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谢选骏文集
·2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谢选骏: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按照本拉登他妈妈的“洗脑论”来看,“邪教”一样的“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其实是被“《古兰经》与圣训”给洗脑了!因为这个“宗教与政治团体的目标在于让《古兰经》与圣训成为伊斯兰家庭与国家最主要的核心价值”。据此人们不得不思考——是否必须铲除“《古兰经》与圣训”,才能最终铲除类似穆兄会这样的恐怖组织?因为种种事实证明,“《古兰经》与圣训”才是鼓吹暴力扩张的真正元凶。就像“纳粹主义的《古兰经》”《我的奋斗》,以及“布尔什维克的圣训”《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才是种族屠杀与阶级屠杀的元凶一样。不销毁《我的奋斗》,就不能禁止种族屠杀;不销毁《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就无法禁止阶级屠杀。这个道理同样适合于穆斯林兄弟会。
   
   

   
   《本拉登逝世后母亲首度受访:他在大学被洗脑》(2018年8月04日 转载台媒)8月4日报道:
   
   基地组织已故领导人本拉登逝世已7年,他的母亲格南近来首度受访指出,本拉登曾是“害羞的好孩子”,只是在大学时代被人洗脑了。
   
   格南(Alia Ghanem)在沙特港口城市吉达(Jeddah)家中接受英国卫报专访。她告诉卫报,儿子在成长过程中一直是“害羞的好孩子”,但他在大学时代被人“洗脑”了。
   
   本拉登的家人指出,他们最后一次看到本拉登是在1999年,当时他在阿富汗,这时也是美国911恐怖袭击发生前2年。
   
   格南被问到,在得知儿子成为“圣战士”后的感受是什么,她回答说:“我们非常难过,我完全不想要这种事发生,为什么他会那样抛弃一切?”
   
   她还说,本拉登在读书期间所参与的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就像“邪教”一样。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本拉登的父亲穆罕默德·本拉登(Mohammed bin Awad bin Laden),在本拉登出生3年后与格南离婚,穆罕默德·本拉登共有50多个小孩。
   
   本拉登家人谈到,911恐怖攻击发生后,他们被沙特政府审问,还被限制旅行及迁徒。
   
   CNN报道称,格南能首次接受访问,是因为32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沙尔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政府所允许。
   
   沙特允许专访的利益显而易见:他们想证明本拉登没有获得沙特政府支持。
   
   谢选骏指出:本拉登他妈妈的说他在大学被洗脑,被谁洗了脑?被像“邪教”一样的“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洗了脑?那么人们不禁会想,那个穆斯林兄弟会有时被谁洗了脑呢?下面, 我们就来看看这个问题。
   
   穆斯林兄弟会(Ikhwān Muslimūn),英文名Muslim Brotherhood Emblem,是穆斯林兄弟协会的简称,成立于1928年,是一个以伊斯兰逊尼派传统为主而形成的宗教与政治团体。他们的目标在于让《古兰经》与圣训成为伊斯兰家庭与国家最主要的核心价值。
   
   创立背景
   1928年3月,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的伊斯梅利亚创立,由一名学校教师哈桑·班纳发起。1929年正式成立,最初,他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班纳运动”,后改为“穆斯林兄弟会”。
   “穆斯林兄弟会”最早只是一个宗教性社会团体,除推行伊斯兰教信仰外,还设立了教育和医疗机构。自1936年之后,因为反对英帝国在埃及的殖民统治,成为近代伊斯兰世界最早的政治反对团体。他们所推动的政治运动在伊斯兰世界形成一股风潮,扩散到许多伊斯兰国家,许多伊斯兰国家中的政治反对团体都源自于穆斯林兄弟会。甚至有人认为,它是近代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组织最严密的、在世界范围内最具影响力的伊斯兰政治集团。
   
