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指鹿为马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
徐水良文集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指鹿为马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


(驳东海一枭)


   

徐水良


   

2018-08-05日


   
   
   东海一枭你总是什么都不懂就胡说八道,竟然说指鹿为马是言论自由。先给你一个指鹿为马被判刑的例子,放在下面,证明你的说法的荒谬。
   
   指鹿为马,有意撒谎,绝对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指鹿为马,有意撒谎,如果违反法律,就受法律惩罚。即使不违反法律,指鹿为马,有意撒谎也违反道德,要受道德舆论的谴责。所以,再说一遍,指鹿为马,有意撒谎绝对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
   
   看来你正是遵遁这种指鹿为马,有意撒谎是言论自由这种荒谬的言论自由准则,撒谎胡扯说假话,吹牛拍马献媚权贵习皇帝,不知道羞耻,竟然还要自称你自己是以道德伦理仁义道德为主体的儒家人士。
   
   你的东西,谬误充斥。只是我觉得不值得花太多时间来驳斥你不懂学术理论,却顽强地不懂装懂胡说八道,不知天高地厚,妄图充当国师的低档谬误而已。
   
   请看指鹿为马被判刑的例子:
   
   法院再判曾否认大屠杀历史的“纳粹老奶奶”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8月04日 转载)
   
   “纳粹老奶奶”哈佛贝克(Ursula Haverbeck)因否认大屠杀再次被判两年监禁 2018年8月3日
   
   (法广RFI 小乔)正在狱中服刑的德国89岁“纳粹老奶奶”哈佛贝克,8月3日在司法挑战中遭遇挫败。德国宪法法院重申,否认犹太大屠杀罪行并不在宪法的言论自由保障范围内。
   
   哈佛贝克(Ursula Haverbeck)坚称,指控德国纳粹大规模屠杀数以百万计的犹太人和其他人种,“只是一种看法”,“历史并未证明”奥斯威辛是死亡集中营。她因此遭判刑,并自5月开始服刑。
   
   德国法律规定,否认希特勒(Adolf Hitler)政权犯下种族灭绝罪行,是非法行为。希特勒的纳粹政权单是在波兰占领区的纳粹德国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就夺走约110万条人命,其中大多是欧洲的犹太裔。
   
   德国宪法法院8月3日裁决,“惩罚否认纳粹种族灭绝罪名,基本上符合德国基本法第5条第1项(保障言论自由)规定”。
   
   宪法法院在裁决中指出,“散播经证明为不实的主张和蓄意谬误的意见”,并不受言论自由保障;否认犹太大屠杀“违反和平公共辩论的限制,象征公共和平的崩溃”。
   
   哈佛贝克曾是一处极右派培训中心的主席,该中心因散播纳粹文宣,2008年被勒令关闭。哈佛贝克去年10月因8项煽动罪名被定罪,被判2年徒刑。
   
   哈佛贝克过去曾因否认纳粹犯下种族灭绝罪行而多次被判刑。2017年10月,哈佛贝克(Ursula Haverbeck)因在一家餐馆否认纳粹大屠杀而被判6个月监禁。去年底,她曾在柏林的一家餐馆表示,纳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从来就不存在,奥斯威辛从未有过毒气室。 (博讯 boxun.com)
   
   

附: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2018-08-05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民意】儒家讲仁民、亲民、爱民、保民、富民,但不讲顺民从民,只讲顺天从道。《洪范》讲“谋及庶人”,只是“谋及”,并非惟民是从。《泰誓》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将民视民听等同于天视天听,那是有特定语境的,是在涉及主权问题的时候。在其它政治领域和文化道德层面,民意不能代表天意。
   
   【儒眼】如果百家争鸣而没有一个主体文化,或者主体文化不彰,国家精神就会分裂,陷入丛林化的混乱,如战国和民国。这种混乱极有利于邪说上升为主体,百家争鸣宣告结束,国家从丛林化变成监狱化。一个国家,如果邪说泛滥或者邪教成了主要教派,必然乱象纷起。即使制度不错,也会大受侵蚀,逐渐败坏。
   
