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谢选骏文集
·17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谢选骏: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文革的时候狠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狠批她们“不给钱就不治病”,眼睁睁地看着病人死去!结果,左派推行了“先治病再给钱”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这就是“左派可以救命”。可惜好景不长,后来左派夺了权,又开始要钱了。美国虽然西方国家中唯一没有全民健保的,但也是推行“先治病再给钱”的,实在没钱就欠着,最后由政府出钱,这就是“右派可以救命”。看来,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就是当权派不给救命。美国如果继续右倾,给国库挥霍一空,也就无法继续救命了。因为,没有上台的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但是一旦上台,就尝到了权力的甜头,就会变得贪婪了。不论左的右的,只要是当权的,就不想给老百姓救命了。这是由人类的原罪和贪婪决定的。即使宗教组织和宗教领袖,也无法摆脱这样的宿命。只有反对宗教组织和宗教领袖的永生神的儿子,才能摆脱这样的宿命——那就是为羊而死的好牧人,耶稣基督走过的地方。
   
   《当心,中国式破产来临!真的好痛心》(2018-08-24 特殊观察)报道:

   
   中产和破产之间、小康和赤贫之间,只隔一场病。
   “警察领导, 我求求你, 别再查“假药”了行么。”
   “我吃了3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
   
   《我不是药神》一上映就引燃舆论。
   
   电影中有一群白血病人,被药费掏空了家底。
   而后一个“药贩子”铤而走险,到印度买回了低价仿版药。他的药救了很多人的命,可是他却因违法,而被判入狱。
   里面,一位老人拉着“假药案”警察的衣袖,恳求警察别再查下去了: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
   
   许多人是哭着从电影院出来的。
   与其说它只是电影、只是个故事,它更像当下社会的一面镜子。
   谁家没个病人?
   可是买药贵,看病难。一场大病,就能拖垮一个家庭。
   
   深圳63岁的林女士的儿子得了强直性脊柱炎,手术费需要30万。她没那么多钱,只记得自己有一份保险,一旦自己出事,保险公司就得赔20万。
   节俭了一辈子的她破天荒的花了十几块钱买了两份水饺,并留下了一封遗书,里面写道:“你放心,妈一定会帮你筹到那个治病的钱。”
   吃完饺子后,她就从9楼的阳台纵身一跃,跳楼身亡。
   她走的时候内心一定非常满足,甚至是有喜悦的。因为,她用自己的方式为儿子筹到了20万,儿子有救了!
   年迈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杀是不能获得赔偿的,更不知道,那份价值420元的1年期意外险,早就过期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生一场大病就等于要了一家人的命。
   前些日,一个给自己买寿衣的14岁女孩,占据了各大媒体微博头条。
   她叫小周。
   小周抱着寿衣,从店里走出来时,她说:老板娘没收她钱,这个世界好人真多。
   
   小周有再生障碍性贫血。近期病情加重,急需造血干细胞移植。
   可治病这些年,家底已空。60万手术费,她爸妈还在筹钱,但小周想放弃了。
   6月20日,她从医院偷跑出去,买了寿衣。
   “我要是死了的话,我爸就不用这样为我奔波操劳了。”
   
   小周的父母从没想过放弃。但女儿的“懂事”,让他们无比心酸。
   小周的家,是无数普通家庭的缩影。
   他们温饱无虞,或许还有些积蓄。可是,一场病,就能把他们拉下深渊。
   治还是不治?
   无论怎么选,都是错的。
   中国式悲剧:一人大病,全家判刑
   网友 @明月清风3263108 曾经分享过自己的故事:
   2005年,我人在内蒙古,妈妈突然得疾病。
   医院劝我们放弃治疗,一是因为治疗费得六七十万,我们拿不出钱;而是因为就算治了也不一定能治好。
   爸爸跟我说明了情况,让我把钱打回去就行,人不用回来,继续等消息。
   我给爸爸打过去钱,一个人在大草原跪下,不停地给老天爷磕头,大声求他救救我妈。
   对于很多人来说,生一场大病就等于要了一家人的命。
   知乎上有篇回答,不是高赞,也不是神回复,只是赤裸的真实。
   答主叫雨瞳,她的外公外婆、两个舅舅,还有父母,都在东北某央企工作。
   有一年,外公确诊鼻咽癌。
   自此后10年,她目睹了3个子女的家庭,从小康滑落至贫困线。
   她的小舅,请长假带着外公全国奔波,只为就医。大舅为了赚钱,申请到中东工作。她妈妈做后勤,用三姐弟的名义,向单位借钱。
   
   外公的病拖了2年。
   他走后,3个子女家底空空,负债累累,很多年没缓过来。
   直至今日,雨瞳工作了,拿工资了,还在帮妈妈还债。
   后来,她妈妈常对她说,以后自己若患重病,不要治。
   对于普通家庭而言,一旦有人生场大病,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医疗费用,基本上一个家就垮了。
   老中小三代人,一人重病,全家连坐。即使多年衣食无忧,大病面前,都可能一夜回到解放前。
   患病爷爷自杀,只为省钱救6岁孙子!
   最近又看到两则令人伤心的新闻,一则是:杭州的“一名患癌父亲不愿吸氧,只为多给女儿省两块钱。”
   这位爸爸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开了20多年夜班,2015年起身体开始不舒服,但一直拖着不肯去。
   就这么拖了几年,病重住院时已确诊是肝癌晚期,吃不下饭,呼吸急促。
   可面对刚刚踏入社会的养女,他却强打精神。“我看他呼吸困难,让他吸下氧气。他总说气能透过来,不用。”
   几个月后爸爸病情加重才向女儿吐露实情:“我总希望给你多省两块钱用用。”
   女儿哭着说,可是一小时氧气费才四块钱啊。
   另一则是:在6岁的凡圣确诊急性髓性白血病后,患糖尿病的爷爷自杀了。
   “我死了以后,我的钱都是留给孙子看病用的,你们谁也别抢。”
   凡圣爷爷66岁,有糖尿病。十几年来,老爷子很配合治疗,吃药打针,从不含糊。
   可在孙子确诊后,家里20万存款,很快花完。从那时起,爷爷不再给自己买药了。
   老人东奔西走,又借来了50万。
   那日凌晨,爷爷出了门。早上5点,天蒙蒙亮,有人在小区花园,发现了上吊身亡的老人。
   
