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徐水良文集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留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谁不注意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以上2004年文章绝大部分已初步恢复
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关于上届民联换届选举问题的说明
·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任务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关于和理非问题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关于上访问题
·评胡锦涛
·中共及其走卒自打嘴巴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9.11经历回忆


   

徐水良


   

2003-9-11


   
   
   两年以前的今天,8点20多,我象往常一样出门步行去上班。这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谁也不会料到,它竟然会成为纽约和人类历史上一个悲伤的一天。
   
   当我步行走了一半路,偶然向曼哈顿方向一看,发现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开始冒出滚滚浓烟,并且越来越浓。我赶紧拿出随身听收音机,想听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因为到美国以后,一直忙于谋生,在一个华人小公司工作,业余时间又献给了已经被孤立和搞臭的民主运动,我全心全意投入这个运动,为此还付出微薄工资的一部分,为自己换来却只是亲共势力的漫骂攻击和强大打压,大大增加了谋生难度,更难以经商,没有亲共人士那样的种种优势。没有时间学英语,因此英语水平很差,只能勉强听懂一架飞机在世贸中心撞毁。走近公司大门时,收音机里突然传来“MY GOD!”等一片惊呼和尖叫声。世贸二号楼浓烟又起,播音员报道第二架飞机撞上世贸中心。
   
   我迅速打开公司大门,打开公司里收音机中文波段。中文还没有开始报道此事,但一会儿就报道两架飞机撞上世贸中心,估计是恐怖攻击。爬上屋顶,只见两座大楼浓烟滚滚。因为这个事件太大了,9点另几分,我赶紧打电话给高寒,告诉他世贸中心被撞,请他打开电视机。接着,又立刻打电话给刘青,刘青说他已经知道了,他太太韩晓容在世贸中心旁边邮局上班,刚打回电话,说有不少人从楼上跳下来。我们都一致认为,这是又一次珍珠港事件,刘青还说,这两栋大楼能不能保住,还不知道。但当时我怎么也不会料到这两栋楼会很快倒塌。我当时谈了我的看法,认为我们的策略。要赶快谴责恐怖主义,使民运站到反对恐怖主义的前沿和主动地位,并指控中共是全世界邪恶势力的总后台,呼吁美国人民重视恐怖主义,包括警惕中共恐怖主义超限战在美国的地下黑势力,把中共及其专制制度置于支持恐怖主义的被动地位,并以此迫使中共加入反恐阵营。接着,我又打电话给我在曼哈顿中城工作的太太,告诉她世贸中心被撞,各高楼已经开始清场,要她准备,并且千万小心,当时她们那里对世贸被撞的事情还一无所知。接着,又给朋友打电话,谈我们的策略。
   
   后来,我再回到屋顶,不久,只见世贸二号楼浓烟大增,直冲天空。浓烟之后,二号楼不见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这样一栋大楼竟然会消失!于是赶快打电话问高寒,问他电视上,是不是二号楼倒塌了。他说是的。过了一会,一号楼又重复了二号楼的过程,浓烟之后,也永远地消失了。只是在原来世贸中心的上空,仍然飘着浓浓的烟柱。这时,中文电台早已不再广播,电话也已经很难打通。
   
   大约十点多,老板来到公司,让我马上回家。我一边回家,一边估摸估计这次事件可能的情况和规模,因为当时大家都不知道事件的规模和恐怖分子究竟会攻击美国甚至世界的多少个地方,一边又为太太那边的情况担心,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马上回家,又怎样才能回家。
   
   到了家里,给太太打电话已经打不通。电视,我家当时没有有线电视,原来能收六七个电视台,这时只剩下二频道,二频道不停地播放着世贸中心被撞和倒塌的经过,接着又打开电脑,上网浏览,并马上以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发出一个声明: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今天早晨,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和美国其它一些地方遭恐怖分子袭击,造成世贸中心倒塌和众多和平居民的伤亡,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对此深表震惊。我们怀着悲伤的心情,对这些袭击事件的死难者表示深深的哀悼。我们强烈谴责恐怖分子卑鄙,疯狂,残暴和穷凶极恶的行经。
   
