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中共策划假民运假反对派等问题]
徐水良文集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评谄媚奸佞之风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中国特色的汉奸卖国贼
·不对中共抱幻想
·谈土改和文革中杀人问题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7)》按语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四)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五)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六)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推翻共产党就是人民包括军队的合法权利
·一代不如一代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反对贪官劫掠国家财产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孙丰《“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按语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本文暂未找到)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本文暂未找到)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评论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不能用“私有化”作标准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本文暂未找到)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中共策划假民运假反对派等问题


徐水良


   

018-08-09日


   

   
   网友哈里番先生看了我《中共策划假民运的某些历史回顾》(见附1)等文后,发推特说:“以我观察,当时传曾庆红派人鼓动组建中国民主党,所以,实况远未披露。传言并非空穴来风。赵紫阳说过应当主动培养反对派。估计赵紫阳出于‘我真没有……’表白的特殊心理,软禁中跟……说过,才有江时代大量培植特务线人的情况。这批人直到胡面瘫中后期才开始变化,习后更分化……”
   
   本人看法:组建民主党一事,魏京生刘青一开始都不支持,并且一些朋友告诉我,他们散播消息说,是中共在背后策划,纠集许多特线组建民主党。对此,我一直很疑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获得这类消息,我不了解内情,一直无法作出判断。因此对他们的说法,既不肯定,也不反驳。民主党有大量特线参加,毫无疑问,这是肯定的、必然的。但要说是中共策划的,我迄今没有发现确凿证据。后来王有才出国后告诉我,成立民主党以前,组建民主党时,中共上层派人找过他。据有才说法,那是朱镕基系统的。不过,我觉得你的说法很可能是正确的,曾庆红江泽民一系介入的可能性较大。但是,即使他们介入民主党,也并不表示民主党是中共组建的。
   
   当时我个人和不少人的目的,只是冲击中共党禁,并不认为当时能够成功组建真正的反对党。因此,即使是中共组建的,乘机利用它来冲击党禁,也是应该的。所以,我仍然支持组建反对党,即使是假反对党,只要不是像正义党和被我称为第二正义党的王军涛他们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那样负面作用大于正面作用的假反对党,我们也没有必要去反对他们
   
   这个问题,还有待今后更多事实和真相披露,才能进一步作出判断。
   
   我一直劝中共不要把真正的民运反对派斩尽杀绝,否则,今后面临大变时,他们连谈判对手都找不到。90年代中期,中共派人找我,说他们没有看到过比我理论水平更高的人,留在国内可惜了,希望我写文章,都给他们一个副本,他们保证送到最高领导人手里。那一次,我就劝他们,不要把民运斩尽杀绝,否则,今后需要时,他们连一个谈判对手都找不到。以后又讲过多次。估计他们觉得有道理,但却没有胆量和魄力让真民运形成自己队伍,而坚持用假民运取代真民运。
   
   事实上,组建假民运,是中共的一贯思想。早在1982年,中共就把国内“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運”,“控制民运,领导民运”等等经验运用到海外,物色和选择他们自己最信任、最可靠的给全体海外留学生树立的留学生标兵王炳章等,抢先组建中国之春和老民联。
   
   组建正义党那一次,傅申奇王炳章一再说我是核心的核心,显然是要把我当作正义党的傀儡。中共情报机构的如意算盘,是让几乎全由特线组成的正义党包围我俘虏我,让我变成正义党和他们的傀儡。而且不告诉二王一傅我不是他们的人。使得王和傅误解,在我面前轻易暴露他们受国内领导的真实身份。
   
   中共及其情报机构,缺乏胆量和魄力,始终不敢让真民运形成队伍和力量,始终坚持用假民运代替真民运。策划伪公知上书那一次,就是典型。据胡安宁说法,那本来是温家宝的设想,但最后胡锦涛害怕不批准,温家宝退缩,连假民运也半途而废。后来只好策划不伦不类、但很安全的08宪章。
   
