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谢选骏文集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谢选骏: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英国殖民者十分邪恶,因为他们竟敢冒充上帝,自以为可以操纵土著的命运,杀伐改造,无恶不作。但是这些不列癫的岛夷哪里知道——土著是上帝造的,不是你们利欲熏心的英格兰冒险家造的!你们敢于任意宰割上帝的造物,迟早会受到上帝的惩罚——君不见,现在各种土著(印度人、巴基斯坦人、中东难民、非洲黑人……)源源不断进入英国,对英国殖民者做出了历史性的反击,直到淹没了他们的老巢。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库克的后代除了吸毒,还能干些什么呢?这就是他们扮演上帝、发动鸦片战争的历史大报应啊。这就是我所揭示的“历史发展的力学原则”——压制和反制的交替。
   

   《为什么库克船长第二次会被夏威夷人攻击?》(2016-10-05 百度知道)报道:
   
   夏威夷群岛在西方进入之前,属于部落文明。
   库克船长于1778年1月发现了夏威夷群岛。同年11月他再次来到这里,靠岸的时候,正好碰上夏威夷大岛土著的一个敬神的重大节日,土著人以为自己的祷告得到回应,以为上帝真的降临了。于是库克船长被当作活神来供奉,坐在神位的上方,享受的待遇甚至超出了酋长和国王。
   当库克船长离开的时候在海上碰到风暴,折回夏威夷大岛。但是他的这次回来是不受欢迎的,一来他伤害了民众的信仰。夏威夷人认为神本应该能抵挡风暴的才对。二来当地人因为劳命伤财地迎接和招待库克船长,民众财力还没有机会恢复。三来水手们上次来就给土著人传染了包括性病在内的一些疾病。之后,库克船长船队的一艘小船发生失事。1779年2月14日(情人节!),他带了几名卫士上岸准备抓当地国王做人质,声称不还船就不放人。就在船长一行人被土人包围的时候,据说又发生了船上有人长枪走火的时件,导致土人以为开战,而后土人误认为伸手想拦住国王的船长是要对他们的国王动手,当下就袭击了船长。听到受伤的船长的叫喊,土人终于明白库克船长也不过是个凡人,于是乱棒飞舞。死于乱战中的船长,心和肉被土人吃掉,骨头和头发被放进祭坛用来祭祀上天,部分尸骨被还给船员后葬于出事不远的地方。
   库克船长就是这样被杀死在他曾经被当作神一般供奉的海湾,的确死得非常离奇。
   
   谢选骏指出:百度知道其实并不知道——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跟着导游玩澳大利亚——库克船长的死亡故事》(2013年10月澳洲《联合时报》两期刊登杨秋林)报道:
   
