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谢选骏文集
·方舱不是方舟
·人类是一群最大的害虫
·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纽约加州的6000万人待家远超武汉湖北的5000万人封城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岳飞后人竟是鞑靼杂种——任何姓氏的人都可能是任何姓氏的人的后裔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指着奸臣骂昏君
·一日入党终身为奴
·越南通过武汉病毒向美国军舰复仇
·武汉封城为何不可复制
·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半斤八两
·家天下给美国带来瘟疫
·美国式的瞒报疫情
·白宫开始了痛苦的反省
·武汉病毒比川普的解放军更有力量
·英国毒贩如何清算共产贱民
·三分钟热度的写作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全球统一战争
·高瑜竟然参加了维稳行动
·卡尔·马咳死的鬼魂痛击欧洲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选民才有资格获得政府的羊毛
·COVID 19与 2019年预言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大国担当还是苦中作乐
·呼吸机上的现代文明
·肺炎疫情将加速全球统一进程
·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美国到底像是分裂的希腊还是更像是统一的罗马
·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全球政府才能保障全球生产链
·英国人民不需要呼吸
·白邦瑞沦为骗子的狗官
·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全球化不是一个选择题
·美国联邦制度溃败于全球化过程
·西方世界培育了武汉病毒
·主权国家控制全球化过程必定车毁人亡
·英雄都是被狗熊害死的
·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中国疫情整合全球
·现代罪己诏
·独裁制度创造从无到有的魔法
·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消灭犹太人才能保护全人类
·是杂胡还是华人
·你的喜爱让纽约沉沦
·《人类简史》的作者似懂非懂我的《全球政府》了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
·主权国家的办事人员都是趁疫打劫的盗匪
·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美利坚合众国开始了静悄悄的解体
·没有1984的封闭社会就是不行
·政府“发钱”与黑社会“裸贷”
·美国的惨况源于联邦制度的叠床架屋
·为什么共产党影响能在全球扩散
·居家隔离是小国时代的极致
·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联邦制度已经失去对于军队的控制了
·冠状病毒成为主权国家的判官
·武汉病毒是阿拉伯人的上帝
·何不戴上皮鞋防疫
·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人类清除计划比国定杀戮日更为贴切
·中央政府优于联邦政府
·美国宪政体系无法胜任全球政府的基本职能
·共产国际控制了美国
·共产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
·主权国家是原罪的突出代表
·魔鬼总是把圣子耶稣和老子、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等人相提并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谢选骏: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滴滴再曝奸杀案,共享经济泡沫崩盘?》(2018年8月29日 转载RFA)报道:
   
   在中国备受欢迎的共享网约车服务滴滴出行近日再次发生女乘客遇害事件,公司现已全面暂停了拼车服务。作为全球最大的出行服务平台,滴滴的商业风波又一次把共享经济推向了公众的关注焦点。


   
   
   
   浙江温州警方通报,20岁女乘客赵某上周五搭乘滴滴顺风车时被27岁四川籍司机钟某强奸后杀害。
   
   案情通报:“8月24日14时50分许,犯罪嫌疑人钟某将受害人带至淡溪镇杨林线山路时对受害人赵某某实施强奸,并用匕首刺其颈部致大量出血,随后将受害人抛在道路护栏外的悬崖下,驾车逃离现场。”
   
   滴滴次日发表声明表示,公司已解雇了两名负责相关业务的高管,并暂停了顺风车业务。
   
   无独有偶,一名21岁的空姐几个月前在郑州使用顺风车时遭到司机性骚扰后遇害。《南方周末》援引媒体报道和法庭文件统计,过去四年来,至少有53名女乘客曾遭滴滴司机强奸或性侵。
   
   滴滴出行两年前收购了美国知名网约车公司优步(Uber)在中国的业务,进一步垄断了国内市场,并奠定了公司在共享经济中不可一世的地位。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网民规模已经突破8亿,其中有超过98%的网民使用手机上网。同时,使用网络支付的用户规模接近5.7亿,其中绝大多数使用手机支付。
   
   数量庞大的网络大军和无处不在的移动支付平台为共享经济在中国生根发芽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温床,而它的扩张速度让人难以置信。
   
   今年年初发布的最新《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逼近5万亿元,较上一年增长了近五成。同年,共享经济平台企业员工数量超过了700万人,而参与共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7亿人。令人叹为观止的发展指标让中国政府看到了这个新兴经济引擎对国民生产力的巨大潜力,并提出到2020年,共享经济规模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2025年预计会达到20%。
   