   【儒眼】道能否并行而不悖,要看是些什么道。正道与邪道、邪道与邪道就无法并行,必然相悖。邪道与邪道即使为了某种利益勾结在一起,也是脆而不坚、坚而不久的,终将相仇相敌。邪教内部也没有真正的团结可言,自相残杀是所有邪教恶势力无法摆脱的宿命。
   
   【仁眼】极权政治之下,一切都会败坏腐恶无止境,政治各派、文化各派、宗教各派都不例外。宗教有其信仰,最难异化,在所有宗教中,佛教又最为正派而高明,然在极权疫区,亦不能免疫。能够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者,唯我儒家。
   
   【出路】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争,结局毫无悬念。邪派不仅经济、军事不行,危机、内忧深重,而且人心丧尽。多数官民是幸灾乐祸、坐观成败甚至故意捣乱,不少民众生无可恋,欲与偕亡。要避免溃灭,唯两条出路:或者民主化,或者儒家化。吸收民主精华建设王道政治,无疑是最佳选择。
   
   【民意】对于西方媒体,国人或者偏听偏信,或者疑信参半,或者信与不信分为两派,吵成一团。唯独它们批评中国没有宗教自由、压迫伊教和回民的报道,无人相信。传华盛顿邮报指责中国对穆斯林搞种族清洗,网络留言冷嘲热讽,一致抗议。公道自在人心,人心自有公道,此之谓也。
   
   【历史眼】邪不胜正,往往不是邪恶方太强大或者太凶恶太狠毒,而是正善方仁而不义,善善有余而恶恶不足,对于邪恶势力过于心慈手软,宽容绥靖。仁而不义,正义性不足,这种仁不是真仁,更不是大仁,而是妇人之仁,圣母心态。西方圣母和东方圣人都是好人,但好的程度和表现大不一样。
   
   【共识】不同辈分,或有代沟。但若有一定文化共识,代沟最大也大不到哪里去。没有共识,同代也有大沟,同辈同样隔阂。如果双方三观冲突严重,任何话题和问题都无法正常交流,都只能鸡同鸭讲。文化共识和政治共识是人类两种最重要的共识,其中文化共识又更具根本性和决定性。
   
   【共识】若有文化共识,即使政治立场冲突或敌对,也较容易沟通;即使不能化敌为友,也可相互尊重,例如羊祜与陆抗。没有文化共识,即使有相近或相同的政治追求,也很容易互生误会和矛盾。当然,这里的文化必须是正善文化。若是邪说,共识无用。邪派虽信仰同一神或同一人,照样自相残杀。
   
   【共识】决定一种文化体系品质的是三观。三观正确则文化优秀,三观错误则品质低劣,三观极端反常就是邪恶文化,即邪说。信奉邪说的势力就是邪派。邪派人物即使说了些好话正确的话,也改变不了本质的邪恶。而其好话正话也大多是无法落实的巧言浮词口头禅---除非其改变文化立场,从根源处改邪归正。
   
   【仁眼】“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这句话,前半句适合正人君子,后半句适用于那些还没出事的恶物。其中有三种人将最容易大祸临头:一是传邪播恶、毁人慧命的恶知识,二是防民之口、以儒为敌的恶吏,三是谋财害民、积恶深重的巨贪。坐等它们恶贯满盈,天诛地灭!
   
