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谢选骏: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川普蛮力逼土屈服 土巧计让其背黑锅》(2018-08-20 联合报)报道:  
   
   华尔街日报报导,土耳其提议释放被控在2016年协助土国流产政变的美国牧师布朗森,交换美国撤销对土耳其一间大型银行的数十亿美元罚款,但美国拒绝这项提议,要土耳其先放人再谈其他问题。


   华盛顿邮报指出,美国总统川普这个月企图用强硬手段逼土耳其释放布朗森,他以为经济制裁和公开羞辱能使土耳其总统厄多安很快就范,但事情发展不如预期,土耳其经济危机爆发已三个多星期,布朗森仍软禁在家,厄多安也没低头。
   
   当土耳其货币里拉狂贬时,厄多安让人民把矛头指向美国,把土耳其描述成美国恣意妄为的受害者,成功让人民忽略了多年来政府一直没有解决的经济问题。
   
   白宫资深官员说,美国向土耳其明确表示,在布朗森获释前,不会讨论两国之间的争议问题,包括“土耳其人民银行”面临的罚款。这名官员说“如果土耳其真的是北约盟友,就不会逮捕布朗森。”
   
   布朗森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福音派牧师,现年50岁,到目前为止已在土耳其生活23年,与妻子育有三个孩子,但在2016年10月、土耳其流产政变落幕后几个月被捕,被控图谋推翻土耳其政府。今年三月,检方以布朗森从事间谍行为和与恐怖组织联系起诉他,指控他支持非法的库德工人党,和策划政变的伊斯兰教士葛兰,如果罪名成立,布朗森将面临35年监禁。
   
   布朗森被捕,使美国与土耳其关系快速恶化。美国总统川普扬言,除非布朗森获释,否则华府将会祭出更多制裁措施。本月稍早,川普将土耳其进口钢铝关税调高一倍,美国官员指出,就是为了惩罚土耳其不放人。川普17日说,对布朗森的指控都是“假的”。
   
   人民银行是土耳其最大的国有银行之一,美国指控它协助伊朗规避美国制裁,人民银行否认不法,土国政府也说,美国是根据伪造资料胡乱指控。
   
   20日早上,位于安卡拉的美国驻土耳其大使馆遭到一辆行经车辆上的枪手枪击,导致使馆办公室窗户破裂,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谢选骏指出:联合报还是华尔街日报或是华盛顿邮报,大谈特谈川普蛮力逼土屈服而土国用巧计让川普背了黑锅——好像川普是个傻瓜。可是他们也不想想,到底是川普傻呢,还是媒体傻呢?如果是川普傻呢,他又怎能蒙上总统的呢?看来还是媒体傻,依靠为他们竟不知道,川普为了牧师制裁土国,可能只是为了中期选举争夺基督徒的选票,等选举一过,土国、中国就都过了。至少有关国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中美贸易战11月停止?一个善意的假消息》(2018-08-20 多维)报道:  
   
   就在中美同时宣布举行副部级贸易磋商之后,至少两家美国媒体报道称,中美两国谈判代表正在筹划争取在今年11月多边峰会之前结束两国贸易战,并促成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双边会晤。
   
   特朗普身后鹰派幕僚力推的对华贸易战是在战略上遏制中国崛起,短期内不太可能结束
   这一消息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每逢多边峰会,中美领导人都会坐下来对话,之前所有的矛盾或紧张局面都“理应”得到缓解,这是一种契机,也是一种操作,符合一般政治周期逻辑。而且,对话总归是好事,没有人拒绝对话,任何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对话。所以,从一般政治正确的角度来讲,中美11月前停打贸易战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之所以提到11月这一时间点,是因为届时的两场多边国际峰会。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望出席11月12日至18日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首都莫斯比港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以及11月30日至12月1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
   
   从外交上看,这也符合一般的沟通模式。本周,也就是8月22日至23日,中美中层级别会谈在华府举行。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率领的9人代表团将同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率领的美国代表团举行会晤。《华尔街日报》和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提到,这种会晤就是为了11月的习特会铺路。
   
