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谢选骏: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文革的时候狠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狠批她们“不给钱就不治病”,眼睁睁地看着病人死去!结果,左派推行了“先治病再给钱”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这就是“左派可以救命”。可惜好景不长,后来左派夺了权,又开始要钱了。美国虽然西方国家中唯一没有全民健保的,但也是推行“先治病再给钱”的,实在没钱就欠着,最后由政府出钱,这就是“右派可以救命”。看来,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就是当权派不给救命。美国如果继续右倾,给国库挥霍一空,也就无法继续救命了。因为,没有上台的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但是一旦上台,就尝到了权力的甜头,就会变得贪婪了。不论左的右的,只要是当权的,就不想给老百姓救命了。这是由人类的原罪和贪婪决定的。即使宗教组织和宗教领袖,也无法摆脱这样的宿命。只有反对宗教组织和宗教领袖的永生神的儿子,才能摆脱这样的宿命——那就是为羊而死的好牧人,耶稣基督走过的地方。
   
   《当心,中国式破产来临!真的好痛心》(2018-08-24 特殊观察)报道:

   
   中产和破产之间、小康和赤贫之间,只隔一场病。
   “警察领导, 我求求你, 别再查“假药”了行么。”
   “我吃了3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
   
   《我不是药神》一上映就引燃舆论。
   
   电影中有一群白血病人,被药费掏空了家底。
   而后一个“药贩子”铤而走险,到印度买回了低价仿版药。他的药救了很多人的命,可是他却因违法,而被判入狱。
   里面,一位老人拉着“假药案”警察的衣袖,恳求警察别再查下去了: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
   
   许多人是哭着从电影院出来的。
   与其说它只是电影、只是个故事,它更像当下社会的一面镜子。
   谁家没个病人?
   可是买药贵,看病难。一场大病,就能拖垮一个家庭。
   
   深圳63岁的林女士的儿子得了强直性脊柱炎,手术费需要30万。她没那么多钱,只记得自己有一份保险,一旦自己出事,保险公司就得赔20万。
   节俭了一辈子的她破天荒的花了十几块钱买了两份水饺,并留下了一封遗书,里面写道:“你放心,妈一定会帮你筹到那个治病的钱。”
   吃完饺子后,她就从9楼的阳台纵身一跃,跳楼身亡。
   她走的时候内心一定非常满足,甚至是有喜悦的。因为,她用自己的方式为儿子筹到了20万,儿子有救了!
   年迈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杀是不能获得赔偿的,更不知道,那份价值420元的1年期意外险,早就过期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生一场大病就等于要了一家人的命。
   前些日,一个给自己买寿衣的14岁女孩,占据了各大媒体微博头条。
   她叫小周。
   小周抱着寿衣,从店里走出来时,她说:老板娘没收她钱,这个世界好人真多。
   
   小周有再生障碍性贫血。近期病情加重,急需造血干细胞移植。
   可治病这些年,家底已空。60万手术费,她爸妈还在筹钱,但小周想放弃了。
   6月20日,她从医院偷跑出去,买了寿衣。
   “我要是死了的话,我爸就不用这样为我奔波操劳了。”
   
   小周的父母从没想过放弃。但女儿的“懂事”,让他们无比心酸。
   小周的家,是无数普通家庭的缩影。
   他们温饱无虞,或许还有些积蓄。可是,一场病,就能把他们拉下深渊。
   治还是不治?
   无论怎么选,都是错的。
   中国式悲剧:一人大病,全家判刑
   网友 @明月清风3263108 曾经分享过自己的故事:
   2005年,我人在内蒙古,妈妈突然得疾病。
   医院劝我们放弃治疗,一是因为治疗费得六七十万,我们拿不出钱;而是因为就算治了也不一定能治好。
   爸爸跟我说明了情况,让我把钱打回去就行,人不用回来,继续等消息。
   我给爸爸打过去钱,一个人在大草原跪下,不停地给老天爷磕头,大声求他救救我妈。
   对于很多人来说,生一场大病就等于要了一家人的命。
   知乎上有篇回答,不是高赞,也不是神回复,只是赤裸的真实。
   答主叫雨瞳,她的外公外婆、两个舅舅,还有父母,都在东北某央企工作。
   有一年,外公确诊鼻咽癌。
   自此后10年,她目睹了3个子女的家庭,从小康滑落至贫困线。
   她的小舅,请长假带着外公全国奔波,只为就医。大舅为了赚钱,申请到中东工作。她妈妈做后勤,用三姐弟的名义,向单位借钱。
   
   外公的病拖了2年。
   他走后,3个子女家底空空,负债累累,很多年没缓过来。
   直至今日,雨瞳工作了,拿工资了,还在帮妈妈还债。
   后来,她妈妈常对她说,以后自己若患重病,不要治。
   对于普通家庭而言,一旦有人生场大病,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医疗费用,基本上一个家就垮了。
   老中小三代人,一人重病,全家连坐。即使多年衣食无忧,大病面前,都可能一夜回到解放前。
   患病爷爷自杀,只为省钱救6岁孙子!
   最近又看到两则令人伤心的新闻,一则是:杭州的“一名患癌父亲不愿吸氧,只为多给女儿省两块钱。”
   这位爸爸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开了20多年夜班,2015年起身体开始不舒服,但一直拖着不肯去。
   就这么拖了几年,病重住院时已确诊是肝癌晚期,吃不下饭,呼吸急促。
   可面对刚刚踏入社会的养女,他却强打精神。“我看他呼吸困难,让他吸下氧气。他总说气能透过来,不用。”
   几个月后爸爸病情加重才向女儿吐露实情:“我总希望给你多省两块钱用用。”
   女儿哭着说,可是一小时氧气费才四块钱啊。
   另一则是:在6岁的凡圣确诊急性髓性白血病后,患糖尿病的爷爷自杀了。
   “我死了以后,我的钱都是留给孙子看病用的,你们谁也别抢。”
   凡圣爷爷66岁,有糖尿病。十几年来,老爷子很配合治疗,吃药打针,从不含糊。
   可在孙子确诊后,家里20万存款,很快花完。从那时起,爷爷不再给自己买药了。
   老人东奔西走,又借来了50万。
   那日凌晨,爷爷出了门。早上5点,天蒙蒙亮,有人在小区花园,发现了上吊身亡的老人。
   