   病床上的小凡圣,还不知道爷爷已经“走了”
   爷爷去世3个月,小凡圣在医院,也转了几次鬼门关。
   家里外债70多万。
   凡圣爸妈,以前在私企。孩子生病后,妈妈辞职了。后来,爸爸因经常请假,被公司辞退。
   家里的车子、首饰、一切能变卖的,都卖了。
   医生说,凡圣的病很复杂,情况好的话,还要大几十万,才可能治好。
   “我们也想卖房子,但是小产权房,不好卖,以前没注意过,谁想过有一天要卖房。”
   凡圣妈妈满目愁容地说。
   有房有车的中产,抵不过一场流感
   年初,《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横扫朋友圈。
   事件主人公,是北京中产,生活中游偏上。有车有房有投资,还有几十万流动资金。
   这家人的岳父患了流感,在ICU住了三周。
   两万多字的长文,让我感觉害怕的,是看到这些的时刻:
   “ICU的费用,大概每日8000-20000元”
   “上人工肺后,开机费6万元,随后每天2万元起。”
   “如果在ICU要呆很长时间,只能卖掉北京的房子。”
   老人在ICU撑了20几天,还是去世了。读到这里,无比沉重,又替他们松了口气。
   这家人已经考虑卖房了。若再久一些呢?
   文章引燃了中产群体的焦虑。
   它戳破了人们的中产幻觉,无情地告诉人们:中产和无产之间、小康和赤贫之间,不过只隔一场病。
   谁敢说自己永远碰不上大病?
   父母宁可死,也不愿给孩子添麻烦
   早年间,台海网曾做过调查:若母亲重病,你肯花多少钱?
   调查共计400个样本,84.13%的市民表示,他们愿意“用尽资产”,来挽救母亲。其中还有65.08%的人,不惜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这是个明知终会“人财两空”,却还想做的选择。
   马末都说过:“当你的亲人得了绝症,你所做的选择都是错的。”
   大病,像悬在家庭头上的剑。剑落下,便是一场金钱与命运的较量。
   据卫生部数据,人一生患癌几率,高达36%,而罹患重疾的几率,为72%。
   在“一场大病,就能消灭一个中产家庭”的下坠焦虑里,人们活的毫无安全感。
   所以,在中国,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中国式父母,哪怕自己行动迟缓,病痛交加,夜不能寐,也舍不得给儿女添麻烦——他们太明白了,一旦麻烦,可能直接要孩子们贫困交加。
   前不久,一位身患癌症的70岁老母亲为了不拖累子女,在深山里静静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对于这位老人来说,活着是比死亡更需要勇气的事情,而体面且孤独地离开,是她能带给子女最后也是最伟大的爱。
   
   去世老人儿子的朋友圈
   张泉灵去养老院采访,发现每一个老人身上,都有股老人味儿。于是就问了其中的一位老奶奶,多久洗一次澡。
   老奶奶说:“我尽量不洗澡。我们这个年龄,一个人住,洗澡是很容易出事。一个不小心摔倒了,要是就这么去了,倒还好。要是把自己摔瘫了,残疾了,成植物人了,那儿女下半辈子,就被我给耽误了。我不能连累了孩子,所以我尽量不洗澡……”
   为了不给子女添麻烦,他们宁可自己忍受不适,而一旦“不小心”生了病,给子女添了麻烦,他们就会手足无措,万分懊恼。
   温州的涂先生母亲患上了肺癌晚期。为了不拖累子女,她留下了一封诀别书后,带上安眠药离家出走,最终在山间的一处隐蔽的草丛间服药身亡。
   在诀别书中,她写道:不想连累孩子,让孩子别找她了。
   去年,南京的一位81岁的独居老人在家中去世两个多月后被发现。她在遗书中写道:
   “我于昨晚(农历八月十五)走了,走时心如止水。
   当你接到通知回来办丧事,首先将床头柜中钥匙放在身上,再让小跟用水拖干净地面,浮灰不能扫,而后用湿抹布擦玄桌椅凳上的灰尘,开窗通风不会染病。最后再打开橱柜和抽屉整理东西……
   遗体速火化,一切从俭。”
   老人走的时候,正是阖家团圆的中秋节。
   老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担心子女的身体,叮嘱他们要“开窗通风以免染”病;而老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怕给子女添麻烦,嘱咐儿女“一切从俭”。
   
   近年来,老年人的自杀率越来越高。目前每年至少有10万名55岁以上的老年人自杀死亡,占每年自杀人群的36%,老年人已成为中国自杀率最高人群。
   而在这些自杀的老人中,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想给孩子添麻烦,不想拖累孩子。”
   曾经听过一句话:“中国人的信仰最伟大,那就是:活着。”活着难吗?真的很难。
   尾篇
   国家癌症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229.6万人死于癌症,平均每13秒,就有一人因癌症而死。
   加之其他疾病,人这一生,罹患重病的概率不低。
   大病如果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是发生在亲人、朋友身上。我们难免要面对这一天,面对那个可怕的选择。
   中产和无产之间、小康和赤贫之间,只隔一场病。在那之前,唯一能做的,或许只有多赚些钱,和好好锻炼身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