   他们要把我搞成傀儡,都是搞阴谋,不敢明讲,我当然不会接受。
   
   上海政保不告诉正义党二王一傅我不是他们的人,导致王、傅不知道我不是他们的人,因此轻易在我面前自我暴露,导致正义党垮台,这个教训很大。所以后来他们再三叮嘱告诉胡安宁,我不是他们的人。胡安宁却不相信,于是他们还连夜调动上海方面的人,对胡安宁打赌发誓,以组织和党性保证,我不是他们的人。目的显然是防止再产生类似的失误。但胡安宁特别愚蠢,竟然不了解他主子担忧及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仍然不相信。
   
   如果不是王、傅和正义党轻易自我暴露,以及有人揭发组建中国之春和老民联,是中共情报机构搬用“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等等国内经验,到海外策划的8201大案。我肯定下不了打跨正义党的决心。
   
   傅申奇‏发推说:“{往事点滴31}唐对亚衣说:“现在的傅申奇和许多刚刚出国的朋友一样,性子很急,希望立即与国内人士一起开展行动。”其实我一直希望“与国内人士一起开展行动。”我一下飞机就说:没有海外民运,只有中国民运的海外力量。我和炳章一样,致力于做与国内有关的事。复刊《责任》是其一。复刊号1-4。”
   
   Jason Wang‏发推说:“下为《北京之春》报道十三大佬谴责王炳章的新闻图片。十三大老把持的中国人权:“一些国内异议人士及亲友们对海外个别人或组织((指王炳章)所表示的愤慨和谴责,是完全正当和应该的,中国人权对这种不顾国内人士安危的做法同样表示愤慨和谴责。”http://www.hrichina.org/chs/content/3158
   链接
   
   Jason Wang:“十三大老:胡平、王军涛、刘青、于浩成、阮铭、王鹏令、吴仁华、胡立俊、胡安宁、郭罗基、常征、刘宾雁、苏绍智等十三人在《世界日报》上联名谴责王炳章。他们不仅将谴责王炳章的声明发在中英文报纸上、网络上,还传真到港支联、台湾军情局、美国民主基金会等所有金主的办公室以及各民运团体和知名人士。
   
   本人评论:这种声明当然很可笑,其中有温和面目出现的某些特线在起作用。但这里的情况很复杂,不是一句话二句话可以说清楚的。其性质应该是温和型和激进型之间的内讧。参见本人:二天三叛变的内奸特务胡安宁自曝的部分特务材料:
   https://twishort.com/nbhnc
   链接
   
   
   Jason Wang‏:不对!是真民运和真特务之争。请参见本人关于二胡(胡平,胡安宁的推文)
   
   本人看法:大部分是特线。两边骨干都是特线。伪装真民运和真特务斗争,那是特务掩盖真相的花招。
   
   顺便补充几点:我当时在国内批评王炳章,只是批评他主张的冒险主义、恐怖主义,以及他不该把秘密一线与公开一线混淆起来,因为那违反秘密工作原则,会给秘密工作带来巨大损失,而不是反对秘密工作本身。我从七十年代开始,一直鼓吹革命,反对把特殊条件下的“和理非”策略,当作不可违反的原则,因此我仅仅是反对王炳章的冒险主义和恐怖主义策略,绝不反对革命。
   
   那一次与王炳章接触的人,凡是同意参加王炳章准备搞的组织,尤其是同意他恐怖主义意见的人,只要不是中共线人,几乎全部被捕被关押处理。凡是不同意这些的,都没有被处理。而且公安第二天早上就找我,说你们的谈话我们都知道了,你不必说了。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因为与我见面的朋友家里,不可能有窃听器。怎么可能第二天一早,才几个小时,公安就知道?其他人与王炳章也是秘密见面的,谈话也是秘密的,这公安是怎么知道他们谈话的?是谁告诉他们的,事后分析,那恐怕只能有一个解释,就是王炳章泄露的。
   
