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谢选骏文集
·英国王子V.S.A片男星
·死亡确实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共产党为什么不如日本人
·文化战就是多种形式的消耗战
·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川普已向北韩的核讹诈俯首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站在巨人的肩上非常危险
·美国为何缺少公共厕所
·金正男阴魂不散川金会
·中华亡国已久——红色旅游热衷马克思一妻一妾同葬一穴
·海洋中国的挽歌
·杰福瑞斯(Robert Jeffress)没有读过新约全书
·中国航母即将巡航美国沿岸
·凶手基因可以恢复英国王室的雄风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十大奸臣结党亡国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诺贝尔奖的贬值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成为战场经济大国全靠这癞和尚的祖坟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专利保护是否属于技术个人主义
·圣经也应该进入清真寺
·英国王室本来就是马戏团
·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全体中国人竟然不包括台湾人
·基因工程让人类成为电脑是其自取灭亡的开始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文革就是党主立宪的结果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出卖美国
·李鹏家族想当皇帝死期不远
·共产党中国重蹈苏联和奥斯曼帝国的覆辙
·美国参院力避美国沦为残垣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谢选骏: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决就是犯上作乱。自决就是创造历史。
   
   汤因比认为“文明衡量的标准是一个趋向自决的过程。”【206-7】可见“自决”观念十分重要。但是,很多人却对“自决”这个观念十分隔膜。因为汤因比自己也不甚了了。《百度百科》指出,“自决,是指特定主体依据自己意志处理一定事务的方式或权利。在民事纠纷处理方面,自决是最原始最简单的处理方式,为我国法律所禁止。”由此可见,自决就是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这就意味着,自决就是自己制定自己的标准,自决就是自己创造自己的哲学和法律。——自决就是犯上作乱!当然,自决虽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但也“毁灭文明”的开始。而把“五维的生命进化”从“四维时空的物质”中剥离开来,也许只是一种人类的傲慢——这种傲慢也许正在毁灭整个地球!

   
   【汤因比《历史研究(A Study of History)》摘要】
   
   江绪林 评论 历史研究(上下卷)
   2013-02-08 21:14:27
   
   【按语:汤因比(Arnold J. Toynbee,1889-1975)的历史观混合了柏格森的生命冲动哲学(文明犹如有机的生命)、马克思的阶级观念(少数统治者、内部无产者和外部无产者的概念)、黑格尔的辩证法(文明的过程犹如从阴之静到阳之动到最后归于升华的静)、社会科学(挑战-回应的模式),还有最为重要的是对灵性和普世宗教(佛教和斯多葛学派的宁静,尤其是基督教的变容/transfiguration和爱)的敬重。然而,汤因比并没有黑格尔那种证出或言说绝对真理的傲慢,而只是以渊博精深的知识展现了诸文明从成长到解体重生此即彼伏的浩瀚画卷,而将自己对一神论上帝的救赎之爱的信仰用作基石来整合繁多的材料,并由此揭示了忧虑和盼望。在我读来,汤因比那严谨渊博的历史学识中却也浸透了一颗浪漫而虔诚的心灵。
   
   在将历史的基本研究单位确定为文明(或社会)而非民族国家后,汤因比以其无匹的学识考察了21种文明的盛衰,按照文明的起源、成长、衰落和解体的阶段予以分析:文明起源于原始社会,其核心要素在于对外在挑战的有效回应;文明的成长表现为文明趋向自我表达和自决的过程;这一过程一旦终止文明就衰落了,而在文明的解体时,社会的各部分会有各种行为和观念,而在内部无产者中发展出来的普世宗教恰恰意味着文明迈向更高的和终极的目的,虽然终极在现实中是永不可抵达的,而只能依赖信仰和变容(transfiguration)。汤因比其实是蛮雄心勃勃,力图颠覆吉本(Gibbon)的世俗历史观和尼采对基督教的基本理解。
   
   阅读的是Dorothea Somervell基于Arnold Toynbee(1889-1975)多卷本的《历史研究》编就的一个节略本的上海人民版中译本。翻译甚佳。】
   