   但在看似形势一片大好的中国共享经济背后,因盲目跟风、商业模式漏洞和社会信用缺失等问题而产生的行业风险也逐渐露出了真容。
   
   独立经济学者、美国高地智库研究员秦伟平认为,中国共享经济是传统行业供求关系失衡的产物。
   
   “在中国,可能因为整个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传统行业可能都是供过于求,当共享经济的概念诞生之后,很多创业者和资本会追逐利润然后涌入这个空间。它在某些行业共享意义不大的时候也强行进入,或者偷换共享经济的概念,来吸引市场和资本的关注。”
   
   近年来,这样的市场炒作的确让人应接不暇,有些共享产品甚至令人啼笑皆非。
   
   去年9月,厦门情趣电商他趣在北京三里屯展出了五个宣传用的“共享女友”。她们并不是真人,而是市价过万的实体硅胶娃娃。用户不仅可以定制娃娃的发型和肤色等体征,还能为她选购服装和道具。在下单后,用户要支付高达8000元的押金,而每天的租金为298元,租用更长时间会有优惠。“共享女友”展出后不到几天,北京警方就因涉嫌低俗为由叫停了这个项目,并罚款处分了涉事公司。
   
   在很多人看来伤风败俗的“共享女友”也许是个极端例子,但类似的商业奇葩在共享市场上比比皆是。
   
   2017年初,共享雨伞开始出现在广州、深圳和上海等地。其中规模较大的“共享e伞”公司在几个月内就向中国十多个城市投放了30万把伞。用户只需支付19元押金和每小时1元的使用费,就可以在公交站和地铁站等人流量较大的地点租借雨伞。但没过多久,公司就宣布他们起初投放的雨伞大部分已经丢失,因为很多人不愿意在租用后把雨伞送回原处,而是直接带回家。
   
   除此之外,中国初创企业还开发了共享篮球、服装和充电宝等商业服务,但很多项目不到几个月就因使用人数太少、融资不利等原因暴毙。
   
   现居美国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梅凤杰借用这样一个笑话形容中国鱼龙混杂的共享经济市场中的投资乱象。
   
   “(当)一头猪站在风口的时候,猪都会飞起来。现在由于整体实体经济受到了很多的挫折,所以在这方面他们(企业)往往弄一些新的概念来吸引投资。当然(由于)法律制度上的缺陷造成了很多人可以通过这个新的理念来敛钱。”
   
   与美国优步和民宿预定平台爱彼迎(Airbnb)这样对已有的社会资源进行整合分享的公司平台不同,中国近年来出现的共享公司大部分选择事先购置产品,然后向特定市场做定点投放。有评论人士认为,这更像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实现的短期租赁行为,和传统意义上的共享经济相差甚远。
   
   梅凤杰指出,很多初创公司选择自行提供共享商品不仅属于盲目投资,还暴露了社会信任和法制的缺失。
   
   “中国社会互相的信任度非常差,也没有一个征信 的体制。没有这个诚信体制的话就造成人们互相怀疑。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像西方这种共享经济在中国就很难实现。因此,它就采取企业投资来提供共享(资源),这种情况当然是跟西方的有很多差别,这种差别主要是法律制度造成的。”
   
   他还说,中国政府之所以大力推行共享经济是因为看到了它对中国疲软经济体的提振作用,但滞后的监管制度意味着共享经济将会牺牲更多投资人和消费者的权益,甚至连他们的人身安全都难以保障。
   
   据央视财经的一份不完全统计,2017年有19家共享经济企业宣告倒闭或终止服务,包括7家共享单车企业、2家共享汽车企业、7家共享充电宝企业。
   
   以充电宝项目为例。去年4月,共享充电宝企业融资冲顶,仅半个月就有多家公司获得近3亿元融资。但只过了半年,杭州共享充电宝公司乐电就成为了第一家公开宣布停止运营的企业,并立刻引发连锁效应。截至次月,另外6家共享充电宝企业也接连猝死。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直言,欧美国家的共享经济是资源的充分运用,而中国的共享经济其实是资本运作。
   
   “中国经过六七十年是没有信仰的,大家都知道(它的)信仰都是虚伪的。它形成了一种我害人人、人人害我的模式,然后就是只信钱,唯利是图。”
   
   因此,他指出在现有环境下,原汁原味的共享经济在中国没有生存空间,而国内的相关企业只是在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圈钱而已。
   
   早就变了味儿的共享经济究竟还能在中国走多远?它的泡沫又有多大?我们还难以知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中国共享经济的根基并不是共享,而是资本。
   
   谢选骏指出:知其然容易,知其所以然困难——共享经济崩盘为什么呢?既然你没有解惑,我就来说说吧——那是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因为中国不是北欧那样的小国寡民社会,而是经过长期暴政碾压的统一废垃社会,充斥着毛泽东一样“无法无天的瘌痢头”,其民刑免而无耻,是无法共享而只是共患的——所以说“共患难容易,共富贵不能”。这样的废瘌,如何社会主义?废瘌以为是资本在作祟,其实不然,是废瘌自己不守规矩。
(2018/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