   后来我到海外,听到为此事,南京警方受到表彰,我更加大吃一惊。如果王炳章在南京脱逃是真的,那南京警方和相关责任人必定会被批评处罚。现在不仅没有被批评处罚,相反去受到表彰,那就需要用装假演戏,演得好被表彰来解释。
   
   老王社长(王希哲):评傅申奇等海外民运人物介绍的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维权运动
   
   新大陆人:老运运傅氏,徐氏进步到黄左是必然的。
   
   时毛猴子暴政26年,大多数人既不知历史,也不知外面世界如何。平民子弟傅氏,国军子弟徐氏作为粉红擦边求民主也是最可理解的,因为最反共的老右派基本被毛猴子屠光了,余下的也只能潜在下面。但随着邓走资开放,毛猴子的暴政揭批,历史重现,大多数人批毛猴子,但对黄俄还是有点余味,邓走资64屠城,大多数人不但批毛猴子,还痛恨黄俄共匪了。
   
   在此大背景下,平民子弟傅氏,国军子弟徐氏不进步到黄左,那就进不了运运主流了。天才理论家徐平民水良也由吹毛进步到批毛批邓批黄俄了。64运运大多是黄左,新的运运曾部长也是黄左。
   
   而周公公家的王司令仍在毛左这边也是理所当然的,此如白俄的列左俄共与德国统一的余孽左党。
   
   在这反思大潮之下,另一个与王司令正好相反,可谓是极右反动派的就是辛灏年了。
   
   对辛灏年来说,反共反黄俄才是爱华族爱国家。此如波兰运运的反共反苏的民族复国之路。
   
   在辛灏年引导下,海外王大炮炳章打出重建中华民国旗号,王大炮打民国大号不但晚,且不是认同中华民国,用重建,这说明王大炮仍然有黄俄洗脑的残余东东。但最终,王大炮还是回到了中华民国,这也是小蒋给王大炮银子开张的日子11月24日历史意义。因为11月24日是孙大炮在当年夏威夷王国反清复中华的开张日子。
   
   //傅申奇是1979-1980中国民主墙运动上海方面的首席代表,受王希哲委托任“中华全国民刊协会”机关刊物《责任》主编。那时的傅,自诩为马克思主义者第二国际考茨基派。那时的民主墙运动,没有反共的。被邓小平点名取缔的民主墙运动所谓要发展的政党,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徐文立提名),而不是反共同盟。//
   
   徐水良:你以中共情报机构90年代制定通过捧孙捧蒋搞统战策略及执行者为准来混淆是非,来吹捧这个策略、以及这个策略的海外头号执行者辛灏年,十几年如一日攻击污蔑中国民主运动,本质暴露无遗。
   
   王希哲刘晓波双十宣言,王出国后迫不及待宣布愿意代表国民党与中共谈判,以及后来大吹“谁是新中国”,把中共和国民党两个一党专制左派旧中国旧政权中的一个,吹捧成高大上的新中国。把陈旧的社会主义左派思潮组成部分——三民主义捧上天,花瓶特线民运,包括伪装的你,纷纷掀起狂潮,追随和执行这个策略,都不过是中共情报机构90年代制定的这个策略的表现。
   
   难怪胡内奸暴露你真身本质就立刻进疗养院失去自由,说明你在他们阵营的地位重要。
   
   新大陆人:王大炮与辛灏年都是你指称黄俄战略特务。
   
   即使是王与辛如你所指是黄俄战略特务,那么黄俄也已对王与辛失控。且辛吹捧孙蒋得到匪区80后90后年轻人认同,这也是黄俄不愿看到的。64运星中封从德也已转向中华民国,特别是46宪法。且如黄俄政权倒台,匪区会有很多人争着出来打国民党旗,打中华民国照牌。这在东欧,白俄已是历史现实了。当然你这样的黄左老运运只能自叹好时光已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