    第一部 导论
   
   对大不列颠历史的简要分析表明:民族国家(nation-state)不是历史研究的一般范围,“‘可以认识的研究领域’看来是一个社会。”【汤因比:《历史研究》,郭小凌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5页,下同】Toynbee所言的社会就是文明(civilization)。【14】文明的过渡有三个要素:universal state,教会和蛮族英雄时代的入侵。目前有五个社会:西方社会、东正教社会、伊斯兰社会、印度社会和远东社会。
   
   汤因比认为历史上大致有19个社会或文明:西方基督教社会、东正教社会、伊朗社会和阿拉伯社会(现在已经合并为伊斯兰社会)、古印度社会、远东社会、希腊社会、叙利亚社会、印度社会、中国社会、米诺斯社会、苏美尔社会、赫梯社会、巴比伦社会、埃及社会、安第斯社会、墨西哥社会、尤卡坦社会与玛雅社会。东正教社会和远东社会可再细分,则有21个社会。【36】“属于这个种的诸社会一般被称作诸文明…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它们都一无例外地处于文明状态。”【37】哲学上假定这些社会共时等值。
   
   第二部 文明的起源(the Geneses of Civilizations)
   
   由于文明间的亲子关系,因此研究其起源时,集中在埃及、苏美尔、米诺斯、中国、玛雅和安第斯文明。原始社会与较高级的社会(文明)的区别何在?“自原始社会开始转变为文明社会,我们发现这是一种从静止状态向活动状态的过渡。”【56】种族和环境都不是导致文明产生的决定性因素。
   
   借用了阴阳(静动)观念。【56-】 Toynbee从寻求因素转向寻求一种关系,并构建了“挑战-应战”的概念和模式,“我们借助神话之光看到了挑战与应战的些许本质。我们已认识到,创造是遭遇的结果,起源是互动的产物。”【74】希腊、苏美尔的干旱、黄河沿岸的严酷、米诺斯面对大海的挑战。面对干旱挑战的几种回应:固守灭亡、原地游牧、南下、北上农耕、钻入林泽缔造文明,“在诸文明的起源问题上,挑战与应战间的互动是超出其它因素的决定性原因。”【82】而子文明的挑战多来自人为因素(如内部和外部的无产者)。
   
   从玛雅文明的失败、锡兰、阿拉伯沙漠、新英格兰的艰辛等也可以看出“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例子。而逍遥自在者则像金斯莱小说《伟大而闻名的逍遥自在的民族的历史,他们为了整天弹奏犹太人竖琴而离开艰苦劳作的国土》中所述,“这些人最后得到的下场是都变成了猩猩。”【91】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才去发明农业技术、冶金技术和乐器。
   
   艰苦地区的刺激:黄河比长江艰苦;阿提卡贫瘠;西顿腓尼基人的迦太基;以色列对天国的渴望;争夺北美中新英格兰人的胜利。新地方的刺激:耶稣出于加利利;议会政府出自英国;打击的刺激:希波战争;压力的刺激:上埃及南部地带;英格兰的韦塞克斯王国。缺失的刺激:奴隶Epictetus和基督教信仰、犹太人的锡安主义的实现。 但格陵兰人失败了,汉尼拔的损害也是致命的;远西基督徒和北欧海盗也都遭遇到过强的挑战而夭折。说明最好的挑战处于某种中间位置。
   
    第三部 文明的成长(the growth of civilizations)
   
   Toynbee首先关注一系列停滞的文明,这些文明停滞的原因在于其获得了某种绝技(tour de force),“这些绝技指的是对于挑战的过度反应。”【162】如波利尼西亚人的航海术、爱斯基摩人的猎获海豹、没有历史的游牧民族;奥斯曼帝国的奴隶集团和埃及的马穆鲁克集团:强悍而僵化;斯巴达应付挑战是武力征服美塞尼亚人(Messenia),同时发展为一种僵硬的军营制度。“停滞的文明社会共同呈现出两个显著的特征——等级制和专业化分工。”【179】
   
   在解释文明的成长时,汤因比诉诸了Bergson的“生命冲动”学说:文明犹如生命冲动,有其自身的节律。如何确立生命冲动或文明的进步的标准呢?Toynbee否定了对外部环境控制的进步,也否定了技术进步作为标准:扩张常常与解体相伴,技术进步有时也与文明的倒退相伴。“成功的应战…表现为内部的自我表达和自决(self-articulation and self-determination)。”【198】“生长意味着成长中的人格或文明趋向于成为自己的环境,自己的挑战者,自己的行为场所。换句话说,文明衡量的标准是一个趋向自决的过程。”【206-7】
   