   【立宪】某学者提出党主立宪制。想法很好,却是空想。只有个人主义或民本主义才能开出宪政来。民主可以立宪,因为民主的指导思想自由主义以人为本;君主亦可以立宪,因为儒家外王学以民为本。党主立宪要实现,其党必须改变物本主义哲学和集体主义政治经济学,变成儒家党或自由主义党。
   
   【平等】马主义和自由主义都讲民主和平等,但性质截然不同。自由主义的是人本位,其民主平等有法治宪政的配套,不能违反自由人权的原则。马主义所倡导的民主,是党本位的民主,结果只能是伪民主;所追求的平等,是民粹化的平等,结果必然极不平等。自由主义无礼但有法,马主义无礼亦无法。
   
   【平等】平等这个理念有其适用范畴,不能扩大化和主义化。易言之,该讲平等的地方就讲平等,不该讲平等的地方就不要追求平等,不能用平等去否定、铲平各种差别。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如果贵贱毫无区别,天地完全平等,就会天翻地覆,一切乱套,造成事实上最大的不平等。
   
   【平等】有人说:“给天地贴上尊卑的标签,是对自己的德性有多自信,对于以德性定尊卑多渴望,才想得出来的亵渎天地的主意。”答:天尊地卑,乃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也是大中至正的易理。抹杀天地之实,否定经王之理,是何等骄狂虚妄而不自知。
   
   【平等】平等和差等,各有其适用范畴,不能越界。我们应知,就天性而言,同类的人,天性平等;在法律面前,同样是人,人格平等。但是,后天德性即道德人格则因人而异。我们应该追求:机会的平等,权利的平等,法律的平等;我们应该反对:结果的平等,权力的平等,地位的平等。
   
   【平等】机会平等,必须的,但也不可僵化理解。比如在录取考生时,对老少边穷地区考生适当照顾,略微降低分数线,何尝不可?何碍平等?关键是掌握其度,且应广泛征求意见,获得民意支持。如果多数民众反对,就有问题,就要慎重。例如对回族的各种“照顾”就太过分了,对汉族极为不公,已引起强烈民愤!
   
   【释仁】仁,天性也。
   
   【释仁】何谓仁?可以从不同角度、方向、领域、层面和境界予以解释,历代大儒、古今学者有过无数阐说。仁即天性,这是最根本的解释。天性,即天命之性,于天为天道,于人为本性。此性为生命之根、众德之本、万善之源,一切人类文化、文明由此兴起和展开。
   
   【释仁】仁即天性。也可以说,天性即仁,仁性即天。仁道即人道之最高,人道与天道的圆满统一。故东海曰,仁道三通。仁道三通可作两层理解:一指通天道、地道、人道,三道合一;二指通道统、政统、学统,三统合一。故儒者应为仁者,儒学即是仁学,仁本主义学说。我最重要的一本书的书名即《仁本主义》。
   
   【释仁】王阳明《咏良知四首示诸生》:“无声无臭独知时, 此是乾坤万有基。”这个良知,就是仁性,性即天道。道在乾坤为万有之基,仁在人类为身心之本。天地无道,就不成其为天地,就会天崩地裂乾坤毁;人类不仁,就不成其为人,就会心败身坏禽兽化。
   
   【释仁】君子小人,圣贤盗贼,仁性无异。小人盗贼不仁,是因为仁性受到了遮蔽。小人有两种:一种有所尊儒,一种一味反儒。有所尊儒,说明遮蔽程度较低,良知还有漏光;一味反儒,说明遮蔽程度很高,内心一团漆黑。前者不失为好人,可以导之以德;后者就是盗贼,必须制之以法。
   
   【释仁】仁者爱人,是以仁为本的仁爱,不能改变仁本这个原则。万物以人为本,政治以民为本,都在仁本原则的一元化领导之下。至于忠君爱国,就更不能变成以国为本、以君为本了。君不仁则尽力劝谏之,三谏不从可以去之;国不良则努力改良,改良不得亦可以去国。去不去,仁者可以自由选择。
   
   【仁本】可以不助善,绝对不要助恶。尤其是对极权主义、极端主义之类邪恶势力,不敢反对,无力反对,可以不反,或三缄其口,或避而远之,都可以。但千万不能支持帮助勾结之,否则必有后患必招恶果,个人和国家都一样。例如,为小金、小伊之类政权提供支持帮助,无异自侮自毁自伐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