱皮德叛乱失败后,凯撒要求赦免自己的拥护者;前77年起诉其政敌多拉贝拉贪污;前76年为希腊人辩护,与该尤斯·安东尼乌斯当庭对抗。
   
   再次前往东方
   但是,凯撒并没有坚持下去,前76年,他再次踏上了前往东方的旅程。公元前75年,他在罗德岛拜米隆之子、雄辩大师阿波罗尼奥斯为师,进修雄辩学。
   在旅途中,他被奇里乞亚海盗劫持了,海盗们向他的家人勒索二十塔兰特的高额赎金。凯撒讽刺海盗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并要求海盗至少要求五十塔兰特。在等待赎金的38天之中被海盗们囚禁,但他却说获释后一定要将海盗们统统钉上十字架。海盗们认为这只是他的戏言,仍善待凯撒如旧。
   凯撒获释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践行诺言。他组织了一支舰队攻打海盗的基地并成功抓获所有劫持他的海盗,判决全部钉上十字架。但因为那些海盗善待他,凯撒为了减轻其痛苦,先把他们的气管割断,才把??他们的尸体钉上十字架。
   
   早期职位
   前74年,凯撒返回罗马,并很快继承了舅舅奥莱利乌斯·科塔的职位,成为祭司。前72年,他获得了第一个通过选举产生的低级职位——军事保民官——这是罗马官职体系中最低的一级。但由于缺乏资料,目前尚不清楚凯撒是否参与过对斯巴达克斯领导之奴隶起义(前73年——前71年)的镇压。
   
   财务官
   前70年,32岁的凯撒再次参与选举,并顺利当选前69年的财务官,这一职务是罗马官职体系中第一个正式官职,而且只有30岁以上的人才能参与竞选,任期一年,获胜者将自动获得元老院议员的资格。凯撒于前69年前往西班牙赴任,作为总督的副手,并主管这个行省的财政。
   在西班牙各城市巡回审理案件期间,一天,在赫库利斯神庙中看到了亚历山大大帝的塑像,联想到亚历山大在自己这个年龄就已征服世界,而自己还无所作为,不禁感慨万千,随即便请求解除自己的职务,离开了西班牙。
   
   市政官
   返回罗马后,在前66年凯撒被委任以“阿庇亚大道管理人”的头衔,负责维护这条连接罗马和布林迪西乌姆(现在的布林迪西)的通衢大道。这年稍后,他自荐就任次年的新市政官的职位并当选。
   古罗马的市政官类似于今天的市长,主要负责城市的公共设施(特别是神庙)的建设和维护,管理市场和其他罗马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的事务。而且这个职务也被视为是十分困难的,因为市政官也需要负责组织最受罗马人欢迎的竞技项目之一罗马赛马大赛的活动组织。然而这项活动的经费非常有限,但是如果市政官想要在他的政治事业上更进一步,他必须为整个罗马城奉献一场盛大的竞技活动,而这就意味着市政官本人必须自己掏腰包。
   为了取悦平民阶层,凯撒为公众提供了许多引人入胜的竞技比赛,新建或改建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公共建筑,带着巨大的荣耀结束了一年的市政官任期,但是自己却破产了。他负债数百塔兰特(如果以现在流通的货币计算的话大约是数百万欧元),这严重威胁到了他未来的政治生涯。
   
   大祭司和大法官
   前63年是著名演说家西塞罗的执政官任期年,他选择了和元老院中的精英派合作而与罗马的平民阶层决裂,其结果是在任期中显得无所作为。与之相反,凯撒此时节节胜利。
   此时,罗马的祭司长皮乌斯(Quintus Caecilius Metellus Pius)去世,凯撒提出参加竞选。虽然凯撒已经因为市政官任期的巨大支出和贿选而债台高筑,以至于在选举当天曾发誓将取得大祭司的身份否则就永不回家,但是凯撒仍然顺利地当选了这一拥有极大荣耀和权威的终身职位。
   就在同一年稍后,凯撒又获得了另外一个职位——大法官。这一职位本应在40岁之后才能获得,而凯撒在39岁时就已得到。当然,也有历史学家指出凯撒的贵族身份可以助其降低一年的年龄限制。无论如何,凯撒在同一年中获得大祭司和大法官两个职务本身就已经说明凯撒在罗马已经上升到了权势很大的地位。
   也在同一年,凯撒与苏拉的孙女庞培亚(Pompeia Sulla)成婚。后由于克洛狄乌斯·普尔喀假扮女佣进入只允许女人参加的祭祀仁慈女神的仪式,虽然经过审讯,大家(包括凯撒本人)都相信没有任何参与者受到玷污,但是凯撒仍然与庞培亚离婚,理由是“凯撒之妻不容怀疑”。
   
   行省总督
   前61年,大法官任期届满,凯撒得到了远西班牙行省总督的职位。与此同时,庞培从东方返回罗马。这次,凯撒又一次陷入了经济困境中,以至于克拉苏不得不为他偿还贷款。
   刚一抵达伊比利亚,凯撒就发动了对卢西坦人和加拉埃西人的进攻,这次行动为其带来了丰厚的战利品。在恢复行省的秩序后,不等继任者到达,便匆匆地离开了行省返回罗马,同时提出两个要求:凯旋式和执政官职位。但是由于选举日期迫在眉睫,而他必须等在罗马城外或者以普通公民身份进入罗马,否则便无法成为候选人。因此他不得不放弃了凯旋式,以换取执政官候选人资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