   病床上的小凡圣,还不知道爷爷已经“走了”
   爷爷去世3个月,小凡圣在医院,也转了几次鬼门关。
   家里外债70多万。
   凡圣爸妈,以前在私企。孩子生病后,妈妈辞职了。后来,爸爸因经常请假,被公司辞退。
   家里的车子、首饰、一切能变卖的,都卖了。
   医生说,凡圣的病很复杂,情况好的话,还要大几十万,才可能治好。
   “我们也想卖房子,但是小产权房,不好卖,以前没注意过,谁想过有一天要卖房。”
   凡圣妈妈满目愁容地说。
   有房有车的中产,抵不过一场流感
   年初,《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横扫朋友圈。
   事件主人公,是北京中产,生活中游偏上。有车有房有投资,还有几十万流动资金。
   这家人的岳父患了流感,在ICU住了三周。
   两万多字的长文,让我感觉害怕的,是看到这些的时刻:
   “ICU的费用,大概每日8000-20000元”
   “上人工肺后,开机费6万元,随后每天2万元起。”
   “如果在ICU要呆很长时间,只能卖掉北京的房子。”
   老人在ICU撑了20几天,还是去世了。读到这里,无比沉重,又替他们松了口气。
   这家人已经考虑卖房了。若再久一些呢?
   文章引燃了中产群体的焦虑。
   它戳破了人们的中产幻觉,无情地告诉人们:中产和无产之间、小康和赤贫之间,不过只隔一场病。
   谁敢说自己永远碰不上大病?
   父母宁可死,也不愿给孩子添麻烦
   早年间,台海网曾做过调查:若母亲重病,你肯花多少钱?
   调查共计400个样本,84.13%的市民表示,他们愿意“用尽资产”,来挽救母亲。其中还有65.08%的人,不惜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这是个明知终会“人财两空”,却还想做的选择。
   马末都说过:“当你的亲人得了绝症,你所做的选择都是错的。”
   大病,像悬在家庭头上的剑。剑落下,便是一场金钱与命运的较量。
   据卫生部数据,人一生患癌几率,高达36%,而罹患重疾的几率,为72%。
   在“一场大病,就能消灭一个中产家庭”的下坠焦虑里,人们活的毫无安全感。
   所以,在中国,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中国式父母,哪怕自己行动迟缓,病痛交加,夜不能寐,也舍不得给儿女添麻烦——他们太明白了,一旦麻烦,可能直接要孩子们贫困交加。
   前不久,一位身患癌症的70岁老母亲为了不拖累子女,在深山里静静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对于这位老人来说,活着是比死亡更需要勇气的事情,而体面且孤独地离开,是她能带给子女最后也是最伟大的爱。
   
   去世老人儿子的朋友圈
   张泉灵去养老院采访,发现每一个老人身上,都有股老人味儿。于是就问了其中的一位老奶奶,多久洗一次澡。
   老奶奶说:“我尽量不洗澡。我们这个年龄,一个人住,洗澡是很容易出事。一个不小心摔倒了,要是就这么去了,倒还好。要是把自己摔瘫了,残疾了,成植物人了,那儿女下半辈子,就被我给耽误了。我不能连累了孩子,所以我尽量不洗澡……”
   为了不给子女添麻烦,他们宁可自己忍受不适,而一旦“不小心”生了病,给子女添了麻烦,他们就会手足无措,万分懊恼。
   温州的涂先生母亲患上了肺癌晚期。为了不拖累子女,她留下了一封诀别书后,带上安眠药离家出走,最终在山间的一处隐蔽的草丛间服药身亡。
   在诀别书中,她写道:不想连累孩子,让孩子别找她了。
   去年,南京的一位81岁的独居老人在家中去世两个多月后被发现。她在遗书中写道:
   “我于昨晚(农历八月十五)走了,走时心如止水。
   当你接到通知回来办丧事,首先将床头柜中钥匙放在身上,再让小跟用水拖干净地面,浮灰不能扫,而后用湿抹布擦玄桌椅凳上的灰尘,开窗通风不会染病。最后再打开橱柜和抽屉整理东西……
   遗体速火化,一切从俭。”
   老人走的时候,正是阖家团圆的中秋节。
   老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担心子女的身体,叮嘱他们要“开窗通风以免染”病;而老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怕给子女添麻烦,嘱咐儿女“一切从俭”。
   
   近年来,老年人的自杀率越来越高。目前每年至少有10万名55岁以上的老年人自杀死亡,占每年自杀人群的36%,老年人已成为中国自杀率最高人群。
   而在这些自杀的老人中,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想给孩子添麻烦,不想拖累孩子。”
   曾经听过一句话:“中国人的信仰最伟大,那就是:活着。”活着难吗?真的很难。
   尾篇
   国家癌症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229.6万人死于癌症,平均每13秒,就有一人因癌症而死。
   加之其他疾病,人这一生,罹患重病的概率不低。
   大病如果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是发生在亲人、朋友身上。我们难免要面对这一天,面对那个可怕的选择。
   中产和无产之间、小康和赤贫之间,只隔一场病。在那之前,唯一能做的,或许只有多赚些钱,和好好锻炼身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