   穆斯林兄弟会1933在开罗设立总部,在50个地区建立了分支机构,在叙利亚、苏丹、约旦、巴勒斯坦等地都有支部、学校、清真寺和商业公司,该组织以训导局为最高领导机构,其成员在埃及已达50万之多,遍布社会各个阶层,该组织影响力遍及中东乃至全球穆斯林社会,是近代历史悠久、规模庞大、组织严密的世界性伊斯兰政治集团,出版的宗教及政治刊物有《警告》、《路标》、《呼声》、《笃信》、《伊斯兰文选》等,其标志(如图)是交叉的双剑拱卫着一本《古兰经》,双剑下和左右侧分别用阿拉伯文写着“感谢真主”和“真主至大”。
   
   机构宗旨
   穆斯林兄弟会的基本宗旨是:以《古兰经》和圣训为基础,在现代社会复兴伊斯兰教,建立伊斯兰国家,实施伊斯兰教法;以哈里发为统一象征,建立不分民族、不受地域限制的穆斯林世界社团,摆脱外国援助,清除外来影响。
   班纳在解释该组织的宗旨时称:穆斯林兄弟会是现代主义的运动、逊尼派的道路、苏菲主义的真理、政治的机构、科学文化的协会、体育的团体、经济的公司、社会生活的理想。
   穆兄会的行动口号是:“安拉是我们的目的,先知是我们的领袖,《古兰经》是我们的法典,吉哈德是我们的战斗,为目的而牺牲是我们的理想”。
   穆斯林兄弟会号召穆斯林抵制西方思想的侵袭,消灭等级差别,使人们融为一体,回到早期伊斯兰教生活中去,并为保卫穆斯林的祖国而战斗和工作。
   穆斯林兄弟会的信条是:“阿拉(又称安拉)是我们的目标,可兰经是我们的法律,先知是我们的领导,圣战是我们的道路,为阿拉而死是我们最高的心愿。”
   
   机构设置
   穆兄会的领导人称“总指导”,最高行政领导机构为“训导局”,负责组织、宣传、教育等工作。设有“创建委员会”,是协商机构,其成员为兄弟会的元老。
   该组织还建有军事性质的“秘密机构”,对其成员进行军事训练。兄弟会的成员以知识分子为核心,由政府职员、大学生、军人、工人、农民、商人等社会各阶层的人员组成。
   穆兄会的会员的条件是:具备良好品德和宗教修养、完全服从和执行兄弟会的纲领和行动计划、保守秘密、签名注册并缴纳会费者才能入会。
   兄弟会成员分为4个等级,即助理兄弟(拥护者)、正式兄弟(正式履行手续入会者)、行动兄弟(参加各种实际行动者)和圣战者兄弟。哈桑·班纳作为穆斯林兄弟会早期领导人,曾将总部由伊斯梅利亚迁往开罗。1933年被选举为“总指导”。1949年2月哈桑·班纳被当局情报机构暗杀。
   
   穆兄会如何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2011年初以来发生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声势浩大、影响深远,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迫于国内动乱的压力而下台,埃及随后开始着手和组织新任总统选举。
   2012年6月24日,埃及当地时间下午3时40分许,总统选举委员会宣布: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下属的埃及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尔西赢得穆巴拉克下台后的首次埃及民主总统大选,成为埃及首位非军人总统。
   这是穆斯林兄弟会第一次在大国执政,它必将为兄弟会发展发挥重大促进作用。但是应当注意,以色列以及美国等西方国家对穆尔西的当选表示谨慎祝贺。兄弟会的胜利必将给西方世界和穆斯林国家之间关系的发展带来重大契机。
   
   组织特点
   1928年在埃及成立发展85年以来,分支遍布中东北非70余国,甚至包括美国。至今,穆兄会已聚集300万成员,涵盖各个阶层,不仅有农民,还有教授、学生、商人等社会精英。
   
