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谢选骏文集
·1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谢选骏: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美明指中国干预中期选举 构成国安威胁》(2018-08-20 世界日报)报道: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波顿(John Bolton)19日明确指出,中国、伊朗和北韩都试图干预美国选举,而不仅是俄罗斯。他表示,美国正采取行动。

   
   波顿在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ABC News)“本周”(This Week)节目中说:“我可明确地说,中国、伊朗和北韩的干预,已足以构成国家安全威胁,我们正采取行动设法遏阻。”
   
   川普总统18日才亲自推文表示,调查俄罗斯介入美国政治的那些人,应该把关注焦点扩大至中国。但川普一直没有提出任何这种关切的具体说明。
   
   波顿表示,他有信心,本周在日内瓦和俄方会谈时,会讨论俄国涉足美国选举的问题。他指出,美国政府不止忧心俄国干预今年期中选举,对中国、伊朗和北韩干预该选举同样担心。
   
   波顿拒绝提供中国目前或过去干预美国选举的具体例证,但他坚称,俄国不是美国政府监侦的唯一对象,他说:“我坦白告诉你们,2018年选举,有四国是我们最为关切的对象。”
   
   波顿发表这席谈话的前一天,川普推文写道:“只把焦点放在俄国的所有蠢人,应该开始看向另一个方向—中国。如果我们够聪明、强硬和准备充分,最终,我们能与所有人和平共处。”
   
   美国和中国目前正进行相互报复的贸易战俄争,美国和伊朗则为伊朗野心勃勃拓展区域势力和发展核武相持不下,川普和北韩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峰会后迄未获致具体成果,正规划第二次峰会。
   
   在川普政府对340亿元中国货物课征25%关税,中国公布报复措施的数天后,白宫上月提出向2000亿元中国货物课征惩罚性关税的方案。
   
   虽然美国今年股市随着经济关系动荡而起伏不定,但因报导传出川普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希望今年11月会谈时讨论贸易问题,使17日的道琼工业平均指数上扬逾100点。
   
   今年7月,川普总统明显认同俄国总统普亭否认曾干预美国选举的说词,而招致广泛抨击。他将美俄关系紧张归咎于“两个国家,他还说:“我找不出俄国要干预2016年选举的理由。”川普总统19日称目前的通俄调查是“最糟糕的麦卡锡主义”。
   
   谢选骏指出:上一次文革期间的中国大陆流行一句话——“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这句话像魔咒一样,迫使所有人为了自保必须投入到害人的运动之中去。现在,这句话随着美国接受中国产品而应验到了美国的身上了——当初王立军逃入美国领事馆避难的事件,遭遇美国政府“不干预中国内政”的处理,不仅拒收,而且把王立军直接送进共产党监狱。于是后来,中国开始干预美国内政了——这就注解了毛泽东思想的“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这可不是什么麦卡锡主义,而是恰恰相反地缺少了麦卡锡主义。因为,有了麦卡锡主义,才赢得了冷战的胜利;没有麦卡锡主义,就有各国纷纷干预美国选举。
   
   “王立军事件”,指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兼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事发前已被重庆当局停止分管政法工作的副市长分工和公安局长职权;2012年3月23日被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免去两职)的王立军于2012年2月6日私自前往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被法院认定为叛逃)的事件。该事件一般被认为是海伍德死亡案复查、王立军案和薄熙来事件的导火线。
   据媒体报道,王立军因向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报告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之死涉及到薄熙来家人,数天后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于2012年2月6日私自前往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并提出了政治避难申请。王立军在美领馆滞留约一天,后与中方官员见面,最终自己选择离开总领事馆,并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高级官员带往北京并开始接受调查。事件发生后,重庆市政府新闻办于2月8日在新浪微博发布消息称王立军在接受休假式治疗。此事件在中国国内外造成重大影响。
   同年9月17日、18日,王立军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受贿案于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审理完结翌日,新华社以长文公布了王立军案详情;9月24日早上于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王立军入狱1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并当庭表示不上诉。
   
