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谢选骏文集
·2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旃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谢选骏: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是谁说的》(2014-07-01 友博拔萃高良槐)报道:
   
   2014年6月28日《牛城晚报》第14版刊有《老子是谁》一文,文中说:


   司马迁在谈到儒家孔子时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说如果天不降生孔子,我们永远会在黑暗中徘徊看不到光明。而做为道家圣哲的老子比孔子看得更远,早突破了人类中心主义的格局,从永恒与无限的层面上观照天地万物。这个智慧老人像一个灯塔一样光照千古,让人觉悟让人警醒,让人时刻保持一颗清凉的心。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是司马迁说的吗?不是。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的意思是:上天不降生仲尼,(人类)万古常年生活就像在夜里。意思就是孔子是个圣人,说出了很多真理,指导人们的行为思想道德,才有了较为系统的礼义廉耻之说,使中国古人不至于不知礼仪廉耻,不知礼教教化,使中国古代的人脱离原始性,不断地向人的特有本质发展。走出原始和愚昧的境地。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此语出自朱熹的《朱子语类》卷九十三,但是,朱熹在这句诗后面紧接着说的一句话:“唐子西尝于一邮亭梁间见此语。”唐子西名为唐庚(1069-1120年),字子西,眉州(今四川眉山)人,《唐子西文录》记载:“蜀道馆舍壁间题一联云:‘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不知何人诗也。”唐子西作为该诗句目击者证人,尚不知何人所作,所以一般认为是宋朝佚名诗人所做。
   
   引文说是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是司马迁说的,不知有何依据?
   
   司马迁《史记 》卷四十七《孔子世家第十七》的最后有司马迁的评论:
   
   太史公曰: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适鲁,观仲尼庙堂车服礼器,诸生以时习礼其家,余只回留之不能去云。天下君王至于贤人众矣,当时则荣,没则已焉。孔子布衣,传十馀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可谓至圣矣!
   
   译文:太史公说:《诗经》里有这样的话:“仰望着那高耸的山峰啊,真让人向往!放眼那通天的大道啊,不禁也要迈步前行!”(有人说“景行”的意思是指“高尚的品德”)。即使自己到达不了那么高那么远的地方,然而心里却是向往着它!我读了孔子的书,想象他的为人也是这样的呀!我去过孔子的家乡鲁地,看到祀奉孔子的祠堂里摆着各种车服和礼器,儒生们定时地在那儿学习礼仪,不禁怀着敬意徘徊着舍不得离开。天底下的帝王以至于贤能的人很多,都是生前显赫一时,死后就渐渐被世人遗忘。唯独孔子,虽是一介布衣,却能传承十余代,学者依然崇拜他。从天子到王侯将相,中原地区研究六经的,都以孔子的学说为准则,真算得上是圣人中最伟大的人物了!
   
   可见,司马迁对孔子的评价是相当高的。然而,司马迁并没有说过“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句话的。
   
   谢选骏指出:司马迁虽然没有说过“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样的蠢话,却说仲尼“可谓至圣”——其愚蠢程度一点不亚于宋儒,难怪司马迁会被变态狂夫汉武帝割取了睾丸(可能到皇宫里和后妃们下酒作乐去了);正如说了蠢话的宋儒最后亡国灭种于蒙古鞑子了。司马迁愧对历史家的盛名啊!因为他竟然不知道,仲尼虽然不是文盲,但基本不会写文章,他和释迦牟尼、苏格拉底一样,没有著作,只有说话,归于他们名下的文字都是学生们记录他们言行的结果。从这一踪迹,可以发现,破除了“万古如长夜”之魔咒的,不是孔丘仲尼,也不是释迦牟尼、苏格拉底,而是文字记述!那么,是不是司马迁特别猪头,视而不见这个人类社会的基本事实呢?也不尽然。因为即使到了近现代,有人还说出了类似的蠢话——“轴心时代”。好像那个时代突然涌现出了空前绝后的群星天才,成为人类历史的轴心。“轴心时代论者”哪里知道,这只不过是“私人著述时代”呢!难怪有人说“老子比孔子更伟大”,因为老子毕竟写了五千个字,而孔子呢,大概和项羽一样,仅仅写过自己的名字。所以在我看来,与其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还不如说“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这个猪头就是掌握了话语权的那些笨蛋。
   

此文于2018年08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