   库克船长有过三次大规模的太平洋探险。第一次发现了澳大利亚,但那次仅仅是走了这个大陆的东部海岸。第二次,他从这个大陆南边与南极洲之间穿过。这个大陆的西部早已有其他欧洲国家的航海家去过,于是人们能够猜出这个大陆的大致范围。那第三次探险与澳大利亚无关,他的主要任务是要到北美洲与北冰洋之间,去发现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北方航道。这次他是踏上了不归之路。
   他们先是到新西兰,在那,库克船长的几个手下被当地的土著人杀死并吃掉了。库克船长早就知道毛利人会吃战虏,他总是从正面来理解,认为那是当地土著文化习俗的一部分。作为一个启蒙主义者,库克船长尽量表现出冷静、客观的态度,甚至曾面对毛利人吃人的场面时,他也没有动容过。但是现在自己人被吃了,并且还认出了凶手,库克船长还是强制克制自己。他不想与当地人为敌,这地方毕竟以后经常会来的。这让准备还击白人报复的毛利人大为不解,这与他们的信条背道而驰。他们认为白人没有精神,于是开始蔑视白人。有个家伙居然跳了出来,叫嚷就是他杀死了白人,“你们能把我怎样?”
   库克的忍耐让船员们大为不满,他们都想着报仇,以血还血。这样下去,他们会对其指挥官失去了信心,船上的次序将受到威胁。库克船长闻出了这种行将叛乱的气息,无耐之下,他选择了离开新西兰。
   我们应该好好琢磨库克船长这时的心情。他在这时是很孤立的。他的手下大多是打打杀杀或曾经杀过土著人的鲁莽汉子,库克也是从低级海员闯过来的,也有那海员的血性。他身边还有一些持有其他观点的贵族和科学家,总以他们的观念指指点点。他的手下被土著人吃掉,想起来就恶心。至高无上的首领和小喽啰不同,小喽啰可以喜怒形于色,有屁就放;但首领不行,他必须照顾到自己的尊严,尤其是那好不容易挣来的威望是不能动摇的。他可能会后悔曾经做过的决定,但他不会随便对人说。憋在心里,无处发泄,时间长了一定会憋出病来。
   以后他们又经过一些岛屿,这时的库克船长性情大变。他们经常会与当地人发生冲突,以往的库克总是能从容对付,但现在的库克却往往为了一些小事而做出过激的决定。例如他们少了一只山羊,怀疑是土著人偷的,他就下令屠杀当地人,包括女人和老人。最终他们与大溪地及周边的群岛,这个他们每次远航必到的最为重要的战略根据地的居民的关系也搞僵了,以至当地酋长咬牙切齿地想要杀掉他。这些事反而让他的船员也都看不过去,觉得太过分了。
   同时他也对他的同撩及手下也判若两人,动不动发火,常常为一些小事而下令鞭刑其手下。鞭刑是当时欧洲船长对违反船上规定的水手普遍采用的惩罚手段。通常是在甲板上,把受刑者绑起来,上身脱光,背对着施刑者。船员们都被叫来站在左右两侧观刑,以取得杀鸡给猴看的效果。鞭刑只是为震慑效,船长们都明白,不能太频繁,否则会引起众怒。但是现在的库克船长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领导艺术了。
   他们到达了夏威夷。
   像每到一个新岛屿一样,在当地土著人的眼里,白人舰船的到来,就像我们看到外星人一样惊奇、敬畏。白色的帆像云彩一样从天边飘来。船上的人的长像、穿着、皮肤和手上的器具都是当地人闻所未闻的。在结识白人后,怀着好奇心,当地的女人都喜欢主动毫无顾忌地同白人作爱。这也都是白人船员热衷的。库克船长从来都是竭力反对这种乱交。他注意到,这些行为的结局是把欧洲的性病传到那些清静的岛屿,许多当地居民把突如其来的疾病看作是白人恶魔的作祟;反过来,这些性病又会传到船员身上,也是困扰船员健康的病源之一。库克船长很早就三令五申地想杜绝船员的性欲望,但他根本管不住,他唯一所能做到的是自己管住自己,以身作则。
   
