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徐水良文集
·海内外华人中亲共反共的真实情况
·川普把贸易战方向搞反了
·坚决反对法西斯种族主义
·在邮件组驳黄川粉公然宣扬法西斯理论
·黄俄土共及其老主子的一个战略阴谋
·土共再次选择川普的原因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专制口号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谈道德的基本知识(驳宇宙道德本体论及仁本主义等谬论)
·本人今天早上发的批评胡平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几个推驻华使馆的几个推
·勇武派低度暴力抗争早已在全国风起云涌,胡平许志永们装看不见而已
·建议大家对土共对海外最大的洗脑工具微信采取行动
·对川普讲话的批评:无法无天无德无道不公不义,甘愿认人类公敌为友对抗人类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已根据网友意见做了修改
·再谈左右线性关系和派别问题
·再谈革命和改良等问题——对孔识仁《民运三十年大事无成的真相》等的评论
·本人近二日关于弹劾问题的部分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徐水良


   

2003-7-23


   

   
   提要:由于对马列主义及共产党历史作用的定位错误。提出革命压倒启蒙的错误说法。其实,雅各布布宾派,马列主义和共产党,希特勒的国家或民族社会主义,乃是近二百多年来的三大反动逆流。马列主义的引入,孙中山以俄为师,搬来了苏联列宁式的政党制度及一党专制,不是进步,而是反动,是对辛亥革命和五四精神的背叛和反动。因此: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八十年代,一些朋友提出革命压倒启蒙的说法,成为“告别革命”的根据之一。但这种说法,没有理论依据,又不符合逻辑,而仅仅是对一些历史事实的似是而非的混乱解释。因此,我一直不同意这种说法。
   
   其实,之所以产生这种说法,仅仅是由于对马列主义及共产党历史作用的定位错误。提出这种说法的朋友,有的很早就参加共产党,他们的内心深处,都自然而然地把马列主义和共产党定位为进步的,甚至先进的东西,感情上怎么也无法把马列主义和共产党定位为反动的历史逆流,包括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怎么也无法同意把他们早年满腔热情投入的共产党说成是反动的。因此怎么也无法解释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的反动逆流压倒自由,民主,人权,启蒙的进步潮流这个简单明确的事实。由此,什么超越资本主义,走的太快了,要补课,什么革命压倒启蒙,什么革命只能产生专制,改良才能实现民主等等各种各样的怪论,都出来了。目前海外一些朋友中关于革命,反革命,反反革命等等逻辑的混乱及争论,根源也在这里。
   
   正象我十多年来的文章中一再强调的那样,文艺复兴运动,启蒙运动,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自由,民主,博爱,平等,人权,乃是几百年来全世界的进步潮流。而法国的雅各布布宾派,马列主义和共产党,希特勒的国家或民族社会主义,乃是近二百多年来的三大反动逆流,或者说两大反动逆流,因为后两者都是社会主义反动逆流。历史上,尼德兰革命,英国革命,美国革命,法国革命及到这些年的苏联东欧革命和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的革命,都大规模地推进这个进步潮流。为什么独独中国例外,“革命”相反却是压倒启蒙呢?其实,原因非常简单,这三大反动逆流的“革命”或者“改良”,都不是真革命真改良,不是进步,而恰恰是反动。只不过他们的“革命”,是以大规模的急剧的反动压倒启蒙,自由民主和人权;而他们的“改良”,则是以逐渐缓慢的反动,压倒启蒙、自由民主和人权的进步潮流。他们的“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反动或者说反革命。因此,是反动压倒启蒙,包括反动的“革命”即反革命和反动的“改良”压倒启蒙。不是革命压倒启蒙,也不是进步的改良压倒启蒙。真正的革命和改良,都是向前推进启蒙运动。说革命是反动的,只能产生专制,改良才是进步的,这种说法,非常可笑,毫无道理。
   
   因为马列主义及共产党是人类历史上的反动逆流,为了掩盖这种反动性,他们往往把革命的口号叫的震天响。相反把自由民主和启蒙的真正进步潮流,诬蔑为资产阶级的东西而大加批判。久而久之,形成习惯,使一些不明真相的朋友产生误解,信以为真,从而完全颠倒了方向。
   
   在中国,五四运动以后马列主义的引入,孙中山以俄为师,搬来了苏联列宁式的政党制度及一党专制,过去都被解释为进步。其实,这恰恰是反动逆流,是对辛亥革命和五四精神的背叛和反动。
   
   理论研究是严肃的工作,我们绝不能满足于似是而非的解释,绝不能采取似是而非或故作惊人之论的浅薄轻浮的态度,如告别革命之类。这是这些年来理论研究的一个重要教训。
(2018/08/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