   这次袭击事件进一步表明,恐怖主义是全人类的凶恶公敌。美国作为全世界自由民主的坚强堡垒,受到全世界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的仇视,这是不奇怪的。专制主义是产生恐怖主义的基础和温床。这些专制主义者和专制主义基础上产生的恐怖主义者,大量涌入美国,利用美国的自由民主,干着反对美国和全世界自由民主的勾当,他们是全世界专制和邪恶势力安插在自由世界的第五纵队。我们呼吁美国人民和政府,对这些专制,恐怖和邪恶的地下势力给以高度重视,改变对钻入美国的这些邪恶势力和整个世界专制恐怖势力的软弱和宽容态度,采取有效的法律措施,在美国和全世界打击和清除专制和恐怖势力。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号召中国人民,吸取此次恐怖主义攻击的教训,站到全世界良知一边,积极努力,结束中共一党专制,消除中共这个支持全世界邪恶势力的东方堡垒,使中国成为自由,民主,和平,文明世界的一部分,为在全世界根除恐怖主义,贡献我们的力量。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徐水良
   
              2001年9月11日
   
   在完成上述一切以前,似乎还没有感到多大的悲伤。但做完这一切以后,一种巨大的悲伤却开始降临,并且在以后的日子里越来越强烈。经常止不住为这个巨大的悲剧伤心落泪。这么伟大的建筑就这样顷刻消失了!成千上万的生命就这样顷刻消失了!我知道这两个建筑中平时有五万人上班,加上游客和到里面办事的,大约还要再加几万人。幸亏世贸大多数公司上班时间在10点左右,撞机时上班人数不多。不过我们当时的估计要远远超过后来政府公布的死亡人数。
   
   9-11,无论是恐怖攻击造成的惨象,还是纽约人和美国全国人民在遭受攻击以后表现出来的人性光辉,及到现在,都催人泪下。但当时看网上的反应,我们真难以想象,我们的华人同胞竟然有那么多人那么冷血,面对这么多生命的死亡,他们竟然没有一点同情,相反却幸灾乐祸。我为我们这些丧失人性的同胞感到悲哀,感到羞耻。所有这些悲伤心情和911带来的心理的创伤,没有经历这场大惨剧的人们,也许会难以理解。
   
   以后的日子,我们组织悼念,我们发动大规模签字悼念活动,很长时间,我们一直都沉浸在悲痛和伤感之中,为死难的人们悲痛,为人类之间的仇恨伤感。
   
   遭受心理创伤更重的,可能还不是成年人,而是儿童和青少年。我一个朋友的小孩的,从世贸附近隔江路过,远望世贸上空,不停地惊讶而悲伤地问:“Where are twin towers?”(双子楼在那里?)他无法接受世贸双塔倒塌的事实。我的儿子,对佛教有好感,因为佛教宽容,佛教经典博大精深,佛教讲众生平等,大慈大悲,普渡众生,没有“异教徒”的概念,没有宗教战争,不像基督教,有异教徒,有宗教战争,更不像伊斯兰教,讲圣战,讲消灭异教徒,一开始就是宗教战争不断,以武力和杀戮消灭中国西域到印度半岛的佛教世界,以及中东地区的其它宗教。因此,前几年,我的儿子几乎信了佛教,按照佛教不杀生的思想,平时连苍蝇蚊子老鼠都不愿意杀,再加上我们到美国后,世贸几乎是最常去的地方。看到世贸的倒坍和这么多人的死亡,更加难以接受。整整几个月时间,想到这个事,他就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止不住伤心,悲哀和流泪。对一些华人和其它人的冷漠甚至幸灾乐祸,当然更觉得不可思议,说,爸爸,他们为什么那个样子?以后很久时间,我们不得不努力帮助他克服这种心理创伤。也许,对于这一代年轻人来说,这些心理创伤将影响他们一辈子。也许,只有消灭了恐怖主义,并且在全世界创造充满自由,平等,博爱,民主,和人道,人性,充满人类之爱的世界,才能最终消除他们的心灵创伤。
(2018/08/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