   文明通过它的个体(individuals)表现自我。Toynbee诉诸Bergson的神秘主义和天才观:“只有神秘者才是完美的超人创造者…它源自人类中间具备神秘灵感人格的出现本身。”【212】“文明的成长是个别创造者或少数创造者群体的工作这昂的一个事实暗示着没有创造性的大多数人将会落在后面。”【214】这就有一个“个体的归隐和复出”的模式:如耶稣、保罗、圣本笃、圣格列高利、佛陀、穆罕默德、马基雅维利、但丁。少数创造性群体则有第二阶段的雅典(应对人口挑战)、第二阶段的意大利(文艺复兴)、第三阶段中的英格兰(发展出代议制)。以及当下的俄罗斯?就成长的差异而言,西方文明对机器的偏好。
   
   第四部 文明的衰落(the breakdowns of civilizations)
   
   只有10个文明幸存下来,其中波利尼西亚、爱斯基摩和游牧文明本来就是停滞的,而所有其他文明都处在西方文明的消灭和同化威胁之下。或许“统一国家出现这一现象是文明衰落的标志”【246】,而“文明衰落指的是未能勇敢地超越原始人类的水平进而达到现在超人的水平上。…把衰落的性质描述成个体创造者和少数创造性群体的灵魂中丧失了创造能力,”【246】从领导变成压迫和武力控制,而遭遇到内部无产者和暴力的外部无产者的反抗。
   
   Toynbee反对了几种决定论:1宇宙钟摆的逐渐停止或地球的渐趋衰老;2.生物自然法则支配的时间跨度;3.祖先遗传的体质退化;4.历史循环论。“我们面对的不是任何残酷的必然(saeva necessitas)。”【256】文明的衰落也不应该在对自然环境或人为环境的控制丧失中寻找:文明兴衰与技术变化是分离的。在这里Toynbee批评了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的观点。Gibbon将罗马的衰亡解释为“蛮族和宗教的胜利”,而Toynbee认为“蛮族和教会的胜利”不过是帝国衰亡的伴生物,而不是衰落的原因,“古希腊(罗马)社会是一个自杀者。”【263】灾难从伯罗奔尼撒战争就开始了。还有中国社会;叙利亚社会的衰落始于937年帝国的创始人所罗门死亡,所罗门帝国解体之时。而现今各文明被西方文明同化也不是其衰落的原因,因为衰落实际上早就发生了。远东社会在唐朝后期就开始衰落。“丧失对于人为环境的控制力不是文明衰落的原因。”【274】
   
   Toynbee提出自决的失败作为衰落的原因。面对少数天才的创造,多数人的模仿的机械性以及组织的难以驾驭是两个原因。“自决能力的丧失是文明衰落最终的衡量标准。”【280】Toynbee先举出了一系列新力量(才智、情感和观念)导致的调整、革命和畸形,这有时是负面的,有时却是自决能力的提升:工业主义曾复活和推动了新大陆南部诸州的奴隶制度;民主和工业主义对战争的冲击,18世纪的温和在于战争既摆脱了宗教狂热,又没有成为民族狂热的工具;民主和工业主义对区域政权的冲击,如哈布斯堡王朝、奥斯曼帝国等的消失。曼彻斯特学派曲解了人性,“他们不能理解即使一种纯粹经济方面的世界秩序也不能仅仅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290】而大格列高利则将大厦“置于了宗教的磐石之上而不是经济的散沙之上。”【290】工业主义对私有财产制度的冲击,国家控制和重新分配私人财产,“国家从一个战争机器转变成一个社会福利机构。”【291】民主对教育的冲击;意大利效能对阿尔卑斯山以北地区政权的冲击;梭伦改革对古希腊城邦的冲击;区域制度对西方基督教会的冲击,抛弃了中世纪基督教会体制;统一感对宗教的冲击,以及宽容精神作为矫正;宗教对于等级制度的冲击,在印度却导致了印度教的种姓制度;文明对于劳动分工的冲击:创造者成为密宗崇拜者,而大众则成为畸形发展的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