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谢选骏文集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谢选骏: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最安全也最危险 它是医院里致命威胁》(2018-08-19 综合新闻)报道:
   
   用含有酒精成分的洗手液杀菌被认为是最具“性价比”的消毒方式,不过,最近有研究发现,这种廉价的杀菌方式正在催生出一种新型“超级细菌”,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这种名为屎肠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是肠球菌的一种,肠球菌因为能生成抵抗药物的物质,使它们不容易被抗生素杀死,且容易散播抗药性并可在恶劣环境中生存,几年来已经成为临床感染的重要致病菌之一。尤其是屎肠球菌,它对氨苄青霉素(ampicillin)及万古霉素(vancomycin)具有抗药性,是所有肠球菌感染症中最难治疗的。
   
   
   在最新一期的《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里,由澳大利亚学者进行的研究表明,尽管使用了酒精类消毒剂,但是这种细菌的耐药性仍然在增加,酒精类消毒剂并没有将其“杀死”。为了更好地了解这种细菌传播的原因,研究人员分析了1997年至2015年澳大利亚墨尔本两家医院的细菌样本。该论文称:“与2004年之前收集的细菌样本相比,2009年以后收集的样本对酒精的耐受性更强。”
   
   研究人员建议,为了降低医院发生相关院内感染的风险,除了酒精类洗手液外,医护人员应该增加其它清洁方式。
   它是好细菌还是坏细菌
   肠球菌并不是“洪水猛兽”,事实上它是人类和许多动物中的一种肠道共生菌。在肠道中,肠球菌能帮助消灭病原菌,使其致病力大大降低——从这一点上看,肠球菌被公认为是一种“好细菌”。不仅如此,肠球菌是多种抗生素的“好朋友”,一起服用既可达到治疗效果,也可避免副作用的发生。
   
   这种超级细菌表现出惊人的生命力,研究人员对此毫无办法
   不过,在一定条件下,肠球菌会摇身一变,成为致病菌。在此次发表的研究文章中,作者指出,目前,肠球菌约占全世界医院获得性细菌感染病例的10%,也是北美和欧洲败血症病例的第四和第五大致病因素。在澳大利亚的调查中发现,屎肠球菌导致了澳大利亚30%的肠球菌感染病例,其中90%都对氨苄青霉素有抗药性,50%对万古霉素也有抗药性。
   可见,这是一种亦正亦邪的细菌。只是,好细菌却没有向更好的一面进化,反而成了人类的致命杀手。
   自1997年开始,研究人员就在澳大利亚两家医院收集的屎肠球菌进行了研究,发现这种细菌的存活率在十年间翻了10倍。和之前收集的细菌样本比较,2009年以后收集的样本对酒精的耐受性更强。
   研究人员指出,2002年医院开始使用含酒精的消毒杀菌剂,在收集细菌样本的这两家医院,2001年,他们每月使用100升含酒精的洗手液,2015年,每月使用1,000升,用量增加了10倍。
   这一发现似乎说明,原本医院希望增加使用酒精类消毒剂以达到阻止细菌传播、降低感染风险的目的,但是这样做却使得抗药的屎肠球菌提升了其酒精耐受性。
   人类对它暂时毫无办法
   在实验中,屎肠球菌对酒精的耐受性更强了,这是否与医院的感染风险增加有关呢?研究人员经过试验发现,答案是让人沮丧的。经过重复实验,研究人员发现耐酒精的屎肠球菌感染了小鼠,而耐受性较差的屎肠球菌并没有感染小鼠。
   简而言之,这种超级细菌不仅存活率高,感染率也不低。
   该团队又继续寻找了遗传变化,希望解释细菌为何具有酒精耐受的能力。以前,在耐抗生素的情况下,单个基因或突变有时可以解释耐受的原因。但在酒精耐受的情况下,情况似乎更加复杂,涉及许多基因的共同作用,其中有一些基因似乎与代谢有关。所以一切问题暂时无解。
   不管造成屎肠球菌抗酒精的原因是什么,它都可能破坏基于酒精的消毒剂标准预防措施的有效性。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揭示了为什么在欧洲、亚洲以及美洲的医院中都报告了VRE(耐万古霉素肠球菌)感染的增加。
   不过,暂时没有研究表明,这种“超级细菌”会对人造成致命伤害,也就是说即便它不能被杀死,也不会酿成诸如瘟疫那样不可挽救的“大祸”。
   基于这个发现,研究人员最后建议:如果医院中有VRE感染流行的情况,那么医护人员需要优化基于酒精的消毒方案,一方面每次医护人员清洁手部的时候,需要使用足够量的清洁产品,并达到足够的清洁时间。另一方面,需要考虑使用其他类型制剂的有效性,泡沫或者凝胶类的酒精清洁和消毒剂与溶液相比功效不同(通常是降低的)。同时,医院也需要考虑增加除酒精外的其它清洁和消毒方式。
   
   谢选骏指出:最安全的消毒方法也最危险的消毒方法——这使我想到,最安全的社会制度也是最危险的社会制度。这是因为,充满变异性能的人性就像充满变异性能的细菌一样,会不断培养自己对于社会制度和消毒方法的对抗力量,从而使得个体自己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社会制度和消毒方法在这种个体应战能力面前,慢慢变成得漏洞百出和不堪一击了。到这个时候,如果还觉得最安全的制度是最安全的,你那么最安全的制度就会成为最危险的制度了。
(2018/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