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谢选骏文集
·仇内是汉人的一个劣根性——余英时可谓一个睁眼瞎
·中国只有屈服于外来统治的习惯
·既然卖国就要彻底
·台湾人不知香港人的饥渴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天才必须变成疯子
·天安门屠场只能阅兵
·美国会不会运用“香港法案”制裁香港警察阻止六四屠杀的2019年版
·新时代就是毛远新和张志新互不否定
·“共清”七十年进入非常危险新时代
·川普为何打不赢贸易战
·“白人”就是美国的党员干部
·毛骨悚然的北京城
·中西方“破冰”有待于中国的基督教化
·大阅兵验证了七十年周期的精准
·共产党二十八年就变成了先富党
·宗教与民族精神
·宗教与民族精神
·巴西毒贩发明了新的丧葬方式——“猪吃人”成为“主持人”
·能够打败共产党的只有习近平自己
·七十年周期不是我的也不是传说中的罗素的,而是圣经启示的
·人类是最为凶残的野兽
·康德并不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可行的
·毛泽东只能做做土人的领袖
·川普总统为何自称狗屎
·港府《禁蒙面法》专给中共中央制造麻烦
·让野蛮人文明起来的代价极为高昂
·超人就是原始怪兽
·二英不知亡国恨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诈死逃债的中国官商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哲学就是对话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穆斯林不能回家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香港需要放放血
·ABC神学的蔓延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共产党有多少钱
·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时代革命、光复北京!
·日皇的祖先原是恶鬼
·哥伦布的GDP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政府就是毒贩
·三自教会的末日就是基督教中国的生日
·暴力政权更迭不会引起分裂解体甚至民族毁灭
·中国崛起原来竟是僵尸崛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谢选骏: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风靡全球反性侵运动#MeToo发起人成性侵被告》(2018年8月21日 转载法广RFI 艾米)报道:
   
   《纽约时报》报导,意大利女星艾莎·阿基多(Asia Argento)因指控好莱坞制片韦恩斯坦性侵,成为风靡全球的# metoo(#我也是)反性骚运动先锋,但如今传出她曾支付大笔封口费给一名自称17岁时遭她性侵的男受害人。因#Metto运动身败名裂的韦恩斯坦的律师斥阿基多“虚伪”。


   
   率先披露韦恩斯坦性侵案的《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周一引述匿名方提供的文件报导称,艾莎·阿基多曾支付38万美元给一个名叫吉米 班·奈特(Jimmy Bennett)的男演员兼摇滚乐艺人。班奈特指控,艾莎·阿基多2013年5月曾在美国加州一家旅馆房间性侵他。事发当时班奈特刚满17岁短短2个月,尚未到加州加州性自主年龄,而阿基多当时年龄为37岁。报道称,两人当时在合演的一部影片中是母子,而艾莎·阿基多当时也在社交网站上发表两人合影,并称对方是“儿子,是永远的爱”。
   
   纽时称多次试图联系阿基多及经纪人,但未获回应。
   
   根据纽时看到的文件,协议条件包括今年4月敲定的付款安排。而报道称,熟悉这起案件的3名人士表示,那些文件是真的。阿基多的委任律师高德柏格(Carrie Goldberg)表示,这笔钱是为了“帮助班奈特先生”,并感叹阿基多不得不与那些“找你长处和弱点下手的人”打交道。
   
   班奈特的律师团则将两人旅馆内的遭遇描述为“性暴力”,让曾是童星的班奈特内心受创,并影响到其心理健康和收入。报导说,班奈特的意图提告通知书表示,将针对“蓄意造成精神痛苦、薪资损失以及攻击殴打”,寻求350万美元损害赔偿。
   
   女星阿基多因公开自己1997年年仅21岁时,于戛纳影展期间遭好莱坞著名的制片人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往事,成为#MeToo反性侵运动的强有力声音而走上前台,受到关注。阿基多在今年戛纳影展闭幕式上还发表了慷慨激昂演说,告诉观众:“事情有了变化。我们不会让你逃避惩罚。”
   
   据纽时报导,班奈特在阿基多于去年10月公开指控韦恩斯坦性侵的一个月后,意识到自己也是性侵受害者,并开始采取法律行动。
   
   谢选骏指出:革命具有传染性,其行为都是模仿来的。共产党为何恐惧言论自由、组织结社、暴力革命?因为这三个不同性质的东西在共产党看来是一样的危险,都是共产党建立专政特权的法宝——共产党的最大梦魇就是被她迫害的人们天天在学习它的革命方法,直到把它推翻了,就像“17岁时遭她性侵的男受害人”那样。但愿未来的革命者,要像中国的天子那样——把革命变成创新建设,而不是以暴易暴——敲诈、绑架、破坏、镇压、屠杀、整肃、扼杀。
(2018/08/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