   海伍德死亡案
   根据中国官方调查,薄谷开来及其子薄瓜瓜与海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海伍德威胁到其子人身安全。2011年11月13日,海伍德在重庆南山丽景度假酒店一房间内被张晓军按倒强行灌入氰化物,起初海伍德将氰化物吐出,随后再次被强行灌入更多的氰化物后死亡。
   11月14日中午,王立军前往谷开来的住所,谷向其讲述投毒杀害海伍德的具体经过,王立军当时私下秘密对谈话录音。当时王立军向谷开来保证善后,并让其忘记此事。其后,王调走已到案发现场的分管刑事侦查工作的公安局副局长黄某,指派当时的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处理案件,但未有告知其自己已掌握的案情细节。
   11月15日,尼尔·伍德被发现死亡,故案件被定名为“11·15”案件,巧合的是谷开来的生日也是11月15日。
   11月16日上午,郭维国、李阳(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总队长)、王鹏飞(时任重庆市公安局技术侦察总队总队长、渝北区公安分局局长)、王智(时任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等人作出海伍德酒后猝死的结论,王立军未提出异议。11月16日,英国驻重庆总领事馆的领事官员收到重庆市公安局的关于海伍德死亡的传真,中国方面告知海伍德的死因是饮酒过量。同一天,英国外交部次官布朗会见薄熙来时,英国尚未意识到海伍德案与薄熙来的关系。11月17日,王立军将郭维国等人提取的事发时的酒店监控录像硬盘交给薄谷开来。11月18日,在未进行尸检的情况下海伍德的尸体被火化,海伍德的家人告知英国领事官员火化海伍德的决定,英国外交部派代表参加火化仪式。骨灰随后被空运回伦敦。
   事发后,南山丽景度假酒店所有工作人员被撤换。谷开来继续采取一系列的毁灭证据行动,由于担忧知情面扩大,王立军逐渐不满。
   2011年12月14日,王立军因被北京邮电大学聘为兼职教授并参与活动,人在北京。当天谷开来命令郭维国进入王立军的办公室,强行搜查海伍德案的证据资料,事后又请李阳、王鹏飞、王智等人吃饭。第二天,郭维国带王智和王鹏飞到北京见王立军,王立军知道谷宴请他们以后当着郭维国骂他们二人。其后,谷开来可能从某些渠道得知此事,开始疏远王立军。
   2011年12月底,王立军身边的4名工作人员被非法审查。2012年1月28日,王立军向薄熙来反映谷开来在案件中的重大嫌疑。第二天遭到薄熙来掌掴,当时郭维国亦在场。当天,王立军要求王鹏飞、李阳二人重新整理海伍德案件的资料。在二人花费几天时间整理完成后,王立军要求二人将资料分开存放在安全的地方。根据后来薄熙来庭审自辩,他扇王立军耳光是因为他发现了王立军与谷开来有不正常关系。
   2012年2月2日,王立军的重庆市副市长工作分工被调整,不再兼任公安局局长职务,该调动未按规定征求公安部的允许。不久,王立军身边的另外3名工作人员又被非法审查,感到自身受到威胁的王开始考虑脱身办法。曾有报道称,王在到使馆之前曾两次发信中纪委检举薄熙来,但其辩护律师予以否认。
   
   经过
   2012年2月初,王立军突然与英国外交人员联系,并与英国驻重庆总领事用电话预约会面,但是最终未赴约。2月6日,王立军以洽谈工作为由取消原定的公务安排,驾驶王鹏飞所提供车辆到成都,携带着指控薄熙来家族的文件于14时31分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起诉书指“在美领馆内,王立军与美领馆官员就环境保护、教育、科技等事项作了短暂交谈”。但有报导指,王立军情绪激动,语无伦次且思维混乱。其后,他称因查办案件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请求美国政府提供庇护,并书写了政治避难申请。
   领馆工作人员立即与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取得联系,而骆家辉又马上同美国国务院高官联系。此后美国官员同中方进行联系,中方同意派出国安人员将王立军带回北京,而不是由重庆方面将其进行逮捕。
   在得知王立军出逃后,薄熙来召集市领导开应对会议,并容许谷开来参与会议。谷开来建议由医院出具王立军精神疾病诊断证明。
   2月7日,王立军离开使馆。有美国官员称中国国安部高级官员将王立军带出走出总领事馆的时候,与守候在外的重庆高官黄奇帆、陈存根、徐敬业等重庆市领导和市政府秘书长等发生了激烈的争论,重庆方面的官员希望将王立军交予他们,但最后王立军仍随国安部官员前往北京。而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明确否认曾经与国安发生争执,称是他说服了王立军走出领事馆,王立军被国家安全系统人员带走接受调查的过程“很平和”。当晚,美国领事馆附近的警力明显增加,门口的领事馆路更被戒严,第二天早上恢复正常。同日,薄谷开来和吴文康协调重庆医院出具王立军“存在严重的抑郁状态和抑郁重度发作”的虚假诊断证明。
   2月8日,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据悉,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重庆门户网站“华龙网”报道网络出现一份疑王立军的精神状况诊断书,初步诊断患者目前存在严重的抑郁状态和抑郁重度发作,建议组织干预,对患者实施治疗。
   2012年2月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表示,“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于2月6日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1天后离开。有关部门正在对此进行调查。”
   2月15日,北京记者褚朝新收到由王的号码发出的短讯,3月15日薄被撤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后,褚在新浪微博留言称,“2月15日凌晨5时,与王丽娟(谐音“王立军”)单线联系的号码上收到一条短讯,大意是:英国人海伍德在渝被害,王丽娟破案剑指薄夫人,于是被休假、入美领馆。”。
   2012年2月15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介入,调查美国政府是否未正确处理王立军要求避难的事件。外事委员会主席罗丝·雷提南向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发出信件,要求美国政府尽快向其委员会提交报告,把当时总领馆、驻华大使馆以及华盛顿美国国务院之间所有的电报、备忘录、正式电子邮件(及非正式)及其他通讯内容提交国会,并详细解释王立军进入总领馆后的所有事情。此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表示对此不发表评论。
   
   后续事件及影响
   牵出刑事案件薄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
   郭维国、李阳、王鹏飞、王智徇私枉法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