   资金雄厚
   活动资金部分来自成员,成员将自己收入中的一定比例上缴。穆兄会每个分支下都有清真寺、学校、医院、银行、媒体、俱乐部等,无所不包。
   
   武装能力
   有钱有渠道,穆兄会拥有组织武装的能力,发展初期就曾有过准军事巡逻团。
   
   发展历程
   穆斯林兄弟会初建时,其成员由6名在英国军营中的穆斯林职员组成。主要活动是用“博爱结识”的方式,宣传伊斯兰教义,反对殖民主义统治。1940年被法鲁克王朝取缔。
   
   穆兄会创始人哈桑·巴纳
   1932年哈桑·班纳将总部由伊斯梅利亚迁往开罗,后在埃及各地建立了50多个分会。
   1933年建立了领导机构,选举班纳为“总指导”。
   1935—1939年,确定了组织原则和政治纲领,完善了组织机构,成为宗教政治组织。
   1936年曾致书法鲁克国王,要求按伊斯兰原教旨进行政治、宗教改革,宣称伊斯兰教是造就强大民族的根基。
   到1947年兄弟会得到迅速发展,其军事“秘密机构”成员就达7.5万人。
   1948年12月内阁总理诺克拉西宣布解散兄弟会,封闭其总部。不久“秘密机构”成员暗杀了诺克拉西。
   1949年2月哈桑·班纳被当局情报机构暗杀,哈桑·哈蒂比继任兄弟会总指导,继续进行反对法鲁克王朝的斗争。
   1952年,以纳赛尔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利用兄弟会的力量推翻了法鲁克王朝,后兄弟会因对权力分配不满改而反对纳赛尔政权。
   1954年1月纳赛尔宣布解散穆斯林兄弟会,逮捕哈桑·哈蒂比等430人,兄弟会被迫转入地下,由阿卜杜拉·奥达任总指导。
   同年10月,兄弟会因参与图谋杀害纳赛尔事件,遭到当局大规模镇压,哈桑·哈蒂比、泰勒迈萨尼为首的1200多人被判徒刑。兄弟会在赛义德·卡塔布的领导下秘密恢复组织,进行宣传活动。
   萨达特执政后,该组织对其执行反对苏联干涉埃及内政及改善同沙特阿拉伯关系政策表示支持。萨达特也对该组织采取缓和政策,释放了哈桑·哈蒂比为首的全体兄弟会在押犯,允许他们以半公开方式恢复活动。兄弟会在欧麦尔·泰勒迈萨尼的领导下恢复发展组织。
   1976年4月,该组织前总书记阿布德·哈基姆·阿布丁在沙特阿拉伯流亡22年回国后,又进一步恢复和发展组织,使其力量壮大。
   1972年该组织公开反对萨达特同以色列媾和。
   自1979年1月起,穆斯林兄弟会派生出“伊斯兰集团”、“真主的战士”、“圣战组织”、“赎罪和迁徙”等派别。这些派别组织中的激进派反对政府世俗化的改革措施,指责一切当权者为“叛教者”,声言“推翻萨达特政府”,恢复早期伊斯兰体制,主张建立伊朗式的“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
   1981年9月,萨达特以“维护民族团结和社会安宁”为由,下令取缔该组织的刊物《呼声》,并对4万多所清真寺实行国家监督,同时逮捕该组织的800名骨干分子,其中包括主要领导人欧麦尔,泰勒迈萨尼和希勒米·加扎里。
   埃及官方称,1981年10月6日,兄弟会的极端分子参与杀害了总统萨达特。穆巴拉克执政后,为稳定政局,一方面对兄弟会的极端分子采取镇压措施,另一方面释放了温和派的领导人泰勒迈萨尼。
   1982年,穆兄会宣布放弃暴力活动,开始向合法政党转型。
   1987年4月,穆斯林兄弟会联合另外两个反对党参加议会选举,一举获得60多个席位,成为“最主要的反对派势力”。
   2005年,赢得议会88个席位,成为最大反对派。
   2010年,议会选举一票未得,被指舞弊。
   2012年6月,穆兄会下属的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罕默德·穆尔西当选为埃及第五任总统,穆兄会在正式埃及政坛公开露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