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谢选骏文集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谢选骏: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最安全也最危险 它是医院里致命威胁》(2018-08-19 综合新闻)报道:
   
   用含有酒精成分的洗手液杀菌被认为是最具“性价比”的消毒方式,不过,最近有研究发现,这种廉价的杀菌方式正在催生出一种新型“超级细菌”,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这种名为屎肠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是肠球菌的一种,肠球菌因为能生成抵抗药物的物质,使它们不容易被抗生素杀死,且容易散播抗药性并可在恶劣环境中生存,几年来已经成为临床感染的重要致病菌之一。尤其是屎肠球菌,它对氨苄青霉素(ampicillin)及万古霉素(vancomycin)具有抗药性,是所有肠球菌感染症中最难治疗的。
   
   
   在最新一期的《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里,由澳大利亚学者进行的研究表明,尽管使用了酒精类消毒剂,但是这种细菌的耐药性仍然在增加,酒精类消毒剂并没有将其“杀死”。为了更好地了解这种细菌传播的原因,研究人员分析了1997年至2015年澳大利亚墨尔本两家医院的细菌样本。该论文称:“与2004年之前收集的细菌样本相比,2009年以后收集的样本对酒精的耐受性更强。”
   
   研究人员建议,为了降低医院发生相关院内感染的风险,除了酒精类洗手液外,医护人员应该增加其它清洁方式。
   它是好细菌还是坏细菌
   肠球菌并不是“洪水猛兽”,事实上它是人类和许多动物中的一种肠道共生菌。在肠道中,肠球菌能帮助消灭病原菌,使其致病力大大降低——从这一点上看,肠球菌被公认为是一种“好细菌”。不仅如此,肠球菌是多种抗生素的“好朋友”,一起服用既可达到治疗效果,也可避免副作用的发生。
   
   这种超级细菌表现出惊人的生命力,研究人员对此毫无办法
   不过,在一定条件下,肠球菌会摇身一变,成为致病菌。在此次发表的研究文章中,作者指出,目前,肠球菌约占全世界医院获得性细菌感染病例的10%,也是北美和欧洲败血症病例的第四和第五大致病因素。在澳大利亚的调查中发现,屎肠球菌导致了澳大利亚30%的肠球菌感染病例,其中90%都对氨苄青霉素有抗药性,50%对万古霉素也有抗药性。
   可见,这是一种亦正亦邪的细菌。只是,好细菌却没有向更好的一面进化,反而成了人类的致命杀手。
   自1997年开始,研究人员就在澳大利亚两家医院收集的屎肠球菌进行了研究,发现这种细菌的存活率在十年间翻了10倍。和之前收集的细菌样本比较,2009年以后收集的样本对酒精的耐受性更强。
   研究人员指出,2002年医院开始使用含酒精的消毒杀菌剂,在收集细菌样本的这两家医院,2001年,他们每月使用100升含酒精的洗手液,2015年,每月使用1,000升,用量增加了10倍。
   这一发现似乎说明,原本医院希望增加使用酒精类消毒剂以达到阻止细菌传播、降低感染风险的目的,但是这样做却使得抗药的屎肠球菌提升了其酒精耐受性。
   人类对它暂时毫无办法
   在实验中,屎肠球菌对酒精的耐受性更强了,这是否与医院的感染风险增加有关呢?研究人员经过试验发现,答案是让人沮丧的。经过重复实验,研究人员发现耐酒精的屎肠球菌感染了小鼠,而耐受性较差的屎肠球菌并没有感染小鼠。
   简而言之,这种超级细菌不仅存活率高,感染率也不低。
   该团队又继续寻找了遗传变化,希望解释细菌为何具有酒精耐受的能力。以前,在耐抗生素的情况下,单个基因或突变有时可以解释耐受的原因。但在酒精耐受的情况下,情况似乎更加复杂,涉及许多基因的共同作用,其中有一些基因似乎与代谢有关。所以一切问题暂时无解。
   不管造成屎肠球菌抗酒精的原因是什么,它都可能破坏基于酒精的消毒剂标准预防措施的有效性。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揭示了为什么在欧洲、亚洲以及美洲的医院中都报告了VRE(耐万古霉素肠球菌)感染的增加。
   不过,暂时没有研究表明,这种“超级细菌”会对人造成致命伤害,也就是说即便它不能被杀死,也不会酿成诸如瘟疫那样不可挽救的“大祸”。
   基于这个发现,研究人员最后建议:如果医院中有VRE感染流行的情况,那么医护人员需要优化基于酒精的消毒方案,一方面每次医护人员清洁手部的时候,需要使用足够量的清洁产品,并达到足够的清洁时间。另一方面,需要考虑使用其他类型制剂的有效性,泡沫或者凝胶类的酒精清洁和消毒剂与溶液相比功效不同(通常是降低的)。同时,医院也需要考虑增加除酒精外的其它清洁和消毒方式。
   
   谢选骏指出:最安全的消毒方法也最危险的消毒方法——这使我想到,最安全的社会制度也是最危险的社会制度。这是因为,充满变异性能的人性就像充满变异性能的细菌一样,会不断培养自己对于社会制度和消毒方法的对抗力量,从而使得个体自己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社会制度和消毒方法在这种个体应战能力面前,慢慢变成得漏洞百出和不堪一击了。到这个时候,如果还觉得最安全的制度是最安全的,你那么最安全的制度就会成为最危险的制度了。
(2018/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