   夏威夷的酋长们怀着复杂的心情揣摩着白人,有时他们还故意鼓励当地女人前来诱惑白人,以查看这些怪物是不是神。神是没有人间那种七情六欲的。他们观察到,只有库克船长坚持拒绝碰女人。看来只有他是神,其他的都是人,只是神的仆从罢了。
   面对着神,夏威夷的酋长和居民们都竭力款待远道而来的白人,生怕得罪了他们。有了充分的给养,库克的船队就能顺利地北上探险了。
   库克他们到达了白令海峡,太平洋与北冰洋的交界点。库克描绘了白令海峡和阿留申群岛的地图。那是个环境极其恶劣的地方。看来从太平洋通过北冰洋,是不可能找到安全的航线进入大西洋的。但库克不死心,他们错过了探险的最佳季节,他决定回到夏威夷进行整休,次年夏季再次探险。
   他们又在夏威夷抛了锚。
   才到岸,他们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上次舰船到访在整个夏威夷地区已经成为神奇的故事。在夏威夷也有各部落之间的战争,民风也很好战。当地酋长对他们的欢迎,不仅仅是想同这个舰队搞些什么军事同盟,更主要的是他们的到来时刻,正是当地庆祝他们的祖神,“罗诺回归”的节日。
   库克长期在太平洋各个岛屿同当地酋长打交道,还孜孜不倦地学习当地人的语言,模仿酋长们的礼仪和举止行为,迁移默化地造就了具有酋长们的高贵气质,弥漫着神的气息。当地人一致人为库克就是他们期望已久的真神。当地酋长们举行了一场隆重的迎神仪式。
   库克是让人背下船,进入神庙的。据说神不是人,在这种场合是不能脚跟沾地的。当先锋官大声唱到“伟大的罗诺来了!”除了祭司外,所有在场人都拜倒在地。库克从前在其他也岛屿也曾亲身经历过类似场面。他都是把这些作为观察理解当地文化礼仪的绝好机会。在神庙里他受人摆布,让人顶礼膜拜,他故作认真,象模象样,把这当作儿戏,“扮家家”一般看待。在这种场合下,那些随船的科学家和文化学者都会兴致勃勃地观看并记录仪式的各个细节。但是现在的库克有些醉了,他下意识地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神了。
   世界上许多伟大人物都是这样,他们确实做了普通人难以做到的非凡伟绩,他们让人崇敬是应该的;但是,当被人捧着飘飘然不能自持的时候,也最有可能是跌入深渊的危险时刻。
   库克船长并不想在这久留。他还想在夏威夷群岛周围各处进行勘测。他准备走了,他吩咐一些人收集柴火。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干柴,领头的军官请求大祭司,让他们拆下神庙周围的柵栏作为柴火。大祭司同意了,但是水手们却毫无顾忌地把神坛上的雕像神位全都搬走了。这个军官很紧张,他请教了大祭司,那个大祭司只要求把雕像神位还回来,似乎对这事并不在意。大该神庙神像只是神的暂时栖身之壳,只有在神降临的时候才会变得神圣;或者,更多地是看在伟大的罗诺面子上,他们才会如此忍让。
   船队就要离开了,当地的酋长们为他们举行了欢送仪式,当然少不了大量礼物。入夜时,库克兴奋地命令炮手发放烟火。一枚流星烟火升空时,当地人惊吓地四处逃散。几经解说,酋长们才恢复了镇静,重新把岛民聚集起来,他们怀着惊讶、复杂的心情看完了剩下的表演。
   散场,与白人告别后,那些酋长们并没有马上回去睡觉。他们聚集在一起嘀咕些什么,然后在神庙里出现了一系列的仪式,大祭司把一些东西放在一尊神像下,后来神庙冒出了火光。第二天人们发现,有一幢水手们曾经居住工作过的屋子被烧了个精光。
   库克他们出发了。那天显然是库克的有意安排,正好是罗诺祖神应该启程离开的节日。一切都搞得天衣无缝,当地的居民以后又能继续他们的周而复始的传统仪式了。告别仪式的气氛相当感人。
   船队在离开港口后不久就遇到了强风,“果敢号”的一根前桅杆被狂风刮断,船体严重漏水。这在中国渔民中一定会认定是不祥征兆,在古代军队中帅旗折断更是如此。不知库克有没有这种迷信观念,反正是,经过一番犹豫,库克决定返回。
   “果敢号”在原先港口抛锚后,气氛怪怪的,那种热烈欢迎的场面没有了。船员们也不是滋味,他们为了远航的补给品几乎把当地榨干了,有时还欺负他们;现在再回来,总像是亏欠什么的。零星经过的土著人都有那奇怪的眼神。大酋长不来,其他人是不敢来的。经过相当长时间的沉寂,大酋长带着几位酋长终于露面了。酋长们不解地询问,为什么又要回来。大酋长说得有些激动,库克是在欺骗他们,什么桅杆,什么漏船,你是神,怎么应付不了?这怎么可能呢?罗诺祖神曾经同他们道别,怎么会突然返回?显然隐藏着什么阴谋。库克有口难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