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谢选骏文集
·16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谢选骏: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危险游戏——摆在中国面前的三重陷阱》(2018-08-27 微信公众号PAIR_Dongding)报道:
   
   在国务卿蓬佩奥刚刚宣布他将携新任的对朝特别代表毕根对平壤进行第四次访问仅一天后,美国总统川普突然对外表明,他已要求蓬佩奥暂时不要去朝鲜,理由是,他认为在朝鲜半岛无核化方面,"我们没有取得足够进展"。


   
   然而,就在不到一周前,川普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仍然坚信朝鲜正在采取无核化措施,"发生许多积极动向",并炫耀"我阻止了(朝鲜)核试验和导弹试射。"他还声称,他和金正恩有非常好的化学反应,非常投缘。
   在新加坡美朝首次最高层级的直接对话后,川普始终在朝鲜完全无核化问题上充满信心,何以在蓬佩奥公布新的访朝计划后很快改变了态度,甚至不惜此举可能在政治上带来消极后果,承认朝鲜在完全无核化方面缺乏进展?
   朝鲜问题是川普政府成立后率先提上外交日程的重要事务,而且他一直将对朝外交突破视为其重要政绩之一,频频向外宣示他对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受通俄门及重要亲信接连认罪影响,川普急需外交成绩支撑其支持率,以便其所在的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赢得有利局面,并为下一届大选获胜铺垫。
   在中期选举前夕,川普作出决定,推迟蓬佩奥第四次访朝计划,同时留下余地,称蓬佩奥可能在中美贸易问题解决后重启访问,并期待他和金正恩新的会面。其中究竟有什么深意?
   毫无疑问,正如其多次指责的那样,川普认为朝鲜从新加坡会谈中所持的立场后退,中国发挥了坏作用。他对朝美磋商举行最高层级谈判前后中朝领导人的数次会面,深感介怀。
   蓬佩奥第三次访问平壤,金正恩未予接见,朝美在先弃核导还是先签署和平宣言问题上陷入胶着状态,以及在此之后朝鲜国家媒体重新以粗俗的语言批判美韩,尤其是进入八月以后,金正恩承诺的具体去核导措施被终止,都使川普政府认定,如若中国不能一如既往地支持其全球极限施压,那么其所主导的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就将重蹈历史覆辙,不会取得显著进展。
   更重要的因素可能是,相比较朝鲜核导问题,美中贸易不平衡和美中关系问题,是摆在美国面前更紧迫和更具战略意义的选项。一方面,川普政府决心专心致志地解决美中贸易问题,一方面它不希望朝鲜因素成为牵制美中贸易争端的额外因素。换句话说,它不希望朝鲜成为中方的一张牌。
   第三个层面的考量,和川普取消美朝首脑会谈类似,叫停蓬佩奥访问平壤,也是一个心理战术,旨在将压力转移给平壤和北京,以期在接下来的历史进程中掌握主动。
   川普政府在中朝之间区别对待,一面以中国干预为由取消访问,一面为朝美继续会谈预留空间,其更深层次的考虑可能还有,将美朝谈判受阻的责任推给中国,并为其对华政策及在东北亚、西太平洋乃至印度-太平洋的战略服务。
   有迹象表明,在蓬佩奥第三次访问平壤之前,朝鲜最高领导人在他的三池渊之行中已经就朝鲜未来和外交政策作出了战略决定——他惯于在作出重大决定时前往该地潜心思考。他需要做出抉择,进入美国轨道,全面无核化(CVID),以换取全面安全保障(CVIG),融入国际社会,并实现经济增长,还是走另一条道路,依靠中国,并维持现状。
   随着冷战、大国竞争、地缘政治复苏等传统国际关系形态重新回归国际政治舞台,在朝鲜半岛,对中国来说,可能面临一场危险的游戏。关键取决于,中国是否拥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掌控一切,在此基础上,"为我所用"。
   如果不能做到,那么等待中国的可能是三重风险,或者说,一不小心,中国或将跌入三个陷阱:
   朝鲜的陷阱。当前朝鲜半岛形势耐人寻味,金正恩在新加坡的全面无核化承诺正经受考验。
   金正恩政权若以中国为战略依靠,坚持目前现状,继续与美国玩猫鼠游戏,那么朝鲜核导的现实威胁包括对中国本土的威胁将继续存在;朝鲜半岛将成为地区长期动荡不宁因素,中国东北地区的发展将受制于朝鲜半岛的形势,无法释放活力,深刻影响全国经济发展;朝核危机,将为美俄战略介入该地区提供由头;为了自保,韩国势必寻求美国的核保护,俄罗斯可能将核力量部署到邻近中国的地区,东亚将展开核竞赛。中国过去由于朝鲜核导问题所带来的各种危害将继续存在。
   美国的陷阱。不管中国是何态度,美国全面施压促使朝鲜全面无核化的政策都不会变。
   在不能指望中国协助解决朝鲜问题的情况下,美国可能会竭尽所能采取一切手段消弭朝鲜核导威胁,包括向朝鲜提供可信战略保证,在有效控制其核能力前提下,将其完整纳入美国轨道,或者联合地区盟友,对朝进行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
   无论哪种可能,美国都会将努力使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地位彻底边缘化,并建立一个新的美国强势的地区秩序。另一方面,美国将集合所有手段,强化对华新型冷战。
   中国也可能落入俄罗斯的陷阱。尽管在中美斗法过程中,俄罗斯发出的声音不强,但它始终是朝鲜半岛重要玩家。自近代以来,俄罗斯和它的前身,就不断在朝鲜半岛或朝鲜深耕地盘。
   中美在朝鲜半岛若出现对决局面,俄罗斯可能成为坐收渔利者。这就是在美国极限施压、朝鲜外交转圜背景下,俄罗斯毫不张扬其在朝鲜的实力的根本原因。在中美对抗难解难分之际,俄罗斯可能成为"吃肉者",依托强大的军事力量,将朝鲜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与其远东地区连成一片,并在西太平洋及印度-太平洋地区形成牵制中美之势。
   归根结底,一个国家能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地区玩家,取决于其是否拥有足够的实力(特别是军事实力);是否具有实现国家意志的勇气;是否具有成熟的战略、令人信服的价值观和国家信用。如若不能成为一支独立的玩家,那么最终就难免陷入任何一方挖下的陷阱中而不能自拔。
   
   谢选骏指出:“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凡进入赌场的难免倾家荡产,凡是玩家就难免进入陷阱,就可能丧家吧。
   
   《美国在世贸制造危机 机构或瘫痪》(2018-08-27 神州观察)报道:
   
   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美国官员周一(27日)在世界贸易组织拒绝再次委任一名上诉机构的法官,令机构只馀3名法官,仅仅符合开庭聆讯的最低要求,贸易外交官及律师纷纷批评美国在世贸制造危机。
   
   英媒报道指,世贸上诉机构原本有7名法官,但早前已有3名法官离任,而法官瑟凡辛(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的任期将于下月30日结束,需再获委任才可展开第二个任期。
   
   早于今年3月,美国已拒绝重新任命另一名上诉法官,当时美国特朗普政府正考虑是否对中国及其他盟友加征关税,有分析认为美国的做法或令上诉机构陷入瘫痪,无法聆讯或处理贸易纠纷。
   
   谢选骏指出:原来“世界贸易组织”是“美国贸易组织”,看来共产党中国当初多亏了美国才能加入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共产党中国的第三重陷阱,就是第三个三十年了吧。
(2018/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