   按理说,这种中层级或副部级的会晤,绝对不会触及到中美元首这一层级的话题。只不过,这种会晤反而为将来更高级别的会晤提供了可能。也就是说,如果这一轮谈判有所成果的话,中美接下来可以举行更多回合的谈判,进而在更高级别会晤层级中,筹备习特会的相关事宜。所以,这种会晤只是一种努力的方向。
   
   但是,这里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本周副部级的磋商要取得一定的进展。而且今后可能的中美高级别谈判也要取得令双方都满意且可验证的成果。否则,习特会在11月根本无法实现。中美这一轮磋商结束之日,即8月23日,美国按计划执行对华160亿商品关税。这难免会为双方任何级别与形式的磋商蒙上阴影。
   
   中美贸易战并无时间表,在特定时间点期待取得某种突破,可能也不太现实。而且,特朗普的善变也让北京不可能轻易答应举行元首会晤。而且,未来三个月依然存在一些变量。
   
   中美贸易战开始前,特朗普总统曾在多个场合提到,希望尽快和习近平举行会晤。包括6月在新加坡金特会期间,特朗普也这样说过。不过,后来特朗普实现了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尽早会晤”,和习近平的会晤安排则迟迟没有进展,包括此前特朗普提到的“尽快和习主席通话”也没有实现。在此期间,中美关系,包括和中美关系有关的地区及多边事务,也出现了一些变量。
   
   未来三个月,中美双边关系,包括中美各自国内,都会出现一些变量。比如,美国的中期选举考量。
   
   目前特朗普政府执行的对华加征关税规模在中美贸易中的占比“相对较小”,对双方的经济伤害力度“有限”。这就意味着,双方依然有回旋的空间。但与此同时,如果特朗普政府内部鹰派看不到加征关税应有的效果,中美贸易战还有可能持续一段时间。这种战争持续时间越长,对双方尤其是对美国的经济伤害就越明显。
   
   如果在中期选举前,特朗普看不到贸易战对本国经济带来的伤害,特朗普政府就不太可能妥协。
   
   上周的一次内阁会议上,特朗普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明确断言,“中国经济过去几个季度表现得很糟糕,而与此同时美国则在经历一次史无前例的经济繁荣。投资者正在逃离中国,投靠美国,因为它们不喜欢中国的经济状态”。如果这种判断在白宫内部形成主流认识,并影响特朗普本人的决策与判断,美国就少不了继续向中国发难。
   
   有消息称,美国有可能在今年10月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因为4月份美国财政部报告曾批评中国是“非市场导向”的经济体。如果这一消息变为“真消息”,美国商务部又会以此为借口,对中国“光明正大”地加征新的制裁关税。
   
   如果照此形势发展,中美11月实现元首会晤的可能性就会越来越小。有关“中美为了习特会而停止贸易战”也就会成为一厢情愿的想法,甚至是假新闻、假消息。因为,贸易战停战与否,完全取决于特朗普政府,因为后者才是这场贸易战的发起者。但是,后者的停战逻辑绝对不同于中方。
   
   对于中国而言,中美双方处于“为了缓解紧张局势而举行对话”的状态,但对美国而言,双方则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举行对话”。但美国提出的一些问题,短期内根本得不到解决,中国也不可能做出美国所期待的让步。而且,特朗普身边贸易鹰派的基本逻辑是,只有步步加征关税,才有可能逼北京让步,即“为了逼北京让步(而非对话)而加大关税”。这是中美领导层思维截然不同之处。
   
   谢选骏指出:为何“中美领导层思维截然不同”?因为美国领导需要选举,中国领导不需选举,所以美国领导没有退路。尤其因为川普上次竞选的时候就保证过,上台第一天就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现在都过去了五百多个第一天了,还没有兑现,他再不努力加油,如何取信于民呢。

此文于2018年08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